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万发缘生,皆系缘分

    ……

    了念猛地拨动了一下手中的念珠,八颗念珠飞射而出,直直朝着雷炎虎的腹部去。

    雷炎虎的腹部本就已经给宁郃破了一道口子,而今又被了念的念珠二次攻击,再加之菊花隐隐传来的阵痛,可谓是腹菊受敌,令人见之都不得不叹上一句——

    干得好,干得妙啊。

    八颗念珠在雷炎虎腹部旋转着,散发出浅淡的金光,金光灼热,如波浪翻滚的掀起涟纹,沸腾着,涌动着,纯粹凝聚的热力逐渐将雷炎虎给包围住。

    除却腹部之外,其中的六颗念珠更是将雷炎虎的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给完全封闭住了。

    其中绽放着最为璀璨金色光华的两颗念珠,闪烁间如彗星破空,硬生生地消融掉雷炎虎腹部方才被破开的口子,口子的范围越来越大,仿若黑洞一样。

    了念眉目淡然,阖了阖眼,复又睁开,拇指轻拨,手串剩下的念珠转动,似有轻微的光华流淌于指掌间,温润晶莹。

    刹那间,如星星之火燎原,雷炎虎从腹部为点不断蔓延至全身,仿佛被火焰萦绕,只能听到它痛愤的吼声,初时吼声震耳,渐渐微弱了下来,最后变得悄无声息。

    雷炎虎的身影彻底消散,无数晶莹的粉末如清风无声地虚无。

    宁郃正掏出一把丹药往嘴里塞,见状不由地瞪大杏眼,嘴巴微张。

    牛哇!

    好一个狼灭!

    他一个激动,差点没把丹药掉在地上,随后忙快速地把丹药塞进嘴里,囫囵吞咽了下去,才对了念竖起大拇指,含糊道:

    “狠还是你狠,这招灰飞烟灭,绝了。”

    其实宁郃更想的是——

    大家快来看啊,揭秘大抄底!灵门寺佛子“慈悲为怀”人设崩塌!现场翻车了!

    了念:“……”

    了念眉目微肃,淡然的双眸在余晖映照中眨了眨,如一泓明澈幽泉,仿佛能参透世间的一切,合掌温和地道:

    “阿弥陀佛,宁施主此言差矣,所谓万发缘生,皆系缘分,缘聚缘散,天道自然,佛之涅槃,众苦永寂,不垢不净,是为极乐。”

    潜台词是,雷炎虎已经被捅菊这么痛苦了,赖活着还不如赶紧去死,缘分使他们相遇,他这是在超度它,净化它的心灵。

    宁郃震惊:“……扑哧,和尚你是在说fu建话吗?”

    万发缘生,皆系缘分……

    邵默归剑入鞘,听见了念的话,神色也带着几分微妙。

    难怪这了念能成为了空的师兄。

    都能把送兽去死说得这么清新脱俗。

    了念庄严肃穆,那八颗念珠极速地飞回了手串,拂了拂袖口,垂眼看了下挂在腰侧间的积分玉牌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宁郃服下丹药后,这会已经是毫无形象地坐在地上了,眨巴了下眼,突然问道:“等下会不会又有妖兽追上来啊?”

    邵默神色自若,摩挲了下腰间的积分玉牌,没有吭声。

    毕竟对于他而言,他倒是希望妖兽多多益善,因为——

    送上来的妖兽=送上门的积分。

    了念闻言,抬眼看了下宁郃的面容,随即视线落到他的肩膀处,五道淋漓的血痕已渐渐变淡,他双掌合十:

    “阿弥陀佛,宁施主方才被雷炎虎所伤及肩膀,现在可有感觉好些?”

    宁郃摆了摆手,“没事儿,我刚刚吃了丹药,现在感觉身体倍儿棒。”

    站在另一侧的黑衣少年冷峻的轮廓被似被余晖镀上了一层柔软的金边,听到宁郃的话后,稍加思索,便抬步向他走去,居高临下地垂眼看他,眉眼清淡:

    “既如此,不如随我,再去,杀妖兽?”

    宁郃面色惊恐:“……?!”

    宁郃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么狗的话真的是从邵默嘴里吐出来的?

