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白首太玄

    进入场地开始,无论是夜香还是一旁的刘月琪,两人都是以一种严肃的面目出现。

    这样显得在秦飞羽那一副轻松自得的样子,多少有些尴尬。

    “喂喂,你们两位不用这么认真吧!”

    看着夜香和师姐,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秦飞羽很不适应。

    “我这边备有防护装备,你们两位可以穿上,当然也可以不穿。”

    说着话,刘月琪将左手上的防护用具扔到了地上。对于这个东西,秦飞羽也好,夜香也罢真心用不着。

    毕竟他们两人从小经过的训练,可没用这玩意的习惯。

    “好,两位既然不用,那这个东西呢?”说罢,刘月琪竟然从医药箱中拿出了把闪着暗光的黑色短刀。

    “我说师姐,玩大了吧!”

    凭借着秦飞羽的经验,一眼就看出那两把可真真的不是一般的短刀。说着话,他还贪玩一般随手拿起一把短刀放在了中,无论是冲短刀的重量、手感,秦飞羽对于这把短刀有着百分百的满意。

    “吆喝,还开封了。听说的好的兵刃真的可以吹毛断发,试试。”

    说着话,秦飞羽玩一半拿着那把短刀滑过了自己头上的短发。

    三秒钟后,他甚至实在毫无感觉的情况下,看着自己的碎发从自己的眼前而掉落。

    “我去,师姐这把短刀你从哪里搞来的。”

    秦飞羽可知道了,这两把短刀可绝对不是一般的家伙。世人都知道瑞士军刀名扬天下,秦飞羽作为爱好者也自然收集过不少。

    但是在他手中的这把短刀面前,忽然觉得以前玩的那些刀刃都太小儿科了。

    “这是咱们老刘家,给你们这些传承徒弟的兵刃。”

    刘月琪轻描淡写的说着,这才让秦飞羽注意到到短刀的背面刻有着“某某某某”四个小字。

    “这……

    师姐,上面写的是嘛字啊?”

    好吧,短刀上刻有的是篆字,秦飞羽还真不认识。这让旁边的夜香,还狠狠的鄙视了秦飞羽一眼。

    “白首太玄”刘月琪也没看,直接说出了答案。而看着旁边的秦飞羽,抓耳挠腮的模样,刘月琪也是不重不轻的叹了一口气,并暗暗的下定了决心。

    日后秦飞羽收徒之后,她必然要参与其中的教育。要不然,自己这一门的徒弟文学素养也太差了。

    “白首太玄四字,处于李太白诗《侠客行》之中,全句是: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是想提醒继承这把手刀之人,兵刃随锋利,但要懂得收敛起锋芒。”

    刘月琪的这话,说的绝对是一语双关。暗喻只得就是,让持此刀之人懂得隐藏自己锋芒。

    当然,也只是字面上的解释。更主要的是,让这把刀的主人,真正的拥有控制自己人性的力量。

    这是昨日里,刘月琪和黄炜通话后,在黄炜的建议下,刘月琪才将这把短刀赠给了秦飞羽。

    “丫头啊,刀可以给了我那个笨蛋徒弟。刀鞘呢?你打算如何处置。”

    看着秦飞羽在一旁拿着那把短刀爱不收手的样子,刘月琪脑中想起了黄炜之前给自己说的那句话。

    是啊!刀给了秦飞羽,刀鞘呢?

    刘月琪看这秦飞羽,右手已经放在了腰间,而刀鞘此时也握在了她的手中。

    这把刀与刀鞘,诞生于同一天。但从来刀于刀鞘,都是分别放置的。知道如今,两者之间并未真正的合二为一。

    为什么?

