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礼品盒里的玄机

    杜小薇和张艾嘉,在保姆的带领下。笔趣 阁ww w.走进客厅,在门口的玄关处换了鞋。

    然后,走到里面,杜小薇的眼前顿时一亮。

    客厅内,华丽的水晶垂钻吊灯,像一颗巨大的钻石,将客厅照得亮如白昼。深色花纹的羊毛地毯,米黄色的名贵沙,纯黑香木的茶几……

    整个客厅,看上去,给人一种沉稳和大气的感觉。

    正在客厅沙上品茶的王德彪,看到杜小薇进来。便连忙起身相迎:“啊,杜小姐,大美女。我们又见面了!”

    杜小薇连忙打量了一下王德彪。

    虽然,在北京的展会上见过一面。但是,当时人多,没有留下多少印像。

    现在看来,果然跟他的名字一样,长得人高马大,看上去足有一米七八以上。一双浓眉大眼,呼闪呼闪的。脸上带着笑,看上去,就是一个性格豪爽之人。

    于是,连忙上去和他握了握手,客气地回了一句:“王总,见到您真高兴!”

    握完手,王德彪又指着她身后的张艾嘉问:“这位美女是?”

    杜小薇连忙介绍说:“这是我的朋友张艾嘉。”

    王德彪又连忙和她握了握手,称赞说:“张小姐,幸会幸会……哎呀,还是你们南方的女子漂亮,个个都长得跟仙女似的。你们的到来,让我的寒舍篷筚生辉!”

    杜小薇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王总,您过奖了。再说,您这哪里是寒舍呀?我一进来,就仿佛进了大皇宫。”

    王德彪憨厚地笑了笑,见张艾嘉的手上提着礼物。于是说:“你们来我这里,还带礼物干啥?”

    杜小薇说:“一点海州的土特产,两瓶酒和一幅字画,谈不上什么礼物。”

    说着,便让张艾嘉将东西放到桌上。

    王德彪也不再谦让,于是让座上茶。

    看着桌上的那幅字画,王德彪便好奇地问:“那是什么字画?我倒很想看看!”

    杜小薇高兴地说:“那我展给您看。”

    说着,便拿起画卷,和张艾嘉一起,在他面前徐徐展了开来。随着画卷的打开,一幅散着浓厚笔墨气息的水墨君子竹图,呈献在他的面前。

    王德彪凑上前去,仔细地看了看。画上的竹子,虽然是用笔墨画的,但是却挺拔刚劲,栩栩如生。展现出一股凛然的正气。

    很显然,这不是一幅普通的字画,而是出自一位名家之手。

    特别是画上那几个遒劲有力的大字“君子坦荡荡”,让王德彪感到非常满意。

    他曾经当过兵,认为竹子最能体现出军人的灵魂和气节。因此,酷爱竹子,也常以君子而自居。这幅画,基本都满足了他的这些愿望。

    所以,他一看就爱不释手:“不错,我很喜欢这幅画!”

    说完,又笑了笑说:“不过,喜欢归喜欢。但是,我不能随便收你们的东西。”

    杜小薇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于是嫣然一笑:“没关系,就算这次的合同没有谈成,我们还可以做朋友。俗话说‘生意不成仁义在’,所以,还请王总收下!”

    王德彪继续推辞,杜小薇却坚持要送。王德彪只好说:“那好,你们执意要送,那就先放我这里……”

    正说着,他桌上的手机响了。他只好放下手中的画,拿起手机看了看,还是刚才的那个号码。于是,对杜小薇说了声:“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电话是贾浩明打来的,他有些不满地问王德彪:“王总,我们俩家企业都是您请来的,为什么厚此而薄彼呢?”

    王德彪见贾浩明还在门外,心里不由一怔。只好找了个借口说:“哪里,刚才在浴室,的确有些不便……既然你们还在,那就进来吧!”

    放下电话,便对保姆说:“秋月,去开门,让腾飞公司的贾浩明先生进来!”

    秋月不太情愿地说:“王总,那个人讨厌死了。刚才,他竟然拿钱贿赂我!”

    王德彪一愣:“是吗?”

    秋月说:“是的,开始给两百,后来又给五百,把我当要饭的了。”

    王德彪皱了皱眉:“好了,我知道了,你去吧!”

    虽然,他是一个商人。但是,他最看不起那些行贿和索贿的人。因此,对贾浩明的做法,非常不满。

    可是,既然他来了,他不能不见。

    秋月只好应了一声,往门口走去。杜小薇见状,连忙说:“王总,那我们就不打挠了……”

    她当然很想留下听他们说些什么,但是,她不想让王德彪为难。因此,主动提出离开。

    王德彪知道她的意思,毕竟,两家是竟争对手,在一起说话会很尴尬。于是,也就点了点头:“明天晚上我做东,请你们两家一起吃饭如何?”

    杜小薇一愣,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请两家?却又不方便问,只好点了点头说:“好的,谢谢王总!”

