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嫁妆

    看着脚下横七竖八的尸体,连空气之中的充斥这血腥之气。

    黄炜在挂掉电话之中,便恢复了日常冰冷的容貌。诚然在面对着秦飞羽、刘月琪时候,他可以和自己的徒弟对骂,也可以在刘月琪面前像一个慈父一般温柔。

    但是在他真实的世界,黄炜的血液几乎都是冰冷的。

    就好比现在,单人一枪闯入一处毒枭大本营之中,展开了一波的厮杀。而胜利者,自然不用多说,便是他。

    而相比于眼前的战果,他更多的思绪确实放在了万里之外的秦飞羽身上。

    对于这个徒弟,黄炜对之的关爱,要比全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要多的多。

    如果说他和刘月琪之间的关系,是情同父女。那么从小把身为孤儿的秦飞羽一手带大,叫他做人,将自己的毕生所学倾囊所受。

    实际上而言,黄炜和秦飞羽之间,已经是真正的父子情了。

    而他对于秦飞羽从小的教育,除了逼迫他展开及其刻苦的训练之外,针对他性格的培养和引导,更多是一种对他天性的释放。

    这就养成了秦飞羽那天不怕、地不怕的自我性格,也确实子秦飞羽初入江湖至今,他不安规矩出牌的方式,的确将一个个对手打的屁滚尿流。

    所以说,黄炜对于秦飞羽的这种性格培养是正确的,毕竟他要的是一个在未来可以独立解决一切的徒弟,而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弟子。

    但是这种的培养方式,是一把双刃剑。

    关于这一点,黄炜当然明白。所以当在电话中,刘月琪对他稍微说了一下秦飞羽现在的情况时,他即刻便反应过来这个秦飞羽现在是什么状态。

    按照他的计划,在秦飞羽这时候应该是他亲自带着执行各种任务。但计划终究跟不上变化,他此时必须身在国外,处理一连窜的事务。

    不但不能亲自教导秦飞羽,更是将追查三鹰会这个神秘组织的任务,交予给他。

    随着秦飞羽的成长,不。

    准确的说,是随着秦飞羽用自己所打下的基础,在收割果实后,必然会在诱惑之中,开始迷失自己。

    不管怎么说,他也只是一个十九岁的孩子啊!

    所以呢,黄炜一度要放下手头所有的任务,飞回国内之中,很想亲自教导他一番。

    但是,终究他没有真没做。

    除了身边任务极为辣手之外,他不能离身外。更主要的愿意,就是刘月琪和秦飞羽意外的结识。

    对于刘月琪,黄炜是放心的。她可不像秦飞羽这边,从小几乎就是放养过来的。

    而是在黄炜师父刘正山的培养下,诗书礼乐无一不通,性格中更是稳健、大方处理得当。

    更让黄炜放心的是,刘月琪骨子中所携带的那股将门之风的浩然正气,正好可以和秦飞羽那屡屡剑走偏锋的性格,形成非常好的互补。

    甚至秦飞羽还可以在刘月琪的引导下,步入一个真正巅峰强者序列。

    所以,有刘月琪在身边,黄炜是很放心的。

    只是,他也有着属于他的担忧。身为刘正山徒弟的他,当然知道刘氏一族数百年来的传承。

    刘氏家若为男儿,便于家族徒弟结为异性兄弟。而黄炜正是和刘月琪之父,便是这种关系。

    而到这一代呢?

    世界已经彻底的变了,如果说刘正山招呼一声,让自己的儿子、徒弟结拜,这玩意天经地义。

    但到了刘月琪这点,已经不再是过往的时代了。现在的女孩,你可不能随便招呼一声,就能嫁人的。

    更别说刘月琪和秦飞羽之间,相差九岁。

    要知道黄炜对于刘月琪的疼爱,根本不在秦飞羽之下。试想,让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不认识的男人,而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传统二字。

    这个东西在当今的社会,等于扯蛋。

    这也是当黄炜知道秦飞羽和那个女杀手以及两位大小姐交往后,他没有阻拦的原因。

    在他看来,自己的徒弟和刘月琪,不应该在一起了。

    但是,他们现在两人,天天的在一起朝夕相处的话,会发生什么特殊的感情吗?

