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章 新的装扮

    不一会,两只耳坠都戴上了。笔趣 阁. 李哲俊左右打量着她,感觉光茫四射。于是,赞叹说:“小薇,你真漂亮!”

    杜小薇脸上一红:“好了,我可以吹蜡烛了吧?”

    李哲俊点了点头:“吹吧!我先去开关那边,免得撞墙!”

    杜小薇噗哧一笑,看他站到了门边。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朝蛋糕上的蜡烛吹去。顿时,房间里一片漆黑。李哲俊鼓了鼓掌,然后打开了灯。

    房间里顿时变得明亮起来。

    李哲俊走到杜小薇面前,又仔细地在她身上打量了一番。雪白的肌肤,配着精美的饰,显得更加光彩迷人。

    杜小薇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戴这些饰,是不是有点太炫耀了?”

    李哲俊摇了摇头:“不,这些饰,与你的容貌和气质相比,一点也不显得突兀!我倒觉得你长得太漂亮了,让人觉得有点炫耀。”

    杜小薇捶了他一下:“你就吹吧,我都快要飘起来了!”然后看了看桌上的蛋糕:“好吧,我要吃蛋糕了。那么大,真浪费。”

    李哲俊笑了笑:“没事,今晚吃不了,留着明天当早餐。”

    杜小薇想了想:“嗯,这个主意不错!”

    吃完蛋糕,俩人又看了一会儿电视。不知不觉,时间就到了晚上的十点,杜小薇关切地问:“你预订房间了吧?”

    李哲俊狡黠地笑了笑:“没有!”

    杜小薇脸上露出不满的表情:“那你为什不早说呢?不知道前台还在不在?我现在去给你订一间。”

    李哲俊摇了摇头,指着她的卧室:“不用那么麻烦了,你那里不是有床吗?睡两个人应该没有问题……”

    杜小薇用脚揣了他一下:“想的美,谁跟你睡一张床!”

    李哲俊见她生气的样子,只好说:“那好吧,我睡沙总可以了吧?记得给我个枕头就行!”

    杜小薇瞟了一眼那张长长的沙,犹豫了一会,只好点头答应。

    她从卧室给他拿了一个枕头和被套。然后,又帮他把沙整理了一下。当杜小薇弯腰对着他这边的时候,李哲俊忍不住往她那睡衣的领口瞟了一眼。

    那睡衣的领口有点大。弯腰的时候,他看到了里面一片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

    李哲俊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全身的气血,顿时直往上涌。

    当杜小薇转过身去,背对着他,继续整理沙垫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走了过去,从背后一把抱住了她。

    杜小薇被他突然袭击,吓的尖叫了一声。猛地转过身去,推开了他。

    “李哲俊,你再这样,我就让你去走廊里睡!”

    李哲俊只好喝了一口水说:“这不能怪我,是你诱惑我的……”

    杜小薇见他盯着自己的领口看,瞬间才明白过来。于是,顺手抓起一只抱枕丢了过去:“混蛋,我不理你了!”说着,红着脸,往卧室走去。

    李哲俊听着卧室的门“嘭”地一声关上了。

    于是,假惺惺地走过去,提醒说:“喂,美女,记得将门反锁哦!不然,我会梦游的!”

    第二天早上,杜小薇从床上起来的时候,李哲俊还趴在客厅的沙上没有醒。盖在身上的被套,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蹬到了地上。

    粗壮的胳膊和大腿,则毫无顾忌的露在外面。

    杜小薇红着脸走过去,帮他把被套捡了起来,然后拍了拍,重新盖到他的身上。

    然后走进洗手间,梳洗完后,换上衣服,回到客厅。却见他还趴在沙上一动不动,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李哲俊睡觉,心里难免有点不自在。于是,走过去推了推他:“喂,懒猪,起床了。”

    李哲俊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见杜小薇已经换好衣服,站在他的面前。一身白色的休闲装扮,映衬着身上如雪般白嫩的肌肤,显得娇媚万分。

    他抓起桌上的表看了看,还不到七点:“喂,你怎么起的那么早?”

    杜小薇又推了推他:“快点起来,等会我还要和山本去丽江。”

    李哲俊躺着伸了个懒腰:“我看算了吧,让他一个人去,你陪我再睡会……”

    说着,就伸手去拉她。

    杜小薇推开他的手,一脸娇羞地说:“你这哪像个总裁的样子,分明就是一个大无赖!”

    李哲俊嘴角一翘:“在你面前,我要什么总裁的样子?再说,拜托你了,不要再给我取外号了,已经够多的了。”

    杜小薇一愣:“我什么时候给你取外号了?”

    李哲俊翻了个身,伸出手来对她说道:“我来帮你数数……混蛋、坏蛋、傻瓜、无赖、色狼、懒猪……”

    杜小薇听他数着,忍不住噗地笑出声来。这些,她的确都叫过。于是,忍不住笑了笑:“谁叫你惹我的,快点起来,等会要吃早餐了。”

    李哲俊只好从沙上爬起来,趁她不注意,在她脸上吻了一下,然后,走进洗手间洗漱去了。

    杜小薇摸了摸自己的脸,骂了句:“混蛋!”话音刚落,山本就打电话过来了。

    “薇子小姐,要不要一起去楼下吃早餐?”