    猛地抬头看向邵默,见他冷漠而肃然地看着他,并没有一丝玩笑的意思,当即便觉得自己硬了……

    拳头硬了。

    然后衡量了一下自己跟这个狗东西的实力,发现自己……打不过了。

    宁郃杏眼滴溜溜一转,向了念投去求助的目光,了念回以他柔和一笑,随即淡定的转过了头,假装无事发生过。

    宁郃:“……”

    说好的慈悲为怀,普度众生呢!

    了念并没有跟他说好,侧脸轮廓温和,纤长手指轻拂念珠。

    宁郃见求助无望,闭了闭眼,再睁眼时已是王者归来,他一手抚上自己的肩膀,泪眼汪汪地看向邵默:“啊,我肩膀突然好痛,怎么办?我是不是快死了。”

    他松开刚刚做作的放在肩膀上的手,仰头倒下,双手交叠放在胸前,安详躺尸。

    邵默:“……”

    了念:“……”

    由于宁郃强行躺尸,死都不起来,邵默只好放弃带他去捅妖兽的打算。

    ——

    山林相映,翠色扑帘。

    郁郁苍苍的古木,像无数沉默的人影,在微弱的暮光中,林间绿意似也随之消隐。

    陆尽欢收敛了气息,小心的藏身在一棵树上,观察着树下四周的情况。

    她不知道会不会有其他参赛弟子,也跟她一样藏身在树下,因此万分小心的如同长在树上似的,没有发出半点动静。

    时间过得飞快。

    陆尽欢感觉自己还在努力拔草挖矿涨积分呢,结果这就到了为期一个月的少英大比就要结束了。

    明日便是他们这些弟子待在九城小秘境里最后一天了。

    而在此之前,她与言筝、朝长风还有幻修宋鸣,在采摘灵植时遇上了妖兽群,还全都是四级、五级的妖兽。

    这群妖兽打得他们猝不及防。

    且如此多四、五级的妖兽对他们目前的实力而言,那是相当棘手,所以只能一边逃一边趁妖兽不备偷袭,然后就给那群妖兽给冲撞的分散开了来。

    他们四个,朝长风虽是个皮薄肉脆的医修,但他的逃跑身法快啊,除了之前在华莲药境中遇上那个大方的散财童子金潜外,就属他是她见过身法最快的人了。

    跑着跑着,她人还没反应过来,目光所及之处就没有朝长风身影了。

    而言筝本来嘤嘤嘤地跟在她身后的,结果快被一直滴淌着恶涎的五级妖兽追上时,飚出一句海豚音之后,身影咻的一下,带起滚滚尘土,就跑跑……远了,徒留下她与宋鸣面面相觑,抹了一把清泪。

    “……”

    这两个人跑得太快了,导致她还没来得及说实在对付不了这些妖兽的话,她可以带他们御剑飞行。

    不过剩下的幻修宋鸣是个长跑小菜鸡,典型的法师体质,还没跑多远呢,他就累得气喘吁吁,脸色苍白,仿佛下一秒就要殡天了一样。

    她带着他御剑飞行了一段路之后,好不容易才把剩下的一些极不好对付的五级妖兽甩在身后。

    ……

    陆尽欢想到这里,叹了一口气,视线幽幽地落到另外一棵树上。

    没错,宋鸣就趴在那棵树上。

    就在这时,树下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与此同时,一道嚣张的声音响了起来——

    “不想被揍的话,立刻交出你们的积分玉牌,然后滚。”

    陆尽欢:哦豁,直击打劫现场。

    果然秘境最后一天是不会太平的,毕竟之前说好的规则就是可以抢夺其他弟子的积分玉牌,只是不能伤及他人性命。

    嗯,看看能不能来个黄雀在后。

    陆尽欢如是想道,然后小心翼翼地挪了挪视线,这才看清楚树下的情况。

    树低下有五个弟子在对峙着,从他们的站位来看,这五个弟子中,打劫的一方应该是三个弟子,而站在更远一侧的另外两个弟子就是被打劫的一方。

    陆尽欢眨了眨眼,从她现在待着的这个角度看过去,倒是可以清楚看到打劫一方的三个弟子的神情,心中不禁啧啧出声。

    这打劫组的三个弟子表情倒是都挺到位的,全都气势汹汹的看着被打劫组的两个弟子,大有他们不配合,就马上动手的趋势。

    另外被打劫组两个弟子的位置刚好被树影给遮挡住了,因此陆尽欢看不太清他们的脸,只能听到其中一个弟子的声音。

    那弟子倒是镇定,似乎扯了扯自己腰间的积分玉牌,嘀咕出声:“我的玉牌你也要抢嘛?真亏你这么看得起我。”

