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荷尔蒙过度

    这个世界上,有只对以为女子始终保持忠心并一心一意的男人吗?

    有,肯定有。

    但是秦飞羽,绝对不是那种人。他多情,但又绝对重情。

    就好比他当初,在最开始担任林雅雅保镖的时候,所面临危险有多大,秦飞羽依然坚持下来。

    而始终那命保护着林雅雅的动力,并不是那林夫人给予的佣金,而是在一次次相互了解的基础上,两人逐渐的产生了情愫。

    同样的道理,面对谢雨欣,未曾不是如此呢?特别是在面对谢林之时,按照秦飞羽的脾气,谢林这样的家伙,杀掉便是。

    但他没有,为啥?只因为他是谢雨欣的父亲,看在他女儿的面子上,所以秦飞羽没有动手。

    而夜香则更是不用说,从一开始起两人便是对手。而就是这种对手,才让他们彼此在高度的敏感之下,从更加的了解对手。

    双方从彼此要杀掉彼此开始,到两人谁也不忍心杀掉对方。就这样打着,杀着,从而相识、相恋。

    面对着她们,虽说是有区别的。和夜香一起,秦飞羽更像一种单纯的恋爱,因为两人有着接近的童年,双方更是懂得对方。

    和林雅雅呢?则是一种爱恨交杂。说实话,秦飞羽很不喜欢她那高傲的大小姐脾气,但说实话对她又是真心的疼爱。救过她命,保着她的人。很多时候,林雅雅对于秦飞羽,是一种责任版的爱和迁就。

    而谢雨欣呢?秦飞羽则是宠,因为在他心中,谢雨欣的落落大方和单纯,兼职就是他心中的一块圣地。特别是谢雨欣,时而的众人面前,毫不羞涩的窜入他的怀里、背上时候,对于她的宠爱,也是到了极点。

    三个女人,秦飞羽很难说最爱的是谁。但是加上他在内,他们四个人。

    更像是组成的一个特别的家庭,林雅雅、谢雨欣总是针对秦飞羽的第一次,明里暗里相互较劲。夜香像一个大姐姐一般,总是照看着两个可人疼的妹妹。

    四个人在一起,有矛盾和纠纷。但是他们谁都明白,在他们这样的一个家中,任何人都不能缺少。

    综合以上,秦飞羽忽然觉着,自己和刘月琪这辈子可能真的没机会了。

    他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刚才刘月琪说出那句的意思。如果真的和她在一起,那么他必然要离开自己的三个女人。

    为什么?刘月琪是什么身份,堂堂将门之后,本身又是博学多才只女子,怎能和其他女子共侍一夫?

    好,就算万分之一的机会,她愿意接受者一切。但是别的呢?师父、师爷会同意吗?

    和林雅雅、谢雨欣交往,无论林夫人、谢林同意与否,秦飞羽才懒得搭理他们呢!

    至于夜香,更是不用考虑背景的事情,毕竟三鹰会此时是他未来最大的敌人。

    但是刘月琪的身后,秦飞羽敢不考虑吗?

    特别是自己的师父,别看他平时可以没大没小的胡闹。但在关键的事上,黄炜说一,秦飞羽绝对不会说二。

    甚至可以这样说,有一天师父黄炜下了一个命令,说我要与全世界为敌。

    秦飞羽绝对第一个站出来,跟着师父去做个混世恶魔。

    毕竟,自己的恩师养育之恩,比天都大。

    而秦飞羽也知道,师父对于刘月琪的疼爱,必然不在他之下。到时候为了刘月琪,他很可能下命令让自己离开身边三个女人。

    这个,秦飞羽绝对会陷入两难之地。

    独自一人坐在餐桌上的秦飞羽,看着眼前刘月琪烧的这些饭菜,一时间他有些开始迷茫了。

    “飞羽,不要去想那么多。你十九岁了,师姐我二十八岁。我们不合适的,你只是一种对于成熟女子的好奇,并没有其他的感情。

    记住,无论如何我都会将你视为我疼爱小弟来看待。”

