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道友,你们要猜字谜吗?

    ……

    暗。

    太暗了。

    周围没有一点光亮。

    也安静极了。

    压抑感冲击着人的心头。

    潮湿,腥臭,粘稠,窒息。

    陆尽欢感觉周围的气息令人无端觉得难受,她有些头疼的想按压一下太阳穴。

    却突发现自己的双手给绑着。

    陆尽欢:“……”

    “咳咳咳——”

    倏然一道咳嗽声响起。

    乍一听到这声音,陆尽欢懵了一下,有些僵硬地低头看去,瞬间瞪大了眼。

    陆尽欢:震惊.jpg

    卧槽,玄音阁的温尘做了她的垫背,被她死死压着,也一样被绑住了手。

    他紧闭着眼,无意识地轻咳出声,似痛苦地皱了皱眉。

    “……”

    陆尽欢觉得自己可真是太难了。

    真的,就她现在的处境,要是放在现代社会,稳拿个惊悚版面的头条——

    标题是[与隔壁宗门的病弱少年重逢之日我竟与他同时被绑进了棺材里……]

    没错,他们现在好像是躺在封闭狭小的长方形的“木板盒子”里。

    老旧的沉木,红色的漆……

    这是一口开着的棺材。

    陆尽欢看了看自己身上穿得红衣,还别说,挺有冥婚的感觉。

    就是吧……

    陆尽欢有些心虚地看了眼作她垫背的温尘,本来这货就病恹恹的,万一她的体重负荷,把这小音修给压死了可怎么办!

    换个身体健硕点的人行不行啊摔!

    还有——

    你妈的,她穿得的仙侠频道,不是恐怖悬疑频道啊草!

    陆尽欢气归气,却同时在脑中整理着思绪,她记得她当时踩到粘稠濡湿的地面,同时还闻到一阵腥味。

    还没来得及提醒宁郃、了念两人,地面突然颤动起来,紧接着他们也跟着下陷。

    再一睁眼,就是眼前的状况了。

    宁郃与了念,还有其他几个音修弟子也不知道哪儿去了,如今只剩下她跟这个身体素质不怎么好的小音修。

    陆尽欢压下心里的骂骂咧咧,现在首要的是她得把绑住自己手臂的绳子给弄断,然后把身下的小音修给叫醒,再搞清楚眼下他们是哪里,又是什么原因导致如今的状况。

    她看了在身下做垫背的温尘几眼,随即就闭上眼睛调整起来,运转体内的灵气将其汇聚在双手之处,握手成拳,两只手猛地往不同方向用力一扯。

    绑住她的绳子立即四分五裂。

    陆尽欢小心翼翼地准备起来,免得一不小心就把身下的病弱音修给压到吐血。

    慢慢离开棺材后,才拍了拍还躺在棺材里的温尘:“温道友,醒醒。温道友,温道友,快醒醒。”

    如果换成宁郃,陆尽欢估计得直接上拳把人给叫醒了。

    虽然现在也温柔不到哪里去,姿势更是像极在篮球场运球时的前奏,力度却还是有顾及着温尘身体的。

    “咳咳——”

    一声急促的咳嗽声从温尘唇中溢出,他豁然睁开了双眼。

    注意到周围的情况,有一瞬迷茫,待注意到旁边还有人时,迷茫转瞬消失,他肤色苍白,歪了歪头,看向陆尽欢:

    “陆道友,这是哪里?”

    陆尽欢脸上是生活摧残的麻木:“我也不知,温道友还是快些从棺木里起来吧。”

    闻言,温尘这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副棺材里,瞬间:“……”

    虽然他身体差些,可好歹也是个修士,怎么就这么快将他入棺为安了?

    温尘很快地站了起来,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双手给绑住了。

    他举起手看了看,眉头皱了皱。

    这时一道寒光闪过,绑住温尘双手的绳子已经破城几段掉落在地。

    “多谢陆道友。”温尘揉揉手,拱手向陆尽欢说道。

    “不必客气。”陆尽欢将剑收入剑鞘,摆了摆手,“也不知眼下是什么情况,我同伴他们如今也不见踪影。温道友对此可有头绪?”

    温尘捏了捏纤软的指骨,视线往周围扫过,四面皆是青砖垒砌的墙,头顶是拱形的房顶,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他刚刚躺着的那口没有封的红木棺材里。

    其脚头那端更是燃着一只烛泪斑驳的红蜡烛,没有门也没有窗户。

    如同停放棺材封死了的墓室。

    温尘眉头微微拧了一下,如果他没有猜错,那么他们现在的处境……

    很糟糕。

    他伸手紧了紧身上的披风,眸色变得有些幽深,心中忌惮乍起:“陆道友,我们这次大比的运气恐怕不太好。”

    闻言,陆尽欢心中一沉,她细细地打量着四周:“温道友的意思是说……”

    她心中对此也隐隐有所猜测。

    温尘点头:“若尘没猜错,我们这是被拉进小字印天了。”

    陆尽欢沉默了。

    小字印天,以文字为主的活法阵。

    行踪诡秘不定,而其移动的轨迹便是出没在不同的秘境中。

    文字类的法阵最是诡谲难测。

    更别说这个法阵还是活得。

    九城小秘境中已经好几百年没遇上小字印天了,莫非他们这届考生全部都是非酉?

    不然怎么会这么倒霉,偏偏就遇上这小字印天了?

    真是令人口中忍不住生草。

    陆尽欢深呼了一口气,稳住自己起伏的情绪,也不一定是小字印天,也有可能是月冥石的伴生地灵搞得鬼。

    令他们处在幻境中。

    虽说伴生地灵没有制造幻境的能力,但其若是吸收了足够多的阴气,那么它的能力也会产生某些异变。

    总之,她倒是希望是遇上伴生地灵。

    若不然小字印天实在太难搞了,不好对付的程度是伴生地灵的十倍有余。

    小字印天,要人命。

    要是他们要是真的被拉进小字印天中,就如今他们现在身处墓室中,还是一男一女的情况来看,那么这个场景的谜底很可能就是冥婚或者丧嫁。

    而他们猜出谜底后,不能直接把谜底说出来,还得按照这个谜底的又一遍流程。

    这才是正确解谜的方式。

    灯亮,则过。

    灯灭,则死。

    而所谓的灯——

    便是阵童手里提着的那盏灯笼。

    当然——

    字谜的方式还有谜面,而不仅是场景。

    想到这,陆尽欢心中顿时流下悲伤的泪水:“温道友,我觉得可能是我们的猜测出错了。你看周围也没出现什么阵童,也没有解谜的地方,一定是我们猜错了。”

    温尘:“……”

    他也希望是这样,但目前来看,猜错的可能性极低。

    果不其然,下一刻。

    一道清脆的童音在两人身后响了起来。

    “嘻嘻,要猜字谜吗?”

    陆尽欢与温尘心中一惊,同时回身看了过去,一个长得跟糯米团子似的小童子手里提着一盏灯笼,笑容可掬看着他们。

    两人对视一眼,都没有说话。

    “道友,你们要猜字谜吗?”

    小童子可爱地歪了歪头,露出尖尖地虎牙,又再问了一遍。

    他晃了晃手里提着的灯笼。

    “!!!”

    陆尽欢生怕下一秒那小童子就把灯笼给弄灭了,她看了一眼温尘,回道:

    “猜,我们猜。”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