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应对自如

    顶新公司,业务部经理办公室。

    杜小薇正端坐电脑前,查看各个门店发来的业绩报表。

    这时,桌上的电话响了。

    拿起话筒一听,是李哲俊的声音:“小薇,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黄市长来大成工业园了!”

    杜小薇不由一愣:“额,是吗?你怎么知道的?”

    李哲俊说:“刚才他秘书打电话给我,要我去管委会见他。”

    杜小薇兴奋地站了起来:“那太好了,顶新公司有救了!”

    李哲俊也很高兴:“是的,我正寻思着去市政府找他呢!没想到他倒先来找我了。你快准备一下,和我一起去见他!”

    杜小薇欣然答应。

    她知道,黄市长这次来大成工业园,肯定是为了顶新公司的事情来的。

    她想,不能错过这次难得的申诉机会。

    不过,该怎么说话?必须先和李哲俊商量一下,免得到时无的放矢。

    李哲俊说:“没时间了,我们在车上说吧!”

    杜小薇只好挂断了电话。

    管委会,会议室。

    黄市长正在听取潘上进的工作汇报。

    一名工作人员进来说:“市长,派出所的人来了。”

    黄市长招了招手说:“快让他进来!”

    不一会儿,门开了,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走了进来。见到黄市长后,立刻上前敬了个礼:“黄市长您好,我是大成派出所所长陈大海!”

    黄市长面带微笑地指了指旁边的一张椅子:“快坐吧!”

    陈大海却没有坐,而是朝门外喊了声:“你们两个也进来吧!”

    话声刚落,两名身穿制服的警察快步走了进来。黄市长见状,半开玩笑地说:“怎么,还带了两个保镖?”

    陈大海笑了笑:“不是,他们是负责调查顶新公司废水一案的。我怕说不清楚,所以,特意把他们带来向您汇报案情的。”

    说着,便指着俩人向黄市长一一做了介绍。黄市长点点头,也让他们在旁边坐了下来。

    “那好,既然你们已经来了,我就先听听你们的案情汇报。废水一案的调查,现在进展的怎么样了?”黄市长开门见山地问。

    陈大海说:“已经调查的差不多了……”

    黄市长哦了一声,称赞道:“你们的效率还蛮快的嘛!说说看,你们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陈大海看了对面的王世杰一眼,说:“根据这些天来的调查,我们认为顶新公司的嫌疑最大!”

    黄市长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的表情:“哦,是吗?理由呢?”

    陈大海正要接话,会议室的门又开了。“市长,顶新公司的人到了!”

    黄市长连忙说:“来的正好,快让他们进来!”

    听说顶新公司的人也来了,陈大海的表情有些尴尬。而对面的王世杰则更是不安。

    这时,李哲俊和杜小薇已经从门外走了进来。

    “黄市长好!”俩人分别向黄市长打着招呼。黄市长微微一笑:“不必客套,快请坐!”

    俩人落座之后,黄市长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请他们来的原因。然后,才将目转向陈大海:“你接着说。”

    陈大海看了看旁边的李哲俊和杜小薇,显得有些为难。黄市长知道他在想什么,便敲了敲桌面说:“既然已经调查完了,就没有必要藏着掖着,让他们听听也好。”

    陈大海只好硬着头皮说下去:“我们怀疑顶新公司的理由有三。一,据顶新公司废水车间的值班员回忆。废水事件发生的当天晚上,他曾看到一辆洒水车停在对面的马路上……被他发现以后,就迅速开走了。

    可是,城管部门的答复是,他们的洒水车并没有在那里停过。当我们把这个结果告诉那名值班员时,他又说是油罐车。因为是晚上,他没有看清楚。于是,我们又去调看了附近几个路段的监控录像,也没有发现什么油罐车……因此,我们怀疑他在说谎……”

    杜小薇忍不住插了一句:“那也不能证明他在说谎。那个地方没有灯,这两种车的外形又很像。不仔细看的话,很有可能弄错。”

    黄市长点点头,认为杜小薇的话也有道理。

    陈大海说:“的确,这两种车的外形是差不多。不过,用手电筒照的话,还是很容易区分的。”

    杜小薇问:“怎么区分?”

    陈大海从随身所带的公文包里,拿出两张图片向众人展示道:“你们看,油罐车的罐身一般都印有警示标志。有的还有‘严禁烟火’的字样。而洒水车是没有的……从这一点,我们就很容易看出那辆车是不是油罐车。”

    王世杰和潘上进齐声附和:“对,的确不一样。”

    陈大海紧紧地盯着杜小薇:“杜小姐,这回你没话说了吧?”

    杜小薇冷笑了一声:“陈所长,我看你的怀疑根本站不住脚!”

