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不会放过他的

    两个女人,这般的纠缠在一起,一时间杀掉难分胜负。

    虽说要是轮到杀伤力,一百个林雅雅都不是夜香的对手。但此时她们两人的状态,可和杀人的的本领无关。

    伴随着刚才和秦飞羽缠绵的意境,在被林雅雅抱在身上时候,她却始终没有发出更大的气力将她推开。

    甚至夜香还觉着,就这样和她紧紧的贴在一起感觉,还有些淡淡的舒服感觉。

    但就在这种奇妙的感触下,林雅雅却突然无怨无苦的大哭起来。

    “呜呜……”

    伴随着哭泣,原本一直和夜香推阻的双手也变得更加挣扎了。

    看着这等局面,最先反应过来的秦飞羽,连忙起身过去将她们两人分开,伸出左手快速的将林雅雅的吊带一群一把的撕开。

    “秦飞羽,你他妈的干嘛?”

    一旁的谢雨欣连忙走过去,朝着秦飞羽毫不留情“啪”的一巴掌扇了过去。

    她认为秦飞羽是在刚从不断的挑逗下,已经失去了理智要对林雅雅做出过分的事情。

    “夜香,把桌子上的银针拿给我。”

    没有例会雨欣的动作,秦飞羽在对夜香说完后,一把将大哭中的林雅雅身体摆正。

    “雅雅,刚才的动作牵扯到了你胸前伤口的神经线,我马上要给你行针。”

    “嗯。”

    忍着疼痛的林雅雅,这时候在也不会介意秦飞羽在她胸前的任何的动作,反正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接过来夜香递过来的银针,秦飞羽快速在林雅雅胸口伤处展开了治疗。

    与此同时的他,自己还得忍着身上伤口剧烈的疼痛感。

    看着眼前的一幕,谢雨欣想到自己刚从抽到在他脸上的一巴掌,顿时觉得有些无地自容。但刚要开口道歉,就被旁边的夜香制止住。

    这时候的秦飞羽,不能被打扰。

    直到两分钟过后,扎上无根银针后的林雅雅,才开始逐渐的止住了胸口的疼痛。这让她也联想到,秦飞羽此时是在忍着多大的伤痛。

    这一切,也都是拜她所赐。

    终于这位一向任性妄为的大小姐,意识到了秦飞羽对于自己有着多大的帮助。

    “飞羽,谢谢你。”

    林雅雅没有在用衣衫遮挡住自己的胸口位置,任由着那大片嫩白的肌肤暴露在三人面前。此时的她,那颗冰冻的心针对这秦飞羽在一点点的融化。

    就在这时,这座在北山的林家别墅外面想起一阵车辆的声音。

    谢雨欣抬头看了一眼后说道“是林伯母的车,还有我的父亲也来了。”

    秦飞羽“哦”了一声,没有太多惊讶。刚从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之前那辆加长林肯的司机肯定做了报告,他们过来很正常。

    但是他突然脸色一变,看来衣衫不整的夜香一眼,连忙开口说道“夜香,你也来不及换衣服,快找一间房间躲避一下。”

    三个女人以为是因为谢雨欣父亲的到来,才让夜香躲闪一下,也并没有多想。

    而只有秦飞羽知道,林夫人可不是一般之人。纵容她没有见过夜香的甚至面目,但至少见过她蒙面而来的状态。

    凭借她敏锐的洞察能力,很有可能视频夜香就是那个曾经差点将她女儿毙命的杀手。

    夜香没有多言,连忙登上了二楼之中。而林雅雅也缓慢将衣衫整理后,外面的两人先后走进了一楼大厅之中。

    “雅雅”

    “雨欣”

    两人在进屋之时,快步的朝着各自的女儿小跑而来。

    为人父母者,得知自己女儿遇险怎能不焦急恐慌。还好他们两人发现各自的女儿,安好无伤后才放下心来。

    一会后,林夫人在发现此时的秦飞羽身上已经带有两处包扎,而周围的沙发、地板上留着大片的鲜血,足矣见得他受伤有多重。

    “飞羽,你的伤情如何?”

