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周副市长的报复

    面对公司的严峻形势,杜小薇来到李哲俊的办公室,和他一起商讨解决之道。

    李哲俊说:“如今之计,只能向总部求援了。”

    杜小薇却摇了摇头:“我觉得希望不大,上次公司面临那么大的困难,他们都没有出手相助……”

    李哲俊却不这么认为:“上次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们没有如实上报,以至于我爸很生气。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公司面临重要的机遇与挑战,我相信他不会袖手旁观的。何况,我们现在别无选择。”

    杜小薇仔细一想,他说得也对。目前,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于是,事不疑迟。李哲俊当即拿起桌上的话筒,拨通了他父亲李皓南的赿洋电话。

    然而,让李哲俊感到非常失望的是。他父亲不但不同意给顶新公司提供资金援助,反而告诉他一个不知道是好还是坏的消息。

    “鉴于中国市场的巨大前景和发展潜力,我已经将顶新公司的经营权买下,决定交给你来管理……从现在起,顶新公司不再是寰宇国际的子公司。以后,你也不需再向总部提供财务报告……顶新公司将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寰宇国际不再干涉和参与顶新公司的经营和管理……并嘱咐他好自为之。”

    说完,就匆匆挂断了电话。

    李哲俊握着话筒,半天没有说话。

    杜小薇见他神色凝重,便已经猜到了电话里的结果。但是,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哲俊,怎么了?”

    李哲俊神情低落地将他父亲的话复述了一遍。然后,狠狠地捶了一下桌子。

    杜小薇听后也很惊讶。这个时候,他父亲竟然做出这样的决定。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行船又遇顶头风。

    不过,细忖之下,她倒觉得这是一件好事。从总公司脱离以后,顶新公司的重大决策和人事任免等,就不用再考虑总部的意见和想法。

    因此,执行起来也更加灵活和有效率。这对顶新公司未来的改制和发展是非常有利的。

    更为重要的是,公司的盈收,不用再上交给美国的总部。这样,顶新公司将有更多的资金投入到企业的发展当中去……

    当然,也有让人担忧的地方。那就是,没有了寰宇国际这棵大树的保护,李哲俊今后的压力将会更加沉重。

    但是,总的来说,利大于弊。

    这么想着,杜小薇便抓起李哲俊的手,轻言细语地安慰说:“哲俊,别难过……其实,这也是伯父的一片苦心……”

    李哲俊余怒未消地说:“什么苦心?明明是落井下石……看我向他要钱了,就想把我一脚踢开!”

    杜小薇噗哧一笑,知道他在说气话。

    “不,你不能这么想……他这么做,虽然有点不近人情。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他是相信你呀。顶新公司毕竟不是一个小公司,他能全权交给你来管理,说明他已经不再怀疑你的能力了。在我看来,他是想让你放手去做,你应该高兴才对……”

    听她这么一说,李哲俊的心情便好了很多。其实,他也明白,这未必是一件坏事。可是,它出现的时机不对。

    目前,正是公司发展的关键时刻,而父亲却作出了这样的决定。

    他不知道是喜还是忧。

    “小薇,虽然你说得很对。可是……我们要的资金去哪里弄?”

    杜小薇蹙了蹙眉:“要不,我们去银行试试?”

    李哲俊想了想说:“行,市商业银行的马行长和我比较熟悉,明天我们一起去拜访他。”

    杜小薇点头答应。

    第二天早上,两人便驱车前往商业银行。然而,工作人员却说他不在。

    李哲俊只好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马行长的私人电话。开始,马行长对他还算热情。嘘寒问暖的,问他要存多少钱?他好派人过去。当得知他是来贷款的,态度便来了个360度的大转弯。打了个哈哈说自己正在

    开会,以后再聊。说完,就毫不客气地挂断了电话。

    李哲俊尴尬地笑了一下,无可奈何地将手机放进了口袋。

    海州工商银行是顶新公司的开户行,平时的流动资金都放在这里。因此,他和马行长的关系还不错,没想到这次却吃了个闭门羹。

    都说世界上最势利的是银行,当你有钱的时候,他会朝你抛媚眼。当你落魄的时候,他会翻脸不认人。

    嫌贫爱富是他的本性。

    杜小薇问他怎么样,李哲俊苦笑着摇了摇头。

    ……

    回公司的路上,李哲俊心情比较沉重。杜小薇安慰说:“没关系,我们再去别的银行试试。”

    李哲俊却执拗地说:“不,晚上我再去找他!”

