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章 我想你了

    尽管没有事,但是,从此,落下了一个后遗症。 .

    只要见到绳子或者像蛇一样的东西,她都会吓得浑身软,更别说真正的蛇了。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看来,这话说的还真有一定的道理。

    听说这里蛇多,她便紧张起来。她朝外面看了看,已是漆黑一片。她感到非常为难,既不想和山本住在一个房间,又不敢走路回去。只好无奈地看了看山本,想征求他的意见。

    山本仿佛看出了她的难处,于是安慰说:“不要堵气,我们先进去看看房子再作决定。”

    杜小薇没有办法,只好跟着他走了进去。

    老板娘见他们又走了回来,沉着的脸上,又露出了欣喜的笑容:“怎么样,想好了吧?只有一间房了。如果再不住的话,被别人住了,你们真的要睡外面了。”

    杜小薇抿着嘴想了想,只好说:“我们要先看看房间。”

    老板娘非常高兴,连连点头:“行行行,跟我来,保证让你们满意!”

    说着,拿起桌上的一串钥匙,往左边的楼梯口走去。由于是木质的结构,而且还有些年代了。因此,几个人走在上面,出噔噔噔的响声。

    来到二楼,是一个长度不到二十米的走廊,走廊有点窄,刚好够两人通过。顶上吊着几盏白色的日光灯,把走廊照得有如白昼。

    杜小薇大致地数了数走廊两边的房间,整个左边的楼上,大概有七八个房间。

    虽然每个房间的门都是关着的,但是,看得出,那门的质量并不太好。里面的灯光,从门缝间透了出来。

    杜小薇很疑惑,这么偏僻的地方,条件又不怎么好,竟然还有那么多人住。难道,这些人也像他们一样,是被黑车骗到这里来的?

    老板娘领着他们,径直走到最里面的一个房间。然后,用钥匙熟练地打开了门。

    房间里漆黑一片,一股木板腐烂的气味扑鼻而来。杜小薇不由地捂了捂嘴:“这房间,怎么会有那么大的霉味?”

    老板娘晒然一笑,毫不隐讳地说:“胖金妹,木板房都是这样的啦。最近下了几场大雨,木板受了潮,当然会有一点气味。”

    杜小薇蹙了蹙眉,听她老是叫自己胖金妹,心里有点不高兴。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但是,听到里面有个胖字,心里就有点不舒服。

    老板娘却没有现她的不快,伸手拧开了房间里的灯。漆黑的木板房里,顿时变得明亮起来。

    灯光下,一只褐色的大蝉螂,快地从她面前的地板上爬过。

    杜小薇蹙了蹙眉,扫视了一下整个房间。房间不大,十几平米的样子。里面的摆设,非常的简陋。一张竹床,两床被子,一条长板凳。

    地下摆着两双不同款式的脱鞋,脱鞋的颜色已经有点褪色。床的对面,有一张书桌。书桌有点破旧,往一边歪着,感觉随时都有可能倒下来。

    房间里唯一吸引眼球的东西,就是桌上摆着的那台19寸的彩色电视机和一台影碟机。彩电的背面,布满了灰尘,看上去,好久没有擦拭过了。

    房间的门是用木板做的,很普通的那种,显得非常粗糙。而与门相对的地方,则是窗户。说是窗户,其实,就是用锯子在墙上锯掉了几块木板,而形成的一个一米见方的口子而已。

    然后,在上面挂了一块布,算是窗帘。

    看着这房间里的摆设,杜小薇不由的拧紧了眉头。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这么简陋的房间。

    她一直以为,双人房,应该是有两张床的。就像她曾经住过的酒店一样。没想到这里却只有一张,而且,还是那种一碰就“嘎吱,嘎吱”乱响的竹床。这让她感到无法接受。

    因此,当老板娘问她怎么样时,她毫不客气地摇了摇头。

    老板娘见她不满意,一张脸又开始沉了下来:“喂,我说胖金妹,你要是不住就不要浪费我的时间,又不是没有人住!”

    山本见老板娘生气了,只好走到杜小薇面前,轻声地说:“薇子小姐,其实,我也对这里的环境很不满意。但是,今晚我们没有选择,只能在这里将就一晚了。”

    杜小薇很为难地说:“可是,这房里只有一张床……”本来,和他睡在一个房间,就已经让她感到很为难的了,更何况还只有一张床。

    山本笑了笑,说:“没关系,你睡床,我睡地板!”

    杜小薇心里一愣,感到很惊讶。她一直认为山本有洁癖,因为,他对办公室的地板都那么苛刻。没想到,今天竟然愿意睡地板。

    于是问:“地板那么脏,你怎么睡?”

    山本微微一笑:“向她要一张席子就可以了。再说,我们不能改变环境。但是,可以适应环境。”说着,转身对站在门口的老板娘说:“老板娘,这房子我们愿意住了……不过,麻烦你帮我拿张席子过来。”

    “席子?什么席子?”老板娘一脸的不高兴。

    她“噔噔噔”地走进房里,指了指那张竹床:“要席子干什么?这么大一张床,还不够你们两个人睡吗?”

