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不要脸

    秦飞羽第一次发现,自己除了行医之外,又多了一项新的技能。

    原本那口炒饭锅的锅底,已经被他刷的锃亮锃亮的。

    “操,原来我刷锅还这么有天赋。”

    这并不是他非要去迎合那个林雅雅,而是基于自身的一个习惯。无论什么事情,既然答应了,那就要做到最好。

    那么他还答应林雅雅胸前枪口位置绝对不会让她留下伤疤,自然也会用尽他的权利。如若不是这几天来,他连续使用师父传授的针灸之术,以此来隔断林雅雅的疼痛神经。

    才让她受到致命枪伤后,没几天就能下床走动,还贪婪的吃掉一大碗的扬州炒饭。秦飞羽估摸着时间,知道自己应该再一次对林雅雅展开针灸的治疗了。

    “雅雅,我需要对你的伤口展开进一步的恢复治疗了。”

    在走出厨房后,秦飞羽对着楼上喊了这么一声。

    而正在和谢雨欣聊着当下服装流行趋势的她,一瞬间脸色便沉寂下来。跟着她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胸口,开口说道“臭流氓,我现在哪里又不痛,你别找理由占我便宜。”

    “你的伤口如若不展开后续治疗的话……”

    “便会留下一道伤疤,对吧!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我不听。”

    不待秦飞羽话说出口,林雅雅即刻的展开了反击。

    “呵呵,你的保镖还兼任医生啊!雅雅要乖,必须及时治疗啊!”

    坐在一旁的谢雨欣立马开始劝着,因为她知道林雅雅的性格,自小以来就是任性妄为。

    “不是啦,雨欣你不知道,我的伤口是在,是在……”

    “是在哪里呢?”

    “是在这了。”

    林雅雅在回答时候,脸蛋一红随后便指着自己的胸口位置说道。

    “噗嗤”一声,谢雨欣没有忍住笑了出声。不是她不心疼自己的闺蜜,但是想着自幼心高气傲的雅雅,在一个男人面前要展露自己哪里的状态。

    “这……但是无论如何,你也要治疗啊!”

    拼命压制着笑容,谢雨欣从口中蹦出了这句话。而她强忍笑容的样子,自然被林雅雅全全的看在了眼中。

    “讨厌,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连你都笑话我。哼,我今天说什么也不让那个乡巴佬碰我的身体。”

    而他说完这句话时候,发现秦飞羽已经到了她的我是门口,随手拿起一个抱枕朝着他扔了过去。

    秦飞羽一把多过后,脸上的表情也是皮笑肉不笑的,跟着说道:“雅雅,又不是第一次治疗了,今天你反应这么这么大?”

    秦飞羽揣着明白装糊涂,他当然知道是林雅雅当着闺蜜的面,拉不下面子。今天从起来,又是让他做饭、刷锅的,他心里也多少憋着一股气。

    刚好,接着‘治疗’这个光明正大的理由,怎能不好好收拾她一番。

    “我不要,我不要。”

    “伤疤,留伤疤……”

    面对着林雅雅的任性,秦飞羽最终悠悠的继续说着这句话,这也是她目前位置能够收拾雅雅最好的方法。

    果不其然,在这威胁下,林雅雅也只能咬着嘴唇选择了乖乖听话。任由着走过来的秦飞羽,一个个将她身上的一口解开。

    “长这么大,我真是第一次看到雅雅这么听话啊!”

    谢雨欣在旁边忍不住说出了这句话,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林雅雅会让一个男人就这样解开她的衣衫。

    哦,里面竟然还是真空的。看着她饱满的身躯,谢雨欣忍不住开始和自己的哪里开始比较……

    “雨欣,注意看我扎针的位置。”

    “嗯?”

