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有点热

    回卧室躺在床上去?

    当秦飞羽听到这些言语后,习惯性的口水顺着嘴角开始流了下来。

    “嗯,嗯,我马上就去。”

    秦飞羽慌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直接原地起跳蹦过茶几后,三窜五窜的冲到了卧室之中。

    看着秦飞羽猴急猴急的模样,刘月琪张着嘴没在说话。此时的她,在认真的考虑,自己的这位师弟是不是脑袋也有什么问题。

    回到卧室之中的秦飞羽,多少还是有些廉耻之心的,顺手只是将上面的背心脱掉,下面的短裤还是穿在身上的。

    在焦躁了瞪了一会后,刘月琪终于走了进来。而她第一件事就是,拿起遥控器将卧室的空调关了。

    要知道,在这炎热的七月中,不开空调屋中温度想想就恐怖啊!

    “师姐,你原来喜欢让气氛在烘热一些啊!”

    说完话,一个鲤鱼打挺起来后,秦飞羽朝着刘月琪走了过去。其实他真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刘月琪要和他一起走进卧室。

    毕竟前一会,还说只把她当做弟弟的啊!

    “秦飞羽”怒喝一声,刘月琪这叫抬起一脚,重重的踢在了秦飞羽的右腿上。当然,她一个弱女子,脚力有限秦飞羽并没有多少感觉。

    “师姐你……”

    “我怎们了,给给去去火,拔火罐的时候不能有冷气,这点基本的医术道理你都不知道吗?”

    “啊,知道啊!”

    “那你知道,在这里瞎想什么呢?我在告诉你一遍,如果你脑子里在想乱七八糟的,休怪我论家法处置你。”

    好吧,看着刘月琪生气模样,秦飞羽这才知道自己想多了。随后在刘月琪的指示下,忍着燥热老老实实的爬到了床上。

    而一旁的刘月琪,在熟练的准备好火罐,用酒精点燃后,开始在他的黑背上展开了布局。

    拔火罐,不算多么精妙的医术,起先秦飞羽也没觉察着有什么反应。

    知道刘月琪在他背上,连续安下了十七个火罐之后,才出口说道“飞羽,记住不许瞎想啊!”

    “师姐,就拔个火罐,我能瞎想什么啊!”有些不满的秦飞羽,嘟囔的回复到。

    但很快的便在知道,刚才师姐的话始终给自己打预防针了。虽然没有看到,但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身后的刘月琪翻身上床的时候,顺势的坐在了腰上了。

    对于刘月琪而言,针对秦飞羽去肝火的方式,此能只是拔火罐这么简单。

    她是利用着火罐之气,将他体内只肝火伴随着湿气向外排之事时,更要把握着时间、火候,在秦飞羽背上十七个火罐周围二十六个穴道周围,展开针灸。

    甚至可以说,火罐仅仅是辅助,真正的治疗还是在那一根根银针之上。

    但是针灸之术,要求极为严谨。如果放在平时,刘月琪只要坐在一旁,顺手便能准确的扎在那各个穴道之上。

    但此时秦飞羽身上,那么多的火罐,如果只在侧面则很大方面影响了她的视线。

    所以最佳的选择,还真得在真面行针。可正面,总不能做秦飞羽头上吧,无奈下刘月琪只能选择坐在了秦飞羽的后背最底部。

    这样的选择无可厚非,但是怎么说呢……

    此时由于卧室里,关闭了空调,气温至少三十五六度,太热了点。

    人啊,甭管男人还是女人,在高温下回燥热,而燥热就等于躁动。特别是,大夏天的,刘月琪只穿着一件过膝的短拳,就这样骑在秦飞羽身上的时候,大腿内侧就避免不了在秦飞羽腰间两边展开摩擦。

    特别是,两人肢体接触的肌肤上,双方都已经带有了汗珠。在这种气氛下,时不时的脸呼吸都有些加速的刘月琪,还一直提醒着“飞羽,你可不许多想。”

    总重弄着秦飞羽实在没法了,扭过头去对着刘月琪说道“师姐,你能不能不要多想啊!”

