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作者单身,更单不更双

    ……

    邵默难得有些踌躇。

    他……

    他不认识玉髓果……

    这秘境地图只标记了玉髓果的位置,却没有将其特征写出来。

    邵默垂下眉眼,心中暗下了个决定,如今他已识字,此次大比过后,他定要好好将藏经阁的书看一遍方可。

    若不然,就会如此刻一般——

    宝物在眼前而不识。

    少年凤眸陡然沉落暗色,垂下了细长浓密的眼帘,手掌落在腰间悬挂着的剑柄上,略微摩挲着。

    冰凉的触感刺激着皮肤。

    少年心念电转——

    为今之计,只有尽快与师姐他们汇合,且这一路上定要多斩杀妖兽,不然怕是有失师尊所望。

    邵默视线一寸一寸地扫过周围的植被,观察是否具有灵气更为充沛的植物,他虽不认识玉髓果,可这玉髓果既为灵植,那想必其蕴含的灵气定然不少,再者,师姐曾与他说过,越是珍贵的灵植,其守在一旁的妖兽实力会越强。

    以此条件来判断是否为玉髓果或许不太准确,可若是发现灵气充沛的植物,那即便不是玉髓果,也应当是属于灵植的。

    邵默眉心的褶皱松开了,从容沉静地在附近寻找起来。

    不曾想才刚踏出一步,身后一道低沉地声音响了起来:“是你?”

    邵默方才松下去的眉心再次折了起来,回首望向声音来源。

    只见来人身着玄袍,背着一方古朴漆黑的剑匣,面色清冷内敛,浑身锋芒不掩。

    这人是之前在五灵派出剑的剑修。

    邵默在心中肯定道。

    “你是来这里找玉髓果的?”商洄往前走了几步,问道。

    邵默闻言,抬眼点头。

    “你是云天宗的剑修?”

    商洄又开口问了一句。

    邵默:“嗯。”

    商洄见邵默面如冷玉,年纪看着极为年轻,却已经剑气外放,笔直地站着仿佛一柄出鞘的利剑。他仿佛想起什么一般,于是开口问道:“莫非你便是那个被罗刹剑主收入门下的那个天生剑骨的弟子?”

    他虽一向把心思都放在修剑上,并不怎么关心外界的事,可对于云天宗收了一个天生剑骨的面子却也听他师尊说过的。

    他师尊向来与云天宗的那位罗刹剑主不合,得知他收了位天生剑骨的弟子后,后山的山都给填平了不少。

    商洄思忖少许,眼前这个黑衣少年眉目冷淡,如沉眠之兵,杀伐之气暗掩,云天宗的弟子他刚到五灵派时,虽只是一扫而过,却也对这个黑衣少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因其在宴席上想要拔剑时,他能感觉出此人的剑势并不弱。

    若是有机会,他还想与眼前这人好生比斗一场。

    邵默并不知道商洄心中所想,听到他的话后,微微皱眉,眉眼锐利,黝黑的双眸更是毫不掩饰地透出了点点戾气。

    冷淡地吐出两个字:

    “有事?”

    商洄闻言,难掩震惊,微侧了侧首,仔细打量了下邵默。

    见他冷漠地盯着自己,有些恍然,难得解释道:“道友别误会,我的目标并不是玉髓果,与你的行程没有冲突。”

    邵默只是冷淡地“嗯”了一声。

    随后并未再多言,便转身继续寻找起玉髓果来。

    商洄见此,有些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他感觉这位天生剑骨的云天宗弟子,好像特别不待见他?

    他确实也不是为了玉髓果过来的,而是秘境中的九城,若要论妖兽数量,当属天乾城为最。

    他走得是七杀剑道,以杀止杀,必定要多磨炼自己的杀之剑意。

    因此才会选择来这天乾城的。

    当然,若是一路上遇到什么天灵地宝,他必然也会收入囊中。

    ——

    邵默虽在认真寻找着玉髓果,却也是分了一份心神注意着商洄。

    他不放心此人。

    这个极意门的剑修好似没什么敌意,可从他先前拔剑的森冷杀意——

    不得不让人防备警惕。

    若是宁郃在此处,必定会好好给邵默介绍一下这位商洄其人。

    别人都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而他是——

    有朋自远方来,虽远必诛。

    最令人呕血的是他在拔剑之时,还会抬手抱拳来一句“请指教”。

    令人有火都发不出来。

    “不知这位道友怎么称呼?”商洄见附近也没有妖兽,再加上他对邵默的剑势十分感兴趣,便未离开,又再度问出口。

    邵默蹙眉,心道:莫非极意门的修士都是这般话多的吗?

