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你干嘛

    总算在一对二的情况下,双方斗完嘴后秦飞羽再次给林雅雅扎上了六根针后,就被赶出了房间。

    为啥?

    因为林雅雅的胸前扎着六根针,总不能让秦飞羽的贼眼始终的看着吧!

    再说在行针期间,由于他和林雅雅身体的接触,他哪里始终矗立着那顶帐篷,让林雅雅感到难堪之时也注意到,谢雨欣的眼睛始终有意无意的在秦飞羽身上流动着。

    不知道为什么,这让林雅雅心里再次产生一种不悦,但又不知道如何表达,唯一能做的就是将秦飞羽赶出房间。

    而秦飞羽也不在过多逗留,在走出房间后让自己冷静下来后,开始再一次的在这栋别墅中来回走动。

    为了安全起见,在他要求下整栋别墅原本的保安、佣人全部被他所撤掉。理由很简单,那就是多一个人便会多一份危险。

    虽然他没有入行,但这对于杀手的这个行业是有着太深的了解。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假如没有辞掉佣人,那么杀手完全可以在神不知鬼不觉中在饮水、食物中下毒,一个不留心那些将会送入林雅雅的口中。

    但现在为止,一切都变得简单了。

    任何水源、食物,都会经过秦飞羽的勘探。对于他而言,对于食物毒性的食品,甚至不用过于接触,就可以凭借这嗅觉判断而出。

    因为……

    秦飞羽忍不住再一次感叹自己悲催的童年,他早在十多岁时候,就被他的师父尝遍天下毒物。

    “秦飞羽,可以聊一下吗?”

    这时谢雨欣的声音传了过来,秦飞羽抬头看去。

    这会没有了林雅雅的干扰,让他可以细细的看着这个女孩,虽然她没有林雅雅那般倾国倾城的美貌。

    但是鹅蛋的脸型,配合着那双波澜的眼睛,却散发出一种别样的韵味。特别是她的身上没有了林雅雅的拿着刁蛮,多了一份俏皮的可爱。

    “哦,你不用陪雅雅吗?”

    “不用,她已经睡着了。”

    确实,为了让林雅雅扎针之后安生一会,秦飞羽特意在他胸前灵墟穴扎了一针,这让她能乖乖的入睡。

    两人略微的寒暄了几句后,便坐在了客厅豪华的沙发之上。

    近距离下,谢雨欣身上所喷洒的香奈儿的香水,伴随着她原本的体香惹得秦飞羽阵阵的呼吸加速。

    是的,身为处男的他,自幼接触女人的机会本就少,而之前和林雅雅的接触更多也是在为她疗伤的前提下,总是少了那么一些感觉。

    此时呢?看着谢雨欣那粉色蕾丝的短裙,还有那丰润、修长的双腿上的黑丝袜,无处不在的体现着女人魅力的诱惑。

    哼,果然是没见过市面的小处男,看我不好好逗逗他。心中想着这些的谢雨欣,表面上却是平静如水。

    对她而言呢,生活的圈子全都是一些富家公子哥,她早就有些厌烦,猛然见到林雅雅口中的这位‘土老帽’,自然是新鲜无比。

    “飞羽,你刚从给我将的那些穴道都没记住,可以在给我演示一遍吗?”

    “啊?这么演示,等下回给雅雅扎针的时候,你在注意观察。”

    “我的意思是,我身上也会有穴道啊!”

    伴随着谢雨欣说出的这句话,她用手指轻轻的指着自己的胸口位置。加上脸上附带着阵阵的春色,让秦飞羽心中又是一阵荡漾。

    这是在明显不过的提示,秦飞羽也自然懂得。

    他早有所耳闻,说一些富家大小姐生活及其的放纵,现在看来还真是如此。

    难道今日就是我秦飞羽告别处男的日子?想到这里,秦飞羽忍不住咽了一次口水。

    “这…方便吗?”

