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重新开始

    “浩明,终于找到理想的工作啦,祝贺你!”

    在海州市一家名叫“好再来”的小餐馆里,从不喝酒的杜小薇,高兴地端起一杯满满地啤酒,微笑着向对面坐着的男友敬酒。笔 趣阁.

    一个多月的东奔西走,在历经无数次的失败之后,他终于被本市一家大型的民营企业——腾飞公司聘用。

    而且,还如愿以偿地,成为该公司的业务部经理。

    他们都是学国际贸易的,一个月前,才刚刚从本市一所名牌大学毕业。

    对于一个刚刚走出大学校门,毫无工作经验的人来说,能够应聘上本市最大的民营企业的业务经理,的确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本来,他应该感到非常高兴才对。

    可是,他的脸上,却看不到半点喜悦的表情。反而,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面对女友的敬酒,他端着杯子,心不在蔫地喝了一口。

    桌子上,摆着几个他平时最喜欢吃的菜。可是,他一个都没有动。不是那菜不好吃,而是他没有胃口。

    从他走进这间餐厅的那一刻起,他就没有动过面前的那双筷子。

    甚至,连筷子上的那层薄薄的包装纸,也还是杜小薇帮他撕掉的。

    为了给他庆祝,杜小薇特意从自己的钱包里,拿出5oo块钱,给他点了这一桌子的菜。

    他却一口都不吃。

    见他神色不对,又不说话,以为他中暑了。杜小薇伸出五根纤长的手指,在他额前摸了摸,正要问他哪里不舒服。这时,他桌上的手机响了。

    他快地拿起来看了看,脸上露出一丝异样的神色。

    杜小薇看在眼里,心里充满了疑惑,不知道他今天怎么了。

    这时,他拿起手机,快步走到了外面。

    杜小薇非常奇怪,他们相恋了两年,很少看到他打电话还躲着她。心想,也许是餐厅里太吵,所以也没有在意。

    她一个人默默地坐在里面吃着菜,耳朵却特别敏锐地听着。

    她隐隐地听到,外面贾浩明大声地说了一句:“别急嘛……我等会就和她说……”

    杜小薇愣了愣,不知道他在和谁说话,更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贾浩明打完电话,重新回到桌前坐下。他拿起桌上的一酒瓶,仰头“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杜小薇感到他的情绪有点不对,劝他慢点喝,不要呛着。

    贾浩明哈了一口气,把酒瓶重重地墩在桌上,杜小薇心里一颤。

    “浩明,你怎么啦?好像有什么心事?”杜小薇关心地问。

    贾浩明没有理她,仍然自顾自地喝着闷酒。

    慢慢地,桌上的两瓶啤酒,被他喝得一干二净。

    杜小薇坐在对面,默默地看着他。见他一直不说话,忍不住又问了一句:“浩明,你怎么不说话呀?到底怎么了?”

    “小薇,我们分手吧!”他突然爆出一句冰冷的话。

    杜小薇心里一震,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直直地看着他。

    “浩明,你说什么?”杜小薇以为自己听错了,颤抖着声音,大声地问。

    贾浩明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又重复了一遍,语气更加冷酷:“我们分手吧!”说完,把脸扭到了一旁。

    杜小薇“啊”地一声张大了嘴巴,手里的筷子,“叮当”一声,掉到了地上。

    “为什么……”杜小薇伤心地问,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这时,一辆红色的跑车,“嘎吱”一声,停在了餐厅的门口。

    贾浩明的身子,随之抖了一下。

    车门打开,一位三十多岁。体态丰满,长着一脸横肉的女人,从车里走了出来。

    浑身的珠光宝气,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

    贾浩明连忙迎了出去,语气中带着一丝抱怨:“朱秀珠,我不是说好了,明天就过去吗?你怎么还来了?”

    那个叫朱秀珠的肥胖女人,摘下墨镜,有点不耐烦地说:“你跟她分个手,要那么久吗?我要你现在就过去!”

    杜小薇听着他们的对话,心里忽然什么都明白了。一种锥心的痛,从心底涌了上来。

    她噙着泪水,走过去问了一句:“贾浩明,这个女的是谁呀?”

