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朱啸天死了

    几分钟后,画面突然一转,早间新闻终于开始了。

    “本台消息,昨晚六点二十五分左右,在本市大成工业园至市区的高架路上,发生了一起重大的交通事故……一辆无牌的大型货车与一辆本田商务轿车发生碰撞,相继掉入十多米高的桥面后起火燃烧……”

    贾浩明坐在电视机前,两眼死死地盯着电视。

    也许是现场比较紧张,所以电视里的画面有点乱。

    夜色中,警灯闪烁。十几名身穿制服的消防员,正站在高高的桥面上。手持大型灭火器,朝桥下的两团冒着浓烟的大火喷射着。

    贾浩明起身将头靠近电视,想看清那两团大火中,是否是王大路和朱啸天的车。

    然而,由于是晚上,天上又下着雨。因此,桥面下的画面非常模糊。贾浩明有些失望地重新坐了回去。

    这时,电视的画面又一闪,天色已经微明。

    一名女记者,手持一根长长的话筒,站在两堆黑色的汽车残骸前说道:“据警方透露,他们从两辆出事车上,分别找到了三具已经烧焦的尸体……身份目前还无法确认……”

    贾浩明心情激动,紧紧地盯着画面。

    他想从记者身后的两辆汽车残骸中,找到与朱啸天和王大路有关的痕迹。

    然而,现场一片狼藉,两辆车已经烧的只剩下骨架,里面的尸体也早已被救援人员移走。

    他根本看不到什么。

    虽然如此,他还是可以肯定:朱啸天和王大路的确已经死了。

    现在,他最关心的,是警方对这起车祸的勘查结果。

    好在新闻仍在继续,他屏声静气地听着。

    “……根据警方的初步勘查:这是一起严重的车辆追尾事故,可能与当晚的天气状况有关……具体情况,还待警方进一步调查……”

    看到这里,贾浩明喜忧参半。

    喜的是,警方已经认定这是一起车祸。忧的是,他们还在进一步调查。

    不过,他还是觉得自己可以睡个好觉了。因为肇事的王大路已死,就算调查,也死无对证。这么想着,贾浩明忍不住哼哼地笑了两声。关掉电视,往床上一躺,便想舒服地睡一觉……

    可是,眼睛刚闭上,桌上的手机就响了。

    贾浩明心里不由一惊,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抓起手机一看,是朱秀珠打来的。

    他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从昨天晚上开始,他就对电话有了一种恐惧。只要铃声一响,他就会条件反射地想到警察。

    此时,他才真正体会到,做贼心虚的滋味。

    看着屏幕上不停跳动的号码,贾浩明的心里开始打鼓。

    他知道,朱秀珠这次打电话过来,肯定是和她父亲的事情有关。因为昨天晚上,她就打过一次电话。也许,她和自己一样看到了刚才的新闻。说不定,已经知道了她父亲死亡的消息。

    这么想着,便强做镇定地接通了她的电话。

    “贾浩明,我爸出车祸了!”

    一接电话,朱秀珠便在电话里哭诉。

    贾浩明故作惊讶地问:“怎么回事?”

    朱秀珠说,她昨晚一夜没睡,一直再打她父亲的电话,可是一直关机。刚才,她看到电视里说,高架路上出了一起车祸,她怀疑出事的就是她父亲。

    贾浩明皱了皱眉:“阿珠,别胡思乱想了,怎么会是你爸呢?”

    朱秀珠说:“我已经报警了,警察说,让我去医院做dna鉴定。你陪我去吧!”

    贾浩明心里一怔,手里的电话差点掉到地上。

    他倒不怕她去做dna鉴定,因为他也想知道朱啸天是不是真的死了。而是怕跟他一起去,见到他现在最不想见的人——警察。

    于是大声咳了一声,掩饰住心里的不安:“阿珠,今天我……要去面试,就不能陪你了……你自己去吧……”

    朱秀珠打断说:“你的面试有我爸重要吗?虽然他以前对你不好,可是他毕竟是我爸……”

    听她这么一说,贾浩明只好勉强答应:“那好吧,我跟你去……在哪家医院?”

    朱秀珠说:“第一人民医院……”

    贾浩明答应说:“好,你开车过来,我在医院门口等你!”

    挂断电话,贾浩明跑进洗手间,好好地梳洗了一番。虽然一宿未睡,但是,他必须装扮的精神一点。否则,让朱秀珠看出点什么来,可不是闹着玩的。

    第一人民医院就在春风路上,离他所住的地方只有十几分钟的车程,坐地铁很快就到了。

    然而,他在医院门口的停车场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朱秀珠那辆蓝博基尼跑车,才缓缓地停在他的面前。

    贾浩明有些奇怪,问:“怎么开了那么久?”

