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左右为难

    两天以后,海州城内果然炸开了锅。

    有人在海州河的水面上,发现了大量的死鱼!这对于海州人来说,无异于投下了一颗重磅*!

    因为谁都知道,海洲河是海州人的母亲河。

    近千万人的饮用水都来自这里。

    于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传遍了城内的各条大街小巷。人们开始议论:“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死了那么多的鱼?”

    有人说:“这肯定和顶新公司排放的废水有关。”

    有人担心地问:“那我家的自来水还能用吗?我可还要靠它来洗菜做饭呢。”

    有人答:“这还用问,鱼都死了,人肯定不能喝了!”

    有人立刻附和:“对对对,咱们的水厂就建在海洲河的边上,抽的就是这河里的水,肯定也被污染了。”

    有人一脸的疑惑:“那怎么办?我不能不喝水呀!”

    有人笑了笑说:“还能怎么办,去超市买水呗!”

    “对对对,先买几桶水储着,晚了就没有了!”于是,人们纷纷涌入超市,开始抢购饮用水……

    此时此刻,环保局的电话已经被人打爆。

    王世杰得到消息后,马上带人赶到了现场。站在岸边,看着宽阔的河面上飘浮着一片白色的死鱼。

    这些鱼的肚皮朝上,在冬日的阳光下,显得特别刺眼。

    王世杰不禁有些目瞪口呆。

    根据监测站的人反应,出现死鱼的区域,正是几天前顶新公司通往海州河的废水排入口。

    如此看来,这些死鱼很有可能与顶新公司排放的废水有关。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王世杰马上命人到江边捞了几条死鱼。然后,又在排水口的位置抽取了一些水质样本。

    他决定马上带回环保局进行检验。

    很快,检验报告就出来了。这些死鱼的体内,的确存在大量的工业废水。而且,这些废水的有害成份与顶新公司两天前所排放的废水的成份完全相同。

    但是,这些鱼并不是在海州河内死亡的。

    理由是,这些鱼所吸入的废水浓度,远比海州河提取的样本浓度要高。

    因此,他们初步判定,这些鱼是被人闷死后才投入海州河的。

    看完这份报告,王世杰心里不由一沉。他知道,这又是一起针对顶新公司的阴谋。

    然而,他不敢声张。

    两天前,去顶新公司调查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结果。

    只是幕后黑手一时没有找到,所以,才让顶新公司暂时背了黑锅。他的本意是想给自己一点时间,以便会同公安部门找出幕后的始作俑者。

    没想到,对方却步步紧逼,让自己没有了退路。

    看来,这个锅只能让顶新公司一直背下去了。因为,死鱼事件,已经让整座城市陷入了恐慌之中。

    如果不尽快公布废水事件的调查结果,他这个环保局长可能也得下台。

    早上,他就接到黄市长和张书记的电话,要他尽快将事情调查清楚,还海州人民一个公道。

    因此,他不能再拖下去。

    然而,要将这个锅甩给顶新公司,也没那么容易。

    首先,证据不足。

    李哲俊和杜小薇肯定不会答应。

    特别是那个杜小薇,那天他是亲眼见识过的。这个女孩,不知天高地厚。如果把责任强行推给顶新公司,她肯定不会轻易罢休!

    万一这件事情捅到媒体面前,他也同样吃不了兜着走。

    而更让他为难的是。昨天打电话给大城派出所,想请他们协助环保局调查的时候,才得知顶新公司早已报案。

    根据他们提供的信息,结论与他先前的判断完全一致。

    也就是说,他们也认为这是一起有预谋的案件。目的是搞垮顶新公司。当然,也不排除个人报复。

    至于究竟是谁干的,他们还在调查当中。

    ……

    因此,想要嫁祸顶新公司,这条路已经走不通。除非派出所的人和自己串通一气,共同隐瞒事情的真相。

    然而,这种可能性不大。

    正在左右为难,桌上的电话响了。是周副市长打来的,问他调查的结果怎么样了?

    他是市环保督查组的副组长,打电话过来催问也很正常。

    王世杰支支吾吾地说:“还在调查当中……”

    周骏波一听火冒三丈:“什么,还在调查当中?这几天,你们都干什么去了?海州人民都没水喝了,你们竟然连肇事的企业都没找到?”

    王世杰连忙解释:“这个……我们初步认定是顶新公司干的……可是,大城派出所那边有不同的意见……”

    他反应很快,把球踢给了派出所。

    周骏波问:“他们有什么意见?”

