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价格大战

    暴雨持续下了一晚上,直到第二天的早上才渐渐停了下来。.

    李哲俊开车去接杜小薇上班,经过仓库的时候,杜小薇说要去看看帐蓬里的货。

    她是业务经理,自然对产品的质量很关心。她要保证卖给客户的货,不能出现任何的问题,特别是在现在这个十分关键的时候。

    俗话说,患难见真情,在腾飞公司的刻意打压之下,还能坚持与顶新公司合作的这些客户,杜小薇觉得更应该为他们负责。

    李哲俊急着要和她一起吃早餐,于是说:“等会让仓库的人去看看就可以了。”

    杜小薇不同意,坚持要亲自去看,否则,她不放心。李哲俊只好依她,方向盘一打,便在一个账蓬前停了下来。

    账蓬很大,足足有五米多高。人字型的顶,周围竖了几根碗口粗的钢柱,看上去,像一座简易的房子。

    下车之后,杜小薇立刻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着的一股水气。

    由于下了一夜的雨,地上非常潮湿。一些低洼地带,还蓄满了水。看上去,像一个一个的小水池。

    两人绕着账蓬,仔细地检查了一圈,没有现什么问题后。又找来仓库管理员,打开其中的一个账蓬,往里面看了看。

    里面光线很暗,什么也看不清楚。杜小薇让管理员开灯,管理员说:“临时搭的,没有灯。”

    杜小薇不由地蹙了蹙眉,走了进去。

    她站在里面适应了一会环境后,总算可以看清里面的东西了。

    账蓬的空间不小,里面根据产品的种类和型号,整整齐齐码放着各种货物的纸箱。每个纸箱上面,都贴着标签,俨然一个小型的仓库。

    杜小薇摸了摸上面的纸箱,还好,纸箱还是干的。

    然而,地面却已经湿透。

    虽然,地上垫了一块防水的踏板。但是,她还是担心底层的产品会受到潮气的影响。于是,又蹲到地上,摸了摸最底层的一个纸箱,感到有些软。

    她的心情,便开始变得沉重起来。账蓬是密封的,地板却是潮湿的,如果再下几场雨,里面的产品肯定会受到影响。

    “哲俊,这样堆在这里,不是办法。”杜小薇说。

    李哲俊也看到了里面的情景,于是问:“那怎么办?我不可能再让这些工人放假。否则,只能全部停产了。”

    杜小薇说:“要不,借旁边工厂的仓库用一用?出点租金也行。”

    李哲俊说:“不行,这样的成本太高,还不如放在这里。”

    杜小薇一想,也是。这些产品的利润本来就不高,再这么搬来搬去,加上往返的运费和租金,那就无利可图。

    一时,她也没有了主意。

    李哲俊说:“这样吧,地上再垫一层薄膜,可以减少一点潮气……”

    仓库管理员说:“这个办法我们想过,没有什么用。”

    杜小薇问:“那就开几个窗吧,这样会好一点。”

    仓库管理员又摇了摇头:“也不行,外面下雨,潮气更大!”

    杜小薇不高兴地说:“我没叫你下雨开窗,天晴的时候再开嘛!”

    仓库管理员这才点了点头。

    回到办公室,杜小薇感到身上的压力很大。仓库门前的那一个个账蓬,就像一座座大山,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想,必需想个办法,走出目前的困境。否则,公司肯定会被这些积压的货物拖垮。

    于是,她拿出客户的电话号码本。从里面找出几家大的,有多年合作关系的客户。照着上面的号码,一家一家的打电话去问。

    然而,得到的答复几乎都一致:“不是我们不讲感情,是你们的价格实在太高了。如果能和腾飞公司的一样,我们就可以优先考虑买你们的!”

    杜小薇感到非常失望。她知道,在利益面前,感情就是一层纸。

    她拿出几天前,易菲菲交给她的那份调查报表。那是腾飞公司,为了拉拢顶新公司的客户所出的报价。杜小薇看了很久,最后,终于咬了咬牙,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她要把顶新公司的价格降下来,和腾飞公司的一样。

    尽管这样做,已经无利可图。但是,她没有选择,只要能够保本,公司就还能坚持下去。

    于是,她把自己的这个想法告诉了李哲俊。

    李哲俊沉思了一会说:“从目前来看,也只能这么做了。”

    ……

    得到李哲俊的支持后,杜小薇便很快行动起来。她让张艾嘉给全国各地的办事处打电话,将产品降价的事情告诉了他们。并让他们一家一家的去和客户谈。

    很快,顶新公司的客户,又从腾飞公司那边转了过来。

    虽然,俩家的价格都一样。但是,顶新公司的售后和服务,要比腾飞公司好得多。因此,他们又很快就和顶新公司签订了销售合同。

    沉寂了多时的顶新公司,又开始变得热闹起来。

    一辆辆长长的货柜,在顶新公司的大门口,排起了长龙。

    尽管卖的是成本价。但是,看到摆在厂区内的一个个账蓬里的货物,都被一辆辆货车拉走。杜小薇的心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然而,好景不长。顶新公司产品降价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腾飞公司贾浩明的耳朵内。

    他立即将这个消息汇报给了朱啸天。

    朱啸天大吃一惊,以为顶新公司,从日本采购的那两条自动生产线到了。于是,很不满地问:“你不是说,他们的生产线在日本被扣了吗?怎么又降价了?”