    “雅雅是女孩子,毕竟我不合适每次都帮她治疗,我可以将针灸术传给你。”

    秦飞羽突然这么的说着,这让谢雨欣惊讶时候,更让靠在床头的林雅雅心里也是一阵的小感动。

    原来这个男人,是这么的绅士……

    想到这里,感受着秦飞羽双手不断在自己胸口位置的蠕动,那好像不那么抗拒了。

    “记住,首针于天池穴,其后依次是天溪、食窦、鹰窗穴道……”

    “嗯……”

    “最主要的是,每次在行针之前,需要将六处穴道周围血脉疏通,就像我这样展开按摩。”

    然后谢雨欣就看着秦飞羽的右手,在林雅雅的雪白的肌肤上有着规律的游走,然后还用两个指头在他的那个粉嫩的头上轻轻夹了一下。

    “好痒,快住手。”

    而林雅雅在也忍受不住摩擦,开始扭动着身躯做着下意识的躲避。这让一旁认真的秦飞羽突然脸色一变,开口说道“雅雅,你要在乱动我就把你绑起来,这样很容易造成穴道按摩的错乱,小心让你伤口再次出血。”

    在秦飞羽的威胁下,林雅雅也只好双手紧紧抓住了出床单,咬着牙强忍着不动。

    而秦飞羽呢?

    同样是在咬着牙,因为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笑出声来。因为针灸术之前,那么按摩的说法,纯属她自编而来。

    因为也只有这样,她才有借口在雅雅的胸口位置肆无忌惮的展开动作。

    至于说要教谢雨欣针灸之术,那就更扯淡了。他师父所传的针灸术,其中包含着关于武学、筋脉、穴道等融合之道,更主要的是这玩意是讲究天赋的。

    而谢雨欣也只不过是她恶作剧的一个幌子而已,就在他偷偷的享受林雅雅那保有弹性的肌肤时,自个也没注意到,他裤子上已经再次弹起了一个小帐篷。

    他没注意到,林雅雅也没看到。

    但一旁的谢雨欣,由于视线方向可看的清清楚楚。

    这让她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向来也是大大咧咧的她什么也没想,就开口了说道“秦飞羽,原来你是处男啊!”

    “啊!你这么知道的。”

    “啥?他是处男?”

    在谢雨欣突然的一句话后,秦飞羽和林雅雅两人第一时间做出了不同的回复。

    而这时林雅雅的眼光,也落在了秦飞羽那鼓起的小帐篷地方。

    “流氓,臭流氓。”

    林雅雅脸蛋一红,离开的开口骂道。

    弄得一旁的秦飞羽,好不尴尬。他自由跟着师父隐居各地,加上没日没夜的接受各种的训练。哪有时间出门泡妞,所以他真的还是处男。

    “哼,哼,小处男一个,雨欣快告诉我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带着略显嘲笑的语气,林雅雅的说着。

    要知道,在他妈的这样的一个时代,如果女孩是处子自身,那么她会犹如圣女一般,得到男人疯狂的追求。、

    反之,如果男的还是处男的话,则会被沦为嘲笑的对象……

    “呵呵,他刚才只不过在你胸部上摩擦了几下,哪里就有那么大的反应,这种人十有八九都是个雏。”

    谢雨欣和林雅雅一样,带着一股嘲笑的意思做着解释。虽然她也没有什么肌肤之亲的经验,可是她也是个堂堂大小姐。在这个有钱人的圈子里,没吃过猪肉还是见过猪跑的。

    “雨欣你太棒了,我早就想好好收拾他了,所以才让他做饭、刷锅,没想到还有这招。哼哼哼,小处男。”

    带着一种爽快的报复感,林雅雅着重的强调了‘小处男’三个字。

    这让秦飞羽此时的表情,一阵白一阵青的。

    不过……

    他此时那种让女孩,特别是两个漂亮的女孩来回笑话的人。

    “嗯,听说最近行情处男挺吃香,两位谁也把我收了呢?”

    伴随着秦飞羽的这句话说出,林雅雅也当场做出了回复。

    “不要脸,我和雨欣也都是处子身,想占我们便宜,没门。”

    “嘿嘿,既然都是个雏,那你们笑话我个屁啊!”

    带着一脸坏笑的秦飞羽,终于找到了一个反击的方向。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