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一石二鸟

    郝健点了点头,又问:“那……”

    陈永辉抽了一口烟,从包里拿出一叠钞票,丢在他的面前:“这是两万,你先拿着!事成之后,我再给你三万。笔  趣阁. ”

    郝健一看,顿时眼前一亮。抓起桌上的钞票掂了掂:“好,既然陈公子这么大方,那我也豁出去了!您要我怎么做,我一定配合你。”

    陈永辉得意地弹了弹手里的烟:“嗯,这才像一个朋友该说的话……”

    说着,凑到他的耳边,悄悄地嘀咕了几句。

    郝健连连点头:“没问题,到时候我亲自将饮料送到您的包厢,保证做到天衣无缝!”

    陈永辉哈哈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说:“那么,就这么定了,我晚上再来!”

    说着,叨起雪茄,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包厢的门。

    郝健看着陈永辉离开,便又抓起桌上的那叠钞票,用手拔拉了一下。钞票出“哗哗”的响声。这声音,在郝健听来,特别悦耳。

    陈永辉驾车离开后,在门口守候的孙涛,又立即拔通了贾浩明的电话。

    “经理,陈永辉出来了!我还要不要跟上去?”

    电话那头的贾浩明,又抬手看了看表。此时,是上午的九点四十一分。从陈永辉进去到出来,还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

    他想,陈永辉这么早去娱乐会所。肯定不是去找女人,更不是去唱歌。

    那么,他去那里干什么?会不会与杜小薇有关?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想,他决定亲自过去打听一下。于是,对孙涛说:“你不用跟了,就在门口等着,我马上过去!”

    ……

    半个小时以后,贾浩明在皇朝娱乐会所的门口下了车。

    在此等候多时的孙涛,立刻迎了上去。

    贾浩明朝他挥了挥手,就迫不及待地往会所里走去。

    在服务台,贾浩明谎称自己是陈永辉的朋友。说在包厢里唱歌的时候,把钱包忘在里面了,想请服务员带他上去找一找。

    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个地方比较私密。如果直接打听,服务员肯定不会理他。

    所以,才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

    他这么做的目的主要有两个:

    一是了解陈永辉是否在这里订了包厢;二是通过服务员的指引,找到这个包厢的位置。

    这个办法可谓一石二鸟。

    服务员一听他是陈永辉的朋友,便不敢怠慢。因为他是这里的常客,又是会所的钻石会员。他朋友的包丢了,肯定不是一件小事。

    于是,连忙打电话叫来了负责这间包厢的服务员,问她:“小娟,这位先生的包,忘在陈先生的包厢里了,你带他上去找找看?”

    小娟盯着他俩看了看说:“不可能啊,我看到陈先生是一个人来的,你的钱包怎么会忘在他的包厢里?”

    贾浩明一怔,没想到这个服务员说得这么直接。

    于是说:“我们是后来进去的……”

    服务员半信半疑,可是,又不敢得罪,只好领着他们往楼上走去。

    贾浩明没想到事情进展的这么顺利,心里不由的有些沾沾自喜。

    然而,刚走到楼梯口,却碰到了正从楼上下来的郝健。服务员便停下了脚步。

    他是这个楼层的领班,当时又在那个包厢里。所以,服务员就把贾浩明丢失钱包的事情告诉了他。

    郝健一听,当即就沉下脸来:“什么?你的钱包丢在了陈先生的包厢里?”

    贾浩明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郝健一脸狐疑地看着他:“你确定?”

    贾浩明说:“当然确定!”

    郝健哈哈一笑,语中带刺地说:“我看,你们不是来找包的,是来找事的吧?”

    很显然,他把他们当成卧底的警察或者暗访的记者了。

    最近,全国都在扫黄,很多娱乐场所都被封掉了。所以,像他们做这一行的,不得不多长个心眼。

    孙涛见他这么说,忍不住插了一句:“你这是什么意思?”

    郝健冷冷地说:“什么意思?你们说谎也不打打草稿……实话告诉你,刚才我就在陈先生的包厢里。看着他进来,也看着他出去。所以,我敢肯定,你们两个一定在说谎!”

