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原来这么多

    “不过我话可说说道前面,就算你现在赶我走,之前付给我的钱可是不退的。”

    为了得到一线逃脱的生机,夜香也是拼了。至于是否被误认为是风尘女子,根本不再重要了。

    “不要脸的东西。”

    举例她最近的谢雨欣走了过去,冲着夜香骂道,随后说了一声“赶紧滚蛋”。顺手也将秦飞羽狠狠的拉倒了一边,还不忘在他的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下。

    “哎吆!”

    秦飞羽小喊了一声,不过最主要的是他赶紧挣脱开谢雨欣将自己的裤子提了起来。

    而这时的夜香,那张颇为古典的脸蛋上,带着桃花一般的笑容在看着秦飞羽的同时,身体也在朝着楼梯的方向走了过去。

    “飞羽哥哥,以后记得还要照顾香香的生意哦!”

    说这句话时候,她已经走到了楼梯口边,就在秦飞羽的眼下她走下了楼梯。

    “喂”待他喊了一声,就要起身去追时候,被一旁的谢雨欣再一次的缠住了胳膊,不让他在有所动作。

    就这样,夜香轻易的从秦飞羽的手中逃脱而去。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秦飞羽今日并不想要了她的命。首先来说,面对这般娇滴滴的大美人,如果做了枪下鬼,是男人都会心疼。

    再者来说,按照杀手组织的尿性,一旦干掉他们一个杀手。回头将会派来更狠、更多的杀手前来,两者权衡之下,秦飞羽也就顺着这个误会,将夜香放走了。

    哼,反正你下次在来的时候,我还会再一次的将你俘获。心中想着这些的秦飞羽,脸上浮现出一种自信的表情。

    但这看在林雅雅、谢雨欣眼中,那可不是自信,而是无耻到极致的表现了。

    接着在这凌晨两点多的时间里,两人便在别墅中,针对秦飞羽这种自甘堕落的行为,展开了审批和拯救。

    林雅雅的理由是“你身为我的私有仆人,必须在道德上是个具有道德情操的人。”

    “我说一句,我是你的全职保镖,不是仆人。”

    “哼,有区别吗?无论是保镖还是医生,你都是我的人。”

    林雅雅的这一句话一出口,刚要继续反驳的秦飞羽忽然头脑中灵光一现,开口说道:

    “嘿嘿,我可是男人啊!”

    “那你就是我的男人。”

    果然,此时还在起头上的林雅雅,就顺着他的话接了来。话刚一出口,她便意识自己上当了。

    “你,秦飞羽你玩我。”

    “没啊,你自己说的我是你的男人,夫人时间不造了,我们早点就寝吧!”

    说罢,秦飞羽像模像样的走到了林雅雅的身旁,一把拉着她的手,就朝着自己的卧室走了过去。

    “讨厌,混球,坏蛋。”

    连续用着三个词汇,冲着秦飞羽举手就打了过来。但是由于用力过猛,牵动了她胸口的枪伤,因为带来的疼痛让她也忍不住“哎呀”的一声。

    而始终站在旁边的谢雨欣也连忙走了过去,一把扶助了身体有些晃拗的林雅雅关心的说道“雅雅怎么了,伤口又疼了吗?”

    “嗯。”

    林雅雅从小就是娇生惯养的,那受得了这般的疼痛,一个忍不住眼泪就啪嗒啪嗒的流了下来。

    看着这位娇滴滴的美人,梨花落泪的样子,秦飞羽心中也是一疼,直接双手用力将她拦腰抱起便朝着卧室走了进去。

    “坏蛋,你要干嘛?”

    “你刚从触动伤口了,尽量不要多动,我帮你用针灸在止住疼痛感。”

    一边解释着,也把林雅雅抱到了床上,双手自然的就要解开她睡衣的纽扣。

    “不要,不要碰我,也不许你在看我的身子。”

    “嗯?又不是第一次看,也不是第一次摸了,你不是说了嘛,我是你的私人医生,有义务帮你治疗。”

    “以前不知道你是那样的人,我现在就不让你碰。”

    因为误认为刚才秦飞羽是真的找来分成女子,来玩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此时的林雅雅心中,秦飞羽原本还算不错的形象,也彻底的有些崩溃了。

    “好,好,那你就慢慢忍着吧!”