    杜小薇想了一下说:“不去了,我这里还有一个蛋糕没有吃完。”

    山本一愣:“蛋糕?什么蛋糕?”

    杜小薇脸上一红,本来不想告诉山本,昨天是自己的生日,免得他尴尬。没想到,一下子说漏了嘴。

    见他追问,只好把自己生日的事情告诉了他。

    山本愣了愣,有点尴尬地说:“薇子小姐,真对不起,竟然不知道昨天是你的生日!”

    这时,他才恍然大悟。昨晚,为什么总是有人敲他的门。

    其实,他刚来公司的时候,看过她的简历。而且,还记住了她的生日。只不过,这两天拜访客户,把她给忘了。

    杜小薇笑了笑说:“山本先生,您不必客气,我自己都忘了!”停了一下,又说:“蛋糕吃不完,要不,我给您送一份过去?”

    山本有点受宠若惊地说:“真的吗?那就多谢薇子小姐了!”

    挂了电话,杜小薇便走到冰箱前,端出昨晚才吃了不到一半的蛋糕,用刀切成三份。然后,盛在盘子里,结山本送了一份过去。

    山本见她真的给自己送了一份蛋糕过来,感到有点不好意思,连忙弯腰致谢。

    杜小薇和他客气了两句,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李哲俊从洗手间里出来,问她:“小薇,刚才是谁的电话?这么早。”

    杜小薇说:“是山本先生的。”并把送蛋糕的事情告诉了他。

    李哲俊有点酸酸地说:“你对山本可真好,大清早的,就给他送蛋糕!”

    杜小薇听他话里有话,有点不高兴地说:“李哲俊,不要这样好么?一块蛋糕你也吃醋。再说,我不给他,也浪费了!”

    李哲俊辩解说:“不是我吃醋,天下的男人都一样,除非他不爱你!”

    杜小薇脸上一红,知道他说得没有错,只好叉开话题说:“我给你叫杯牛奶吧,把那蛋糕吃了。”

    李哲俊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服务员端了两杯牛奶进来。于是,俩人坐在桌前,就着牛奶把桌上的蛋糕给吃了。

    吃完蛋糕,杜小薇便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

    李哲俊默默地看着她,想着一出门,自己又只能偷偷地跟着她了,心里很不是滋味。

    收拾完行李,杜小薇说:“我和山本先生坐的是上午九点的火车,就不去机场送你了,你不会怪我吧?”

    李哲俊却笑了笑,爽快地说:“不会。”

    此时,他心里正巴不得她不送呢。因为,他要跟他们一起去丽江。如果被她送到机场,自己又要从机场赶回来。

    多坐一趟的士倒没有什么问题。关键是,一旦遇上堵车,错过了去丽江的火车,那才是得不偿失。

    只是有一点,他不明白。明明有去丽江的飞机,他们为什么要坐火车?

    八九个小时的硬坐,可不是那么好受的。其实,昨晚和她聊天的时候,他就问过这个问题。她说:“那么近还坐飞机,不划算!”

    见他仍有疑问,于是又说:“虽然不是去旅游,但我也想看看路上的风景。其实,人生的风景,都在路上。坐飞机,虽然很快,但是,的确会错过很多的风景。”

    李哲俊对她的话,深表赞同,于是说:“要不,就让山本一个人去吧?他的汉语说得还流利,不会找不到路。我带你去丽江和大理玩玩!”

    杜小薇娇嗔地瞪了他一眼:“不行,人生地不熟的,让山本一个人去,你真的放心吗?再说,办公室里还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你。”

    李哲俊摇了摇头:“小薇,你这句话就说得有点不对,谁说总裁就得呆在公司的?一个优秀的管理者,是不需要天天守着那间办公室里号施令的。”

    杜小薇斜了他一眼:“你这是歪论!”

    李哲俊挥了一下手:“怎么是歪论?你看世界富比尔·盖茨,他那么大的企业,还经常带着家人去海边渡假。你说他忙不忙?”

    杜小薇瞟了他一眼,嘲讽说:“可惜你不是他……当然,你这话也没有错。但是,有一个前提。先,你得是一个优秀的管理者;然后,你还得有一帮优秀的员工!好了,我走了!”

    说完,就提着包往门外走去。

    看着杜小薇和山本去了火车站,李哲俊也赶紧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收拾了一下东西。然后,走到穿衣镜前,戴上昨上逛街时买的一个波浪式的黑色假,以及两撇黑色的八字胡。

    戴上墨镜后,他站在镜子前,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自己。

    此时的他,俨然成了一位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那波浪式的短,更是增加了一种艺术的气质。他想,这回,就算杜小薇走到自己面前,也不会认出自己来了吧?

    看着镜子里面目全非的自己,李哲俊不由地苦笑了一下:“唉,小薇呀小薇,你可知道,为了你,我可是连帅哥的形像都不要了啊!”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