    走到门口,换上鞋子,走出别墅。刚好碰到保姆秋月,领着贾浩明和他的助理从外面进来。于是,和秋月打了声招呼,便和张艾嘉一起离开了王德彪的家。

    贾浩明进去以后,见杜小薇带来的礼物,还放在客厅的沙上,心里很不是滋味。

    于是,也将自己的礼物递了上去。

    王德彪看了看他带来的礼物:一盆名贵的罗汉竹,两瓶大泉源酒,一个大型的水果礼盒。

    见两家的礼物中都有酒和竹子,于是,对贾浩明说:“看来,你们两家,对我的爱好都很了解。一定花了不少心思吧?”

    贾浩明一怔,尴尬地说:“没有,只是随便买的一点小礼物……”

    他朝旁边的沙看了一眼,果然,上面摆两瓶酒和其他的一些礼物。刚才在外面的时候,他也看过。可是,张艾嘉当时却用手挡着,所以,没有看清。

    没想到,自己的礼物和杜小薇的如此相同。可是,却被她抢了先机。

    他感到又气又恼。如果,不是那个保姆的刁难。现在,坐在这里尴尬的,应该是杜小薇,而不是他。

    王德彪见贾浩明的脸色很难看,也不想让他太难堪,于是说:“没关系,互相了解也很正常。”

    两人聊了一会儿,王德彪便找了个借口,将他们送出了门外。当然,为了照顾他的面子,也暂时收下了他的礼物。

    然而,当他好奇地打开贾浩明送来的那个大型礼盒时,不由的愣住了。

    里面放着几个进口的水果。水果的上面,则是一张对折的纸条和一张崭新的银行卡。

    他拿起纸条看了看,上面写着:“王总,这是五十万,请您多多关照!”

    王德彪不由火冒三丈,这个贾浩明,竟然把他当成唯利是图的小人了。他一向以君子自居,平时最恨的就是这种索贿和行贿的不齿行为。

    没想到,贾浩明却如此的明目张胆。

    刚才,保姆秋月的话,他还半信半疑。现在看来,果然不假。

    他叫来秋月,让她将这些礼物,立刻还给贾浩明。可是,秋月说,他们早已坐车离开。

    王德彪只好将那张银行装进口袋,准备在第二天请他们吃饭的时候还给他。

    贾浩明和孙涛在王德彪的别墅门口上车后,却没有直接回到自己的住处。而是去了另一个地方——喜来登大酒店。

    孙涛有些不解地问:“经理,我们去那里干什么?”

    此时,已经将近晚上的八点。由于下午一直守在王德彪的门口。所以,到现在,他还没有吃饭,肚子已经有点咕咕叫了。

    贾浩明在王德彪家受了一肚子的气,所以,显得有些不耐烦:“别废话,到了你就知道了。”

    他要去确定一下,杜小薇和张艾嘉是不是真的住在喜来登酒店。

    尽管,在机场的时候。他曾亲眼看到她们坐着这家酒店的接送车离开。但是,这并不代表她们就真的住进了这家酒店。

    有了在北京的那次失败的经历,他不得不慎重一点。因为,这将关系到他的这次沈阳之行,能不能够成功。

    孙涛见他一脸的不高兴,也就不敢再问。

    半个小时以后,喜来登酒店到了。这是一家国际性的五星级酒店,在沈阳很有名。贾浩明下车后,就直奔酒店的前台。谎称自己是杜小薇的朋友,想查询一下她入住的房间。

    至此,孙涛才明白贾浩明要来这里的原因。

    前台说:“对不起,这是客人的隐私,我们不能随便透露……”

    对于这样的托词,贾浩明已经并不再陌生。在北京的那家波特丽蔓酒店,他也听到过。因此,趁周围没人,他连忙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百元大钞,塞进了总台服务员手里。

    “没关系,我只想问一下,她有没有住在这家酒店。”

    显然,这种事情,服务员已经见怪不怪。但是,头上有监控,她可不敢收他的钱。于是将钱退了回去:“对不起,酒店有规定,我不能将客人的资料提供给你!”

    贾浩明只好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说:“大姐,她是离家出走的,家里很着急,求求你帮帮我吧!”

    服务员问:“那你为什么不打她的电话?”

    贾浩明继续顿手顿脚地说:“我已经打过电话了,可是,她的手机一直关机!”

    服务员这才信以为真:“那好吧,我帮你查一下……”

    说着,打开电脑,几根纤细的手指,在键盘上快地敲了敲。然后,对贾浩明说:“是的,有她的入住信息……”

    贾浩明一听,立即凑到她的电脑前看了看。果然,上面有杜小薇的名字,房号是5o18。正要继续往下看,服务员连忙挡住了屏幕:“对不起,我只能帮你这么多。”

    贾浩明微微一笑:“谢谢你!她在这里,我就放心了!我马上回去跟她爹妈说……”

    他想,有了她的名字和房间号,已经足够。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