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章 有贼心没贼胆

    杜小薇和张艾嘉在房间的门后面,屏声息气地等了一会儿,外面的水声终于停止了。ww w.张艾嘉有点紧张地说:“小薇,咱们把灯关了吧!”

    杜小薇一听,有道理。对方是男的,如果在明处,她俩肯定要吃亏。再说,到目前为止,她们还不清楚,对方有几个人呢?

    她抬头朝门旁看了看,见开关就在自己面前,于是伸手就把房里的灯灭了。瞬间,房间里漆黑一片。

    虽然外面有灯,但是,因为铁门是虚掩着的,所以,除了杜小薇站着的位置,房间的其它地方,仍然伸手不见五指。

    身后的张艾嘉,感到有点不适应,用手碰了碰杜小薇,声音颤颤地说:“小薇,还是把灯开了吧!”别看她平时看上去大大嘞嘞的,其实她比杜小薇胆小多了。

    杜小薇想去摸开关,却听到外面传来拖鞋拍打脚根的声音,还有欢快的口哨声。

    声音由远及近,一个黑黑的影子印在了铁门上面。显然,那人已经洗完了澡,往房间里走来。

    杜小薇举着晾衣杆,心里嘭嘭直跳。

    “咦,灯怎么灭了?”那人站在门口,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然后,轻轻地推开了虚掩着的门。一只湿漉漉的手,朝门旁的开关摸去。

    外面的灯光,照在那人的身上,杜小薇看到了一个光溜溜的背,却看不清对方的脸。见到那人伸出五根手指,朝自己这边摸了过来。她条件反射地把手里的晾衣杆,用力挥了过去。

    实木做的晾衣杆,打在那人的脑袋上,传来两声沉闷的“咚咚”声。

    “唉哟!别打,是我!”传来一声急促的尖叫。是赖自强的声音,他急忙收回那只去摸开关的手,本能地护在了头上。杜小薇却没有听出来,手里的晾衣杆,依旧劈头盖脸地朝他头上挥去。

    张艾嘉却听出了赖自强的声音,连忙在身后拉住了她。“别打啦,是赖自强!”

    “赖自强?”杜小薇一愣,这才停下了手中的棍子,并伸手按亮了房间的灯。

    “你们真行,还会来阴的!”赖自强皱着一双浓眉,咧着嘴揉了揉脑袋。

    “对不起,我……”杜小薇尴尬地放下手中的晾衣杆,面露愧色地说。

    她打量了一下赖自强,这才现,他只穿了一条灰色的休闲短裤。光溜溜的上身和大腿,在白色的灯光下,显得特别的醒目。杜小薇转过身去,不满地说:“你能不能穿件衣服。”

    “我本来就是来拿衣服的,给果被你一顿乱打!”赖自强也抱怨说。他快步走到床头,拿出一件蓝色的t恤穿上。

    “喂,赖自强,我们怎么会在这里?”张艾嘉大声地问。

    “什么话?难道你们想在两个香港人那里?”赖自强嘻皮笑脸地说。

    “少贫嘴,快说实话!这里是什么地方?”杜小薇一脸认真的表情问。她很想知道,自己有没有被那俩个禽兽污辱。

    赖自强收住笑:“好,我说实话,这是我的出租屋……”停了停,脸上露出一丝不自然的神色:“咱们还是去客厅说吧!”说着,转身往客厅走去。

    来到客厅,杜小薇才现,这是一栋两层的小楼。不大的客厅中间,摆着一张方桌和几张椅子。旁边有间小小的浴室,想毕,刚才的水声,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三个人在客厅的餐桌前坐下,赖自强拿起杯子,帮她们倒了一杯水。然后,把事情的经过,都一字不落地告诉了她们。

    得知那俩个香港人,对自己和张艾嘉,还没有做出什么非份之举,杜小薇悬着的心才算落了地。

    她满怀感激地看了看赖自强,虽然他的那双眼睛,仍然那么闪烁不定。但是,对他的不良印像,却荡然无存。

    女人,有时候,把节操看得比生命都重要,尢其是杜小薇。所以,此时此刻,她对赖自强充满了感激。

    又听说俩个香港人,被抓进了公安局,而且,还会被拘留几天,她担心这会影响公司的那批货。

    张艾嘉见她那么关心那批货,忍不住抱怨说:“你还在掂记着那批货呀?自己的节操都差点没了,我真是服了你!”

    杜小薇羞红着脸说:“那也不能,这么轻易地便宜了他们。”

    赖自强说:“放心吧,他们俩个的把柄,都握在了你们的手里,他们不敢再怎么样!”然后,又很认真地提醒说:“以后,多长个心眼吧,不可能每次都能碰到我的。特别像你们这样没有社会经验的女孩子,最好不要轻易去陪客户吃饭。商场如战场,处处是陷阱,稍不留神,就会掉进别人挖的坑里。”

    杜小薇点了点头,非常诚恳地说了一句:“谢谢!”

