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那你来找我是

    从壁柜上翻身而下的秦飞羽,随手将手枪扔到了一边,而自个则是懒洋洋的侧到在床上。

    尼玛,还从容的从炸药旁边拿起烟和打火机悠然的给自个点上了一支。

    当然,左手中握有的起爆器遥控可是拿的紧紧的。

    “哈哈哈,好你个秦飞羽,果然不同凡响。”

    那名被成为大哥之人,随手扯下自己蒙在脸上的黑布,走到秦飞羽跟前大大咧咧的也哪了他一根烟叼在嘴中,神手就朝着秦飞羽事宜要借个打火机。

    秦飞羽看了他一眼,三十来岁的年龄,一张国字形的脸庞,浓眉大眼中炯炯有神。

    给他的感觉,这人身上倒是缺乏了一些杀手的阴冷,多了一份男人的豪迈之意。

    而注意到他神手借打火机的手时,秦飞羽又忍不住脸上挂起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

    然后两人的手,都用着较慢的动作,双方完成了打火机的交接。

    “操”

    “操”

    当那人接过打火机后,两人是几乎从口中爆出了这个粗字。

    而且两人相互的口气,也并非是辱骂对方,而是一种情不自禁对双方的欣赏和刚才两人交手时过瘾的呐喊。

    旁边的两名杀手,看的一头雾水。他们虽说也是杀手界颇有名气的新人,但毕竟道行不深,自然看不出来其中奥妙所在。

    他们的师父在神手去借打火机时,早就做好了突击去抢夺秦飞羽左手中遥控器的打算。

    所以他的动作较为的缓慢,因为那是要突然发力的前兆。

    而秦飞羽呢,则用他那敏锐的视线观察到他之前眼神对他左手匆匆一瞥。在加上从他呼吸中微弱的变化里,料定他要突然发难。

    所以他们两人,在交接打火机的同时。不断的根据彼此眼神、呼吸节奏,甚至手指间微弱的变化,已经展开了一次带头无尽奥妙的交锋。

    这等交手,外人看来平淡无奇。但在他们二人心中,可谓波澜起伏,好不畅快。

    对于秦飞羽而言,这是他水平之中,除了和自己师父切磋外,首次的和自己同等实力人交手。

    自然让他更是兴奋不已,而对方呢?

    则是在看着秦飞羽的眼神中,带着无尽的欣赏之意,忽然毫无征兆的他开始仰天大笑起来。

    “喂,哥们你至于这么高,潮吗?”

    秦飞羽有些那么的开口问道,虽然他们二人交锋着实精彩,但也不至于这般狂笑,反而有些失了气度。

    但接下来就轮到他惊讶了,他眼前的这个男人装过身来对着自己两个徒弟说到“行了,把枪都收起来。”

    “师父,这?”

    “别废话,你们两人快过来拜见你们的师叔。”

    他突然而来的这句话,一下子让包括秦飞羽在内的三人懵逼了。

    且不论那两名年轻的杀手,无法接受这看起来比自个还年轻的秦飞羽一下子成为了自己的长辈。

    秦飞羽更是纳闷,他师父曾经说过自己时他唯一传人啊!怎么突然冒出来个师兄来了?

    “师叔在上,请受侄儿一拜。”

    正在秦飞羽纳闷之际,两名年轻的杀手也卸下了脸上的黑布,朝着他毕恭毕敬的单腿下跪,行着大礼。

    虽然他们心中多有不服,但师父的命令比天还大,只能坚决的服从。

    而看着跪在地上的两名杀手,秦飞羽意识到自己所处的这个门派绝对是古老相传而来,否则怎会自己的两名师侄会用这般传统的礼节跪拜自己。

    “这……”

    秦飞羽考虑了一会,虽然脑中还有太多疑惑,但还是赶紧站起来将两人扶起来,毕竟莫名其妙的当了长辈,心里虽爽,但还是很别扭的。

    跟着他从衣兜里翻出所有的现金来,差不多接近三万多块钱,分成两份给了两名师侄。

    毕竟长辈嘛,初次见面总得给些见面礼。

    “哈哈哈,师弟还是很会来事嘛!自我介绍下,我叫胡润东,不过江湖上兄弟都习惯称呼我刀疤。”

    说着他还特意指了指自己额头上一块刀疤,说明自己外号的由来。

    “不是不是,你先别解释自己外号怎么回事。你得先告诉我,你为啥是我师兄?我印象里,我可没师兄弟啊!”