    贾浩明说:“我看,这和那两条生产线没有关系。前几天下了一场暴雨,我估计,他们的货肯定受潮了,所以,只好低价处理。”

    朱啸天一想,觉得他的话有道理。

    于是又问:“那我们怎么办?好不容易从他们那里抢来的客户,又被他们拉回去了。而且,我担心,我们自己的客户也会受到他们的影响。”

    贾浩明冷笑着说:“朱总,您不用担心。在价格上,我占着优势。他们这么做,肯定是在保本销售。所以,我还可以……”

    朱啸天打断他的话,问:“你是说,我们继续降?”

    贾浩明点了点头:“我们的利润空间还很大,就是再降5个百分点,我们也能保底。但是,顶新公司就不一样。如果再降,肯是亏的!”

    朱啸天摇了摇头:“商家之间,最忌打价格战。因为,这是两败俱伤的事情。如果把他们逼急了,再降下去,我们也挣不到钱!”

    说完,又提醒说:“你不要忘了,他们背后,还有个寰宇国际!无论资金和实力,我们都不是它的对手。”

    贾浩明一怔,然后笑了笑说:“朱总,我知道,他们还有个寰宇国际……但是,他们是一家上市公司,有董事会。不可能出钱让顶新公司去做亏本的买卖。甚至,我敢肯定,他们连上报的勇气都没有。”

    朱啸天问:“为什么?”

    贾浩明说:“因为,顶新公司是寰宇国际的子公司。如果上报,肯定会影寰宇国际在美国股票市场的业绩。而且,一旦让寰宇国际知道,顶新公司目前糟糕的业务状况。杜小薇的这个业务部经理的职位,也肯定不保!我想,李哲俊不可能傻到出卖自己女友的地步!”

    朱啸天盯着贾浩明,半开玩笑地说:“那不一定,你不就抛弃过杜小薇嘛?”

    贾浩明尴尬地笑了笑,脸色非常难看。

    是的,当初为了业务部经理的这个职位,他毅然抛弃了杜小薇。如今,被朱啸天突然揭开了这个伤疤,让他感到很难堪。

    朱啸天也不想继续为难他,接过他的话说:“虽然,你的分析很有道理。但是,李哲俊毕竟是寰宇国际董事长李皓南的儿子,他不可能见死不救!”

    贾浩明定了定神说:“是的,肯定会救。但是,他只能掏自己的钱。这样,也撑不了多久。所以,我们要争取在很短的时间内,将顶新公司逼入绝境。”

    朱啸天问:“那你要怎么做?”

    贾浩明说:“现在,他们已经没有降价的空间了,只要我们再降一降,他们肯定撑不了几天……”

    说着,往朱啸天面前又走了一步,谄笑着说:“只要顶新公司一垮,以后国内的市场,就我们腾飞公司一家独大了。到那时,我们想提多高的价,就提多高的价!”

    朱啸天一听,忍不住哈哈地笑了两声,激动地说:“很好!这件事情,就由你负责,不必再请示我。”

    贾浩明有点受宠若惊地说:“感谢朱总的信任,我一定把这件事情办好!”

    很快,腾飞公司就做出了反应。在目前的价格之上,再下降2个百分点。

    这样一来,顶新公司刚刚卖出去的货,又被原封不动地送了回来。尽管,这些货都签订了销售合同,有5%的违约赔偿。

    但是,在腾飞公司愿意为他们支付赔偿金的情况下,他们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退货。

    这对于,才喘了一口气的顶新公司来说,又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看着仓库门口,几个刚刚被工人清空的账蓬,又被客户退回的货物堆满,杜小薇的心情显得异常沉重。

    看来,贾浩明的话没有错,商场如战场,人情比纸薄。

    她想,继续降价,是不可能了。腾飞公司已经摸准了他们的底线,再降就是亏了。而且,她也不想继续打这样的价格战。

    现在的希望,就只能靠广告的宣传了。

    她想借助广告的宣传,来提高公司产品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同时,改变消费者的消费观念。即:便宜的,不一定就是最好的。

最新推荐: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