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槐树有魂,红绸挂铃

    ……

    冷不丁被阴恻恻盯着的陆尽欢:“……”

    她脑门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不是,咋就只逮着她这只羊瞪呢,都说了做人不要太重女轻男了——

    要瞪,那就瞪她师尊啊!

    倒也不必对她如此“专一”!

    陆尽欢在心里对那位杜管家进行了全方位三百六度无死角的强烈谴责。

    虽然心里骂骂咧咧,但少女明面上还是一副凌然清冷的正气模样。

    而那位杜管家本就对陆尽欢方才那下意识作出仿佛十分嫌弃他的擦手动作不满,眼下也不知是不是听到她在心里对他的吐槽,他的视线微滞,愈加凶狠地瞪着她。

    陆尽欢:“……”

    这他娘的,别人是胸有沟壑,而这位杜管家是脸有沟壑啊。

    问:被一脸褶子的老头用仿佛你是个负心汉的眼神一直狙击,该怎么办?

    那当然是——

    没事上师尊,有事师尊上啦。

    陆尽欢被那位杜管家的眼神看得脸皮一抖,短暂地沉默了三秒钟后,她果断的闪到弼星的身后去了。

    “……”

    本来与少女手指相扣的青年被她又快又急的躲闪动作弄的一惊,随即牵了牵唇角,清冷的眉眼绽开,添上几分昳丽。

    实则心中所想的却是——

    好家伙,真不愧是他徒弟,看看这熟练战略性后退动作,娴熟的让人打头阵战术,都和他如出一辙。

    陆尽欢:谢谢,有被内涵到。

    而少女也确实不负他所望的伸手点了点他的腰身,嘴里小声还哔哔道:

    “苏苏啊,我们剑……者应当无愧于心、一往直前,遇到拦路石就直接一剑劈开,你在我心目中是最棒的剑者,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快!上去干他!”

    陆尽欢本来想说剑修的,虽然她觉得他们两掉马估计也掉的差不多了,可在话刚要脱口而出的时候还是拐了个弯。

    四舍五入一下……

    没被拆穿,那就等于没掉马!

    弼星:“……”

    不是,这话怎么听着耳熟呢?!

    陆尽欢要是知道他心里所想的,那必然会说,废话,当然耳熟了,这就是你他娘对我说过的狗言狗语啊!

    那杜管家冷冷地看了两人一会。

    而被冷冷看着的弼星与陆尽欢二人也抬眼与之对峙。

    见状,杜管家心中更加不爽了!

    眼神犹如寒霜。

    弼星薄唇微动,正想开口说什么时,然而那杜管家下一瞬竟直接消失了。

    “……”

    见状,陆尽欢有些茫然地与弼星对视一眼,不是很能搞懂这种操作!

    不是,这地图的进度能不能搞快点?

    还得回去备战封藏秘境的好吗?!

    不管陆尽欢两人的心中作何感想,而当那位杜管家发动“没想到我直接消失吧”的技能后,那明明灭灭的烛火骤然熄灭,四周一瞬又归于黑暗。

    弼星眉梢微动,眼帘微垂,浓密的眼睫拢着一双潋滟多情的凤眼,虽在这里大部分的修为被限制住,可却并不能限制修为修到一定程度而为身体带来的赋能,因而在这黑暗的的环境中,他依旧还是可以看得清。

    当然,实际上在这个环境下,能不能看得清,其实并没有什么差别。

    极暗,极静,极空荡。

    这便是现在二人所遇到的情况。

    陆尽欢微微蹙了一下眉,她实在是弄不清将他们给拖进这里又这般一次两次的频出骚操作的目的是什么?

    待在这里越久,她就越觉得焦躁。

    这种情绪的滋生令她感到有些不对劲,在这种情况她更应该冷静才对。

    青年似乎感知到少女急躁的情绪,下意识地用力扣紧了她的手指。

    温热的温度覆盖在手上,令陆尽欢徒然收回了烦躁的情绪。

    陆尽欢微侧了侧首看向身侧的青年,红唇微动了动,正待说些什么。

    就在此刻,周遭的黑暗如同融化的腊一般,渐渐褪去了无边的黑,空荡的墙体也分崩离析,眼睛所看到的一切都化为模糊的虚影,逐渐露出原本的面貌。

    这已然不是一间房间了。

    一眼便见植于中央的槐树。

    槐树巨大而苍老,瞧着树龄似有百年往上的数,隐约吐绿的枝丫上绑着无数鲜红的绸带,鲜红似血,绸带又系了一个银白的小铃铛,与这古槐抽出的枝条,一同随着冷风飘荡着,却无声,尤显诡异妖娆。

    四周都是密密麻麻的人。

    没错,的确是人。

    并不是陆尽欢先前看得的白至透明的“蘑菇人”,而是真真正正的人。

    亦或者有着人的特征?

    这些人跪伏在地方,嘴里一张一合,仿佛在参拜着什么一般。

    树下更是放着祭祀用的米糕,雪白的圆形糕点上面盖着繁杂的红印,依稀可见红印上写着的是一个“福”字。

    四周仿佛静了下来,只有清风拂过树枝与红绸带的风声。

    而那些人似乎看不见他们,只专心致志地嘴里念念有词的跪伏在地。

    这……

    陆尽欢从弼星的身后走出,微蹙起眉,水眸漫上疑色。

    她的思绪从进入迷雾山谷中开始回忆,随即想到在离开迷雾山谷之际,听见别人说鬼祭庆典这才来此一探究竟。

    如此说来——

    此刻之景便是那所谓的鬼祭庆典?

    可这里的领域的气息实在有些浓厚,就仿佛是用领域直接构造出一个世界。

    饶是修为高绝的人,要利用领域去构造一个与一幕幕的记忆场景,甚至让他人认为这些景象是真的,也是十分的困难。

    而且需要耗费极大的精力与心神。

    一般人都不会愿意在掌握领域之后,将之用在这种没用的地方。

    这般想着,少女着实有些莫不着头脑,转过头来,疑惑地揪了下弼星的手指。

    青年侧首看她,少女的下巴轻点了点,示意他看向那棵系满红绸的槐树。

    青年抬了抬眼,淡淡的看了过去,瞳孔绽开一抹赤金色,稍纵即逝,很快隐没入散漫倦怠的眼眸中。

    将近五百年的槐树……

    续命铃啊……

    倒是没想到是如此。

    弼星看着这一幕,眉梢微挑,心中隐约有些猜测。

    只不过他先前没往这方面揣测,却也是因为根本没料到一棵槐树居然还可以压制他的修为。

    还真有些意思。

    啧,难怪那位杜管家与城主是这般的奇怪……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