    就在秦飞羽长时间发呆的时候,在卧室里冷静下来的刘月琪来到了门口,对着坐在餐厅的秦飞羽说出了这一席话。

    “师姐,我是不是有些太薄情了。明明有夜香陪伴,还有雅雅和雨欣在左右,仍然不够满足。”

    听着刘月琪的话,秦飞羽心中突然一股暖流涌上心头。这么多年来,真的很少有人用这般的口吻和他说话。

    “飞羽,只要你真心对她们好,不要去想那么多。”

    看着此时乖巧的秦飞羽,刘月琪温柔的对他展开开导。因为事到了这份上,刘月琪也看出那三个女孩子对于秦飞羽的情义,此时多说无益,不如好好的接受这一切。

    “可是今天我,我还在夜店里差点和一个夜店女郎发生关系。”

    反正话说开了,秦飞羽此时只想去找一个人来倾诉。

    “哦,这……

    飞羽以后不许在这样了。”

    “嗯,今天还遇到了一个妖妇,把我勾引的一愣一愣的。别说,到现在我还想和她发生关系的。”

    “飞羽……”

    “还有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特想去体验体验那东瀛女子的温柔。”

    “……”

    然后刘月琪不说话了,再一次起身走向了厨房。

    “师姐,你怎么又去厨房了?啊,为什么还是拿着擀面杖出来。师姐饶命啊……”

    和秦飞羽又闹腾了一番后,又等他乖乖的吃饱饭,收拾了餐厅后,刘月琪才将他叫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坐下来,把左手给我。”

    “嗯。”

    明显老实的秦飞羽,坐在边上将左臂伸了过去,跟着刘月琪开始给他号脉起来。

    “师姐,我身上只有一些外伤,基本痊愈。也没啥病,你号脉干嘛?”

    “闭嘴,调整呼吸,稳定情绪。”

    好吧,听着刘月琪的话,秦飞羽闭嘴了。他虽然知道刘月琪医术在自己之上,但还是纳闷。

    自个好歹也是一个医生,如果真有病的话,此能不知道?

    殊不知,刘月琪针对医术超越了秦飞羽可不止一个档次。固然秦飞羽面对这一些所谓大医院的专家医生,要比他们还高上几个档次。

    但毕竟从小跟随师父所学,医术只是其中之一。不想刘月琪,从小主攻的便是医术。

    对于她而言,所动的医术,不但可以医病,还可以治心。

    简单的来说,秦飞羽现在此时的浮躁,除了心中的欲望之外,还有就是体内肝火过旺。

    这种情况,一般人来说,具体的表现易怒、焦躁。但秦飞羽不是一般人,但就因为他不是一般人,总是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长而久之的,便将肝火没有合理的外排,而导致了他此时过于嚣张的态度。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情况就是,秦飞羽荷尔蒙过度之多,的确需要往外出出了。毕竟他十九岁,在加上体质远比一般人要强壮的太多。

    “师姐,你脸色怎么一会黑一会红的?要不我也给给号号脉?”

    但是对于这些都不知情的秦飞羽,看到刘月琪这会脸上的尴尬,关心的说道。

    “不用。”

    废话,刘月琪当然知道自己是怎么一回事。男性荷尔蒙过度,唯一的向外排出的渠道,就是那里。

    虽然她今年二十八岁的,但毕竟没有经历过男女那事。想到这点,她自然会害羞。

    因为她,压根就不知道怎么张嘴。

    但是秦飞羽的这状态,在心理疏导之前,真的很有必要在外部对他展开一些治疗了。

    如果说排除肝火,这点可以用拔火罐、针灸之类的辅助完成。

    但是让他排除体内的荷尔蒙,这个可就……

    得,刘月琪也是牙龈一咬,懒得管那么多了。

    “飞羽,你先回卧室躺倒床上去。”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