    “哈哈”

    “我问你问题呢?”

    “哈哈”

    “你丫傻,逼吗?”

    无论自个说什么,那刀疤都是带着一种神秘的口吻微微一乐。这让原本就一头雾水的秦飞羽,更是怒火而起,直接爆出来一句粗话。

    刀疤不是傻,逼,相反他是个极为聪明的男人。之所以一直“哈哈”的打着含糊,是在通过秦飞扬的问话,来套取他所要知道的问题。

    虽然被自己的师弟鄙视了一句,但是刀疤也从秦飞羽言语的表现中,得知了自己要知道的消息。

    一是秦飞羽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二是他对于师父的真实身份也不够了解。

    然而他知道秦飞羽的存在还是在五年前,他打听到师傅黄炜的行踪后,才知道师父他老人家又重新收了一个弟子。

    他们这个门派不动于其它,每人所亲传弟子只能是一名。之所以黄伟在重新收徒,是建立在他已经将刀疤赶出师门的前提下。

    二当初将刀疤赶出师门,终极原因就是他擅自加入了明教‘嗜血狂魔’的杀手组织。对于黄伟而言,曾经三令五申不允许自己的弟子成为杀手。

    这个疑虑不但秦飞羽有,刀疤也是满腹疑问。毕竟他们从小所收到的训练是如何有效的杀人,为什么不能当杀手呢?

    更主要的是,刀疤的父母之死是被缅甸的一名毒枭所杀,他自己曾经数次秘密潜入其中,寻找报仇的机会,但每每都是无功而返。

    直到一天,那个嗜血狂魔的杀手组织找上门来,说他们可以协助干掉刀疤的仇人,要求是他加入这个组织。

    经过百般考虑后,最终刀疤为了报仇不共戴天之仇,依然决然的加入了杀手组织,从而大仇得报。

    但最后的结局是,他被师父黄炜所逐出师门,而且根据这个古老门派的传承,凡是被逐弟子的唯一结果就是死。

    在之后,这对师徒展开了一次决斗。当初年轻的刀疤,天赋甚至不在秦飞羽之下,但面对着经验老道的师父,最终还是败下阵来。

    在他闭上眼睛等死的时候,黄炜手中的刀顺着他的脑门砍了下来。

    但终究师徒如父子,黄炜没有下得了手,只在他脑门上留下那到深深的刀疤和那句“从今往后,你就当从没有过我这个师父,好自为之吧!”

    听着刀疤给自己解释的一切,秦飞羽基本上认可了这位自己的师兄,但忍不住第二疑问开口问道:

    “那你来找我是?”

    “来报答师父当年的养育之恩,但他老人家的脾气你是知道的。”

    刀疤的回答时候,眼神中带着深深的怀念。自己虽然被逐出师门,但在他的心中师父永远是师父,并不会又丝毫的改变。

    黄炜脾气极为的执拗,刀疤根本没有报答的可能。但就在一周前,接到赵明的八千万的赏金要求,去干掉一名叫做秦飞羽的男人。

    在看到照片后,刀疤一眼就认出此人正是自己的小师弟,因为五年前他曾经偷偷看望师父时候,见过他的容貌。

    在他看来,既然无法报答师父的养育之恩,那么就从他新任弟子着手,去给予他帮助。

    又是一些列的解释后,秦飞羽算是彻底的明白了,原来这位刀疤不是来杀自己的,而是帮助自己。

    “那你知道师父真实的身份吗?”

    最后秦飞羽面对这刀疤,问出了自己心中最大的疑惑。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