    陈大海一怔:“为什么?你有什么高见?”

    杜小薇说:“你别忘了,那条路上是种了树的……枝叶很可能挡住了罐体上的字……”

    陈大海哈哈一笑,面带嘲讽地说:“杜小薇,听说搞业务的人,头脑反应都很快。今天看来,果然不虚。不过,我也要提醒你。现在是冬季,那些法国梧桐的叶子掉的比葛优的脑袋还光。树枝倒是有,但是,怎么也遮挡不了几米长的车身吧?”

    王世杰咧嘴一笑,连声附和:“对对对,现在这个时候,应该早掉光了?”

    李哲俊反驳道:“错!那是香樟树,枝繁叶茂呢!”

    陈大海不信,问一旁的两名警察:“你们去过现场,她说是否属实?”

    两名警察尴尬地点了点头,陈大海一时语塞。

    黄市长将目光扫向王世杰:“王局长,你不是也亲自去那里调查过吗?怎么,连路边的树都没有看清?”

    杜小薇忍不住噗哧一笑。

    王世杰感到脸上火辣辣的,仿佛被人打了一巴掌。

    的确,他那天根本就没有留意那些树。

    陈大海仍不甘心地说:“杜小姐,就算有树,也不可能完全把车挡住吧?要知道,树与树之间是有很大一段间距的。何况,那条路是上半年才修好的,我相信那些树也不会大到哪里去。”

    一直没有发声的潘上进,也不甘寂寞:“陈所长说得对,行道树之间的标准距离一般都在3到5米,不可能完全遮住。”

    杜小薇知道,光凭这一点,是没有办法说服他们的。于是,继续说道:“当然,这只是其一。”

    “那你快点说。”王世杰催促道。他很想看看,杜小薇还能讲出什么可以信服的理由来。

    杜小薇瞟了他一眼,伸出几根纤长的手指,掰了掰说:“其二,废水车间与那条道路之间相距不到50米。而且,经过我的目测,两者接近直角的关系。也就是说,从废水车间的方向看过去,最多只能看到半个车身。因此,就算车上有字,他也根本看不到。何况,他是站在近十米高的楼上俯视?另外,我还要强调的是,并不是所有的油罐车上都有小心烟火几个字!”

    杜小薇的分析有理有据,不得不让人信服。

    陈大海一时没有话来反驳她。加之又没有去过现场,所以,只好又侧过头去问身边的警察:“她说的这些,是真的吗?”

    两名警察都点了点头:“是的,的确是这样……”

    陈大海皱了皱眉,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其实,他今天是带了两份调查报告来的。而且,这两份报告的内容截然相反。

    一份是说调查还在进行当中。而且,可以肯定的是,顶新公司是被人栽赃的。另一份就是陈大海刚才所说的,调查已经结束,顶新公司的确与废水排放事件有关。

    显然,他之前的这套说辞,是临时想出来的。

    因此,根本站不住脚。

    之所以这么做,他也是没有办法。周副市长的话他不得不听。

    原以为,只要把那份虚假的报告交给黄市长就行了。没想到,他还把顶新公司的人也找来了。

    特别让他感到意外的是,这个杜小薇口舌如簧,几句话就把自己驳倒了。

    看来,这个杜小薇的确不简单!

    “陈所长,看来,你的这个结论有点草率!”黄市长略带责备地说。

    王世杰见状,连忙替陈大海解围:“黄市长,杜小薇的话也有漏洞,不能全信。”

    黄市长将头转向他:“那你说说看,她的话有什么漏洞?”

    王世杰说:“我也说两点。”

    黄市长微微点了点头,饶有兴致地听着。

    “一,就算那名值班员的话是真的,那么,这么重大的事情,他为什么没有上报?直到那天,我带调查组去他们的值班室调查时,他们的李总还蒙在鼓里……”

    说着,有些得意地看了看杜小薇和李哲俊。

    “二,根据陈所长所言,附近的监控录像当中,并没有看到油罐车的影子。那么,这辆油罐车又是怎么来的?难道,它能从天上飞吗?因此,我认为杜小薇的话,也不能全信。”

    说完,王世杰用一种挑衅的眼光看着杜小薇。

    仿佛在说,让你让次给我难堪。这次,我就让你下不了台。

    杜小薇读懂了王世杰的意思。一张俏脸,顿时涨得通红。黄市长快速地扫了她一眼,知道她一时答不上来。便假装没有看她,而是将头转向一旁的潘上进。

    “潘主任,你一直不说话,我倒很想听听你的意见。”

    潘上进不由一愣:“这个……我……”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两边都是自己要打交道的人,平时低头不见抬头见,得罪了谁都不好。

    特别还有个王局长,他更不想得罪。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