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拜访周副市长

    贾浩明回到市里的住处,便开始过起了自己的“隐居”生活。每天除了去楼下的酒吧消遣,就哪儿也不去。

    他知道,这种隐居的生活不会太久。

    朱啸天这棵撑天大树死了,毫无管理经验的朱秀珠,不可能撑起一个如此庞大的家族企业。更何况,她父亲留给她的还是一个烂摊子。

    如今,能够帮她遮风挡雨的,就只有他了。

    因此,他相信。用不了几天,朱秀珠就会焦头烂额地来求他。

    到那时,他再风风光光地回去。

    贾浩明的猜测没有错,朱秀珠接替她父亲的职位后,各种问题就接踵而来。

    采购告急、生产告急、业务告急、财务告急……

    以前朱啸天在的时候,还能勉强应付。如今他一死,人心涣散。很多人欺她不懂管理,把本该自己解决的问题都推给了她。

    虽然有些事情可以问贾浩明,但是,她不可能事事都打电话去问他。

    再说,有些事情,贾浩明也不一定解决的了。

    就像材料的事情,本来就是贾浩明惹下的。为此,他父亲还搭上了一条命。现在,这个烫手山芋传到了她的手里。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贾浩明说:“去找杜小薇吧,你父亲不是找过她了吗?”

    朱秀珠一听,气不打一处来:“你让我去求她?休想!这辈子,我跟她势不两立!”

    贾浩明见她如此固执,只好说:“那就去找周副市长吧?你爸死了,不知道他还给不给面子。”

    朱秀珠说:“他曾在我家见过我,应该不会这么绝情吧?”

    贾浩明说:“那不一定,官场上的人,说变就变。”

    朱秀珠说:“那你和我一起去?”

    贾浩明想了想,这是一个认识周副市长的绝好机会。也许,以后工作上还需要他帮忙呢。于是一口答应。

    第二天晚上,两人在市内的奢侈品店买了一些礼物,来到市政府旁边的周副市长家。

    这是一个高档的欧式别墅区。优雅的环境和豪华的外部装修,让朱秀珠这个见多识广的富二代都感到惊讶不已。

    然而,周副市长不在。一个皮肤白净,长得非常富态的中年女人出来开了门。

    她叫张彩虹,周副市长的老婆。

    “你们找谁?”一双凸起的大眼睛,十分警惕的打量着他们。

    朱秀珠说:“我们找周副市长!”

    张彩虹说:“他不在。”说完,就要关门。

    朱秀珠知道她认生。连忙说:“阿姨,别关门,我是朱啸天的女儿……”

    张彩虹一听,肥胖的脸上,这才挤出了几丝笑容:“哦,原来是朱总的女儿啊,听说你父亲前几天……”说到这里,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对不起,你看我这张嘴……咳咳,你们有什么事吗?”

    朱秀珠说:“我们找周副市长有点事。”

    张彩虹说:“我们老周不在,他出差了。过几天你们去市政府找他吧。”

    朱秀珠半信半疑,想进去看看。于是说:“阿姨,我有点渴,能让我进去喝口茶吗?”

    张彩虹一愣,只好笑了笑说:“可以,可以,但是,你的东西不能提进来……”

    朱秀珠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礼物:“阿姨,这本来就是给您和周副市长买的,怎么能让我们提回去呢?”

    张彩虹脸色一变:“那我不能让你进门!”

    说着,又将门掩上了。

    其实,她很想收,可是不敢。这段时间,他老公不止一次的警告她:“现在中央反腐很厉害,到处都有纪委的眼睛盯着,你不要随便让人进我家的门!特别是提礼物的。”

    所以,她不得不非常小心。

    贾浩明见她如此谨慎,于是朝朱秀珠使了个眼色。

    朱秀珠明白了他的意思,便将手中的礼物往他手里一塞说:“那好,我不提东西进去,就喝一口茶。”

    张彩虹这才打开了客厅的门……

    走进客厅,朱秀珠不由大吃一惊。

    外面的装修如此奢华,里面的摆设却如此简陋。宽大的客厅内,灯光昏暗。除了几套简单的老式家具,竟然找不出几件像样的东西。

    朱秀珠以为自己穿赿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父亲曾经跟她说过,周副市长是个很爱财的人……可是,他的家里怎么这么简陋?

    正在疑惑,张彩虹双手端着一杯茶走了过来:“喝吧,家里没什么好茶,将就一下!”

    朱秀珠眼前突然一亮,只见她左手端茶的那根无名指上,竟然戴着一枚鸽蛋大小的名贵钻戒!虽然客厅的光线比较暗,但是,在昏暗的灯光下,那颗硕大的钻戒还是非常抢眼。

    朱秀珠知道,这颗钻戒肯定价值不菲。

    因为她自己手上的几枚钻戒都没有她那一颗大。

    看着张彩虹手上那枚闪闪发光的钻戒,朱秀珠嘴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看来,这客厅里的摆设,都是骗人的。

    她不动声色地接过茶,一饮而尽。

    茶的味道又苦又涩,显然是用陈年的茶叶泡的,和自己常喝的龙井差远了。她暗忖:“这茶是不是专门用来招待别人的?”