    贾浩明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站在那个女人面前,像根木头一样,一动不动。

    “你倒是说话呀,她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和我分手?”杜小薇痛苦的推着了推他,她急切地想知道答案。

    “快放手,他现在是我的了!”朱秀珠见她抓着他的手不放,于是,用力地推开了她。

    “他现在和你分手了,以后不要再来纠缠他!”朱秀珠一脸的不屑。

    “快上车,我带你去见我爸!”说完,她把贾浩明往车子里一推,然后扬长而去。

    杜小薇看着车子离去的方向,痛苦的蹲在地上,大声地哭了起来。

    两年的恋情,倾刻间,就烟消云散。

    说好一起打拼,一起创造未来的他,就这么跟着一个又胖又矮的女人走了。

    没有理由,没有借口。

    虽然,她不知道那个朱秀珠,跟那个腾飞公司有什么关系。

    但是,她知道,她的家里肯定很有钱。

    因为第二天,他带着她来出租房取行李的时候,是坐着另一辆不同颜色的跑车来的。

    而且和昨天相比,她的每根手指上,还多了几枚硕大的粉钻。

    下车的时候,见杜小薇站在楼上的窗口看着。于是,故意炫耀似的,把五根粗粗的手指伸到阳光下,让粉钻出刺眼的光。

    杜小薇却装作没有看见,将窗帘一拉,重新坐回客厅的沙上。

    朱秀珠穿着一双白色的高跟鞋,格噔格噔地跟着贾浩明上了楼。可是,来到门口,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她站在房间外面,皱了皱眉。仿佛闻到了什么,一只胖乎乎的大手,夸张地在鼻子前扇了扇,

    手腕上,那个橙色的爱马仕包包,也跟着不停地晃动着。

    那款式,一看就是限量版的。杜小薇在网上曾经见过,那种包包,听说全球只有三款。

    扇了一会,她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从手上的爱马仕包里,拿出一支精致的香水瓶,朝房间里喷了喷。

    房间里的风扇快地转动着,很快,空气中充满了浓浓的香水味。

    杜小薇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将脸转向了窗外。

    她挑衅似地,看了看杜小薇。见她静静地坐在沙上,娇好的脸庞却执拗地对着窗外。

    对她的到来,仿佛视而不见。

    朱秀珠感到非常地不快,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这么无视过她。

    她用一种不屑的眼神看着杜小薇,脸上挂着得意的笑。仿佛在嘲讽说:“脸蛋漂亮有什么用,还不是败在姐的手下!”

    杜小薇没有理她,虽然,心里波涛翻滚。但是,脸上却风平浪静。她的头有点凌乱,但是,脸上却露出坚定的表情。

    她默默地看着贾浩明,搬走那些属于他的东西。

    她没有哭,确切地说,她昨天已经哭过了。她是一个坚强的女孩,不喜欢在别人面前流泪。

    这间房子,是他们一起合租的。分东西两间卧室,中间是客厅。

    她和他有过约定,在没有结婚之前,绝不越过雷池一步。

    她很喜欢这间房子,因为光线不错。两边都有窗子,阳光早晚都能从外面照射进来。当初,俩人为此还高兴了很久。如今,他就要走了,永远的离开她。

    他不会再在意,这房子的阳光。

    而这房子,还有十天,就要到期了。

    “我走了……”走出房门的那一刻,他终于回过头来,淡淡地说了一句,脸上没有半点愧疚。

    也许,在这个朱秀珠面前,他只能表现出自己的决绝。

    杜小薇没有说话,把头扭到了一边。泪水,悄无声息地流了下来……

    他和那个朱秀珠走了,义无反顾地走了。她的眼泪涮涮地流着,她很想问他,两年的感情,真的就这么结束了吗?曾经的那些海誓山盟,和卿卿我我,难道都是假的吗?

    可是,她终于没有开口。她知道:既然不爱了,心都不在了,问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听着楼下马达的声音,杜小薇忍不住擦了擦眼睛。走到窗前,默默地看着贾浩明,钻进那辆跑车里离开。

    房间里,突然静了下来,只有风扇出的哒哒声。

    她忽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孤单。她走进他那间空空荡荡的卧室,床上和地上,丢着各种废弃的物品。

    包括他们的相册,和她送给他的那双穿旧了的皮鞋。她从床上拿起那本厚厚的相册,轻轻地翻了翻。里面的照片都在,可是,他却走了。

    这是他们两年恋情的见证。里面收藏了他们太多的美好记忆,而如今,却成了痛苦的回忆。

    杜小薇心里一阵刺痛,她含泪把相册丢到了地上。她抬起头来,现那堵白色的墙上,还贴着他们的一张合影。

    这是毕业那天,他们去海边的一个小岛上拍的。他站在她的身后,双手紧紧环抱着她,帅气的脸上,露出淡淡地微笑。

    她心里一阵抽痛,伸手把照片取下。仔细端祥了一会,咬了咬嘴唇,含泪将它撒成碎片,丢出了窗外。

    她想,一切都结束了,她得重新开始。

最新推荐: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