    王世杰说:“他们认为这不是顶新公司做的。”

    周骏波知道他在推皮球,于是问:“那死鱼又是怎么回事?有结果了吗?”

    王世杰说:“有了……不过,检测单位送来的报告说,这次死鱼事件与顶新公司没有关系……”话没说完,电话里突然传来一声拍桌子的声音。接着,便是一声响雷:“混账!和顶新公司没有关系,那和谁有关系?”

    王世杰没想到周副市长会发这么大的火,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这……”

    “这什么这?这件事情你必须尽快处理!中央巡视组马上就要来海州了,出了这样的事情,到时候谁都担待不起!”

    王世杰似乎听懂了周骏波话里的意思。

    的确,这件事情已经赿闹赿大,已经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如果继续拖延下去,只会激起更大的民愤。因此,他必须赶快拿出一个处理结果来。

    于是,连连点头说:“是是是,我一定尽快处理好这件事情……”

    周骏波说:“不是尽快,是立即……你马上召开一个记者招待会,公布你们的调查结果……还有,顶新公司私排废水,给海州人民的饮水安全带来了很大的威胁。不管他是什么企业,必须马上封停!”

    王世杰一听,有些担心地问:“那派出所那边怎么办?”

    周骏波说:“这个,你不用考虑,我会给他们打招呼的!”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王世杰放下电话,心里却更加沉重。

    虽然,他之前也曾对顶新公司的人说过要封掉他们的工厂。但是,那只是官话和气话。

    现在,真正要去执行,他却有些犹豫了。

    毕竟,顶新公司不是一家小企业。万一上面怪罪下来,他该怎么办?

    到时,周副市长是肯定不会替他说话的。

    何况,他还只是督查组的副组长,他的决定不一定就是市里的意思。更重要的是,他手里的证据也不足。万一顶新公司告到法院,他照样吃不了兜着走。

    这么想着,他决定去找黄市长,探探他的口风。

    听说环保局要封掉顶新公司,黄市长不由大吃一惊:“什么,废水是他们排的?你有确切的把握吗?”

    在他看来,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年前,他还去顶新公司考察过。那时,他们正准备在工厂的后面兴建一座废水处理厂,他还特意参加了奠基典礼。

    现在,竟然说废水是他们排的,这让他非常不解。

    “他们有自己的处理厂,为什么还要向外偷排废水?”他皱了皱眉问。

    “不知道,不过,废水的确是从他们那里排出来的!”说着,拿出了几张现场拍摄的照片。

    黄市长看了看,神情很凝重。

    “这件事情,你们要慎重……公安部门参与调查了吗?”黄市长站起身来,背着双手在办公室里踱了几步。

    王世杰说:“大成派出所正在调查……”

    黄市长又问:“那死鱼的事情,又是怎么回事?”

    王世杰想了想,说:“检验报告已经出来了,的确与顶新公司的废水有关!”

    他不得不撒谎。

    如果说与顶新公司没有关系。那么,黄市长肯定要他继续调查。到时,他在周副市长和黄市长之间,将陷入一种两难的境地。

    黄市长继续在办公室里踱着脚步,两道浓眉紧紧地锁到了一起。

    “关停顶新公司的事情,暂时缓一缓……等公安部门的调查结果出来后再作决定。”说着,两道深邃的目光,如炬地盯着王世杰:“这些死鱼,对水厂的水源有没有影响?”

    王世杰说:“没有,水厂位于海洲河的上游,离排水口还有几公里的距离……”

    黄市长指示说:“那你马上召开一个记者会。告诉大家,死鱼事件对海州的饮水没有任何影响。”

    王世杰殷勤地点了点头:“好,我马上去办!”

    不过,他没有急着离开。而是低低地问了一句:“那废水和死鱼的事情,我该怎么说?”

    黄市长弹了弹手指:“这还用我教吗?就说还在调查,等结果出来后再向社会公布。”

    王世杰还想说什么,黄市长却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你马上去办,我还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开!”

    王世杰知道这是逐客令,只好从黄市长的办公室里退了出来。

    离开黄市长的办公室,王世杰开始左右为难。

    周副市长和黄市长都要他召开记者发布会。可是,发布会的内容却截然相反。

    一个要他立即公布顶新公司私排废水的调查结果,并且马上查封顶新公司;而另一个却说调查还在进行当中,不能对顶新公司采取行动。

    王世杰的头都大了。

    现在,他不知道该听谁的。因为这两个人,都是自己的顶头上司。

    得罪谁都不好过。

    他很后悔,不该来问黄市长。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