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敢不敢

    面对着秦飞羽的挑战,此时的林威心中可谓是震惊。

    从之前秦飞羽的动作他可以看得出来,这人绝对是高手。但万万没想到,自己最得力的八名小弟,在他手中竟然撑不过几个回合。

    但此时他必须要迎头而上,这是属于男人的尊严,哪怕死在这里也在所不惜。

    但抢在他之前,赵龙飞抢先一步蹲下身来,捡起地上的手枪瞄准了秦飞羽。

    “哎呦我操,原来你小子是个高手啊!”

    赵龙飞被刚从秦飞羽的身手吓到后,也极快的反应过来,继续着刚才的嚣张说道。

    “赵公子,咱们混江湖的讲究一个信誉,你这样做我林威如何给道上兄弟交代。”

    林威压制不住自己的火气,冲着赵龙飞反驳道。但换来的结果是,赵龙飞将手中的枪指向了他的脑袋。

    “林叔,哦不,林威啊!你可知道,你充其量就是我们赵家养的一条狗,有资格在我这叫唤吗?”

    是啊,正如他所说,在赵龙飞的眼中,有钱有势就等同拥有了全部。女人可是是玩物,称霸K市黑道的林威可以是条狗。

    那么他呢?只能说是个不可救药的蠢猪。

    就在他拿枪嚣张的指向林威的脑门时候,一旁战力的秦飞羽会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吗?

    快速俯身的他在捡起一支枪时候,没有像赵龙飞那样的废话,甚至都不用瞄准便扣下了扳机。

    “砰”的一枪,子弹准确的集中了他的裆部。

    “啊!”

    跟着响起了杀猪一般的叫声,扔掉手中枪的赵龙飞捂着自己的裤裆,倒在地上开始不断的翻滚着。

    对于秦飞羽而言,一枪干掉他简单。

    但那样的话,可就不好玩了!赵龙飞不是喜好女色,还他妈的扬言要上了秦飞羽看上的三个女人吗?

    好,很好。

    秦飞羽的选择是,一枪毙掉他的命根子。这样玩法可必要了他的命,好玩的多。

    跟着秦飞羽一把将手中的枪再次扔了出去,看着林威,继续的伸出右手摆了摆手示意他继续刚从未能进行的决斗。

    “和你比斗,我只是自取屈辱,我打不过你,我这条命任你拿走吧!”

    朝着秦飞羽说完这句话,林威也闭上了眼睛。

    今日在自己面前,让赵龙飞落了个断子绝孙的结局。怎么想赵明都不会在放过他,了解到这点的林威,突然觉得自己的一辈子能在秦飞羽这等人物手下做个了解。

    真的,算是很不错的结局了。毕竟从他入这行起,就做好了在某一天横尸街头的准备了。

    “算是条汉子,你走吧!”

    而秦飞羽只是留下这句话,转身向着车中走了过去。而他在刚刚走到车中的时候,两眼突然一晕便不省人事了。

    理由就是,他右臂、左腿上的子弹贯穿伤,虽然有着夜香的简易包扎,但由于刚从距离的运动,造成流血太多,任他再强也是承受不住的。

    特别是刚从使出如影随形这个招数,更是耗损了他极大的精力,晕倒也是在所难免。

    “飞羽,飞羽。”

    林雅雅、谢雨欣看到他倒下,两人心中极为紧张的不断呼喊着他的名字,生怕他出现什么意外。

    而夜香,也在关心着秦飞羽的同时,有一个更大的诱惑摆在了她的面前。

    秦飞羽晕倒了,此时在场所有人之中,她便成了那个最强的人。

    现在的她,甚至不用去捡起一支手枪,但凭着双手足矣在十秒钟之内让林雅雅命葬于此。对于一个杀手而言,有什么比干掉自己目标更重要的事吗?