    “嗯,人家喜欢这样。”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秦飞羽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按捺的情绪,就要朝着她伸出自己那支‘纯洁’的手臂了。

    相应的,他的裤头位置的小帐篷也再一次的升了起来。

    “哈哈……”

    终于看到了所期待的目标,谢雨欣忍不住趴在沙发上开始大笑起来。

    处男就是处男,稍微的一撩拨,就立马起了反应。这让她看在眼中,在感觉的极为好笑的同时,也有一种心里的满足感。

    这种满足感解释来就是:秦飞羽触摸到林雅雅身体后,才有了反应。而自己呢?只是言语上的挑逗,就让他顶起了帐篷。

    女人嘛,哪怕是最好的闺蜜,也是喜欢暗地里去相互比较的。

    但谢雨欣的这种表现,明显的是刺激了秦飞羽的感受。虽说好男不跟女斗,但是被这样玩弄,他也一时间心中集结了愤怒。

    起初她还认为谢雨欣这位大小姐,要比林雅雅懂事一些。但现在看来,两人互为闺蜜,在性格上也是半斤八两。

    “好啦,不许生气哦!”

    “切。”

    “别生气了,人家还想让你帮个忙。”

    “什么事,快说。”

    带着气愤的口吻,秦飞羽没好气的搭理着她。然而下一秒,他就再一次被这位大小姐的风格而无奈了。

    她说“可以掏出来你那,让我看看吗?”

    “啊?”

    “我到现在没见过男人的哪里,有些好奇。”

    谢雨欣这话,到时没啥毛病。生于豪门的她,和林雅雅一样,自幼接受着贵族的教育。也因从小家境的优越,凡俗的公子哥还真看不上。

    到现在来,她还真有些好奇男人哪里到底是个什么的样子。

    “哈,我没意见,但是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好说,你开个价。”

    在谢雨欣看来,他这样的私人保镖无非就是为了一个钱。而在她哪里,钱也仅仅是个数字罢了。

    但这在秦飞羽眼中,却是更愤怒了。这个大小姐,显然是把他当做鸭子来看待了。

    “钱我不稀罕,如果你真想看的话,那就用你的身体来交换。”

    “大胆,我可是谢家独女,未来明华集团继承人。”

    “切,又是一个……”

    秦飞羽的话说道了一般,忽然视线中发现屋中到物外千米以外的一处高楼中,闪过一丝光芒。

    他知道,那句狙击步枪瞄准镜的反光。

    他身体顺势往下一躺,在快速的伸出双腿直接将谢雨欣的小蛮腰夹住,一个用力将她扯到自己的身体上,就这样两人紧紧的抱住,滚到了沙发和茶几之间的缝隙中。

    “混账,你干嘛?”

    谢雨欣的话音刚落,只听见一声“哗啦”的玻璃破碎之声,跟着耳根中“嗖”的一声,一颗子弹集中了他们刚从所做的沙发上。

    “要想活命就把嘴闭上。”

    这时候的秦飞羽,彻底的换了一个人一般,说话的口气中带着命令一般的威严。

    谢雨欣之前已经从林雅雅那边听说了,有人要刺杀她。按照她的想法,以为这是应该很刺激很好玩的事情。

    但当事情真正的发生时候,她的身体却开始在秦飞羽的怀抱中开始不断的颤抖起来。而侧眼观察下,这是的秦飞羽那还有刚才半分小处男的羞涩模样。

    此时的他,脸颊的认真之中,包含着威严和霸气,让她不得不去服从她的命令。

    “砰”的又是枪声想起,他们周边的茶几被子弹集中,破碎的玻璃开始朝着他们二人挥洒而来。

    虽然气愤刚才谢雨欣对自己的玩弄,但毕竟那是小女儿不懂事,秦飞羽自然不会小心眼。连忙一个翻身,将她按在到身下,用自己的身体来对她做着保护。

    但……

    谢雨欣这时候体验到什么叫做自作自受了,因为她之前的调戏,让秦飞羽哪里始终是高耸矗立着。

    此刻为了保护她,两人又抱得很紧很紧。

    她虽然没有如愿的看到哪里长什么样,但现在至少可以隔着衣衫去体验体验那里是如何的状态了。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