    贾浩明心里一惊,没想到自己的谎言,这么快就被人识破了。

    只好改口说:“是的,我没有和他一起来……但是,我们的确是朋友……”

    郝健挥了挥手说:“得了,不要再演戏了,我郝健的眼睛里揉不得沙子。说吧,你们到底是做什么的?来这里想干什么?”

    贾浩明见他不信,知道再编下去,肯定会有麻烦。于是,拉了一下孙涛,转身往楼下走去。

    可是,刚到楼下,就被几个身强力壮,胳膊上纹着刺青的年轻男子挡住了去路。

    贾浩明心里一沉,强作镇定地问:“你们想干什么?”

    郝健说:“不想干什么,只想看一看你的身份证,留下你的尊姓大名。”

    说着,朝那几个年轻男子挥了挥手。很快,贾浩明和孙涛就被他们摁倒在地。

    孙涛挣扎着说:“搜身是违法的,你们……”

    话没说完,脸上就“啪”地被人抽了一耳光。贾浩明见状,只好乖乖就范。

    几名男子手脚麻利地从贾浩明的身上,搜出了一个钱包和一串钥匙。还有一包烟和一个打火机。

    负责搜身的一名男子说:“健哥,他身上就这些东西。”

    郝健点了点头,走下楼梯,从男子的手中拿过贾浩明的钱包看了看。里面有一小叠现金和几张银行卡。他对这些都不感兴趣,又拉开里面的皮夹看了看,找到了一张身份证和一张名片。

    郝健拿出他的身份证看了看,自言自语地说:“嗯,贾浩明……湖北武汉……”

    然后,又拿出那张名片打量了一番:“海州腾飞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业务部经理……呵呵,一个跑业务的,竟然还敢冒充陈先生的朋友?”

    说着,将他的钱包和身份证丢在了地上:“快点滚,下次别再来这里招摇撞骗。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面对郝健的羞辱,贾浩明敢怒而不敢言。他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再说,好汉不吃眼前亏。毕竟,自己刚才的行为也不够光明正大。

    因此,他只能忍气吞声地捡起地上的钱包和身份证,和孙涛一起走出了皇朝娱乐会所的大门。

    回到车上,贾浩明的神情有些沮丧。

    他一向自视甚高,哪曾受过如此的污辱。他想,此仇不报非君子。等他处理完这里的事情,一定要找机会收拾一下这个姓郝的王八蛋。

    孙涛见贾浩明沉默不语,便捂着还有些隐隐作痛的脸问:“经理,我们该怎么办?”

    贾浩明没有理他,而是拿出一根烟点上,狠狠地抽了几口。然后,才猛地将烟头往窗外一丢,说:“走,去佳景公司!”

    他想,既然在这里打听不到什么。那么,只能去佳景公司继续盯着陈永辉了。

    再说郝健让保安赶走贾浩明和孙涛两人后,心里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两个人,明显是冲着陈永辉来的。不仅知道他的名字,而且,对他的行踪也非常清楚。

    虽然,从名片上来看,他们都是做业务的。但是,他怀疑这两个人是卧底的警察或者记者。因为,据他的了解。这两种人,经常打着各种职业的幌子,去娱乐场所打探消息。

    加之,陈永辉经常在外面寻花问柳。所以,被人盯上的可能性很大。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今晚的事情,他得重新考虑。

    他可不想成为他的殉葬品。

    这么想着,便拿出手机,拔通了陈永辉的电话。

    听说有人打听他的行踪,陈永辉不由大吃一惊。连忙问:“有没有弄清楚,这两个人是做什么的?”

    郝健说:“看了他们的名片和身份证。一个叫贾浩明,海州一家什么电子公司的业务经理。另一个叫孙涛,是他的助理。可是,我怀疑他们的身份是假的……”

    陈永辉一听,顿时明白过来:“没事,这两个人我认识,是腾飞公司的人。”

    郝健一听,连忙问:“这么说,他们真的是你的朋友?”

    陈永辉说:“朋友谈不上,他们是来跑单的。”

    郝健这才松了一口气:“哦,原来是这么回事……不过,他们这么跟踪你,可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陈永辉说:“放心,我不会让他们坏了我的好事!”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