    黄炜就不知道了,而他也管不了了。

    年轻的人事,就交给年轻人吧!想到这里的黄炜,随手从一具尸体中,翻出一个密码控制器后,便快速的离开这个充满尸体的地方。

    当然,临走前顺手扔出一个火把,将数百公斤的白粉尽数的点燃。

    而这时的秦飞羽呢?

    “师姐,您是我师姐,受师弟一败。”

    说完话,秦飞羽还夸张的站起身来,朝着刘月琪狠狠作揖。

    “我说飞羽,我记得你好像不怎么听你师父的话,怎么这次这么乖?”

    刘月琪是真纳闷,在电话里黄炜冲着秦飞羽骂了一顿后,为何突然这般懂事了。

    “世界,那老头子说……”

    “混账,怎么能称呼师父为老头子。”

    “哦,我师父那老头说,他在瑞士银行的密码在您这,可是真的?”

    “对……”

    “师姐你可知道,里面只有一亿多的美金。”

    “不知道。”

    “取出来,咱俩赶紧分了。要不然等我师兄刀疤知道了,他肯定也要分一份。”

    “……”

    好吧,起身的刘月琪没有在说话,而是直接的走进了厨房。等她出来的时候,手中已经多了一把擀面杖。

    “师姐,您这是干嘛?有话好说,不然六、四分,你六我四。”

    看着怒气腾腾的刘月琪,秦飞羽赶紧出口说道。

    “秦飞羽,那些钱我怎么能要,再说了那都是黄伯父给我留的嫁妆,管你什么事。”

    看着秦飞羽这么油腔滑调的,愤怒之下的刘月琪一不留神说出了实话。

    折让秦飞羽真心不高兴了,先不说自个缺不缺钱,但再怎么说自个师爷也太偏心了吧!

    那么大的一个巨款,进入毫不客气的给了刘月琪,自己连根毛都没继承。

    多少年了,他还一直以为自个师父是个穷光蛋呢!

    “老东西,一毛钱不给徒弟,偏偏给了师姐,这也太重女轻男了吧!好了,我决定了,以后不孝顺他了。”

    秦飞羽站在屋里,有些任性的喊着。当然,这话肯定是气话,再说了把钱全留给刘月琪秦飞羽当然不会真生气了。

    可是停在刘月琪耳中,可不是滋味了。因为他看得出来,黄炜对整个秦飞羽真是太严厉了,又对自己这么好。

    她还真担心秦飞羽,会和自己师父有什么偏见,情急之下张开说道“飞羽你这是什么话,给我的嫁妆不等于就是给你吗?”

    “哦,这还算老头有良心。”

    “所以啊,你不能在说你师父坏话了,因为……”

    刘月琪说到这,突然硬生生的停顿了下来。而对面的秦飞羽,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反应过来。

    什么叫“我的嫁妆不等于就是给你吗”。

    这句话的意思,细想之下等于说是刘月琪要嫁给秦飞羽。

    “师姐,你把刚才那句话在说一遍。”

    瞪大眼睛的秦飞羽,眼巴巴的看着刘月琪说道。

    “我,我说什么啊!”

    难得的,刘月琪这时候脸蛋也红了起来。

    “就是那句,关于你嫁妆的事情。”

    “这,什么嫁妆不嫁妆的,那是我小时候黄伯父给我开的玩笑话。”

    关于这个解释,一旁的秦飞羽站在那里只有不住的冷笑。

    一个玩笑话,就给个一亿还多的美金,这玩笑可真的大方了一些吧!

    特别是,黄炜在偏心,也真不能偏心到一丁点也不留给自己的徒弟。

    看着刘月琪红红的脸蛋,秦飞羽好像明白了什么了。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