    她连忙向前关心的询问道,这是她第一次见到秦飞羽受伤,也自然知道这一切都是因她女儿所起。

    “没事,被两颗子弹咬了口,不至于残废。”

    秦飞羽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而他此时的注意力完全的放在了谢雨欣的父亲身上。

    一眼扫去,他差不多四十多岁的模样,中等的身高,普通的相貌,身上带着一些生意人所特有的精明气质。

    但是秦飞羽还能够感觉的到,他的身上带着一种狡诈的气味。

    这种人是拿着典型的为了利益,能够将自己的良心全都扔掉的人。

    要知道秦飞羽跟着自己师父多年以来,还专门学过相术。虽说不能如同易经之中那人识人面目,能够断的他前世今生。

    但最基本的洞人心机,这点本事秦飞羽还是有的。

    “哦,飞羽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谢林,明华集团董事长,和雅雅的父亲是异性兄弟。”

    注意到秦飞羽的目光,林夫人连忙向他介绍到。

    “您好谢老板,我是秦飞羽。”

    顺带着,他主动的朝谢林伸出了右手。

    而对方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后,没有任何的表示,随后开口说道“你今天救了我的女儿,不会让你白白受伤的。”

    说完他掏出一直支票和钢笔,在上面写上一个两百万的数额后交给了秦飞羽。

    “还有,你被辞职了。”

    跟着他冷冷说出了这句话,让屋内众人皆是一惊。

    “老谢,你什么意思,飞羽是我特意请来保护雅雅的人。”

    “嫂子,雅雅是我侄女,我自然也是很关心。但是这个保镖,在明知有危险的情况下,还带着她们外出逛街,造成凶险事宜。任他功夫再好,我们也不敢用。”

    站在一旁的秦飞羽,听着两人的对话。心中也是一番起伏,不管怎么说自个都是身负重伤,这个谢林竟然如此无情无义。

    那么……

    “哈,谢老板如此慷慨,我就却之不恭了,谢谢啊!”

    秦飞羽随手接过来钞票,然后信任坐在沙发上点起一根烟,一脸享受的抽了起来。而对于他刚从所说的辞退,更是置之不理。

    “既然钱到手了,那你为何还快走。”

    “哈,首先来说,我是受聘于林夫人,你没有任何豁免权。其次来说,如果我前脚踏出这栋别墅,下一秒林雅雅就会死在这里,你信吗?”

    面对着谢林,秦飞羽丝毫不给情面的说出这句话。而这也是真真的实话,他保证自己真的离职的话,楼上的夜香绝对不会放过刺杀林雅雅的机会。

    “爸爸,您干嘛啊!飞羽为了保护我和雅雅,都挨了两颗子弹,你怎么能让他离开呢?”

    一旁的谢雨欣也赶紧出口劝阻到。

    “是啊老谢,纵然飞羽有错,但功大于过。再说目前K市之中,我还真找不到可以代替他保护雅雅之人。”

    而林夫人年级谢林和自己去世丈夫的兄弟之情,言谈举止之间也是给足了他面子。

    “嫂子啊,不是我心硬。也是为了这个秦飞羽好,拿着钱赶紧逃吧!”

    “嗯?老谢什么意思?”

    “他把赵龙飞给废了,赵明不会放过他的。”

    废了,也就是指的是秦飞羽一枪将赵龙飞的命根子给打烂了。这等仇恨,赵龙飞的父亲赵明想想会怎么做,想想就明白。

    原来谢林担心的,是怕赵明的报复。

    “老谢,以我嘉华集团和你明华集团的实力,咱们在K市中用得着去怕赵明的汇合集团吗?”

    有些纳闷的林夫人向谢林问道,他们两家是世交,自然在生意上也有不少的来往。彼此的实力,林夫人还是明白了。

    以赵家汇合集团的财力,最多和她们这边其中一家五五开。

    “嫂子啊嫂子,这你可真不明白了。无论是我,还是之前我林老哥,发家致富靠的是生意。而赵家呢,硬生生是靠着黑道起家。这种人啊,咱们还是尽量的别招惹吧!”

最新推荐: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