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高架路上的车祸

    此时,朱啸天的车已经上了绕城高速。王大路拉上早就准备好的黑色口罩,将半张脸遮了个严严实实。看看后面没有其它车辆跟随,便踩了踩油门,快速跟了上去……

    伴着隆隆的雷声,眼前的雨雾赿来赿密。王大路目不转睛的盯着前面的商务车,生怕他从自己的眼前突然消失。

    说实话,第一次干这种要命的事情,他心里还真的很紧张。为了舒缓一下紧绷的神经,他摁了摁前面的按扭,将车里的音响开到了最大……

    过了两个路口,朱啸天的车终于爬上了前面那座将近二十米高的高架桥。

    王大路抓着方向盘,紧紧地跟在后面。

    虽然雨下得很大,路上的能见度也很低。但是,他仍然不敢大意。因为此时此刻,前后都没有车辆。他担心跟得太紧,会引起朱啸天的注意。

    好在跟了一路,对方并没有察觉。

    两辆车,在雨中一前一后,慢慢往前开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硕大的圆盘渐渐出现在王大路的眼前,王大路的心开始提了起来。

    他知道,动手的时候到了。

    由于转弯,前面的商务车不得不放慢了前进的速度。

    王大路目露凶光,瞅准时机,对准前面的商务车,用力地踩下了油门。

    夜色中,王大路的货车就像一头张牙舞爪的巨兽,呼啸着冲了上去。只听“嘭”地一声,货车的保险杠狠狠地顶在了商务车的车尾上。

    商务车猛地一震,向前冲出了两米。

    王大路扭曲着脸庞,拼命踩着油门,将朱啸天的车往高架桥下顶去。

    货车个头很大,黑色的商务车就像一只弱小的蚂蚁,被货车顶着往桥面的护拦滑去。前面商务车里的司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慒了。他拉下车窗,惊恐万分地伸出头来,朝王大路大声叫着:“快停下!快停下!”

    然而,货车里的王大路装作没有听见,继续踩着油门。

    商务车的轮胎和地面摩擦着,发出刺耳的声音。

    眼看着离护栏赿来赿近,坐在商务车后座上的朱啸天,本能地推开了车门。王大路一看,恶从胆边生,狠狠地踩住油门,将货车的速度加到最大。

    只听“哐当”一声,商务车撞开长长的护栏,往桥下掉去。

    王大路见状连忙松开油门,踩下了刹车。然而,为时已晚。由于惯性太大,货车像一匹脱缰的野马,跟着前面的商务车一同冲出了桥面。

    两辆车就像两颗巨大的陨石,一前一后从高大的桥面上掉了下去。

    随着两声嘭嘭地巨响,桥下一人多高的灌木丛中,立即冒出两股带火的浓烟。紧接着,一团红色的火焰,迅速将两辆已经摔得面目全非的车子,团团包围……

    可叹叱咤海州商界多年的民营企业家朱啸天,就此命丧黄泉。而肇事者王大路,则害人害己,也为此赔上了自己的一条命。

    十几公里外的贾浩明,依旧坐在腾飞公司对面的那家咖啡厅里,焦急地等待着王大路的消息。

    他一手捏着一根烟,一手在桌面上不停地敲打着。此刻此刻的他,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可是心里却如猫抓般地难受。

    他在等王大路的电话。

    他很想知道,事情进展的怎么样了?

    可是等了很久,放在桌上的那台手机却一直没响。

    他不停地抽着烟,强压着内心的慌乱。

    一根、二根、三根……

    烟灰缸里的烟头渐渐塞满,贾浩明忍不住抓起了桌上的手机。

    他反复地看着显示屏:电量是满的,信号也很正常。可是,为什么王大路还不来电话?

    按照他的推测,工业园到市区的车程,最多也就半个多小时。

    如果行动顺利,他早就该来电话了。

    可是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

    看着手表上的指针一点一点的向前跳动,他的心也一点一点的悬了起来。

    他开始有些忐忑不安。

    难道,他失手了?

    亦或临时胆怯,跑了?

    他想打电话问一下,可是刚拨了几个号,心里又忽然一紧:“如果他被警察控制了怎么办?自己打电话过去,不是自投罗网吗?”

    想到这里,他猛地抽了一口烟,从坐椅上蹦了起来。然后,将烟头狠狠地戳进了烟灰缸里。

    “妈的,我得立刻离开!”

