第74章 吔,夺命剪刀腿?

    宁郃觉得他从未如此具有体育精神过,修界长跑冠军非他莫属,对竞跑对手冷酷无情,绝对不给对手超过他一秒的机会,堪称华丽版的大号溜达鸭。

    毕竟——

    谁特么被一只行尸追着撵着也得健步如飞啊!!!

    呜呜呜,他太难了,为什么要追着他不放啊,他又没有急支糖浆。

    他回头看了眼对他紧追不舍的行尸,跑的速度越发快了,嘤,他爹今日怕是要喜丧贵子了……

    他,英俊多金,狂放不羁,是脚踩西南敬老院,拳打东北幼儿园,大宗门里出了名的长得帅又天才的天赋出众的掌门之子。

    它,桀骜不羁,冷峻又忧郁,是睥睨一切,在这特么不知道哪疙瘩的秘境中原汁原味土生土长,霸道却又恣睢妄为的行尸。

    本是应该毫无交集的一人一尸,却在这方圆百里荒无人烟的秘境之地相遇了,行尸一眼就看中了他,被他撩拨了心弦,对他誓不罢手,他逃,它追,它天罗地网,他插翅难飞。

    宁郃心中泪流满面,别追了,再追孩子就得哇的一声哭出来了。

    “握草,你还要追劳资多久啊,死心吧,劳资不会跟你来一场跨种族的旷世虐恋的。”

    宁郃实在是跑不动了,停下来大口的喘着气,冲那行尸喊道。

    那行尸见他不跑了,它也跟着停了下来,而它此时距离宁郃,不过只有半尺之距。

    宁郃:“!!!”

    还不待宁郃掠身后退,倏然,一道雪亮刀光朝着宁郃的面门直斩而去,正是那行尸暴起的攻击。

    这攻击来得猝不及防,宁郃吓了一跳,当即想调动全身灵力,以剑气护体,在身前立起一道护盾,可他无论如何努力调动,却始终没有丝毫灵力回应。

    “!!!”

    他药丸!

    宁郃吓坏了,发现体内骤然失去了灵力后,忙祭出长剑抵挡住行尸的攻击。

    他对这行尸恨极了,这丑得不堪入目的行尸果然没礼貌,不仅对他爱答不理的,竟然说攻击就攻击,完全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美德,居然对他这个弱质男流下如此狠手。

    也辛亏他平时虽然不爱上文化课,但是作为一个剑修特长生,剑法还是学得不错的,在这行尸越来越凶猛的攻势下,还能游刃有余,不至于被压制。

    然而仅凭这单薄的剑气却难以将行尸伤及分毫。

    靠,宁郃心里骂骂咧咧的,他咋就这么倒霉呢,落单也就算了,连遇上的敌军都是修为跟他差不多的,过粪了吧!

    这破地方咋回事,不仅连人的灵力都能弄没,最重要的是用户体验还差,敌军的修为太高,他完全没有体会到碾压的快落,差评!

    ……

    宁郃虽然内心戏堪比居委会大妈的嘴,实际上他一边抵挡住行尸的攻击,一边也在观察。

    那行尸虽然攻击凶猛,但却只知道攻击却疏于防守,或者说,根本不会防守。

    倏地,他灵机一动,一个大胆的想法涌上心头。

    他猛然收住剑势,对那只行尸露出营业性微笑,脚底一个急转弯,“蹭”地绕到了行尸背后,手中长剑一收,纵身一跃,整个人飞扑到行尸的后背,用剪刀腿死死绞住了它的脖子!

    宁郃:强男锁尸啦!!!

    行尸:……

    宁郃天降正义,直接骑上行尸的那一秒钟,他情不自禁的发出了李小龙每次出招时的怪叫。

    实不相瞒,他一直以为尸体都是软的,从未想过,竟然有尸体可以僵硬到发生质变,直接变成金刚石。

    在对行尸使出夺命剪刀腿的一刹那,听,细听,那是他近乎于蛋碎的声音。

    他潸然泪下,然后把这份蛋碎之仇全都全在了这只行尸的头上,整个人坚定的像一块牛皮癣般牢牢地黏在了行尸的脖子上。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