    陆尽欢:“……”

    好家伙,这是何等废物的自信。

    打劫组的三个弟子笑嘻嘻,其中一个抱着刀的弟子,视线落到那个说话弟子的积分玉牌上,露出一抹打劫恶人特有的微笑:

    “蚊子再小也是肉嘛,再说了,这里就你们两个,不抢你们还抢谁,不想受伤,就赶紧把玉牌交出来,然后麻溜的滚。”

    被说蚊子再小也是肉的弟子:“……”

    “你们不要太过分!要打起来,我们也不一定会输给你们!”被打劫组的另外一个一直没有出声的弟子终是有些愤愤地开口道。

    “是吗?你我们三个人,你们才两个人,而且我们这里还有一个结丹境中期的,你们两个才结丹境初期吧?”抱着刀的弟子上下打量了那两个弟子一眼,不屑地说道。

    “哦,对了,别说我们这里有一个结丹境中期了,就算我们都是结丹境初期,可我们还是比你们多一个人,我们多出来的那个人完全可以搞偷袭啊,暗箭伤人什么的啊。”

    抱着刀的弟子晲了那两个弟子一眼,又昂首挺胸地补充了一句,那一脸泰然和理所当然的态度,明显是个老“手艺人”了。

    躲在树上的陆尽欢:“……”

    被打劫的两个弟子:“……”

    就他娘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你你……你们欺人太甚,简直是吾辈修士之耻,我告诉你们……”

    被打劫的弟子十分义愤填膺,正想放狠话挽回己方气势,还不等他说完,就被队友给捂住了嘴巴,然后飞快的扯下两人的积分玉牌,往那抱着刀的弟子身上一丢。

    “玉牌给你们!告辞!”

    话音落下,就拖着狠话还没放完的弟子撒丫子的跑了,跑得贼快。

    打劫组三人:“……”

    准备当黄雀的陆尽欢:“……”

    淦,大意了!

    没想到那两个弟子居然怂的这么快,连狠话都没放完就直接把玉牌上交了,还有没有一点身为修士的自尊了?!

    这是打劫耶!

    能不能严肃一点!

    怎么着也得有个拼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的配置吧?!

    陆尽欢对当代修士的职业素养很失望,修界未来堪忧啊!

    而打劫组的三个弟子面面相觑,就……就觉得积分玉牌来得太容易,挺没成就感的。

    抱着刀的那个弟子看着自己手里的两块积分玉牌,陷入了沉思。

    “快看看玉牌上的积分有多少?”

    “哦哦,好。”

    抱着刀的弟子才回过神,往积分玉牌里输入灵气,积分玉牌颤动了一瞬,绽放出柔和的莹莹光芒。

    陆尽欢小心的探了探脖子,而后抿了抿唇,敲,完全看不到。

    下一瞬——

    陆尽欢便知道了玉牌里的积分了。

    “他娘的,这两个人是在这秘境找地方睡了一个月吗?!”抱着刀的弟子怒吼出声。

    “怎么了这是?”

    “这玉牌有问题吗?”

    另外两个弟子有些疑惑,凑上前看积分玉牌,等看到积分玉牌上的积分时,也不由地骂骂咧咧起来。

    “吾辈修士之耻,这两个人肯定是进秘境后就找地方躲起来了!”

    “哦,他们两个或许还斩杀了一只一级妖兽,不然也没有这1积分了。”

    “难怪这两个人上交玉牌上交的这么快,就这1个积分,也真好意思出来混!呸!”

    “不要脸!”

    “懦夫!败类!”

    “……”

    陆尽欢听着他们的叫骂声,不禁也觉得汗颜,她怀疑刚刚那个弟子跑得这么快,就是怕被发现了玉牌里的积分比蚊子还要小的时,被殴打一顿。

    “这可他娘的是我们抢到的最少积分的玉牌了。明天就要被传送出去了,看来我们还是得找找其他肥羊。”抱着刀的弟子把积分玉牌收好,跟打劫组的其他两人说道。

    结丹境中期的那个弟子点头,“对!别再让我碰上那两个人,否则……”

    陆尽欢藏身在树上听着,垂下眼帘,暮色将她的轮廓加上了一层暗影。

    听这三人的话,那说明之前他们打劫的不少弟子啊。

    想来他们玉牌上的积分肯定不少。

    那么她要不要……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