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章 李哲俊,对不起。

    这时,一块写着开往长沙的车牌前,候车的人群突然骚动起来。.原来,是上车的时间到了。

    一位乘务员举起那块牌子,用小喇叭喊道:“大家注意了,海州开往长沙的gxx次车,已经开始检票上车了,请大家做好上车的准备……”

    李哲俊看着候车的人开始往站台那边的地道里走,心里开始紧张起来。他站在候车室的过道旁边,瞪着一双眼睛,快地搜索着人群中的每一个人。

    他希望能够从他们当中,找到杜小薇的身影。

    看着眼前的人越来越少,他开始有点失望。正要转身,突然看到一个身穿白色秋衣的女孩,用手半遮着面,提着一个蓝色的行李包,从他的身边快走过。

    那窈窕的身材,和长长的马尾辫,李哲俊一眼就认了出来,那就是他要寻找的杜小薇。

    李哲俊喜出望外,正要去拉她的手。却被旁边伸出来的一只手抓住。那只手像铁钳一样,抓得他差点叫了起来。

    李哲俊愤怒地扭头一看,原来是一名身材高大的警察。他正用一双犀利的眼神,紧紧地盯着他。仿佛在问:“你想干什么?”

    刚才,他在一旁观察很久了。见他瞪着一双眼睛,到处乱转,形迹非常可疑。

    于是,把他当成了小偷。

    李哲俊知道警察误会他了,于是连忙说:“前面那个是我女朋友,请快放开我。”说着,朝杜小薇大声喊了一声:“小薇!”

    前面的女孩显然听到了他的喊声,猛地怔了一下。可是,却没有回头,只是用手擦了擦眼睛,继续往站台走去。

    警察见前面的女孩并没有回头,于是冷笑着说:“怎么样,她根本就不认识你。竟然跟我来这一套,把你的身份证拿出来!”

    李哲俊见杜小薇渐渐消失在前面的过道里,于是焦急的说:“警察先生,我说的是真的,他的确是我女朋友!我们吵架了……你看,这是我的车票!”

    李哲俊情急之下,掏出了自己的车票。

    警察接过他的车票,放到眼前审视了一会儿,果然是真的。于是,又查看了一下他的身份证,这才相信了他。

    李哲俊感到很郁闷,自己长得那么帅,为什么警察老把他当小偷?

    难道,现在的小偷,都那么帅吗?

    警察离开后,李哲俊再去看杜小薇时,那熟悉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看着那空旷的过道,李哲俊心里像猫抓一样难受。于是,拔开腿就往站台跑去。

    当他跑到站台时,列车还没有启动。他的心里才稍稍平静了一点。他走到离自己最近的一节车厢前,想要上去。却被门口的一名列车员拦住了,说他的票不是这一趟的车。

    李哲俊急的直冒汗,央求说:“大姐,您就让我上车吧,我女朋友在这车上!”

    列车员半信半疑的问:“那你怎么不和她买一个车次的票?”

    李哲俊解释说:“我这票是后来买的,您就让我上去吧,我可以补票!”

    列车员摇了摇头:“不行,这是高动车,一个萝卜一个坑,没有站票!”

    眼看着列车就要启动,李哲俊只好又往前跑了几节车厢。可是,结果都一样,不能上车。听说还有三分钟就要开了,他只好趁列车员没有注意,强行登上了车。

    可是,还没走几步,就被乘警给推了下来。

    看着列车已经缓缓启动,李哲俊蹙着眉头,焦急地往车窗里看着。他知道,杜小薇就在那列火车的某一节车厢里。

    他挥着手,跟着列车边跑边叫:“小薇!小薇——”那声音,急促而又悲凉。

    他跟着车厢往前跑着,此时此刻,他真想变成人,抓住那辆列车,让它停止前进。然而,列车却越来越快,直到将他无情地甩在了那个站台,他才停了下来。

    他弯下腰,双手支着膝盖,急促地喘着气。看着列车渐渐远去,两行清澈的泪水,在他的脸上,淌成了两条小河。

    李哲俊猜的的确没有错,杜小薇就在那列火车上。

    刚才,在候车室的时候,她就看到他了,而且还和他擦肩而过。如果不是那位警察将他拦住,她差点就被他抓住。上车后,她就坐在七号车厢的窗前。

    也就是离李哲俊最近的那一节车厢。

    见他站在车厢的入口,焦急的和列车员谈论着什么,她的心里开始抽紧。她知道,他是想上车。此刻,她的心里非常复杂,既怕他上车,又忍不住想去看他。

    看着他那焦急万分的样子,她的眼睛又湿润了起来。直到他无可奈何的朝前面的车厢跑去,她的心才慢慢平静下来。

    然而,列车启动后。她看到前面的站台上,有一个修长的身影,正追着列车大声喊着:“小薇,小薇……”

