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酒吧喝酒

    中午12点,杜小薇和苏丽一起,来到位于长沙市解放东路300号的华天大酒店。

    这是一家超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做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长沙人,杜小薇对这里的环境当然并不陌生。

    下车后,杜小薇给郝有才打电话,说自己到了。

    郝有才说,我在三楼的酒吧,你过来吧。

    ……

    几分钟以后,杜小薇与苏丽双双出现在三楼的酒吧门口。

    推开门,一首震耳欲聋的音乐传入了耳内。杜小薇很快就听出来了,是一首迈克尔杰克逊的《beat it》。

    酒吧内的灯光有点暗。

    中间的舞台上,一个衣着暴露的女人,正在上面搔首弄姿地跳着。

    此时,正是酒吧营业的时间。可是,周围的卡座上,却一个人影也没有。只有对面的吧台上,孤零零地坐着一个人。雪白的灯光打在他的身上,有如一尊意大利石雕。

    黑色的休闲装,一副公子哥的打扮。额头上一撮金色的短发,像野草一样刺愣愣地竖着,在灯光下特别显眼。

    他一边听着音乐,一边玩着骰子,偶尔瞟一眼舞台上的女人。见杜小薇的身影袅袅婷婷地出现在酒吧门口,便朝舞台上的女人挥了挥手。

    暄闹的音乐嘎然而止,那女人只好识趣地朝门口走去。与杜小薇擦身而过的时候,眼睛里充满了妒意。

    “别发呆了,进点来吧!”

    杜小薇这才看清,坐在吧台上的那个人,正是郝有才。

    显然,他没有看到她身后的苏丽。于是,转身朝苏丽看了一眼,便一起走了进去。高跟鞋击打着地板,发出哒哒哒的声音。

    “哟,还带了个帮手啊?”

    发现进来的不是一个人,郝有才略带嘲讽地说。

    杜小薇正要回话,身后的苏丽却抢先回了一句:“怎么,我不能来吗?”

    郝有才这才发现是苏丽,尴尬地笑了笑:“哦,原来是苏美女……欢迎欢迎,两个大美女一同现身,让我感到蓬筚生辉呀。”

    说完,两个人已经到了跟前。

    郝有才将目光转向杜小薇。几个月不见,依然眉目如画,只是举手投足间,多了一分成熟。于是,指着旁边的一排高脚凳说:“俩位请坐!”

    说实话,他的确没有料到杜小薇会和苏丽一起来。因此,他还特意包下了这间酒吧,为的是想和她来个单独见面的机会。

    另外,他还有一个更龌鹾的想法。就是等杜小薇喝醉以后,可以趁机一亲芳泽。

    现在看来,这个愿望是不可能实现了。

    他很恼火苏丽不懂人情世故,这本来是自己和杜小薇之间的事情,她竟然跟着进来掺和。

    可是人已经来了,也不好赶她走。

    看着两张如花似玉的脸,他突然又有了主意。

    既然苏丽跟着杜小薇一起来,自己何不将她也灌醉了,来个一箭双雕?

    这么想着,不由嘿嘿地笑出声来。

    杜小薇见他喜形于色,冷冷地问:“你笑什么?”

    郝有才连忙掩饰:“没什么,看到你们我很高兴……我们好久没见面了。”

    杜小薇不习惯在这种阴暗的场合下和他说话。便蹙了蹙眉说:“能把里面的灯都打亮吗?”

    郝有才点了点头,朝吧台里面的服务员打了个响指:“去把灯都打亮!”

    其实,他也不想雾里看花。

    服务员应了一声,很快,酒吧内变得通透明亮起来。

    苏丽扫了一眼酒吧,发现周围空空荡荡。不禁问了一句:“酒吧里怎么没有人?”

    郝有才得意地说:“我已经将它包下来了。一天10万!”

    杜小薇眉头一蹙,嘲讽地说:“你可真会花钱……全国人民都在扶贫,你也尽一分力吧?”

    郝有才挥了一下手,不以为然地说:“那是政府的事情,关我什么事?”

    杜小薇对他的话非常反感。现在,社会上很多有钱人,宁可一掷千金,养几条宠物犬。也不肯捐出一分钱,去帮助那些处在贫困中的人。于是冷冷地说:“看着那些没钱读书的孩子,你就没点同情心吗?你这10万块钱,可以帮助多少贫困山区的孩子?”

    郝有才不满地说:“你怎么不捐呢?你男朋友那么有钱,现在也算有钱一族了吧?”

    杜小薇俏脸一红,正要回话,苏丽却抢过了话题。

    “你怎么知道她没有捐呢?高中的时候,她还组织学生会的人给汶川地震捐过钱呢,这个你也知道的吧?”

    郝有才一时无话可说,只好用手毃了毃吧台:“你们有爱心你们去捐,我的钱由我作主。再说,怎么花钱是我自己的事情,谁也管不着!”

