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除了我爹,师尊你是……

    ……

    “手是怎么回事?”

    听到弼星这句略有些严厉的话,陆尽欢愣了一下,而后垂眼看向自己的手,这才发现握着剑柄的右手掌心处,竟有几道纵横交错的伤痕。

    倒是没有流血,只是皮肉有些绽开,似是被剑气所伤留下的痕迹,想来应该是之前强行握上不问天之时被伤到的。

    陆尽欢轻眨了下眼,手一动,将不问天挂在腰侧后,这才准备撒点伤药在掌心,她并没有太在意这点小伤。

    倒是有些奇怪看了自家师尊一眼,这伤还比不上他用剑气压着她打来得痛呢,这会儿居然这么关心她?

    哼,无事献殷勤,其中定然是有诈!

    想到这,陆尽欢不禁警惕起来,她怀疑地又瞅了弼星一眼。

    读取到她眼中信息的弼星:“……”

    算了,还是让这个孽徒自生自灭吧!

    说是这样说,然而弼星还是口嫌体正直的不紧不慢地伸手,准确地攥住了少女柔软的手掌,两人皮肤相接,热度顿时笼罩了手掌,却很快一触即离。

    陆尽欢的掌心已恢复如初。

    弼星收回手后,便漫不经心地拢了拢衣袖,目光若有若无地扫过陆尽欢,长长的睫毛上抖落着阳光的碎屑,宛如坠入虹膜中的温热的光芒。

    陆尽欢低垂视线,看了看自己完好的手掌,心中顿时感慨万分,没想到自家这狗师尊竟是真的想帮她恢复伤口。

    害,是她把他想得太狗了。

    都说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就算父亲再怎么的精神有疾,她都应该体谅他的,毕竟为人子女的,是应该要为爹养老送终一条龙服务的。

    陆尽欢深刻的检讨了下自己,随即抬起眼,看向自己面前青衫青年。

    看了好一会,然后伸出纤细的手指,揪了揪弼星的衣袖。

    一双桃花眼弯了弯,似盛满一潭初春多情的潋滟池水,白玉般的脸颊上也好似晕开一抹薄红。

    弼星:“……”

    猝不及防的被自家孽徒揪住衣袖,弼星顿时有种不妙的预感,以他对她多年来的了解,每当自家这个孽徒突然变得柔情似水的模样,那就说明——

    他离挨打不远了。

    虽然每次这孽徒都打不过他。

    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每次她这个样子的时候,就代表没什么好事。

    思及此,弼星脸色蓦然地冷峻了起来,沉默地看着她拉住他衣袖的手。

    陆尽欢眼眸弯弯,扯了扯他的袖子,轻唤了一句,“师尊。”

    弼星垂眸看她,唇线无声地抿紧:“……怎么了?”

    陆尽欢眨了眨眼,真诚地道:“师尊你对我真好,我自己都没注意到的伤口,你一眼就看出来了,还给我疗伤,有师如此,弟复何求,弟子真的十分感动。”

    顿了顿,好像生怕自己表达得不够感情充沛,又补上了一句,“把弟子感动的恨不得当场就为您养老送终。”

    弼星:“……”

    倒也不必如此。

    你倒是感动了,但把他给整得都不敢动了。

    弼星视线温柔地看向陆尽欢,笑得极其核善:“亲亲吾徒不必如此,为师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呢?”

    陆尽欢也温柔可人地弯着眼,笑眯眯地道:“从小到大,除了我爹之外,师尊你是第二个对我这么好的男人了。”

    秦无悔:身为男妈妈的我不配拥有姓名是吗?

    “所以我想……”

    陆尽欢乌黑的眼眸水润润地看着面前略带着倦怠懒散的青年,白皙的面容似八月的熟桃,透过薄薄的外皮,露出内里芳香诱人的色泽。

    因为鲜明的身高差,弼星一直保持着略微低头的姿态。他神情散漫,在缱绻的阳光下,棱角分明的轮廓被柔化了许多,又因被陆尽欢扯着袖子,两人便挨得距离有些近,彼此的呼吸都像是纠缠在一起。

    陆尽欢的指腹在不问天剑上摩挲两度,眼睫轻巧地扇动了两下,轻咬了咬下唇,好似下定某种决心一般。

    “师尊,都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不如我直接认你当干爹吧。”

    弼星:“……”

    你他妈在说什么?!

    弼星神情淡漠,面无表情,细看之下,眉眼间好似还带着一分凶狠的戾气,他眯了眯眼,“亲亲吾徒,你说什么?”

    嗓音带着丝莫名的凉意。

    两人视线相撞,陆尽欢缩了缩脖子,解释的话语卡在唇畔,被自己师尊冷嗖嗖地眼神看得僵了僵。

    过了好半会。

    才开口解释道:“师尊你听我说,其实认您当干爹,说起来还是我比较吃亏的,毕竟您看着就跟我差不多一样的年纪,不过没关系,叫您爹,我并没有什么心理障碍的。您不必担心。”

    “虽说师者如父,但还是不如直接认干爹来得名正言顺一些。”

    “这样一来,我就可以获得双倍的父爱,而您也可以提前体验到养女儿的快乐,这是双赢的局面呀。”

    “以后我也会好好孝顺您的。”

    “您不觉得我的这个想法很完美吗?”

    陆尽欢越说,弼星脸上的神色越难看,最后等她说完,弼星扯了扯嘴角。

    山风吹进弼星漆黑的双眸里,添了数分凉意,他冷冷地看向陆尽欢,轻轻地深呼吸了一遭,大掌攥住了少女纤细的手腕。

    “亲亲吾徒,你很缺爹吗?”

    “……”

    陆尽欢闻言有些惊讶地看向他,然后一本正经地道:“当然没有啊。”

    弼星冷静地道:“是吗?那你为何有如此想法?”

    陆尽欢眼睛一眨,险些落下泪来,她就着被攥住的手腕,反手握住了弼星的手掌,热泪盈眶情绪饱满地道:

    “我这不是被师尊你刚刚的行为感动到了么?你给我疗伤的那一瞬间,我瞬间就被你那父爱的光辉迷了眼,一时热血上头,就想着让咱俩的关系更加名正言顺一些。”

    “师尊,你好好考虑一下,不然等一下我就反悔了,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话音落下,待看到弼星一副听了她的肺腑之言后想要咬死她的眼神,陆尽欢吓得咳了两声,“师……师尊,你不要用这么冷酷无情的眼神看着我,要用充满父爱的眼神,你好好酝酿一下。”

    弼星神情漠然地看着她,他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猛地凑近陆尽欢。

    他伸手……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