    这会秦飞羽也实在忍不下去了,自己为了她的安全可真是费劲了心思。

    她呢?除了会无端的刷大小姐的脾气,还会什么?要不是看在她长得漂亮的份上,秦飞羽早就懒得搭理她了。

    反正合同上表明,就是包围她的安全,协助起治疗保障生命安全。

    至于她现在的这些疼痛,又不是什么致命伤,那秦飞羽所幸也懒得在理他。带着些许的怒气,他转身下楼到了楼下客厅的沙发上,略显郁闷的点起一根烟抽了起来。

    就在他靠在沙发上半个小时后,开始闭上眼睛开始入睡的他,听到了楼上传来的脚步声。

    “飞羽,你睡了吗?”

    是谢雨欣的声音,秦飞羽没有搭理,继续闭着眼睛装睡。

    “我承认今天我和雅雅玩的有些大了,撩起你的欲望,你才去找那种女人。男人嘛,这个可以理解。但你真的不能把第一次,就这样送出去啊!”

    “好啊,那我的第一次送给你,这样总算可以了吧!关键是,你愿意吗?”

    面对连续的被误解,虽然秦飞羽也懒得解释,但必要的还击也是有的。

    面对他提出的这个问题,谢雨欣没有回答,反而是走着的身躯略微的一停顿后,伴着脸上的红晕,稍微一会后她才开口将话题转移起来。

    “雅雅的伤口好像严重了一些,疼的她在楼上都哭起来了,你可以去帮帮她吗?”

    “哼,那是肝火上身,引起周围穴道的疏通,链接到了疼痛神经,自然会疼。”

    “那你有解决办法吗?”

    “有,只要用银针再次封锁她的疼痛神经,她自然就没感觉了。”

    “嗯,那请你上去帮她吧!”

    “切,我是一个连小姐都会找的男人,都这样恶心了,雅雅这样的大小姐自然不让我碰她,我上杆子找骂吗?”

    秦飞羽在做着回答的时候,有意识的将嗓音提高了不少。在这安静的夜里,他相信楼上的林雅雅也是听得到的。

    “可你还是我的私人医生,必须要给我止痛。”

    果然,楼上传来了林雅雅的声音,其中还夹杂这哭腔,看来她对于疼痛的忍耐也快到极限了。

    毕竟那可是枪伤,这才几天啊!要不是秦飞羽用独门的针灸给她止痛,她早就受不了的。

    “哼,到现在了还嘴硬,我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雨欣,你告诉雅雅,除非她对我道歉,否则我今晚绝对不会在出手帮她。”

    留下这么的一句话,秦飞羽转了身在沙发上继续闭上了眼睛。在他看来,为了自己日后的工作方便一些,是有必要好好的给林雅雅一个教训了。

    “唉!”

    叹了一口气的谢雨欣,看着眼前这位倔强的男人,突然也意识到他其实和自己一样,也紧紧才十九岁。

    也会拥有自己的喜怒哀乐等等情绪的变化,但就是这种感觉,让秦飞羽在她心中反而变得更近了一些。

    而此时的林雅雅呢,也终于体会到秦飞羽对她的重要性。

    虽然她还不知道,因为秦飞羽的存在人,让他在回到别墅后,已经两次的躲过夜香的暗杀。但至少现在知道,没有他的伤口,真的很疼。

    一直来她都以为,秦飞羽多少都是带着沾便宜的心里,来医治她胸口处的枪伤,为了这个她一直心存不满。

    现在她可真真的明白了,秦飞羽为她所做的原来这么多。

    但是她习惯的大小姐脾气,又不肯去给他而道歉,所以现在只能躺在床上流着泪去,强忍着疼痛。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