    朱秀珠一脸泪容地说:“经过转盘的时候,我停了一会儿。”

    贾浩明知道她去看车祸现场了,便不想接她的话:“走吧,做正事要紧!”

    在门诊大楼,一名警察和法医接待了他们。

    做完dna检查,法医拿着两份诊断报告对朱秀珠说:“朱小姐,很不幸,根据dna比对,其中一名死者的dna和你的dna完全吻合……”

    朱秀珠一听,顿时嚎啕大哭。

    她的母亲死得早,从小在父亲的呵护下长大,因此,感情自然很深。

    贾浩明见状,也连忙装出一副悲伤的样子,在一旁安慰着:“别伤心……人已经死了,哭也活不过来……”

    心里却在想着:“这个老东西,终于死了!”

    从医院出来,陪同的那位警察,要求他们去市局做个笔录。贾浩明不想去,可是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拒绝,只好和朱秀珠一起上了车。

    由于朱啸天的身份已经确认,因此,根据朱秀珠提供的线索,警方很快就确定了另一名死者的身份——那就是朱啸天的司机。

    现在,三具尸体当中,已有两具找到了身份。剩下的,就是肇事者了。

    警察说,因为大火,所以在车祸现场,他们并没有找到任何有关肇事者的有用信息。因此,如果无人认领的话。那么,就无法对她进行赔偿……

    此时的朱秀珠,正沉浸在无比的悲痛当中,对警察的话根本没有在意。倒是站在一旁的贾浩明,听后非常兴奋。

    这么说来,自己终于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几天以后,朱啸天车祸身亡的消息,很快就登上了海州各大媒体的头条。

    腾飞公司内,也已一片。尽管朱啸天平时对公司的员工并不怎么样。但是,自己的老板突然死了,他们还是感到很震惊。

    而同样感到震惊的,还有顶新公司的杜小薇。

    此时此刻,她正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前,看着网上的几个加粗的大字:“腾飞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老板朱啸天,两天前在一起车祸中死亡……”

    杜小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几天前,朱啸天还来办公室找过她,为采购材料的事情和她讨价还价。现在,却突然死了,真是世事无常。

    于是,打电话告诉了还在日本谈判的李哲俊。

    李哲俊也深感意外,虽然朱啸天生前一直把顶新公司作为竞争对手,而且,也的确给他带来过不少麻烦。但是,作为同行,他还是挺敬重他的。毕竟,他白手起家,把一家民营企业弄到现在的规模,也实属不易。

    因此,慨叹之虞,对杜小薇说:“葬礼那天,代我去送个花吧,毕竟都是同行!”

    杜小薇嗯嗯地应着,表示同意。

    两天后的一个早上,阴雨绵绵。位于海州市郊的一家殡仪馆内,哀乐阵阵。朱啸天的葬礼,正在这里举行。

    海州商界那些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在门口,杜小薇的车却被保安拦在了门外。

    “对不起,我们朱大小姐说了,不接待顶新公司的人!”

    杜小薇知道,他嘴里的朱大小姐就是朱秀珠。

    她无奈地走下车,将一束白菊递给保安:“那好,我不进去了……请代我向你们的朱大小姐表示哀悼……”

    保安迟疑了一下,正要接花。冷不防从背后走出一个人来,哭着一手打掉了她手中的花:“杜小薇……你少来这一套,是你害死了我爸……”

    杜小薇一愣,抬头一看,正是朱秀珠。

    她很不解:“我怎么害死你爸了?”

    朱秀珠却不再理她,示意保安立刻赶她走。杜小薇见她如此愤怒,也不想和她争辩。毕竟,这里正在举行她父亲的葬礼。

    于是,转身回到车里,掉头离开。

    料理完父亲的后事,朱秀珠对一直帮她忙前忙后的贾浩明说:“贾浩明,我爸已经死了。公司的事情我又不懂,你回来帮我吧!”

    贾浩明一听,心里欣喜不已。

    这一刻,他已经等待了很久。如今,他终于可以回来了。

    然而,他不能这么快答应她。

    一是面子上过不去,二是他觉得这样太没价值了。其次是她父亲刚刚才死,自己这么快回来,难免让人产生猜疑。

    因此,想了想说:“阿珠,我已经找到工作了。签了合同的,不能说走就走。”

    朱秀珠问:“那我怎么办?以前我爸在的时候,我没管过公司的事情,如今他走了,我……”

    说着,竟呜呜地哭了起来。

    贾浩明见状,假装很为难的样子:“这样吧,我先在那家公司做一段时间。你要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打电话问我。”

    朱秀珠这才点了点头。

最新推荐: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