    理由很简单,持有此刀者,必然是人种只龙凤。当一个人拥有了睥睨天下的实力之时,必然会存在迷失自我的方向。

    不说别的,就说那秦飞羽,此时就是这种情况。而且他还没有到达了,那睥睨天下强者的实力,就已经如此了。

    所以,刀需要刀枪来隐其那锋芒。而秦飞羽本身,也就是一把无比锋锐的刀,他也需要一把刀鞘。

    而在他们刘氏一门的传承中,徒儿为刀,亲子为鞘。

    就如黄炜,这把无比锋利的刀。而他的鞘,则是自己的义弟,也就是刘月琪的父亲。

    他们是兄弟,兄为刀,弟为鞘,合理。

    而到刘月琪这个备份,所谓独女按照刘氏传承的话,那么秦飞羽为夫,刘月琪为妻。

    夫为刀,妻为鞘,合理。

    但不合理的是,刘月琪觉得自己不可能成为秦飞羽的妻。但以师姐的身份,为刀鞘的话,不免有些尴尬了。

    毕竟当年自己的父亲和秦飞羽的师父,作为异姓兄弟,那也是刀山火海一起玩命杀出来的情感。

    而刘月琪呢?可没这个能耐。所以,刀鞘她觉得无法承受。

    “夜香。”

    脑海中掺杂着各种矛盾的刘月琪,轻声的唤了一声她的名字。

    “琪姐,怎么了?”

    也被那杯黑色短刀吸引的夜香,听到刘月琪的呼唤才扭过头来看向了她。

    “你愿意做我的妹妹吗?”

    看着她,刘月琪认认真真的问道,这倒是把夜香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琪姐,我怎么不喜欢做你的妹妹。我自幼孤儿,最渴望的就是有着自己的情人。飞羽是,雅雅和雨欣也是。

    琪姐,你更是我的姐姐。”

    听着夜香的回答,脸上平静如斯的刘月琪也开始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香儿,我要你做我真正的义妹,而且以后我的父亲就是你的义父,我的爷爷就是你的爷爷。”

    看着刘月琪一本正经的说辞,最先反应过来的却是旁边的秦飞羽。

    她自然知道,自己作为本门亲传弟子,要迎娶自己的师姐,也就是刘氏继承人。

    但是因为要娶师姐的话,先别说对方是否愿意,自己必须放弃夜香她们,这点秦飞羽是做不到的。

    “姐姐,这,这个好像有些尴尬。我是飞羽的女人,自然视爷爷为师爷,您的父亲就是我师叔。”

    突然说要给自己认个义父,夜香不尴尬才怪呢!

    “傻瓜妹妹,这一切都是为了你爱的男人。”

    在说这句话时候,刘月琪已经将刀鞘拔了出来,交到了夜香的手中。

    听着刘月琪的话,看着手中同样钨钢所制的刀鞘,上面同样用篆体字刻着“悠悠我心”四个字。

    夜香何等聪明,自然知道刀与鞘的含义。而刘月琪突然赠此刀鞘,更是代表着一种特殊的含义。

    “姐姐,你……”

    “香儿,自我刘氏一门传承463年以来,刀为弟子所持有,我为刀鞘所执此。

    毕竟是传统嘛,我不想在我这一辈毁掉。所以呢,想让妹妹作为我刘氏儿女,继承这把刀鞘,以后你也就是飞羽的妻子。

    可能有些委屈你,愿意吗?”

    听着刘月琪温柔的言语,夜香眼中已经是泪花傻傻。

    她随姓‘夜’,但这个冷僻的姓氏并非她本姓。夜,这个字本是杀手之夜所含义。

    至于她本身姓氏为何,她真的不知道。毕竟当初是作为被三鹰会收养的孤儿,谁知道自己本家是什么。

    突然的,成为刘氏家族义女,且不说刘氏一族和秦飞羽的关系,单轮刘月琪成为真正的姐妹,她是极为愿意的。

    只是……

    只是夜香看的出来,刘月琪是把属于自己的责任,交给了她。她又何尝不明白,这个责任就是成为秦飞羽的妻子。

    “姐姐,你不愿意做飞羽的妻子吗?”

    情到深处,夜香再也没有什么忌讳,当着秦飞羽的面问出了他们两人所一同关心,但却迟迟不敢面对的问题。

    “呵呵,我是姐姐,你是妹妹。姐姐怎么能夺妹妹的心爱的男人呢?”

    刘月琪却笑着,轻易的给出了答案。

最新推荐: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