    她又扫视了一眼客厅,里面空荡荡,周副市长果然不在。

    张彩虹从她的眼神里似乎看出了什么,笑了笑说:“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

    朱秀珠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将一张存有10万块钱的信用卡,塞进了张彩虹的手里。张彩虹脸色一僵:“姑娘,你这是什么意思?”

    朱秀珠眨了眨眼说:“一张健身卡,没多少钱。您就收下吧!”

    张彩虹假装很生气,还要推辞。朱秀珠抓着她的手说:“阿姨,我又不是外人,您就不用再推辞了吧!”

    朱秀珠特意将“外人”两个字说得很重,显然是话里有话。

    张彩虹也心知肚明。

    她父亲曾经来过家里很多次,大包小包的也收了不少,的确不算“外人”了。于是将卡揣进了兜里说:“那好……这次我收下……但是下次可别这样了……”说着,又警惕地往门外看了看:“刚才和你来的那个小伙子是?”

    朱秀珠看出了她的顾虑,安慰说:“放心,他是我男朋友,不会乱说的。”

    张彩虹这才满脸堆笑地说:“那就好……你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吧,等老周出差回来我帮你转达!”

    朱秀珠觉得和她说有些不合适,便婉拒说:“阿姨,您还是把周叔叔的电话给我吧,过两天我去市政府找他。”

    朱秀珠还算机灵,转眼就改变称呼了。

    张彩虹却犹豫起来。

    丈夫的电话是不能轻易示人的。

    朱秀珠仿佛看出了她的心思,便微笑着说:“阿姨,您要是觉得周叔叔的电话不方便告诉我,那就把他办公室的电话告诉我就行了!”

    她想,这样你就不会再推辞了吧?

    张彩虹果然没有再推辞,接过她手中的笔,在她的便签纸上,写下了她丈夫办公室的电话。

    虽然没有见到周副市长本人,但是,她的目的已经达成了一半。

    拿到电话后,朱秀珠便和贾浩明快步离开了周副市长的家。

    开车回去的路上,贾浩明对朱秀珠说:“阿珠,想不到你一点也不笨。今天的事情,让我对你刮目相看。”

    朱秀珠一脸不悦地说:“你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

    贾浩明连忙说:“不,我是在夸你。以前看你大大咧咧的,说话也很冲。今天却挺有分寸,完全像变了一个人……”

    朱秀珠眼圈一红说:“那是因为有我爸在,我才那么任性。现在他死了,我还能像以前那样吗?”

    贾浩明见她伤心的样子,便不再说话。

    心里却提醒自己,今后和她在一起,要多长个心眼。

    看来,这个女人并不简单。

    两天以后,朱秀珠得知周副市长已经出差回来,便急不可待地拔通了他办公室的电话。

    然而,刚做了自我介绍,就被周副市长狠狠地批评了一顿:“小朱啊,你这么做是违法的……快来把你的东西拿走。现在,中央正在大力反腐……你这么做,是想让我犯错误吗?以后,有什么事,就来办公室里找我,不要去我家!”

    说完,就“咔”地挂断了电话。

    朱秀珠心里一愣,半天也没有回过神来。

    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昨天晚上。周骏波一回家,就听妻子说起了朱秀珠来家里找他的事情,不由大发雷霆。

    “现在风声那么紧,你怎么还敢收她的东西?”

    张彩虹不解地说:“不就一张卡吗,我去查过了,也就十万块钱……”

    周骏波气得直拍桌子:“一分钱你也不能收!”

    张彩虹嘲讽说:“你以前收的还少吗?每次朱啸天来我家,你不都收了?现在,她女儿来了,你倒装起清高来了?”

    周骏波大声说:“现在不一样了……”他指着墙上的电视说:“里面天天在讲反腐,你怎么还敢收人家东西?你是想把我送进去?”

    他想,朱啸天已经死了,正好可以和他一刀两断。十八大前收手还来得及,没想到妻子却又收了他女儿的礼,他怎能不生气?

    张彩虹不满的说:“你生那么大的气干什么?我又没让她提东西进来,谁知道我收了她的钱?”

    周骏波气得直打颤:“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她送你钱肯定是有事相求。你都没问她有什么事,就敢收她的钱?”

    张彩虹一听,觉得丈夫说得也有道理,便将卡塞到他的手里说:“那你明天还给她吧!下次我注意就是!”

    因此,才有了刚才电话里的一幕。

最新推荐: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