    宁郃道友是。

    莫见山道友也是。

    眼前这个男修更是。

    邵默不由对这极意门的修士们有了更深的感悟。

    “邵默。”

    邵默抬头,平静冷淡道。

    “原来是邵道友,在下商洄。”

    邵默淡淡应了声“嗯”。

    商洄:“……”

    好的,他确实不受待见。

    这般想着,他抬手抱拳道:“在下来天乾城是为了猎取妖兽,如此便不再打扰邵道友寻找玉髓果了。”

    闻言,邵默复又将视线投注在他身上。

    猎杀妖兽?

    这一路上他可没遇上什么妖兽。

    不过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只同样的抱拳回了一礼:“不送。”

    商洄:“……”

    行叭。

    ——

    商洄离开后,邵默放出神识,感知附近有灵气的植物,紧接着,他神识一顿,眉头不由自主的轻皱了起来,目光向着某个方向望了过去。

    只见在两处小丘之间的丘谷,笼着一层淡淡火色,火色之下,竟是连着几株青翠的小果实!

    果实晶莹剔透,隐隐泛着红光,若不细看就如同一颗祖母绿的宝石,细瞧之下,又似一颗流光溢彩的琉璃珠。

    邵默心中微起波澜,这几株果实灵气如此充沛,又长相这般玲珑剔透,想必便是玉髓果吧?

    即便不是,那应该也是属于灵植一类,邵默看着有些意动,不过却也谨慎地没有上前,他牢记得越是珍稀的灵植,旁边定也有实力强横的妖兽在守着。

    “嗤”地一响,邵默右手迅疾扣住剑柄,拔剑出鞘,剑光凝聚为一缕,快到极致,向着玉髓果的旁边而去。

    果不其然,剑光甫一落下,草丛里一阵快速晃动,一只身躯庞大,长相极为丑陋地蟾蜍便出现了。

    那只蟾蜍浑身皮肤上一颗颗隆起的疙瘩密密麻麻,其皮肤是深紫颜色,就如同一只紫薯,看着就让人心中极不舒服。

    若是陆尽欢与宁郃在这的话,怕是会觉得这只蟾蜍就是灭霸本霸了。

    最令人心中生寒的是,这只大蟾蜍的脑袋的下方处,长着一团诡异的花纹,仿若一只微微闭上的眼睛,似睁非睁,偶闪一道血光,随时准备择人而噬。

    蟾蜍眼睛凶狠地盯着邵默,其脑袋下方的如同瞳孔的诡异花纹猛地睁开,犹如厉鬼睁开了眼睛,一股极度阴冷的气势骤然散发开来,让远在百米之外的邵默都感觉到浑身一寒。

    蟾蜍嘴巴大张,喷出如紫雾的毒液,一道又一道毒液朝着邵默而去。

    邵默面色陡然转为冷厉,身形如风,避开了袭来的毒液,扬起剑,剑光耀眼至极,宛如残月撕裂夜空一般,斩杀向蟾蜍。

    这一剑,又快又准又稳,更有一种坚决果断的狠辣。

    下一刻,剑光化作数千寒箭,攻击如雨点般纷纷落在蟾蜍身上。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

    攻击却并未伤到蟾蜍分毫,反倒是激起了它的怒气,更是凶性大发,怒吼连连,毒液不断喷射而出。

    霎时,周围的紫气越加浓郁起来,几乎宛若实质,蟾蜍背上的鬼眼睁开,随着那阴冷气势散发而开,一道含着腐蚀性的毒液射线从鬼眼中射击而出。

    浓郁紫气中,邵默的视线被阻隔而断,险些躲闪不过鬼眼射击而出的毒液。

    他拧眉看向自己的衣角,已被毒液腐蚀了一大片,随即一剑劈杀而出,剑光亮起,璀璨夺目,剑意森然纵横,又瞬间黯淡,化为阴影笼罩袭杀。

    一明一暗之间的转变,暗带冰寒之意,以不可抵挡之势插入蟾蜍的身躯里。

    “啪嚓——”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