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面授机宜

    腾飞公司,贾浩明办公室。

    “贾总,经过我们最近一段时间的炒作,顶新公司的名声已经和我们一样臭了。”业务经理孙涛一脸谄媚地说。

    几天前,他受贾浩明的指使,通过一家所谓的“网络舆情公司”,花重金聘请了一些自以为是的大咖和水军。借着废水事件的影响,在网上发文发贴,添油加醋,不断地攻击和抹黑顶新公司。

    很多不明真相的网友以及一些民间的环保组织,也纷纷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现在,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

    在他们的炒作之下,顶新公司的声誉已经一落千丈。在某些省份,甚至还出现了一些抵制顶新公司的示威和游行。

    贾浩明对此非常满意。

    “嗯,你干得不错!我会向朱总申请给你加薪的。”

    孙涛感激涕零:“谢谢贾总,这是我应该做的……”

    接着,又讨好地问:“贾总,环保局的处罚已经下来了,我们还要不要在网上继续……”

    贾浩明从桌上的烟盒中抽出一根雪茄,摆了摆手:“不用了,炒的太热,难免让人猜疑……就让那些环保义士和愤青们去骂吧!现在,你们的重点要转到李哲俊的车祸上去……”

    孙涛问:“这个该怎么炒?”

    贾浩明将烟叨到嘴上,又拿了下来:“就说是自杀未遂。至于为什么自杀,就说是不堪废水事件的压力……”

    说着,意味深长地朝孙涛笑了笑:“明白了吧?”

    孙涛连连点头,伸出大拇指说:“贾总,您真高明!”

    贾浩明嘴角一勾,将烟重新叨到了嘴上,孙涛连忙掏出火机帮他点着。

    贾浩明眯着眼睛吸了一口,感觉有点飘飘然:“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

    孙涛站在那里,听他唱了一段,才接着刚才的话题:“贾总,还有一件事情……”

    贾浩明头也不回:“说!”

    孙涛说:“顶新公司的声誉已经落到了谷底,我们还要不要继续假冒他们的产品?”

    贾浩明用手弹了弹烟嘴:“当然要!”

    孙涛不解地问:“为什么?”

    贾浩明在办公室里来回走了几步,才说:“虽然他们的名声也臭了,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一时半会还死不了。所以,我们还要再加一把火!”

    孙涛仍然有些摸不着头脑:“您的意思是……”

    贾浩明说:“继续贴他们的LOGO。不过,做法上需要改一改……”

    孙涛问:“怎么改?”

    贾浩明伸出一根手指,朝他勾了勾。

    孙涛连忙把头凑了过去。

    “通知生产部,把那些外观上有缺陷,将要报废的残次品,都贴上顶新公司的LOGO卖出去。另外,价格上还可以再低一点,只要不亏本就行……至于那些好的,就贴我们的吧!”

    孙涛一听,咧着嘴笑了起来:“贾总,您真高明!这样一来,顶新公司不死也得残废!”

    贾浩明对孙涛的吹捧非常受用,伸手从烟盒里抽出一只雪茄丢给了孙涛:“去吧,快照我的吩咐去做!”

    孙涛接过烟,受宠若惊地说:“谢谢贾总,我这就去安排。”

    说完,转身离开了贾浩明的办公室。

    看着孙涛消失在门口,贾浩明又有点神经质地笑了起来。

    他想,这一次,顶新公司真的要完了!这么想着,便抬起头来,朝空中吐了一口烟。

    看着青色的烟雾,在头顶幻化成各种奇怪的形状,贾浩明心里无比的惬意。

    是的,这些天他的确很得意。

    顶新公司快要倒了,朱秀珠也在峨眉山的金顶上接受了他的求婚。

    并且,还答应在春节的时候举行婚礼。

    真是双喜临门。

    想着结婚以后,腾飞公司那数十亿的资产很快就要落入自己手中,贾浩明得意地握了握拳头。

    然而,他不知道,事情却正在慢慢翻转。

    ……

    两天后的一个上午,几名身份特殊的人,突然走进了海州市环保局的办公大楼。

    他们径直来到二楼的局长办公室,向王世杰亮明了他们的身份和来意。

    “王局长,我们是省环保厅调查组的,前来调查顶新公司的废水一案,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王世杰大吃一惊:“这……”

    事情来的太突然,王世杰一进没有反应过来。

    “这件事情不是已经定案了吗?”王世杰问。

    “顶新公司已经申请了行政复查。”调查人员说。

    王世杰有些不解:“省厅不是拒绝了他们的请求了吗?”

    这些天,他几乎每天都去环保厅打听。询问有关顶新公司申请行政复查的事情。

    从他了解到的情况来看,省厅根本就没有接受顶新公司的复查申请。

    调查人员说:“实不相瞒,这次的申请是黄市长亲自帮他们交的。而且,人大的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也已介入。所以,省厅与市公安局都已经成立了调查组。”

    王世杰心里一颤。

    看来,这次省厅是要动真的了。不然,连他都蒙在鼓里。

    于是说:“我一定配合省厅的工作!”

    调查组的人说:“我们要找检验科的几位工作人员了解一下情况,请您回避!”

