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章 新的电话号码

    江玉茹忍不住笑了起来:“李同学,你真会说话!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老板!”

    李哲俊说:“当然有。.”

    江玉茹说:“如果真有这样的老板,那是我们小薇的福气!”

    真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杜小薇听着妈妈的话,顿时感到脸上火辣辣的。她不想再继续听他们说下去,于是,站起身来,快步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然后,“嘭”地一声关上了门。

    江玉茹愣了愣,不知道女儿为什么突然这样。只好对李哲俊说:“你看,我家这丫头,越来越不懂礼貌……”

    李哲俊当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于是,尴尬地站起来说:“阿姨,没事,那我先走了……”

    江玉茹点点头,热情地送他出了门。

    走到门口,李哲俊突然想起了什么,向江玉茹索要杜小薇的电话号码。江玉茹说:“她说她的卡丢了,还没办呢!她爸爸说去给她买张新的,可是,现在还没回来……”

    李哲俊只好留下自己的号码,并说如果没水了就打这个电话。江玉茹也没有多想,就记下了他的电话。

    送走李哲俊后,江玉茹来到杜小薇的房间,问她刚才怎么了,对自己的同学那么没有礼貌。杜小薇说:“我不想听他乱吹。”

    江玉茹说:“我看这男孩挺好的,要个子有个子,要长相有长相。文质彬彬的,又能吃苦……我看,和你挺般配的……”

    杜小薇一听,连忙打断:“妈,您怎么能这样……”

    江玉茹见女儿生气了,只好连忙退了出去。

    从杜小薇家里出来,李哲俊心里非常高兴。虽然,刚才杜小薇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是,至少她没有把自己赶出来。而且,通过他的观察,她已经开始原谅他了。

    看看时间,还不到上午的十点,于是,便沿着坡子街,往湘江边上走去。

    昨天急着找杜小薇,还没来得及欣赏这座城市的景色。听说湘江风光带的景致还不错,离这里又很近,他想去看看。

    湘江风光带位于湘江边上,南起长沙黑石铺大桥,北至月亮岛北端,全长约2o多公里。

    这里绿树成荫,环境优美,各种人造景观,应有尽有。是游人观光休憩以及市民晨练晚游的最佳去处。

    十几分钟后,江边到了。

    先,进入他眼帘的是一座四层的仿古建筑,名叫杜甫江阁。听说是为了纪念唐代诗人杜甫而建,与对面的橘子洲和岳麓山隔江相望。

    李哲俊沿着杜甫江阁两边的走廊,仔细地观赏了一会儿。然后,又登上江阁的顶楼。

    站在临江的一面,放眼望去,涛涛的江水,巍峨的岳麓,还有侧卧江中的橘子洲以及横跨两岸的湘江大桥……

    李哲俊对眼前的景致赞叹不已,不禁吟颂起了毛老人家的《沁园春.长沙》:“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

    念着这诗,李哲俊感慨万千。他虽然是在美国长大,但是,他父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所以,他读得也是中文的学校。他对中国的诗词情有独钟。

    特别是这《沁园春.长沙》,让他对湘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没想到这一次,杜小薇却让他圆了这个梦。

    他想,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去湘江中间的橘子洲看看,顺便瞻仰一下那个巨大的伟人雕像。

    从杜甫江阁下来,李哲俊沿着风光带继续往前走着。身边游人如织,绿树掩映下,江边风景如画。

    这里的确是个观光和休闲的好地方。

    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处走廊,里面坐满了人。有聊天的,唱曲的,拉二胡的。旁边的空地上,还有人在打太极和跳舞。

    而在靠近江边的一处凉亭下,则围了一圈的人,正在那里津津有味地看几个老人下棋。

    李哲俊对下棋不是很感兴趣,于是,正要往前走。却听到一个人大声说:“杜老师,杜老师,快用炮将他!将死他!”

    李哲俊一愣,连忙走了过去。

    只见人群当中,一位戴着黑框眼镜,身材偏瘦的中年男子,正微笑着拿一只炮去将对方的军。李哲俊想,他就是那位杜老师了。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来到长沙后,只要听到姓杜的,他就非常敏感。

    他想到了杜小薇,刚才在她家里,没有看到她爸爸。他想,这位会不会就是呢?

    于是,他也装作好奇的样子,站在他的旁边看了起来。

    李哲俊猜的没有错,这位姓杜的中年男子,就是杜小薇的爸爸。他叫杜秋雨,和她妈妈一样,是市内一所中学的老师。如今都已经退休。

    每天闲得没有什么事做,便来这里和人下棋,不巧却被李哲俊碰上。

    这一盘,他赢了。正要重摆棋子再下一盘,这时,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喊:“喂,卖电话卡了!各种卡便宜卖了!”

