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士可杀不可辱

    对于秦飞羽而言,如果有选择他很不愿意去借助别人的名号,哪怕这个人是自己的师爷刘正山。

    但是他现在丝毫没有犹豫的,在夜香面前打出了自己师爷的名号。

    因为在他的心中,夜香的重要性远远要比自己那所谓的自尊,要重要的多得多。

    人活着,首先是得有一个自知之明。秦飞羽很强,这点谁都不否认。

    但是在当初海岛之上,秦飞羽同自己的师兄刀疤联手,最终仍旧败在自己那年仅七十岁的师父手下,这让他看到了自己的差距。

    这个世界太大,秦飞羽不愿意去做一个井底之蛙。

    而一旁的刘月琪,看着秦飞羽的表现,也在心里为他而高兴。以他十九岁的年纪,能有如此水准,已经难得可贵。

    甚至之前他还听自己爷爷提及过,现在的秦飞羽要比他自己以及他的师父黄炜,在这个年纪时候绝对要强。

    就是重要的他,仍然能够在自己的女人面前,始终保持着清醒。

    “琪姐,你怎么知道黄安的?”

    这时候拉着她收的夜香问道。

    “刚才你们几个在屋里玩的时候,我联系了一些魏叔叔,他告诉我的。”

    “魏叔叔?”秦飞羽随口问了一句。

    “对,就是你所在的特战大队大队长,魏奔。”

    “哦”了一声的秦飞羽,没有在多问。魏奔是特战大队大队长,刘月琪的爷爷是所有军区特战大队总队长,按照这个身份,刘月琪认识魏奔,这叫理所当然。

    而刘月琪从魏奔哪里了解到黄安的事情后,从电话里听出了他的担忧。

    随后她开口向秦飞羽转达了魏奔的命令“飞羽,大队长说黄安此人丧尽天良,人神共愤。一旦此人入境,可不计任何后果,杀之。”

    “明白。”秦飞羽痛痛快快的做出了回答。

    “飞羽,别那么轻松。大队长特别指示,如果有需要你可以随时调动特战大队。另外他让我特别提醒你,黄安的实力可能不在你师父之下。”

    “不可能。”

    当刘月琪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秦飞羽随着当下的反应说出了这三个字。

    “大队长原话,不信你可以向他询问。”

    始终保持着冷静的刘月琪,对秦飞羽说着。跟着她看着一脸不信他,继续开口道“黄安这个人,被国际刑警和各国特战大队,通缉了接近三十年,始终没有落网。飞羽,天下之大的道理不用我多说。我要告诉你的是,这天下比我刘氏一组强的,也是存在的。”

    听完这些话,秦飞羽站在原地双眼直直的看着刘月琪。这时候的他,眼睛里已经没有平时看着刘月琪的那股暧昧的眼神,而是更多的有了一丝尊重的意味。

    “谢谢师姐提醒。”秦飞羽面对着她,说出了这句话。这是两人结识一来,秦飞羽首次用‘师姐’的这个称呼。

    “师弟客气了。”刘月琪面对着秦飞羽,微微的还礼说道。

    “我可以在多问一个问题吗?”

    “你说。”

    “我们的这个师门传承,到底是如何的状态?”

    “飞羽,在你有朝一日战胜了黄安后,我自会将一切告诉你。”

    刘月琪的回答,明显是在给秦飞羽一个信号。那就是:

    等你变得真正强大的时候,才有资格知道一切。

    “三位,你们是继续聊天呢?还是先吃饭呢?”

    就在这时候,林雅雅走到了门前,冲着里面三个表情严肃的家伙,问出了这个很重要的问题。

    “吃饭。”

    刘月琪吆喝了一声,甩下拉着夜香走出了卧室。而秦飞羽一人,则是呆呆站在原地。

    “琪姐,我也可以问您一个问题吗?”

    在走出卧室后,拉着刘月琪手的夜香,在她耳边小声的说道。

    “可以啊!”刘月琪爽朗的一口答应下来。

    “那就是,你们的这个师门,对于家族弟子的媳妇有要求吗?”

