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尝试的领悟

    不得不说,疼,是真他妈的疼。

    钨钢的刀鞘,被夜香当做匕首,准、狠的砸在脑门上。由于速度双方距离很短,而在高速移动中的夜香,对于出手的把握极准,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道,都没得挑剔。

    让在想左边移动的秦飞羽,一个措不及防下根本无法躲闪。比集中的他,整个人给个癞蛤蟆似的四脚朝天倒在了体育馆的地板上。

    “吆,飞羽好厉害,两分钟之内败在自己女人手下两次。”

    得,一旁拿着医药箱慢慢走过来的刘月琪,忍不住出口‘讽刺’着。

    在看秦飞羽,此时的脑门上已经鼓起一个大大的包来。

    随手拿出两根银针,扎在秦飞羽头顶百会、承灵两处穴道后,让他那远比发懵的脑袋,开始清醒过来。

    “不对啊,按理说以前这种级别的攻击,我能躲过啊!”

    依旧躺在地板上的秦飞羽,有些纳闷了起来。虽说夜香这一招的攻击,的确犹如雷霆之势,迅疾而突然。

    但秦飞羽真就搞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

    “那你是太在意手中的短刀。”

    作为旁观者清的刘月琪,很快的指出了秦飞羽此时的弱点。虽然她并不懂什么武技,但论道眼光她的判断要远比寻常高手可要高明的多。

    “师姐,为什么只有说?”

    “因为你始终在意短刀,但又不想败在夜香手下。所以你全身心的注意,放在了对夜香行动的预判之上。

    着导致了单方面注意力的集中,而忽略可能出现的意外。如果按照你平时的作战习惯,还能如此大意吗?”

    随着刘月琪做出的解释,秦飞羽也快速回忆着自己过往的战斗。还真是犹如刘月琪所说,自己在面对其他对手时候,总是能做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想到这里的秦飞羽,忽然面对着夜香产生了一种不服输的心理。开玩笑,连续被自个的女人打败,这要是让林雅雅、谢雨欣知道了,还不把她们乐个半死。

    随手将身边的刀鞘甩给夜香后,秦飞羽一个鲤鱼打挺从地板上跃了起来,说道“夜香,再战。”

    而夜香呢?在接过来刀鞘后,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狠狠的鄙视了秦飞羽一眼。

    为啥呢?

    废话,他脑袋上还顶着两根银针呢!

    “别动,你个小傻瓜。”

    看着自己师弟此时憨乎乎的模样,刘月琪都跟着乐了起来。但她也意识到,现在的秦飞羽距离自己父亲和黄伯父的境界,还真有着不小的差距。

    当然这也不怪他,毕竟秦飞羽还太年轻。

    “切”了一声后,秦飞羽伸出左手将银针给自己拔了下来,交给了刘月琪后,等她离开战圈后,秦飞羽在自己调整了呼吸后,看来夜香一眼,突然右手持刀朝着她一个箭步快速冲了过去。

    秦飞羽明白,以自己此时的能耐,根本无法想面对其他对手一样保持绝对平常心。

    所以这回他换做了主动攻击,那把锋利的短刀朝着夜香的脖颈推了过去。

    而夜香呢?

    身体想左一个侧身,轻而易举躲开了秦飞羽的攻击后,忽然右腿膝盖向上一提,重重的记在了秦飞羽的小腹上。

    “KO”站在旁边的夜香,等秦飞羽捂着小腹趴在地上的时候,宣布了这一战结束。

    好嘛,两人的第三场决斗,依然是在一招之内分出了胜负。

    话说,夜香的这一记膝盖攻击,还真是丝毫的没有丁点的放水。被狠狠的集中后,秦飞羽的小腹里都有些翻江倒海一般。

    从侧面走过来的刘月琪,缓慢拿着银针走过来后,一把掀起他的衣衫,在他小腹部位的太乙、大巨、七海三处穴道上扎下了银针,在顺道他经脉通顺时候,秦飞羽也随即喷出了一口鲜血。

    如此一来,这就不会对她造成什么内伤。

    “我说媳妇,咱能不能出手、出脚的轻一点啊!”

    秦飞羽看着自己喷出来的血,有些不满的说道。而他在抬头的时候才看见,此时的夜香压根没有看他一眼。

    就站在那里,满脸的冰霜。他知道,夜香已经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的阶段。

    现在的夜香,可不是平日里那个温柔、体贴的女人,而是久违了那个杀手夜香。

    “飞羽,你在出刀只是暴露的空隙太多,你知道为什么吗?”

    “知道,我怕伤到夜香,所以在出手只是有七分的注意力,是放在能够及时收刀的基础上,导致空隙太多。”

    这会不用刘月琪提醒,秦飞羽乖乖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嗯,很多。那么我在问你,如果现在你先抱着杀死夜香的心,用全力出下那一刀,以夜香的实力能够躲开吗?”

    刘月琪带着指导性的意见,再次询问着。

    “能。”

    丝毫的没有考虑,秦飞羽给予了答案。毕竟夜香的实力,他是在清楚不过的。

    如果两人真的生死相拼,秦飞羽固然有信心最后能胜,但胜利的结果必然自己也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好,那你既然知道夜香能够躲过。那你为什么不用全力?是对夜香没信心?

    或者说,秦飞羽你是在对自己没有信心。”

    “师姐,关于这点我想说……”

    听完刘月琪一番解释后,刚要反驳的秦飞羽,忽然被她不重不清的敲了一下脑袋。

    随后她才继续的说道“休息十分钟,你调理一下自己的气息,趁着这个时间好好的想想这到底是为什么。”

    “哈,师姐还是习惯的引导我,而不是直接开到我吗?”

    “不,因为为什么这样做,并不是我想出来的。”

    “哦,那就是我家老头出的这么的一个损招。”

    秦飞羽不满的说道,在他看来除了自己的师父,谁还能这么坏。

    “哈哈,也对,以你的身份也可以称呼他老头子。不过别怪师姐没提醒你,如果以后你见了我父亲,当着面这么称呼的话,挨揍是少不了的。”

    刘月琪用着一种无意的口吻,轻轻松松的说出了这句话,而秦飞羽才明白过来,出了这个损招之人,竟然是自己从未谋面的师叔。

    “我去,师姐这么一点小事,你还像师叔他老人家请教啊!”

    秦飞羽有些坎坷的询问到,到目前为止他也只能知道自己的师叔是任职在海军之中,具体职位不知,具体实力也更不清楚。

    “呵,顺便告诉你一声,你是见过你的师叔的。不过你那会应该才两岁多,还不记事。

    我父亲说了,如果真的在未来你进入杀手之心的境界,必须在进入按个境界前,学会针对自我的快速调整。”

    听着刘月琪的解释,秦飞羽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却又抓不住。

    跟着他不在说话,而是认真的开始思考着刘月琪代为传达那师叔的话。

    针对自我的调整,这句话说很难理解吧,其实不难。但真的要想的深了,却发现又完全理解不了。

    而想着自己之前对夜香的出手,正如之前刘月琪对他提问的引导一般。

    他知道那是源于自己没有自信的表现,但是这种没自信代表什么呢?

    是代表着自己对于出手把握节奏的不足吗?

    不,不是的。秦飞羽早在十五岁的时候,在黄炜可以的训练之下,可以手持一把单刀在快速的挥斩中,有节奏的产生变化,好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所以单纯的从技能上来讲,他并没有什么不足之处。

    而秦飞羽忽然想到,在当初自己和师父对战时候,一直来都是用的真家伙作战,而自己的师父的表现可不像自己这般笨拙。

最新推荐: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