    王世杰心里又是一紧:“这……”

    “怎么,有问题吗?”调查组的人问。

    王世杰连忙说:“没……没问题!我带你们去……”

    调查组的人说:“不用了,让其他人带就行。”

    王世杰只好把秘书叫了过来。

    看着调查组的人下了楼,王世杰开始坐立不安。他非常清楚,调查组的人去检验科想干什么。

    他抓起桌上的电话,想给他们通个气。

    可是,检验科就在楼下,想打电话也来不及了。

    此时,他想起了周副市长。

    对,给他打电话,请他想想办法。然而,电话却一直打不通。

    拔他的手机,也不接。

    王世杰有种不好预感,自己快完蛋了。

    他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

    一个小时以后,调查组的人终于走了。

    听秘书说,他们把参与调查的和检验的人,挨个找去谈了话。离开时,还把几条死鱼样品带走了。

    王世杰听后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觉得不能再等了,必须马上去找周副市长。当初,让做假的是他。现在,出事了,他不能袖手旁观。

    这么想着,便抓起桌上的包,往楼下走去。

    来到市政府,周副市长却不在。

    一打听,说他去下面的海河县调研去了。王世杰急得直跺脚,只好驱车往县里赶。

    海河县是海州辖下的一个小县,距海州市区有五十多公里。

    王世杰开了将近一个小时的车,才赶到了那里。在县政府旁边的一家高级酒里,总算见到了一脸酒气的周骏波。

    “周副市长,您可急死我了!”一见面,王世杰就哭丧着脸说。

    周骏波问:“你这么远来找我,有什么事?”

    王世杰便把省环保调查组来他那里调查的事情告诉了他。

    周骏波听后却挥了挥手:“没事,又不是纪委的人,怕什么?”

    其实,他早就听到了消息。所以,才以调研为名,早早地躲到了这里。

    王世杰见他若无其事的样子,心里更加着急:“周副市长,您当然没什么事。可是,我……您帮我想个办法吧?”

    他现在很后悔,当初不该听周骏波的。现在自己出事了,他却像没事似的。

    周骏波用手拍了拍衣服说:“这件事情,是你自己惹下来的,你自己解决,我帮不了你。”

    王世杰没想到周骏波会如此绝情,便威胁说:“周副市长,您要是这么说,那我就把你供出来,就说这些都是你让我这么做的。”

    周骏波眉头一皱:“你有什么证据?”

    王世杰一愣。

    的确,他什么证据也没有。不过,他也不是省油的灯。

    “我虽然没有证据,但是,还有大成派出所的陈大海替我作证!当初,我们可是一起被你叫去的。”

    周骏波一听,心里不由一震。

    如果这样的话,对自己的确很不利。于是打了个哈哈说:“王局长,你太紧张了!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就说得这么难听。我怎么能放手不管呢?”

    王世杰也假情假意地说:“我就知道,周副市长是不会见死不救的。”

    周骏波说:“现在,只有一条路可走!”

    王世杰问:“什么路?”

    周骏波拿过王世杰的包看了看,里面只有一些文件。然后,又打量了一下他身上:“把你的手机给我!”

    王世杰明白了他的意思。

    这老狐狸,在防着自己呢!

    于是,连忙从兜里掏出手机递给了他。周骏波把手机的电池取下,才说:“你去顶新公司,让他们接受你的处罚决定!这样,省厅的人也不好再查下去。”

    王世杰一愣,以为他在说笑话。

    “周副市长,您真会开玩笑。他们要是接受我的处罚决定,就不会去省厅申请复查了。”

    周骏波说:“不,你可以跟他们商量。”

    王世杰问:“怎么商量?”

    周骏波在他耳边低低地说了句:“真罚假做。”

    周骏波仍然一头雾水:“怎么个真罚假做?”

    周骏波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我说得这么清楚了,你还不懂?看来,这几年,你真是白混了!”

    王世杰尴尬地笑了笑:“是是,我这几年,的确是白混了……还请周副市长明示!”

    周骏波也不想再卖弄,便直接了当地说:“临时工!懂吗?最近很流行,你可以去网上了解一下!”

    王世杰恍然大悟:“懂了,还是周副市长高明!”

    他想,这个主意不错。

    既为顶新公司撇清了关系,又为自己解了套,是一个双羸的决定。

    至于,顶新公司会不会接受?

    他认为,那是肯定的。

    因为顶新公司的声誉,现在已经降到了冰点。特别是这两天,又爆出了“自杀未遂”的事情。

    所以,他相信顶新公司也想急于脱困。

    说不定还会感谢他。

    这么想着,他忍不住诘诘地笑了起来。

    他不知道“临时工干的”这个词是哪个单位发明的。

    但可以肯定的是,发明这个词的人的确是个天才!它就像一个无所不能的金刚,什么都可以往它身上推,而且,不用负任何的责任。

    这么想着,刚才还一脸愁容的他,瞬间变得开朗起来。

    周骏波见他还在原地没动,就催促说:“别发愣了,你快点走,你必须赶在省厅的调查组前把这件事情办妥。不然,就没机会了。也不要回局里,直接去。上高速,赿快赿好!”

    王世杰连连点头:“谢谢周副市长,我这就去!”

    刚要转身,周骏波又叫住了他:“不要跟任何人提是我说的!”

    王世杰又鸡啄米似地点了点,拉开门走了。

最新推荐: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