    杜小薇叹了口气,心想,这种人不可理喻。所谓,道不同,不与为谋。还是不要和他争了,自己的正事要紧。

    何况,刚才来的时候,她已经吃过解酒药了。担心时间一过,药效就没了。于是,扯了扯还在和郝有才争辩的苏丽说:“不要争了,咱们还是谈正事吧。”

    苏丽也觉得和他讲这些大道理没什么意义,便将身子转到一旁,不再理他。

    郝有才本来就理亏,见杜小薇打了圆场,便接过她的话说:“ok,我们来谈正事……钱我已经准备好了。但是,你得喝酒。”

    杜小薇问:“怎么个喝法?”

    郝有才指了指吧台里面的酒说:“五瓶茅台……喝完就给钱。”

    苏丽转过身来,大声地说:“郝有才,你疯了?明知小薇不会喝酒,你还这样?”

    郝有才将手中的骰子往吧台上一丢:“我怎么了?又没有强迫她非喝不可……她可以选择第二个嘛……在我脸上亲二十下,二个亿同样可以拿走!”

    苏丽生气地说:“郝有才,你太过份了,有钱就可以污辱人吗?”

    郝有才见她一直帮着杜小薇,心里很不爽:“我怎么过份了?两个亿,借给别人,给我都愿意。我只让她喝酒怎么了?”说着,又转向杜小薇:“我这个人,就喜欢和人打赌。如果你后悔了,现在走还来得及,我郝有才从不勉强别人!”

    杜小薇听他这么一说,真的很想甩手而去。可是,想到公司很需要这笔钱。因此,她不能感情用事。

    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

    何况,这种富二代的钱,不借白不借。这句话是苏丽说的,现在,她很有同感。

    “那好吧,我接受你的条件……但是,你得把借款协议签了。”

    说完,从随身所带的包里,拿出一份早就准备好的借款合同,递给了郝有才。

    郝有才接过协议看了看,随手丢到一旁说:“不用这么费事……既然答应你了,还怕我耍赖不成?”

    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往吧台上一拍:“这是两个亿,喝完这五瓶茅台,你就可以拿走。利息我可以不要,但是,三年之内必须还我!”

    杜小薇没想到他这么爽快,心里非常高兴。想着,这两个亿,我算是拿定了。

    “那好吧,我们现在就开始?”

    郝有才点了点头,对吧台里的服务员说:“把酒拿上来!”

    苏丽见状,急忙说:“小薇,你不要命了……那可是白酒哇。”

    郝有才沉着脸说:“苏丽,你要是担心她,也可以陪她一起喝,喝完都算数。”

    他想,五瓶酒醉倒两个女人,应该没有问题。

    苏丽从他暧眛的眼神当中,似乎看出了什么:“你不就想灌倒我和小薇么,我才不上你的当!”

    郝有才没想到苏丽看穿了自己的心思,尴尬地咳了两声:“随你怎么想……”

    此时,服务员已经将酒摆到了吧台上。郝有才说:“全部打开……然后,你可以走了!”

    服务员早就收了他的好处,所以心知肚明。把五瓶茅台酒打开后,便迅速转身离去。

    杜小薇当然清楚他的用意。但是,她心里也有数。自己已经服过解酒药了,喝五瓶茅台应该没有问题。因此,也就没有在意。

    郝有才见杜小薇如此冷静,心里乐开了花。他抓起一瓶茅台问:“你是用杯子,还是用瓶子?”

    杜小薇不想让他看出破绽,便盯着他手里的那瓶酒,面露怯意地说:“还是用杯子吧……”

    郝有才一听,从吧台上拿起一只大肚子的玻璃杯,倒满酒后,递到了她的面前。

    “ok,那就开始吧!”

    杜小薇接过酒杯,手感有些沉重。看来,这一杯酒,起码有四两的份量。于是,端到嘴边,轻轻抿了一口。

    她想先试探一下酒精的浓度。

    不一会儿,一股火辣辣的味道,从喉咙里窜了出来。

    杜小薇轻轻地咳了两声,那张吹弹可破的俏脸上,顿时升起了两朵红云。

    苏丽见她这样,关切地问:“小薇,你没事吧?”

    杜小薇摇了摇头,然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郝有才目不转睛地盯着杜小薇,开始还以为她会被这浓烈的酒精呛到。没想到她竟然咕咚咕咚地将那杯酒喝了个一干二净。

    他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凉气。看来,这个杜小薇,真是豁出去了?

    喝完酒,杜小薇又大声地咳了两声。放下酒杯,她朝郝有才点了点头。示意把酒满上。

    郝有才满上后,杜小薇又一饮而尽。

    很快,一瓶茅台就见了底。杜小薇虽然脸色有点微红,却看不出有丝毫的醉意。

    郝有才心里开始打鼓:“看来,自己真是小看她了。如果换了自己,早就端不稳杯子了。”

    于是,拿起第二瓶酒,继续给她满上。

    如此往复,第二瓶酒很快又见了底……杜小薇却依然端坐在高脚凳上,气定神闲,毫无醉意。

    郝有才见状,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他嘲讽地看了苏丽一眼,意思很明白:“你不是说她不会喝酒吗?现在看起来,比我还能喝。”

    苏丽也一脸惊讶地看着杜小薇,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