    杜秋雨听到后,立即从石凳上站了起来。他朝卖电话卡的女子招了招手:“喂,有号码卡吗?我要买一张!”

    卖电话卡的女子点了点头:“有,随你选。”说着,将一个号码本递给了他。

    杜秋雨问了一下价格,确定比手机店里的便宜后,才接过那个号码本,仔细地找了起来。

    和他下棋的老头不干了,刚才输的有点不服。于是,大声嚷嚷道:“杜老师,快下棋,买什么电话卡呀!”

    杜秋雨回头答了一句:“等一下,我女儿刚从海州回来,还没有电话卡,我得给她买一张……”说着,便翻开号码本,认真的找了起来。

    李哲俊一听,想起刚才从杜小薇家里出来时,她妈妈说的那句话。于是,确信眼前的这位姓杜的男子,就是杜小薇的爸爸。

    想到这里,他灵机一动,也装作要买卡的样子,将头凑了过去……

    杜秋雨找了好一会儿,才选中了一个8字结尾的号码。李哲俊看了看,将那号码记了下来,并输进了自己的手机里。

    做完这一切,李哲俊觉得自己真是太聪明了。想着很快就可以和杜小薇通电话,他心里非常高兴。

    杜秋雨却一点也没有察觉到他的这些举动,付完钱后又坐到石桌前和那老头对弈起来。李哲俊站在旁边,又看他们继续下了几盘。

    眼看到了中午,杜秋雨才离开亭子,依依不舍的往丽苑小区走去。

    李哲俊为了确认他是不是杜小薇的爸爸,所以,悄悄地跟在后面。直到看着他进了丽苑小区的大门,他才放心的走到一家餐馆吃饭。

    吃完饭,回到所住的宾馆。李哲俊迫不及待的想要拔打刚才的那个号码,没想到这个时候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山本打来的,向他询问杜小薇的事。

    李哲俊不想把自己的窘况告诉他,便说;“还没有找到。”

    山本也没有再问,只说明天要去深圳,继续他的客户拜访计划。李哲俊表示同意,心里想着,只要你不带杜小薇去。要去哪儿,我都不管。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嘴上却说:“到了深圳,一定要去华强北看看。”

    山本一口答应。

    挂断电话,李哲俊便拔通了刚才输进去的那个号码。响了几下后,电话里,果然传来了一个甜美的女声:“喂,你是谁?”

    那边的杜小薇感到很奇怪,自己刚换的号码,怎么就有人打电话了?

    李哲俊心里一阵狂喜,他一下就听出来了,那是杜小薇的声音。于是,连忙答了一句:“小薇,是我……”

    电话那头,杜小薇也听出了李哲俊的声音。她感到非常惊讶,自己刚买的电话号码,他怎么就知道了?于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

    李哲俊笑了笑:“我看到你爸了!”

    杜小薇脸上一红,便挂断了电话。她很不满意地,对坐在沙上看电视的杜秋雨说:“爸,您怎么这么随便,刚买的号码就告诉了别人?”

    旁边的江玉茹也斜了他一眼:“也真是,你给女儿买的卡,怎么能随便对别人说?”

    杜秋雨一愣,委屈地摊了摊手:“没有啊,我怎么会告诉别人?”

    杜小薇瞟了他一眼:“爸,您还不承认。刚才这人都说,他看到你了!”

    杜秋雨挠了挠头,突然想起来了:“哦,刚才是有个帅气的小伙子,和我一起选的号,难道是他?”

    杜小薇一听,便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正要说话,李哲俊的电话又打过来了。杜小薇看了看,便毫不犹豫地摁掉了电话。

    她换号码的目的,本来是想躲着他。没想到,这么快就让他知道了。

    江玉茹和杜秋雨见女儿不接电话,一脸疑惑地问:“小薇,这是谁的电话,你怎么不接?”

    杜小薇说:“骚扰电话!”说着,便一脸不快地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江玉茹看着女儿的背影,半信半疑地问:“老倌子(长沙话,老公的意思。)她的话,你信么?”

    杜秋雨摇了摇头:“不知道!”

    江玉茹说:“我看她神色不对,不会又恋爱了吧?我去问问!”说着,便要起身。

    杜秋雨连忙拉住她:“算了,别去为难她了!”

    江玉茹说:“我不是为难她,怕她又遇上贾浩明那样的……这两天,你没现她一直闷闷不乐……”

    杜秋雨摆了摆手,打断她的话说:“不要再提贾浩明的事,快看你的电视!”

    江玉茹只好重新坐回沙上。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