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佛门子弟,带头扯犊子

    ……

    看着崔剑的神色,陆尽欢本来八分的好奇变成了十分,当即一击直球:

    “崔道友掉的是何物?”

    陆尽欢越问,崔剑脸红得越厉害。

    陆尽欢:“?”

    脸红什么啊?

    莫非真的是掉了肚兜不成?

    想到这,陆尽欢的视线移到了空小和尚的脸上,见他神色依旧是平静如水,细察之下,却也能发现他的眉宇间藏了一丝困惑。

    好似也想不明白面前的厨修,为何突然间脸色这般的红。

    欸?

    陆尽欢更加迷惑了。

    了空小和尚这神情分明是觉得,这个厨修小崔所掉之物,不过是寻常之物啊。

    “崔道友?”陆尽欢又唤了句。

    实不相瞒。

    再不说她就忍不住自己上前去看啦。

    “不……不是什么稀奇之物,就……就是一方手帕罢了。”

    崔剑有些磕巴的把话说完,咻的一下就跑回原先的位置,将地上的东西捡了起来。

    陆尽欢定睛一看,果真是一方手帕。

    所以……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

    不就是一块手帕吗?

    道侣送的?

    不过就算是道侣送的,也不至于这般不好意思叭?

    陆尽欢猜测这手帕应当不是道侣送的,若是道侣送的,一般都会珍之重之,沾染一点灰尘怕是都会心疼不已。

    反正怎么着也不会掉在地上,也硬是表现出一副死都不承认是自己东西的模样。

    “这……这就是你掉的东西?”陆尽欢眨了眨眼,有些懵逼的问道。

    崔剑嗫嚅道:“对……对的,是俺……是我掉的东西。”

    闻言,陆尽欢与了空直接化身成黑人问号脸表情包,男的携带手帕很正常啊,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作甚扭扭捏捏的。

    “这手帕是崔道友的道侣所赠?”陆尽欢着实不明所以,便直接开口问道。

    崔剑唰一下面全红了,他连忙摆手摇头道:“不……不是,俺……俺没有道侣,你们别误会。”

    “……”

    陆尽欢:兄dei,你这表现,让我们不误会真的很难啊.jpg

    崔剑他不觉得难,他微微收敛起脸上的羞涩,身姿挺拔修长而匀称,端正着一张脸看人时,眼角眉梢都不由的会带出股邪魅不羁,手捏着一方小手帕,欲言又止:

    “你们误会了,这手帕是……”

    陆尽欢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的脸,莫名就开始脑补:

    “他邪魅一笑,发觉事情并不简单。”

    “邪魅霸君挑眉,冷呵一句,呵,丫头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他似笑非笑,呵,女人,这手帕给本尊收好,丢了本尊可要惩罚你。”

    “……”

    OK,立刻给她打住。

    再这么想下去,她都快对“邪魅一笑”产生PTSD了。

    陆尽欢秒收回乱跑的思绪,清凌凌的眼神看向崔剑,随即视线缓缓移到他手中拿着的那方手帕上。

    了空也双目好奇的看着崔剑,等着他把话说下去。

    被两双目光灼灼的眼睛盯着,崔剑感觉呼吸都有些艰难,最终还是狠下心,眼睛一闭,面色涨红,慷慨就义道:

    “这……这手帕是俺自己绣的。”

    空气骤然安静下来,四周没有风。

    了空小和尚是见过世面的出家人,因此很快便反应过来,双掌合十念了句佛号:“阿弥陀佛,原来如此。”

    稍顿片刻,才斟酌着续道:

    ”小僧听说绣技是一门颇费苦功的技艺,须得静下心来研习,不能取巧,无有捷径,十分的考验耐心。而吾辈修行,难免有时会心生焦躁之意,行之有效的方法便是磨平自己的浮躁,保持住平静的心神,崔道友选择绣手帕想来也是为稳心神吧。”

    了空小和尚这台阶给得十分有内涵。

    陆尽欢:“……”