    山本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不,不是……”

    老板娘见山本说话支支唔唔的,突然大声地笑了起来,仿佛从他的脸上看出了什么:“哦,我知道了……你是担心这床不够结实对吧?”

    说着,肥胖的身子往床上一坐,竹板出“嘎”地一声脆响。然后,又用力地扭了扭臀部,竹床随之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没事,结实的很!”然后,站起身来,又一语双关地提醒说:“但是,你们也不要太历害,不然,隔壁的那对情侣听了会很难受,哈哈哈……”

    杜小薇听她这么一说,一张俏脸,顿时红到了脖子那里:“你别乱说,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老板娘却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那有什么关系?你们不脱衣服就可以了嘛!”

    杜小薇着急地说:“那不行,你不给席子,我们没法睡!”

    老板娘不耐烦的说:“我没有多余的席子,你们爱睡不睡。等会有人来了,你们连地板都睡不上。”说着,瞟了杜小薇一眼,往门口走去。

    她心里想着:都孤男寡女的跑到丽江来了,还装什么清高?!

    山本只好说:“算了,包里还有几件衣服,拿出来垫一下就好了。”说着,便随老板娘下了楼。

    登记的时候,老板娘要求他们交出身上的手机。

    杜小薇感到很奇怪,问:“为什么?“

    老板娘说:“不为什么,这是规定。”

    杜小薇不肯交出手机,认为里面有公司和客户的电话,不能随便泄露。

    老板娘便说:“如果你们不交出手机,就不能住店。”

    杜小薇和山本踌躇了一会儿,只好把手机给了她。并提醒说:“弄丢了要赔。”

    老板娘接过他们的手机看了看,点点头说:“放心吧,又不是什么名牌,我不会要你们的。”说着,用手指摁了摁,关掉了他们的手机。

    然后,把手机放进抽屉,加上了锁。

    登记完,老板娘便要求他们先把房钱交了。

    杜小薇问一晚多少钱?

    老板娘说:“每人五百,另收五百的押金!”

    杜小薇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五百?这么简单的房子,连个洗手间都没有,怎么比五星级酒店还贵呀?”

    杜小薇的话,彻底把老板娘给惹火了。从她进店的那一刻开始,就挑山拣四的。于是,沉着一张老脸站了起来:“你以为还是在市里呀?老娘这里就是这个价,你爱住不住!”

    杜小薇气得鼻子都要歪了,正要反驳,却被山本拦住了:“算了,五百就五百吧!”

    他不是不生气,而是不敢生气。担心闹翻了,真的只能住在外面了。

    他倒没有什么,年轻的时候,在工地上干活,什么地方都住过。他担心的是杜小薇,人生地不熟的,带着她走夜路不安全。

    因此,他只能劝杜小薇不要生气,杜小薇只好听他的。看他拿出钱包要为自己付钱,便说:“我们还是各付各的吧?”

    山本听懂了她的意思,她是不想让老板娘产生误会。于是,便同意了她的要求。

    回到房间,杜小薇坐在床上,闻着空气中那股木头出的腐臭味,她不由地用手捂住了嘴。一双柳眉,也紧紧地拧在了一起。

    在这间房内,不仅空气很难闻,而且还有蟑螂和蚊子。

    山本笑了笑,看出了她的心思。便从包里拿出一瓶香奈儿,递到她的手里说:“没关系,我有香水。你往身上和床上喷一点,保证蟑螂、蚊子全跑掉!”

    杜小薇“噗哧”一笑,山本的话,让她想起了一句杀虫剂的广告词。她接过香水,依着他的话,往身上和床上喷了喷。

    房间里,顿时香气四溢。

    山本也给自己身上喷了喷,然后装出一副陶醉的样子说:“啊,竹内子,我想你了。”

    杜小薇忍不住笑了笑,猜想他嘴中的竹内子,肯定是他太太。而她的脑海中,却浮现出李哲俊的影子。

    由于地板太硬,杜小薇便把床垫和枕头给了山本。虽然,床上垫的和盖的都有,但是杜小薇却不敢用。她学着山本的样子,拿出自己的衣服铺在床上。

    此时,山本已经打好了地铺,很绅士地和她道了声晚安,便侧身躺了下去。

    杜小薇也回了一句,便和衣躺在了床上。

    她闭上眼睛,却怎么也不睡不着。准确地说,是不敢睡着。

    虽然,她相信山本不会对她怎么样。可是,她心里还是有点不习惯,心里总是缺少一种安全感。想起上次在昆明和李哲俊住在一起的时候,她却没有这种不安的感觉。

    也许,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吧。

    她躺在床上,死死盯着头顶上的天花板,心里不停地念着:李哲俊,你在做什么呢,我想你了……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