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讨厌杀手

    林雅雅,包括那谢雨欣,两位大小姐在最近一些日子里,无论是在秦飞羽还是夜香面前,都变得老实安分了许多。

    但那从小而来的任性、淘气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掉的,在早些日子之前,她们两位偷偷的在瞒着秦飞羽,在他的房间安装了摄像头。

    两位本意是,看看那身为初哥的秦飞羽,晚上会不会忍不住打手枪之类的。

    这样就能留下证据,作为以后笑话他的资本。

    而今晚上,虽说谢雨欣不在,剩下独自一人在房间睡觉的林雅雅也不寂寞。

    偷偷的看着秦飞羽和她的香香姐,两人之间的精彩视频。不管怎么说,林雅雅也是大人了,对那种事情总是好奇的。

    但没想到,两人抱着抱着就开始谈论起正式来了,这让林雅雅好生无趣。

    可随后两人交谈的内容,却引起了她极大的主意。这才让她知道,原来夜香真不是秦飞羽的师妹,而且她还是来自哪个神秘的杀手组织。

    还是那句话,林雅雅任性、单纯,但她绝对不笨。

    此时的她,手中拿着秦飞羽留给她防身的手枪,已经指着了夜香的脑袋。

    “雅雅,你疯了吗?”

    在一旁的秦飞羽,怒气冲冲的对着她喊道。

    “我没有,秦飞羽你要干过来,我就立马开枪。”

    看着就要起身前来的秦飞羽,林雅雅几乎是咧着嗓子喊道。

    “你到底想怎么样?”

    面对着已经有些失去理智的林雅雅,秦飞羽实在想不通的问道。

    “好,我问你秦飞羽,你知不道我那胸口上的那一枪,是谁开的?”

    林雅雅突然抛出来的这个问题,让秦飞羽、夜香两人都安静了下来,一时间他们不知道如何的去回答。

    因为他们两人都知道,当初就是夜香偷袭下,那一颗子弹差点要了林雅雅的性命。

    到现在,虽然在秦飞羽高超的医术之下,已经将她的伤口完全愈合,甚至就是连那些疤痕也在逐渐褪去。

    那林雅雅的心里呢?别人不知道,夜香最是清楚的。经常在半夜里,林雅雅总会从那噩梦中惊醒,然后一头扎在她的怀里。

    的确,对于一个十九岁的少女而言,任谁经历一次从阴曹地府走一圈的感受,都会在心中留下一个阴影。

    所以看着林雅雅拿着枪对准着自己,夜香不但没有丝毫的生气,反而看着林雅雅有着说不清的歉意。

    “雅雅,打出打在你胸口上的那一枪,就是我开的。如果你想要报复,来吧!”

    没有任何的波澜,夜香对着林雅雅,说出了这一番的话。

    而在看林雅雅,此时已经咬着牙,眼中含着热泪。

    “雅雅,你想想看,多少次危机里,夜香是在保护着你。我不向你解释神秘,就算夜香不杀你,还会有别的杀手来杀你。

    单说她救你命的次数,难道就比不上那一次杀你吗?还有,你知道夜香这次不杀人,她自己会遭受多么大的危机吗?”

    考虑到林雅雅心中的激动,秦飞羽也不再大吼,而是顺导的方式,在一步步开导着林雅雅。

    “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你们杀手。为了钱,可以搞的别人家破人亡。我就问你,你们这样良心上过得去吗?”

    关于林雅雅的这个提问,夜香还真是良心上过得去。

    因为她从小接受的洗脑教育里,要杀个人这种事情就是理所当然的。如果不是在这次任务中,邂逅秦飞羽,那么夜香则永远是那名冷酷的女杀手。

    “任何事情,都有着阴与阳。你看到了她阴的一面,就要遗忘她的阳吗?”

    回到林雅雅的不是夜香,也不是秦飞羽,而是听到动静赶过来的刘月琪。

    “刘老师。”

    “雅雅同学,学会多角度去思考问题吧!”