    赖自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正要说不用谢。张艾嘉却撇撇嘴,抢过了话头:“小薇,你先别谢他!”

    赖自强一愣,毫不客气地问:“为什么不能谢我?我可是真得救了你们!”

    张艾嘉抿了抿嘴,忽然把脸板了起来:“我问你,既然把我们救了,为什么不直接把我们送回公司去,而是弄到你的床上来?”

    杜小薇一愣,张艾嘉说得很有道理,自己刚才怎么就没想到呢?于是,也插了一句:“对对对,你是不是心怀不轨,想趁机揩我们的油?”

    “切!别把话说得那么难听好吗?我赖自强,虽然,不敢说自己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也肯定不是什么卑鄙小人。”

    被俩个美女误会,赖自强很着急。他伸手抓起桌上的杯子,大口地喝了一口水,解释道:“刚才,你们睡得那么死,我怎么把你们送回去?左拥右抱?还是用绳子捆在一起,扛在肩上?我想,公司的保安,肯定会把我揍扁不可!”

    他停了一下,继续说道:“再说,我要想占你们的便宜,刚才早就……”

    “就怎样?”俩人异口同声地问。刚问完,俩人才觉得问错了话,脸刷的就红了。

    赖自强吞了吞口水,欲说还休。

    他是一个生理正常的男生。当他从出租车里,抱着她们俩人上楼的时候,闻着她们身上散出来的,那种女性特有的荷尔蒙的清香。他是有过这样的冲动。

    特别是杜小薇,她是他心中的女神。看到她那玫瑰花瓣一样的双唇,在自己的怀里一张一吸的时候,他就想把它们含在自己的嘴里,狠狠地吻她。

    可是,当他看到那位出车租车司机,正伸出头来,用一种妒忌和怀疑的眼神看着他的时候,他只好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那段平时只需一分钟的楼梯,他却整整走了两分钟。最终,他走进卧室,把她们轻轻地放到了自己的床上。

    看着俩个如花似玉的美女,昏昏沉沉地睡在自己的床上。那眉目如画的脸庞和凹凸有致的曲线,是那么的诱惑。他几次都想扑上去,抱住她们,尽情地“蹂躏”一番。

    面对这样的美色和机会,他做不到无动于衷。他感到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不由自主地,一直硬着。

    当他忍不住内心的冲动,走到杜小薇的身边,想要脱去她身上的那件套裙的时候,他犹豫了很久。身体与理智的较量,让他感到很难过。

    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冲动。他提醒自己,不能那么做。

    如果那样做,他和那两个禽兽一样的香港人,又有什么两样?

    于是,他毅然决然地,走出了那个充满诱惑的房间。为了控制自己的冲动,他只好冲到洗手间里,不停地用冷水浇着自己滚烫的身体。

    当他把自己的这些想法说出来的时候,杜小薇和张艾嘉的脸都红到了脖子那里。她们现在明白,他为什么要她们来客厅坐着说话的原因。因为他的那件短裤,一直搭着一顶账蓬。

    “算你还像个君子……”杜小薇微红着脸,略带嘲讽地娇嗔了一句。

    “错了,美色面前,没有什么君子!”赖自强笑着打断杜小薇的话:“我只不过,比那两个龌龊的香港人理智一点。假如你们还不醒来,也许我真会干什么无耻的事情来……”赖自强突然张舞着双手,朝她们邪邪地笑了笑。

    “切,你敢!”杜小薇和张艾嘉羞不可抑。几乎同时抓起了桌上的茶杯,作势欲泼。

    赖自强本能地侧了侧身,举手求饶。

    三个人,坐在客厅里嘻嘻哈哈地闹了一会儿。见时间不早了,杜小薇便想回公司。

    刚才被人下药,出了一身的汗,身上粘乎乎的,头也很乱,感觉很不舒服。她想快点回去洗个澡,早点睡觉。

    于是对赖自强说:“我们要走了,今天真的非常感谢你,改天一定请你吃饭。”

    赖自强有点恋恋不舍:“别走了,我可以睡地上。”

    杜小薇不同意,赖自强只好开玩笑地说:“那就亲我一下吧,看在我是君子的份上。”他想,这几个晚上,他肯定睡不着了。

    杜小薇在他肩上轻轻打了一下:“想得美!”

    然后,拉着张艾嘉回到他的卧室,拿起各自的包,转身朝楼下走去。

    赖自强无可奈何,只好到楼下拦了一辆的士,送她们离去。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