    杜小薇惊愕地问:“你想去他家里?”

    李哲俊点了点头。

    他不相信,凭着这几年的交情,马行长会将他拒之门外。

    杜小薇说:“我和你一起去吧?”

    李哲俊摇了摇头:“不用,我一个人去好一点。”

    杜小薇也觉得他一个人去更合适,因此,也就不再坚持。

    晚上八点,李哲俊准时出现马行长家的门口。

    这是一栋位于滨湖公园旁边的高级别墅,总共三层,占地很大。欧式的建筑与中式的庭院,完美的结合。这里,是海州市内环境最好的地段之一。李哲俊曾应马行长的邀请来过这里,所以,驾轻就熟。

    站在庭院门口,李哲俊轻轻地摁了摁门铃。

    不一会,客厅的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人来。

    身材臃肿,是马行长的夫人。

    李哲俊远远地和她打了声招呼。马行长夫人走近了一看,面熟,但记不起来了。于是问:“你是……”

    李哲俊笑了笑:“我是顶新公司的李哲俊,上次来过的。”

    他想,如此健忘,每天来找马行长的人肯定不少。

    马行长夫人装模作样地拍了拍额头:“哎呀,看我这记性……原来是李总……你有什么事吗?”

    李哲俊见她没有开门的意思,只好说:“我是来和马行长下棋的,不知道他在不在家?”

    他知道,马行长有几个爱好,烟、酒、茶和下棋。

    因此,撒了个谎。

    马行长夫人信以为真,笑了笑说:“在在在,正一个人在客厅里看电视呢!”见李哲俊手里提着烟和酒,便朝门外瞅了瞅。确定无人后,才快速地打开了门。

    李哲俊闪身走了进去。

    客厅内,富丽堂皇。马行长正躺在一排宽大的沙发上,拿着遥控器,无聊地切换着频道。

    看到李哲俊进来,脸上立刻露出惊讶的神色。

    他叮嘱过妻子,除了几个常见的棋友,不要放任何人进来。没想到,她竟然把李哲俊领进来了,心里很不满。可是,人已经到了跟前,只好丢下遥控器,起身相迎。

    “哟,李总,真是稀客啊!”

    说着,向他伸出手去。

    李哲俊微笑着和他握了握手,将礼物放到桌上:“马行长,我来找您下棋了。”

    马行长心知肚明,朝妻子挥了挥手,示意她离开。

    马行长夫人点了点头,给李哲俊倒了杯茶后,便转身去了旁边的一个房间。

    “我知道你来找我的目的。”马行长开门见山的说。

    李哲俊见他如此直爽,也就不再隐瞒,将公司的情况作了简单的介绍。马行长说:“你是我们商行的老客户,我当然清楚你们的情况。信誉一直都不错,负债率也为零。而且,贷款的用途也很有吸引力。但是

    ,我不能将款贷给你们……”

    李哲俊问:“为什么?”

    马行长端起茶喝了一口,欲言又止:“有些事情,我不能说……”

    李哲俊心里一沉,更加疑惑:“有什么不能说的?”

    马行长却没有去接他的话,而是端起杯子说:“来,我们喝茶……要不,来下盘棋?”

    李哲俊见他顾左右而言他,心里更加不解:“马行长,我很想知道,您刚才话里的意思?”

    马行长低头沉思了一会说:“好吧,看在我们多年合作的份上,我就透漏一点给你……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得罪了周副市长?”

    李哲俊心里一怔:“什么意思?”

    马行长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前几天,他打电话给我。说你们顶新公司的诚信有问题,以后贷款要格外小心……”

    李哲俊立刻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看来,小薇说得没有错,周副市长果然开始报复他了。

    李哲俊无言以对,只好怏怏地从马行长家走了出来。

    第二天早上,杜小薇来到李哲俊的办公室,向他打听昨晚拜访马行长的情况。

    李哲俊只好如实相告。

    得知是周副市长在从中作梗,杜小薇心里非常气愤:“这个周副市长也太小心眼了吧,不就骗了他一回么,用得着这样吗?”

    上次承诺给顶新公司的发展资金,最后给了腾飞公司也就罢了。没想到连银行都打了招呼,这不是要赶尽杀绝吗?

    杜小薇觉得咽不下这口气,决定去市政府找他。

    李哲俊劝她不要去,一是担心将关系弄得更糟;二是去了也未必见得到他。

    杜小薇说:“放心吧,我不是去吵架的,我知道分寸。”

    李哲俊见她执意要去,只好同意。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