    当老师的就是不一样,上来就提出了一个很为玄学的问题,让林雅雅听着似懂非懂。

    跟着刘月琪向前迈出两步来到林雅雅身边后,顺手的将她手中的枪自然的拿了过来。

    “雅雅真是个善良的孩子,枪里都没放着子弹。”

    虽说刘月琪不怎么懂枪,但好歹他出身将门,对于枪械也是极为了解。从林雅雅手中,一把将枪拿在手中后,她就能凭借着手枪的重量,判断出里面没有子弹。

    “刘老师,你说着干嘛!”

    一旁的林雅雅,有些不悦的说道。

    但不管怎么说,让秦飞羽、夜香相互对视一眼后,都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一种欣慰。

    不管怎么说,这些日子还真没有白疼这个大小姐。

    “哼,夜香我告诉你。你是救过我的命,但你也杀过我,咱们就此两清,谁也不欠谁。”

    留下这句话的林雅雅,气呼呼的走出了这间卧室。

    刘月琪看了屋中两人后,脸上似笑非笑的说道“两位可以继续,雅雅那边我去哄她。”

    说罢,刘月琪也跟着林雅雅,走进了另外的一间卧室。

    至于秦飞羽、夜香,是否要继续刚才没有完成的事?

    答案是,继续个屁!

    莫名其妙的被林雅雅这么一闹,谁还有那气质玩男女之事。特别是夜香,坐在一旁也是说不尽的委屈。

    她找谁惹谁了?杀林雅雅,对她而言只是一向普通的任务。当初在没人时秦飞羽之前,她突来时一枪只是击中了她的胸口。

    为什么不是爆头?

    还不是夜香看着她,政治花季雨季,就算是要她死,也是心中一软,想给她留下那漂亮的脸蛋。

    否则一枪要是击中了头部,那还有之后秦飞羽英雄救美的事了。

    “香香,还在生气吗?”

    “没有。”

    “真的?”

    “嗯,雅雅是小女孩,她刚才做出那样的反应是应该的。”

    说着话的夜香,也走过来钻进了秦飞羽的怀中,继续说道“只是我好羡慕雅雅,无论什么时候都有人疼,有人爱。”

    能说出这句话,代表着夜香压在改变。

    对于她而言,之前因为重了那黑曼巴的剧毒,等同是在鬼门关走了一圈。

    活过来的她,等同就是一个重生。而接着这个机会,她也在对着自己的过去说了再见。

    此时的她,不再是那名杀手夜香。而是依偎在自己心爱的男人怀中的小女人。

    “香香有我爱,有我疼,我就是你的全世界。”

    在这等气氛下,秦飞羽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肉麻的感觉,说出了这句话。

    秦飞羽说完,都觉着自己浑身全是鸡皮疙疸。但停在夜香的耳中,看着她那一脸陶醉的样子,显然是飞出的享受。

    女人嘛,那个不喜欢自己的男人这样的哄着自己。

    就在他们两人在卧室里,恩恩爱爱的时候。

    另外的一间卧室,林雅雅却趴在床上不断小声啼哭着。起先刘月琪以为她是吃夜香的醋,毕竟她也看得出来林雅雅对秦飞羽有意。

    但很快的,刘月琪看出来林雅雅的不对劲。

    因为她哭的那种伤心,绝对不是男女感情的状态,而是陷入了一种极度的悲伤之中。

    早在之前,身为林雅雅古文老师的刘月琪,两人之间的关系早就是亦师亦友,看着林雅雅如此状态,刘月琪也没有多说,而是一只手轻抚在她的面颊上做着安慰。

    “刘老师,其实我也知道夜香姐姐对我好,但是我真的太讨厌杀手了。”

    “嗯,是因为你当初差点死在杀手的枪下吗?”

    “是,但不完全是这个。我爸爸当年,也是死在杀手手里。让我从小没有父爱,所以我讨厌杀手。”

    哭哭啼啼的林雅雅,终于说出了他此时伤心的理由。

    而停在刘月琪耳中,除了为自己这个学生惋惜之外,更是抓住了一条重要的线索。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