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鱼眼里闪着诡异的光

    ……

    被莫见山挂念着的宁郃,此刻正在吭哧吭哧地拔草呢。

    他是没想到邵默说得很快……

    是真他娘的快啊!

    才继续前行了不到一刻钟,就到了。

    不愧是傲天哥,说话就是如此自信还能不被打脸!

    宁郃一边吭哧地收取着七星草,一边在心里想着。

    七星草的摘取方式倒是没其他的灵植那般讲究,它的精华在根部上,只要不破坏它的根部,徒手拔都没问题。

    说起来,这里生长着成片的七星草,却并没有妖兽守着。

    这着实有些奇怪。

    七星草确实比不上稀少灵植珍贵,价值却也不低,对符修来说也是更是重要。

    所以邵默、宁郃、了念三人在收取着七星草的同时,亦是紧绷着神识观察四周,唯恐突然冒出一只妖兽来。

    四周静谧至极,只有浅淡的呼吸声。

    “害,到现在咱们也没见着别的弟子,你们说会不会只有我们三个先出来了啊?”宁郃是安静不了的性子。

    不过一会,手上的拔草动作没停,嘴巴却吧嗒吧嗒的讲起话来。

    了念的腕悬着念珠,修长的手指握着七星草的头部,慢条斯理地将其整株拔起。

    他眉眼间似糅着方外脱尘,犹如烟络横林,山沉远照,缥缈又悠远,听见宁郃的话后,才偏过头看了看他,温和开口道:

    “阿弥陀佛,宁施主此言差矣,吾辈天资出众的少年英才众多,应是不会被小字印天给困住的,想来其他道友是被传送到别的城中了吧。”

    宁郃点了点头,“应该吧。我都出来了,那欢欢跟我师兄他们应该也出来,他们的修为都比我高呢。”

    脑子也转得比他快。

    但这话他是不会说出来的。

    别问,问就是——

    只要他不主动说,就没人知道他其实智商不高。

    邵默在听见宁郃的话时,指尖微不可察地停顿了一下,随即又面色冷淡地继续拔着七星草。

    他看似面无表情,实则心中却不自觉地在想着——

    也不知师姐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有从小字印天出来吗?

    如果出来了,又被传到哪座城了?

    ……

    邵默蹙着眉宇,手下拔七星草的速度却并未慢下一分,甚至连神识都未曾松懈过。

    半点都不愧对他一心搞事业的无CP奋斗型男主的人设。

    三人不断地兢兢业业的拔草打包,偶尔发出交谈的声音。

    “哇,这株七星草好大啊。”宁郃杏眼一瞪,突然惊讶出声。

    了念与邵默两人循声望了过去,也感到有些惊讶。

    那株七星草茎侧脉络如云,笼着一层淡淡火色,确实与他们方才所收取的七星草不同,这不同不仅在于大小。

    还在于其散发出的灵气。

    那株七星草灵气四溢,浓郁。

    品相极好。

    邵默蹙了蹙眉,阻止了宁郃上前采摘的意图,“等一等!”

    了念眸光微动,略作沉思。

    宁郃大大的杏眼显出疑惑,不过虽然他莽撞和话多,但他也是个听话的好队友。

    他乖巧的退回了一步,小声地道:“怎么啦?这株七星草不对劲吗?”

    “小心为上!”邵默只说了四个字。

    这位太过惜字如金,了念合掌,只得自己开口解释道:“这株七星草有别于其他的七星,灵气充沛,似在引人摘取,或许其中有诈,宁施主,我们还是谨慎为上的好。”

    邵默点了点头。

    肯定了他的扩解。

    宁郃一听这话,立即像只炸毛的猫一样戒备起来。

    根据套路,主角在新手村或者是开拓新地图时,眉头一皱,发现事情不对劲,那么下一秒必定是会有给主角送经验或者送装备的小怪出现。

    宁郃:这套路我熟!

    “锵”地一响,邵默手中长剑垂落时,一道似杨柳柔和的剑气已试探性在那株七星草的半空旋转而下,眩目毫光乍亮。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窜了出来。

    宁郃吓了一跳,猛的瞪大了双眼,嘴里直接蹦出了一句“卧槽”。

    好家伙,不愧是他!

    掌握套路文小能手宁帅郃!

    看,经验包小怪来了!