    “嗯?瞎说,师姐怎么会想多呢?”

    “师姐,我浑身摁着火罐,扎着银针,我也不会多想啊!”

    好吧,看着秦飞羽背上一片片的火罐和银针,刘月琪总算放心下来,知道自己这个坏坏的师弟不会多想后,终于静下心来,快速将他所有的穴道扎上了银针。

    总算在过了七八分钟后,香汗津津的刘月琪总算完成了手头的工作,这才从秦飞羽的后背上下来。

    话说,刚才始终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两人的确实算来了某种意义上的肢体接触了。

    不要多想,我们师姐弟,这样不算过分。

    想着这些的刘月琪,这样的安慰到自己。而趴在床上的秦飞羽,扭头看向刘月琪的时候,鼻血流了出来。

    流鼻血,这会可不是一个形容,而是实打实的。

    为啥?因为他身上的火罐和银针,全都是为他排除肝火,这等情况下已经有了流鼻血的一个基础。

    而真正的导火线,自然还是那刘月琪。

    室内温度太高,加上刚才两人始终身体紧紧挨着。这让一直全神贯注的刘月琪,出了太多的汗水。

    夏天嘛,传的衣服自然薄了一些。而她上面就是习惯性的穿着一件短袖的白色衬衣,因为汗水的太多的问题,导致衬衣已经紧紧的贴在了自己的身体上。

    刘月琪本来身体就极为的较好,柔细的小腰之上部位,更是饱满、提拔。在加上从小她收到的家庭教育,刘月琪在站立的时候,总是习惯性的高昂着头颅,挺着身躯。

    这样一来,她那原本分外婀娜的身姿,更加完美的展现在秦飞羽的面前。

    特别是,由于汗水的侵透,那薄薄的白色衬衣之中,红色的胸衣显得太明显了。

    露而不露,这种景色对于秦飞羽而言,太他么的诱惑了。

    “飞羽,你怎么留鼻血了?难道是因为我火罐用多了吗?”看着秦飞羽的状况,刘月琪慌忙关心的问道。

    “不,正好。师姐,您就站着别动。”

    “嗯,为什么不让我动?”

    看着秦飞羽提出的这个奇怪的要求,果真乖乖站在旁边的刘月琪真没动。知道她发现,自己的师弟眼神越来越色的时候,才注意到自己此时的状况。

    “小流氓。”突然骂了一声,满脸通红的刘月琪慌忙转身跑出了屋外。

    留下秦飞羽趴在床上,一个人开始傻乐起来了。

    也是,随着此时秦飞羽体内肝火的排出,也终于让他开始舒畅起来。要不然看到刚才刘月琪那极具诱惑的模样,他绝对把持不了。

    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秦飞羽此时也真心的不敢在对刘月琪抱有太多的想法了。

    毕竟她的身份,对于自己而言太特殊了。

    难得冷静下来的秦飞羽,开始考虑到彼此身份的问题了。

    而在这时候呢,跑回房间的刘月琪,也是有些心中吃紧。原本她想告诉秦飞羽,需要适当的将体内的荷尔蒙向外发发。

    但是看现在的状态,是真真的没法在说了。

    因为……

    孤男寡女的,说这话题确实有些尴尬。

    最主要的是,刘月琪今年二十八岁了。虽然自由接受传统教育,一向洁身自好。

    但终究也是成熟女子,对于男女之事,自然也有自己的需求。核心是,看着自己这个玩世不恭的小师弟,特别是那坏坏的眼神里,确实是透出着一种异样的魅力。

    让她的心砰砰的,不断的加速而跳动。

    食色性也,人之常情。刘月琪也自然懂得这个道理,也明白在这种状态之下,她真的也会保持不住。

    但是她不是年轻的秦飞羽,自然有着自己的主见,所以她的选择是回避。

    至于秦飞羽的需求问题,反正一两天后夜香她们也会回来,交给她们便是。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