    说着,从包里抽出两张百元面额的纸币往桌面上一丢,匆匆走出了咖啡厅的大门。

    门外,雨依然下着。贾浩明随手拦了一辆的士,匆忙坐了进去。

    “我要去市区!”贾浩明关上车门,对司机说。

    “去市区只能走小道了。”司机回答。

    贾浩明一愣:“为什么?”

    司机瞟了他一眼:“我刚从市区过来,高架桥那边出车祸了,路上全是警察和救护人员,现在估计过不去了。”

    贾浩明心里一动:“什么车祸?”

    司机叹了口气,一脸悲伤地说:“我也不太清楚,听说是一辆大货车和一辆商务车相撞,一起掉到了桥下去了。烧得只剩下一个壳子……”

    贾浩明一听,心里如释重负。

    看来,自己多虑了。王大路不仅没有跑,而且还得手了。意外的是弄假成真,把自己也搭了进去。

    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不过,对他来说,却是个天大的惊喜。不但弄死了朱啸天,而且为他还省去了一笔不小的酬金。更重要的是,王大路这么一死。还让这起人为制造的车祸,弄巧成拙,变成了一起真正的车祸。

    这样一来,警察就不会再怀疑到他。

    以后,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想到这里,贾浩明嘴角一勾,强掩心底的欣喜对司机说:“没关系,那就走小路吧!”

    回到住处,贾浩明欣喜地打开一瓶香槟。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得意地举起了酒瓶:“贾浩明,你终于可以出人头地了!”

    正自顾地喝着,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贾浩明条件反射地愣了一下。

    掏出手机一看,是朱秀珠打来的,贾浩明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放下手中的酒瓶,思忖着要不要接她的电话。

    她父亲刚刚出车祸死了,她肯定是来向自己哭诉的。可是,策划这起车祸的幕后元凶就是他。他倒不是什么愧疚,而是怕言语中有什么闪失,引起她的怀疑。

    可是,这个电话他不能不接。

    如果不接,就更会引起朱秀珠的怀疑。因此,犹豫一会儿,他还是摁下了手机的接听键……

    电话里,朱秀珠问他在干什么?

    贾浩明打了个哈欠,说在睡觉。并问她有什么事?

    朱秀珠说,她爸去市里了,可是,刚才打他电话却一直关机。她很担心,因为他爸的手机从来没有关过。

    贾浩明一听,心里又镇定了很多。看来,朱秀珠还不知道她父亲已经出了车祸。便假意安慰说:“也许他手机没电了,或者正在和周副市长谈话,所以关了机?你等一会再打过去试试……”

    朱秀珠却说:“可是,我打他司机的电话也关机了……”说着,竟嘤嘤嘤地在电话里哭了起来:“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我觉得我爸肯定出什么事了……”

    贾浩明心里一惊,没想到女人的第六感是如此的强。

    是的,你爸出事了,而且是我干的,可是我不能告诉你。

    贾浩明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十分关切地说:“阿珠,你不要着急,我帮你想想办法……你有周副市长家的电话吗?打他家的电话问一下。”

    朱秀珠忍住哭声说:“没有……”

    贾浩明又问:“市长本人的呢?”

    朱秀珠答:“也没有……”

    贾浩明只好说:“那你等一会再打,也许真的不方便接你的电话。”

    朱秀珠嗯了一声,正要挂电话,突然又改变了主意:“我想去你那里,你能来接我吗?”

    贾浩明心里一震,自己刚从那边过来,高速路也已经封了。如果她过来,肯定会知道她爸出车祸的事情。这样一来,他又要费尽很多口舌。

    于是说:“改天吧,明要我还要去参加一个公司的招聘会,必须早点睡。”

    朱秀珠一听,不太情愿地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早上。

    天一亮,贾浩明便迫不及待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昨晚,他一夜无眠。

    不是不想睡,而是睡不着。脑子尽是想着有关朱啸天的事情。

    他真的死了吗?现场怎么样?有没有留下什么对自己不利的痕迹?警方的斟察结论又是什么?是否认定这是一起车祸?还是有别的什么怀疑……

    这么想着,之前的兴奋感开始荡然无存。

    他甚至开始有些不安。

    因此,起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墙上的壁挂电视。

    然后,将频道锁定在本地的海州卫视。

    他知道,朱啸天不是一个普通的人物。他在海州商界呼风唤雨几十年。如今,突然死了,肯定会引起不小的轰动。

    他点燃一支烟,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

    电视里正在放着天气预报,他下意识地转头朝窗外看了看,昨晚的雨早已停了。听着天气预报,他心里非常焦燥。他抓起手机看了看,现在是早上的七点五十九分,很快就是海州的早间新闻了。他只好耐心地看下去。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