    金色的阳光,透过高楼间的缝隙,洒在长长的站台上,将他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

    杜小薇心里一痛,泪水便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她捂着眼睛,不想再去看他。可是,那一声声带着哭腔的呼唤,却让她心如刀绞。

    听着他的声音越来越近,她不由的睁开了眼睛。蒙胧中,他那熟悉的身影,从自己的眼前一闪而过。随之,一个悲沧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小薇,别走……”

    那声音,和他的人一样,转眼间,消失在后面的站台。她知道,列车已经加,他再也追不上她了。

    她泪如泉涌。

    想着这个曾经和自己朝夕相处的男生,将要永远不见,她的心里感到一阵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她大声地哭着,心里开始感到后悔。她知道,李哲俊是爱她的。

    她觉得自己太任性,看着渐渐远去的站台,她伤心地哭着:“李哲俊,对不起!”

    ……

    李哲俊一脸忧伤地走出车站。

    广场上,人来人往,他愣愣地站在路边,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

    天空阴沉沉的,乌云密布。

    不一会儿,豆大的雨点,便从天而降。海州的天气,就是有点奇怪。刚刚还是阳光灿烂,可是,转眼间就暴雨如注。

    可是,他却仿佛没有感觉到一样,任那冰凉的雨水打在脸上。

    这时,一位打着雨伞的中年女子过来问他:“要不要住宿?”

    他没有说话,直直地站在路边,像一尊雕塑。身边的一切,仿佛和他都没有关系。

    此刻,他的脑海里,只有杜小薇的影子,以及那双充满哀怨的眼神。

    女人见他半天没有说话,于是,怪怪地看了他一眼,不悦地离去。

    一道白色的闪电,在远处的天空划过。接着,一个震耳欲聋的雷声,将他猛然惊醒。他看了看手里的那张开往长沙的车票,嘴上露出一丝苦笑。

    刚才,从站台回到候车室时,他很想坐上这趟车追过去。可是,候车室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他,那列火车已经开走了。

    他心里一愣,买票的时候,竟然忘了看上一眼。没想到,这列火车,竟然和杜小薇的那一列,几乎同步。

    也许,这是天意,他伤心地将车票丢在了地上。

    想着自己的那辆奔驰还在路上,于是,在路边拦了一辆的士,赶到了那个出事的路口。才现受伤的老人已经不见。而自己的车,却还孤零零地停在那里。

    就像他一样,无人问津。

    他感到无比的忧伤和一点点的庆幸。庆幸自己没有将车停在中间,否则,早已被交警拖走。

    雨,越下越大,打在车盖上,出噼噼啪啪的响声。他的衣服早已湿透,一股冰凉的感觉,直透心底。

    他连忙拉开车门,坐了进去。然后,拿出一块毛巾擦了擦脸,才掉转车头,往公司开去。

    车上,李哲俊心情非常低落。想着和杜小薇在一起的那些日子,他的眼泪又止不住地流了下来。渐渐地,迷糊了他的眼睛。他只好将车停在了路边。

    他很后悔,不该说那些话去伤害杜小薇。想着自己曾经对她的那些承诺,却一样没有实现,他不禁懊悔不已。

    他感到心里憋得难受,于是,随手打开了车上的音乐。

    很快,一伤感的情歌,在车厢里传了开来:

    你静静地离去

    一步一步孤独的背影

    多想伴着你

    告诉你我心里多么地爱你

    ……

    李哲俊连忙把它关掉。他现在,已经够伤心的了,不想再雪上加霜。可是,换了几,却没有一能够让他感觉舒畅的。

    于是,只好把音乐关掉。

    他躺在座位上,看着外面迷蒙的雨,不停地敲打着车窗的玻璃。他感到自己的心,也冰凉冰凉的……

    晚上八点,顶新科技附近的一家酒吧里,灯光闪烁。

    李哲俊一个人,默默地坐在酒吧的一个角落里,自斟自饮。面前的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各种酒瓶。

    酒吧的灯光有点暗,但是,却很有情调。中间的舞台上,坐着一位年轻的萨克斯手,正在吹着一略带伤感的《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他听着听着,不由地蹙了蹙眉,对服务员说:“能叫他吹欢快点的吗?我给小费!”说着,递给他两张百元的钞票。

    服务员点点头,连忙走过去,在萨克斯手的耳边嘀咕了几句。

    很快,一节奏欢快的《萨克斯风》响了起来。李哲俊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听着曲子,他的心情好受了很多。

    他今天来的比较早,从火车站回来以后,已经是晚上的六点。他知道,这个时间,公司已经下班了。于是,他在外面吃了饭,便去了自己的办公室,现唐颖不在。

    于是,一个人坐在办公桌前,默默地着呆。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