    想着这些的夜香,几乎都要动手了。

    但终究她选择了一把将昏迷的秦飞羽,一把拽到了车上。

    她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放过这个机会,只明白一件事。那就是此时她将林雅雅杀掉后,未来的时间中她和秦飞羽之间再也不可能在发生任何的关系。

    “我答应三天中之内不会对她动手,我说道做到。”

    在心中的夜香,这样对着秦飞羽这样说道。

    等他们回到在北山林家的那栋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他们并没有去K市是任何一家医院,而是夜香一盆冷水叫醒了正在昏迷中的秦飞羽,然后拿出他随身携带的银针交给了他。

    “飞羽,由于你把赵家的独子废掉了,去医院肯定不会安全,所以你自己救自己吧!”

    顺带着在说话时候,夜香随手拿起一瓶烈酒挡在的水杯中,用打火机点燃后从自己身上拿出一把匕首扔到了桌子前。

    当前最主要的就是,将秦飞羽身体中的两颗子弹取出来。

    “飞羽,你用你的行针之术,先把疼痛神经线阻隔了在取出子弹吧!”

    对于他的针灸,林雅雅是有着绝对的信心。想她胸部的枪伤,差点要了她命。但在秦飞羽的治疗下,现在不但不痛不痒,而胸口原本存在的伤疤也在这几天内开始缓慢的消失。

    “哈。”

    秦飞羽听着这些话,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跟着从沙发上做了起来,拿起了匕首在火焰上展开了烘烤消毒。

    只有他自己明白,枪声在四肢上和在胸口位置的治疗方式完全不同。

    像针灸的行针之术,虽然能够完全的隔绝伤痛感,但往往特别有效的治疗下,都会拥有副作用。那就是会造成周围神经反应的迟缓,林雅雅伤口在胸口,自然不用考虑这些。

    但秦飞羽的枪伤可是在四肢部位,一旦留下行动缓慢的后遗症,那未来可就麻烦了。

    所以当下他唯一的治疗方式,就是硬生生将自己体中的两颗子弹取出来。

    当着三个女人的面,秦飞羽将烧的火烫的匕首,放进了自己的左边大腿中,再将里面的那颗子弹硬生生的挖了出来。

    在这期间,秦飞羽愣是没有叫喊一声。并不是他装逼故作坚强,因为他是伤者,也更是自己的医生,不得有任何的马虎。

    任凭着汗水流满了额头,秦飞羽只是靠在沙发上大口的喘气。

    “古有关二爷刮骨疗伤,他身边至少有个华佗,还有人帮忙下棋。秦飞羽,你需要一些麻药吗?”

    看着取出了一个子弹的秦飞羽,夜香在一旁问出了这个问题。

    “使用麻药的话,会影响我的动作感知能力,所以……”

    喘着气的秦飞羽,正在做着解释的时候突然被夜香的一只手按在了他的嘴巴上,打断了他没说完的话,跟着她的双眼紧紧的看着秦飞羽,用着一份极为认真的口气说道:

    “我说的麻药,就是我。”

    说罢,在林雅雅、谢雨欣的注视下,夜香那红润的嘴唇吻在了秦飞羽的嘴上。

    这就是夜香所谓的麻药,一个深深的吻。

    这一个吻,直直的持续了半分钟之多。如果不是考虑到秦飞羽还要及时处理身上的枪伤,夜香真想把这个吻天长地久的持续下去。

    “秦飞羽你给我记住,这是我的初吻。”

    “嗯。”

    “够胆量的话,今晚上把我的初夜拿走,敢不敢。”

    “哈,等我挖出另外一颗子弹,在拿走你的初夜。”

    看着她们两人的对话,林雅雅、谢雨欣完全的处于懵逼状态了,对于她两这样的富豪千金,一辈子都不可能见过这样的场面。

    前一刻还在冒死决斗,下一刻就在重伤之际谈论这男女情爱的话题。

    最关键的是,看这两人眼中所表现出来的含情脉脉……

    如果这是电影里的场景,两女自然会被其感动,说不定还会掉下几滴眼泪。但真真的在他们眼前展现时候,两人的心中却又是那么的不是滋味。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