    邵默无声地抬眼,棱角分明的轮廓上略微紧绷,眼眸似寒冰雪,手中长剑亦是寒光闪烁,剑气凌然。

    黑影发出古怪的叫声。

    这时三人才看清那黑影的模样,这一瞧清差点没把宁郃给震得原地去世。

    草(仅是一种植物)

    那黑影是鱼头人身,脖子以上是鱼头,而且好像还是只胖头鱼,像极了顶好的河鲜食材,十分适合煲豆腐鱼头汤。

    而胖头鱼的脖子以下是人的身体,不过却只有三四岁的小孩高。

    最重要的是,这人身没有穿衣服。

    小丁丁迎风飘扬,坦坦荡荡。

    宁郃瞳孔地震:“……这是美人鱼吗?!”

    他这辈子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么无语过,这也太毁童话了吧!

    而且这附近好像也没有水源啊,这鱼头人身的美人鱼也可以在陆地上行走吗?

    看他跳跃的速度这么快,一点都不像是每一步都像是利刃上行走的模样。

    宁郃:傻眼,不知道说什么好,要不还是继续保持面瘫吧。

    了念眉目微敛,视线紧盯着与他们对峙的鱼头人身的生物身上,“宁施主所说得美人鱼可是海族?这可不像是海族。”

    海族?

    宁郃对修真界除了人修的其他族群并不怎么了解,不过美人鱼生长在海里,那四舍五入一下,不就是海族。

    于是宁郃不严谨地重重点了下头,“对,我说得美人鱼是海族。”

    了念低声回道,“这不是海族,这应该是守着那株七星草的妖兽。”

    可要说这妖兽具体是什么。

    他也不清楚。

    不等等他们探究那鱼头人身的品种,变故突生,一道水柱便朝着他们三个攻击了过来,在及至时竟一分为三,分别攻向三人。

    宁郃身形一闪,躲过了那道射击而来的水柱,杏眼滴溜溜转着,待看到不远处有一条细细的河流,不由视线一顿。

    原来那就是这胖头鱼的老巢啊?

    他就说嘛,这除了有四肢之外,左看右看都是一条鱼,怎么可能少得了水嘛。

    邵默并未躲开那袭来的水柱,将剑格挡在身前,剑身青光璀璨,寒意湛湛,与水柱相撞时,发出沉顿的声响,随后寸寸成冰,掉落在地,又化成一阵水雾消散。

    接下这道攻击,邵默心中倒是对那鱼头人身的妖兽的实力有了些判断。

    了念不像邵默一般迎上那攻击,他先是往前踏出一步,而后脚步前后错开,身形低伏,避开了那带着凛冽之势的水柱。

    念珠从他腕中褪下,合掌,交缠在掌中,耀出刺眼的金光,八颗念珠飞出,一字排开,又在半空中旋转,汇成一个“定”字。

    却不是对上那道水柱攻击,而是冲着那鱼头人身的妖兽而去。

    那妖兽跃身而起,快如闪电地消失在原地,丝毫不像是一只呆头呆脑的鱼。

    然灵门寺佛子的念珠法器却也不是什么流货,这串念珠法器乘其软以水浸之,色黄白如舍利,坚刚亦如之,举物莫能碎之矣,垢不染,光自明,为罚亦为恕。

    从手串中脱落的八颗念珠聚成的“定”字散发出滢滢光泽,初时颜色浅淡,渐渐金光耀眼,倏然朝着那鱼头人身的妖兽劈下,似挟裹着镇天压地之威,凝着如意地藏法。

    鱼头人身的妖兽感受到这仿若佛光普照的“定”字念珠危险,像条游鱼一样,速度快如残影地这里躲一下,那里藏一下。

    然而那念珠依旧穷追不舍。

    宁郃眨巴着眼,看着这一幕,总觉得好像常威在追来福哦。

    邵默眉目锐利如刀,整个人显出无机质的冷漠来,他执剑而立,也静默地看着这一幕,并没有上前追击的打算。

    从方才那鱼头人身妖兽喷出的水柱攻击来看,实力较之先前小字印天的阵童,要差上许多,了念一人应当可以对付。

    邵默在心里这么想着。

    了念并不知道身边的两人看戏的猹猹心理,他薄唇一张一合,发出晦涩梵音,追击着鱼头人身的念珠佛光凝聚,激荡,腾起燃燃佛火,如净世莲火。

    刹时佛海如威,覆压而至。

    那鱼头人身的妖兽凝滞了一瞬,随即被震得倒飞出去。

    整只鱼趴在地上,状态似搁浅滩,鱼鳃大口地呼吸着,像极了翻不了身的咸鱼。

    了念眉宇间平和,袖袍一挥,合掌,下手却非常黑,正想乘胜而上。

    没想到那只鱼头人身的妖兽猛地从地上弹了起来,快捷如风,咻得一下便消失在三人的眼前。

    宁郃:哇哦,真实版咸鱼翻身!

