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章 隔壁的叫声

    杜小薇躺在旅馆的床上想着李哲俊的时候,李哲俊也正在为她而焦虑万分。.

    半个小时以前,他在火车站坐了一辆的士,悄悄地跟在他们后面。

    本来以为,他们要去市区住店。可是没想到,跟了一段距离之后才现,他们乘坐的那辆出租车,一直绕着丽江的市区在转。

    他感到非常奇怪,不知道他们究竟要去哪里?

    于是,又紧紧地跟了一段。最后转过一个路口往一条偏僻的小路开去。的士司机“嘎”地一声把车停住,便不再往前追了。

    这是一条宽度不足三米的小路。既没有标识,也没有路灯。路的两旁,还长满了各种杂草。

    李哲俊急促地问:“为什么不追了?”

    司机说:“那里太偏了,不敢去。”

    李哲俊非常着急,从包里拿出2oo块钱说:“我加钱,请继续追上去。”

    司机惶恐地摇了摇头:“对不起,就是给我两万块,我也不去了。”

    刚才,他上车的时候,整个人都灰头土脸的。衣服上全是灰,鼻子下面还塞着一团纸,一看就是被人打了。

    像这种有问题的乘客,他一般是不会带的,因为怕惹上麻烦。

    这年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何况,他还只是一个司机,每天都要在这条路上讨饭吃,谁都不敢得罪。但是,看他一脸正气,人也挺斯文的,而且还是个有点年纪的人。

    所以,才没有拒绝他。

    原以为他上车是为了逃命,没想到却是让他去追别人的车,说那车里坐着他的朋友。可是,追了半天,竟然越追越不对劲。

    那车不但不去市区,反而往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开,他开始有点紧张。

    对于一个出租车司机来说,带着一个外地来的陌生人,跑到这么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来,已经是冒了很大的风险了。

    而且,又是晚上。

    他曾听一位同行的师傅说,几个月前,这一带曾经生过一起劫车案,案件至今都没有告破。

    所以,不管他怎么求,给他多少钱,他都不肯再往前走了。俗话说得好:“小心行得万年船!”老祖宗的教诲,不会有错。

    李哲俊万般无奈,只好拿着行李下了车。

    关上车门,司机才伸出头来问他:“喂,你的朋友怎么会来这种偏僻的地方?”刚才在路上,他一直想问这个问题。但是,出于安全的考虑,他不敢开口。

    对于一个的士司机,少打听客人的事情,也是一种保护自己的方式。李哲俊见他这么问,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其实,他也很想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来这么个地方?

    司机见他一脸的焦虑和茫然,于是,好言相劝:“你还是给你朋友打个电话吧,问问是怎么一回事或者报警!那车不敢进市区,依我的经验看,八成是一辆黑车。”

    尽管,这里也属于市区的范围。但是,明显属于未开的地带,和农村没有什么两样。

    李哲俊对他的善意表示感谢,司机也客套了一句,便掉头离去。

    司机走后,四周便突然沉寂下来。李哲俊穿着一件薄薄的t恤,站在这深秋的晚上,感觉到一股深深的寒意。

    想着司机的那句话,他也顾不得隐藏什么身份了。他现在只想给杜小薇打电话,问她在哪里?

    于是,伸手去裤子口袋里掏手机。

    结果,什么也没有。他浑身一震,额上开始冒出冷汗。这时,他才想起来,刚才在车站被人打的时候,手机可能从口袋里掉到了地上。

    当时,由于急着去追杜小薇,所以,根本就没有注意别的。

    他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有点自责地说:“刚才在车上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打电话呢?那样,还可以借司机的手机用一下。”

    他现在开始后悔,当初出来的时候,没有听从唐颖的建议,将那台工作手机带上。

    本来,他是考虑带着的。毕竟,这次出来不是一两天。可是,一想到公司的那帮经理,总是有事没事的找他。所以,最终还是将那台手机交给了唐颖。

    让她有什么事情,以邮件的方式代为转答。

    现在,事已至此,后悔也没有什么用了。

    他朝四处望了望,想找个有人的地方借个电话。可是,昏黄的路灯下,一个人影也没有。

    眼看着夜色越来越浓,他的心里也开始变得恐慌起来。

    这是他长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感到如此的无助。他很担心杜小薇的安全,所以,他必须快点找到她。

    于是,转过身,拔腿往回跑去。

    他要尽快找到一个可以打电话的地方,问杜小薇是怎么一回事?