    当夜香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旁边林雅雅也好,谢雨欣也罢,都立马站起身来开始假装从刘月琪身边路过。

    她们两人刚才可是看到了,这位刘老师之前针对秦飞羽的教育。可以判断出,她们家族对于传统教育极为的重视。

    “呵呵,只有一个要求,飞羽只要好好爱你们,其它都不是问题。”

    听到刘月琪的这个回答,林雅雅、谢雨欣这才放心下来,乐呵呵的赶紧走到了饭桌跟前。

    也只有夜香,注意到了刘月琪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她眼中一闪而过一丝的犹豫和无奈。

    这对于夜香而言,刘月琪一瞬间的变化,绝对逃脱不了她的眼睛。在这二十一世纪的时代,想林雅雅、谢雨欣这样的女孩,对于传统带来的压力,已经微乎其微。

    但是夜香明白,秦飞羽的师门绝对是一个不再自己身后的三鹰会杀手组织之下。

    这样的一个传统势力中,无论是谁都是没有办法束缚传统的压力。

    不过夜香是一个很能压制住自己好奇心的女人,既然刘月琪不想说,那么她也不会去多问。

    四个女人,坐在了饭桌上,在用餐之时很有默契的,谁也没有去打扰秦飞羽。

    因为此时的他,所需要的是绝对的安静。

    而秦飞羽呢?此时的他干脆直接坐在了地板上,脑海中在进行着剧烈的思考。

    甚至到了什么程度呢?他那眉头的周围,在强烈的思索下,已经皱的形成了一个明显‘川’字。

    可能由于想的太过认真,他不自觉的开始小声的自言自语起来。

    “到底琪姐是扎在什么穴道,可以让女人给吃了春啥药一般?”

    说着这句话,秦飞羽努力的回忆着,之前刘月琪对夜香行针的大概学位,然后凭借着她对人体穴道的了解,开始不断的做着推敲。

    甚至,他还不惜拿出了银针,开始朝着自己身上展开了实验。

    要知道,对于还是初哥的秦飞羽而言,学会这个招数,可比什么都重要。

    如果说以前他是初哥,是因为各种因素的掺杂。比如说,是林雅雅、谢雨欣两个人的任性、胡闹,导致了他迟迟未能解脱初哥身份。

    可这毕竟还有解决的办法,但是突然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师姐刘月琪,一下子把事情变得很难了。

    这让他很有必要,去学一学那春针之术。

    “疑?飞羽你在干嘛?”

    由于秦飞羽久久的不来吃饭,让那么的林雅雅忍不住走了过来,打开房门的时候,却看到秦飞羽拿着银针在自己身上不断的扎来扎去的。

    林雅雅是很聪明的,当场就明白了秦飞羽是在干嘛。毕竟刚才,她也看到了,刘月琪的针扎在夜香身上后,那夜香即可带来的反应。

    “嘘!姑奶奶您别喊。”

    突然被发现,秦飞羽赶紧做了一个求饶的手势。如果这事让刘月琪知道了,必然又是少不了一顿责骂。

    “咣”的一声,将房门关闭后的林雅雅,嘴角带着一阵斜意的笑容,走到了秦飞羽的身边。

    “飞羽啊,我凭什么要帮你保密呢?”

    “这……”

    “呵呵,答应我一个条件。”

    “嗯嗯,雅雅你说。”

    “坐我一天的仆人。”

    当林雅雅提出这个变态的要求时候,身为堂堂七尺男儿的秦飞羽,当然不会答应。

    “士可杀不可辱,林雅雅你别过分。”

    义正言辞的秦飞羽,当下便拒绝了这个要求。

    “琪姐……”

    林雅雅刚刚一开口,秦飞羽的手就捂住了她的嘴唇,连忙小声的说道“姑奶奶,您有事尽管吩咐,小的必将伺候着。”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