    虽那妖兽逃得极快,但邵默与了念两人的神识依旧锁定在它身上。

    噗通——

    是那鱼头人身的妖兽扎进了一条细小的河流中。

    邵默眉心折起,他有些想不太明白那河流这般的小,那只鱼是怎么跳进去之后把自己藏起来的。

    宁郃挠挠头,他也瞧见那“美人鱼”扎进水里了,心中有些怀疑它是不是去水里补充蓝条了?!

    “阿弥陀佛,既那妖兽躲藏起来了,不若贫僧在此守株待兔,宁施主去收取那株七星草,邵施主守在一侧,以防那妖兽偷袭。”了念偏过头,看着两人说道,“那妖兽定然是不会这么容易撤退的,怕是这会蛰伏水中。”

    宁郃缓缓地冒出了个小问号。

    现在的鱼都这么高智商的吗?

    居然还会蛰伏的战术?!

    他眼珠子一转,似想起了什么,凑到邵默与了念两人的身旁,小声道:“我听说鱼的记忆力都只有七秒啊,哦,七秒就是两个眨眼的时间。”

    潜台词是,那鱼这会儿,会不会都已经忘了要蛰伏了?

    甚至还可能在水里游得畅快呢……

    邵默:“……”

    了念:“……”

    就……好像还挺有道理的。

    随即了念和邵默很快回神来,然后为自己刚刚轻信宁郃的话感到后悔,也悄悄地为自己一瞬间觉得有道理的心理而感到羞愧。

    宁郃:你们礼貌吗?!

    了念侧了侧头,视线落到宁郃身上,解释道:“宁施主,即便那只妖兽的记忆只存在两个眨眼的时间,可它却也能感受到我们的气息,若是想要不与它对上,唯有放弃那株七星草。”

    而且就算不为积分,他们也算为了历练而来,若是因稍有异相便避走,那此次历练便于他们无意义了。

    邵默深刻的眉骨微敛,“不必放弃。”

    话落,顿了顿,又添了一句,“若是真的,可利用,此弱点。”

    经过小字印天的合作,了念算是了解到邵默沉凝寡言、懒得说话、说话就念三字经的性格了。

    对于他的话,解读得还算精准。

    了念:“邵施主的意思是,若是那妖兽的记忆力真的只能存在两个眨眼的时间,可利用此点来牵制它?”

    邵默点头。

    不过也不一定能用得上,毕竟那只鱼头人身妖兽的实力差了阵童一大截。

    对于比自己实力强的才需要用计策。

    其他的皆以力强攻之。

    ——

    随即三人便按照之前了念所分配的行动起来,宁郃委屈,却也很听话的去拔七星草了,邵默执剑站在他的背后。

    了念依旧在原地待着,刚刚脱落的八颗念珠并没有回到手串上。

    而是一字排开在他身前。

    宁郃围着那株七星草转了一圈,啧啧称奇,这株七星草是真的挺大的,都快到他膝盖高了,灵气逼人,看上去就很值钱。

    他蹲下身来,手腕一翻,从储物袋里翻出一个小药锄来。

    这株七星草他还真不好直接用手拔,辛亏平时跟欢欢混多了,也会在储物袋中放一些装灵植的玉盒和药锄。

    欢爸爸,yyds!

    宁郃一手拿着药锄,一手握在那株七星草地头部,正准备一锄而下。

    倏地一下,他手一麻,药锄被一道水柱给击落在地。

    妈卖批,那只大胖鱼果然去加蓝条了!

    方才那道水柱的力量,要比他之前的强劲不少,且速度更快。

    邵默眉目一冷,视线看向水柱攻击而来的方向,那只鱼头人身的妖兽潜伏在草丛只露出一半的鱼头,在观察他们。

    宁郃:“……”

    看着露出来的一半鱼头……

    宁郃想起被“鱼眼里闪着诡异的光”那句阅读理解支配的恐惧。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