    他沿着来时的那条街道,疯狂地往前跑着。凉凉的秋风,在耳边呼呼作响。他跑着跑着,就觉得嘴里开始喘不过气来,双腿也变得越来越沉重。

    于是,停下脚步,坐在路边休息一会儿,然后继续往前跑。

    平时,他也坚持晨跑,所以,体力还算不错。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会在某一天,为了某一个人,而把自己累得像条狗。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眼前的灯光,渐渐的多了起来。

    转过一个路口,一栋五层高的居民楼,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楼里灯光明亮,路上人影晃动。远远看去,那点点的灯光,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璀灿夺目。

    李哲俊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心里也变得平静起来,因为,他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这是一个小型的居民区,昏黄的路灯下,他看到门口有一家小卖部。

    于是,快步跑了过去。

    小卖部里,一个满头银丝,戴着一副老花镜的老头。正坐在一堆杂志和零食前,悠闲地抽着烟。路灯下,烟雾缭绕。

    李哲俊走到他的跟前,礼貌地和他打了声招呼,然后,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开始,老头用一种怀疑的眼光看着他。

    一个外地人,突然跑来找他借手机打电话。而且,又是晚上。换了谁,都不会相信。再说,这个地方有点偏僻,很少有外地人光顾。因此,老头摇了摇头,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借给你,你拿着跑了怎么办?我又追不上你!”

    虽然带着浓浓的本地音,但是,李哲俊还是听懂了他的意思。于是,非常急切地说:“大爷,我可以把身份证给你,或者给钱也行!”

    老头认真地看了他一眼,见他非常着急,说话又很诚恳,于是,拿出手机说:“小伙子,我相信你了!”

    李哲俊心怀感激地接过手机,连忙拔通了杜小薇的电话。然而,让他感到吃惊的是,电话里提示:“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他以为自己拔错了号码,于是,又重新拔打了一次。可是,仍然提示已关机。

    他心里一紧,刚刚平静下来的心情,又始变得紧张起来。于是,他又拔打山本的手机,结果也一样。这回,李哲俊的手,开始不听话地抖了起来。

    两个人的手机同时关机,这是不可能生的事情。他担心,他们一定出什么事了。于是,他拔通了11o的报警电话。

    很快,一辆正在附近巡逻的警车,快开了过来。

    听说一个女孩和一个日本人失踪了,巡逻的警察感到事情很严重。于是,连忙把他送到了附近的派出所,进行更加详细地询问。

    再说杜小薇躺在旅馆的床上,痴痴地想着李哲俊。不知不觉间,就有了睡意。白天坐了一天的车,实在是太困了。眼看就要睡着,隔壁的房间,突然传来几声女人的娇喘声。

    接着,便是竹床摇动的声音。

    那种声音,她曾在电影里听到过。她虽然还是处女,但是,她听得出隔壁的女人在做什么。顿时,脸上像火烧一般,红云密布。

    由于是木板房,隔音效果一点也不好。她只好用手捂住自己的耳朵,想阻止这种声音的侵入。可是,根本无济于事,那种充满诱惑的声音,还是一声一声地传进了她的耳朵。

    她羞得面红耳赤,忍不住看了地上的山本一眼。此时,他已经进入梦香。但是,她担心,隔壁的叫声会把他吵醒。

    那声音实在太大了。

    杜小薇非常生气,这么肆无忌惮的乱叫,这女的也太不知羞耻了。她相信,这个声音,整个楼里的人都能够听见。

    随着一声媚惑的尖叫,山本突然睁开了眼睛。他刚才正在梦里,突然听到一个女人的叫声,以为出什么事了。侧耳一听,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脸上顿时露出尴尬的表情。

    杜小薇见山本醒了,连忙用被子捂住了头,装出睡着了的样子。她可不想和山本一起,听这种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隔壁的那张竹床摇的更加历害,时不时地传来几声男人粗重的喘息声。

    山本想要回避,可是,那声音却丝丝入耳。

    他睡意全无,转身看了一眼床上的杜小薇。此时,她正像一只鸵鸟一样,将自己的整个头部,严严实实地裹在了被子里。

    他很担心,如果继续听下去,他会情不自禁地朝杜小薇的那张床扑去。

    于是,他想到了那台电视机。想打开它,遮盖掉这种烦人的声音。可是,他又怕吵醒了杜小薇。正在犹豫的时候,隔壁的叫声突然停止了。

    他不由地嘘了一口气,重新躺到了地上。

最新推荐: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