    好,不愧是你。

    佛门子弟带头扯犊子。

    ——

    听到了空小和尚的话,不仅陆尽欢神情带着微妙,就连崔剑都有些目瞪口呆。

    他不是啊,他没有啊。

    他就只是单纯的喜欢绣东西罢了。

    崔剑被了空小和尚这一通话夸得面色通红,心中默默地想着,绣手帕原来还能跟修行有关,他果然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

    而陆尽欢对于崔剑所说手帕是他绣的这事虽有些惊讶,却并没有觉得男修喜欢绣手帕有问题,爱好没有性别之分,只有热爱的程度达到几分。

    别说只是喜欢绣手帕,即便是喜欢穿女装,她觉得问题也不大。

    不扰人的爱好,自己开心便好。

    况且崔剑长着一副邪魅霸总本霸的脸,浑身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野性,爱好却是绣手帕,简直是反差萌啊!

    陆尽欢觉得自己被萌到了,她看向崔剑的眼神温和了许多:“原来这方手帕是崔道友自己所绣的,难怪看上去质地柔软,针脚细密,我可以看看吗?”

    崔剑耳根泛红,嗫嚅道:“可……可以。”

    话落的同时把手帕递了过去。

    陆尽欢接过手帕,微展开看看了,绸质冰凉,迎着冷淡月华的那一面透出些润泽之色,背光的那一面稍显厚重,更有质感,其中左下角色泽渐次晕染,绣着一只……大鹅?

    大鹅???

    陆尽欢眯着眼睛看手帕上绣着的图案,好的,她没有看错,那就是只大鹅。

    她见过了别人往手帕上锈鸳鸯,却没想到还有绣大鹅的,看着就十分肥美。

    都快把她给看饿了。

    陆尽欢缓缓吐出一口气,抬起眼眸,坚强的夸奖道:“崔道友画工之传神,绣技之卓绝,这只大鹅绣得栩栩如生,我差点都以为它要活过来了,着实令人惊叹啊。”

    她的话尾音甫一落下,崔剑脸上的红晕飞快褪却,隐约还苍白起来:

    “陆……陆道友,这不是大鹅,这是俺绣的仙鹤。”

    “???”

    陆尽欢神色一僵,她有些僵硬地低头再次看向手帕的左下角处,这长长的脖子,红色的小冠帽,黄色的扁嘴……

    这分明就是大鹅吧?!

    崔剑实名拒绝这是大鹅的说法,他知道自己绣的就是仙鹤,只是没想到陆道友长得这么好看,只可惜,年纪轻轻就瞎了。

    “陆道友,这是仙鹤,绝不是你说得大鹅。”崔剑严肃的纠正,视线转向了空,“了空小师父,你来看看这图案。”

    了空心中一惊,好好的为什么要拖他下水啊,见崔剑盯着他,誓要他回答的样子,便只好将目光凝在手帕的图案上。

    这……

    陆道友没说错啊,这就是大鹅啊。

    不过崔剑认真严肃的模样相当唬人,仿佛下一刻就要变成一个菜刀侠,了空小和尚默了片刻,便决定使用宗门长老最爱的招式——和稀泥大法。

    他双掌合十,眉目淡然:“阿弥陀佛,诸相非相,皆是虚妄,而此相非吾相,心中亦觉为吾相,崔施主与陆施主的所见皆为己心所见,并无对错之分。”

    崔剑:“……”

    陆尽欢:“……”

    啥玩意儿?

    严重怀疑这小和尚在和稀泥。

    ——

    了空小和尚的话掺水太多,所以崔剑放弃了他,目光直勾勾的看着陆尽欢,他坚定的认为自己绣的就是仙鹤。

    陆尽欢被这么看着,脸上的笑意微僵,她下意识的摸了摸手帕上绣着的那只大鹅,只一下便顿住了。

    崔剑薄唇微抿,他一直注意着陆尽欢的神色,因此一下便注意到她停顿的那瞬,有些疑惑地道:“陆道友,你……怎么了?”

    陆尽欢默默的收回了手。

    “崔道友,你忘记收针了。”

    妈的,好扎手了啊!

    崔剑:“……”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