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师叔驾到

    都说拳怕少壮,十九岁的秦飞羽面对着对面那位老先生,觉得有些太狂妄了。

    就算他看起来身体不错,但最起码那半头的白发,总说明他年纪不轻了吧!

    纵然秦飞羽心中有怒,但还是在出手时候收回了三成劲头,便朝着那位老者一拳打了过去。

    而对手呢?面露着一股怪哉的笑容,朝着秦飞羽打来的右拳,他相迎了也打出自己的右拳。

    “砰”的一声,两人的拳头相撞在了一起。

    紧跟着,秦飞羽直觉着自己整条右臂已经出麻痹的状态,丝毫的无法动弹。

    跟着在他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之前还自己撞拳那人,借着右拳的余威,愣是狠狠的打在了秦飞羽脸颊上。

    伴随着秦飞羽的到底,两人的决斗在一招之内,便分出了胜负。

    虽说秦飞羽的秒败,核心理由是自己之前大量消耗的体能,以及对阵这位老者时候的掉以轻心。

    但就这样的情况下,能够如此赶紧利落的秒胜秦飞羽,也足矣彰显着那位老者的实力。

    “不走正道,非他妈的想学什么杀手之心。小子,这就是你的能耐吗?”

    被挤到在地上的秦飞羽,听着那人犹如擂鼓一般铿锵有力的说话之声,也伴随着自己倒地时候脑袋陡然一醒,特别是三十米开外刘月琪脸色的时候。

    秦飞羽突然意识到,这个人是谁了。

    “侄儿飞羽,拜见师叔。”

    忍着疼痛,秦飞羽爬起来规规矩矩的跪在来人面前,做着一个晚辈应有的礼节。

    “嗯,你比你那个混蛋师父懂事多了,不错。”

    能没事就喊黄炜混蛋的,全天下估计粗鲁秦飞羽的师爷刘正山之外,估计也就是他这位师叔能有这个资格了。

    “师叔错胡,侄儿自当这样干。”

    在自个师叔威严之下,秦飞羽也变得极为的老实,慌忙回应道。

    而他的这个回应,让旁边的刘灯雪听得有些莫名其妙了。自己的这个侄儿,说的是嘛话啊?

    “飞羽,你应该说:师叔错爱,侄儿理当如此。”

    这时候从旁边走过来的刘月琪,还不忘朝着秦飞羽脑门上小小扇了一巴掌。

    “爸,飞羽从小跟着黄伯父,对于文化课比较疏忽,您老人家也见谅啊!”

    跟着刘月琪对着自己的父亲说道,而他的回应是“哼,早在飞羽两岁的时候,我就说将这个孩子抱回来我亲自教导,黄炜非说自己来。看见了吧,这么大的人了,连个话都说不好。”

    得,依然跪着的秦飞羽知道自己这位师叔的话,不是说给自己听的。

    不过怎么听,这位师叔大人都像是跟自个师父置气的小孩一般。

    不过话说回来,他的实力真的很强,到现在秦飞羽的小腹、右拳依然处于剧烈的疼痛状态。

    只是碍于面子,不好意思乱叫而已。

    “行了,快起来吧!琪儿,你将他体中瘀血排除来,省的留下内伤。”

    说了会话后,刘灯雪才想起来跪在地上的秦飞羽。而在她说完话,刘月琪慌忙拿着银针,又开始针对秦飞羽展开了治疗。

    她可是直到,自己这老爹揍起人来没轻没重的,要不是秦飞羽底子好,这下子不是残废也得要半条命。

    趁着秦飞羽躺在地板上,接受刘月琪治疗的时候,刘灯雪大大方方的走到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来,在哪里大口的抽着。

    好家伙,别说这位快六十岁的人了,但看那胳膊上几乎向外爆发一般的肌肉,谁敢说他上年纪,秦飞羽第一个不服。

    因为两人刚才对拳时候,他可是真真的感受到这位师叔的力量和爆发力。

    说实话,秦飞羽都有些怕他啊!更别说在远处站着的夜香了,按照夜香的说法,此时的刘灯雪就是她的义父。

    可是看着他,夜香却迟迟不敢靠近。除了女儿家的羞涩意外,更主要的是夜香看着他,从内心里产生一种恐惧。

    为啥?

    毕竟夜香是杀手出身,身上带有着那抹不去的阴沉之气,而她身为女子,为了提高自己的实力,所学、所用招数大多是一种剑走偏锋之招。

    而不远处的刘灯雪呢?

    先不说他坐在那里,虎背熊腰的壮汉模样,但是从他身上蹦发出来的浩然正气。从某种方面正是这种状态给予夜香的压力很大。

    她能感觉出来,这位义父大人身上明明带有浓烈的肃杀之前,但偏偏没有丝毫的戾气,一种说不尽的威严气概,在距离三十多米的距离上,已经有些压着他喘不过气来。

    也是,以刘灯雪此时海军陆战大队大队长的身份,有次气质是必然的。

    要想当初,为了护送华国商船,在排外海外的兵力缺乏时,曾经弄过这样一个场景。

    在一艘偌大的商船上,在没有任何军舰护送情况下,在经过海岛猖獗区域时,却没有一个海岛敢紧身前来骚扰,只能远远的目送而去。

    为啥?就因为在加班上坐着这位刘大队长。

    他的存在,就是一种威慑。这就是气势,而这种气势是装不出来的,必然是有着太多的经历。

    “琪儿,这位就是你给我认的闺女吗?”

    也注意到了在一旁的夜香,刘灯雪直接向自己女儿问着,而说话的口气,还始终保持着一种威严之态。

    “爸,您就不能好好说话啊!不是所有人都是您的兵。”

    看着自己父亲,始终保持着在军旅时候的威严,刘月琪有些不满的说道。

    在回答刘灯雪问题的时候,夜香也给秦飞羽已经扎好了银针,转身站了起来,朝着夜香走了过去。

    “香儿,我们一起去认识认识咱家老头子。”

    说着话,走过去的刘月琪一把拉住夜香,朝着刘灯雪走了过去。

    不一会就走到了刘灯雪面前,他依然是衣服威风凛凛的模样,坐在那张椅子上。

    早些时候,自己女儿已经告知,将家传的刀鞘交给了眼前这名女子。

    对于秦飞羽,虽说刘灯雪也不熟悉,但不管怎么是自个师兄黄炜的宝贝徒弟,他自然有着属于做长辈的关爱。

    但是看着突然莫名其妙出来的义女,刘灯雪的态度就……

    “师叔好。”

    走到了刘灯雪身边,略微考虑的一会,夜香还是用了秦飞羽妻子的身份,跟着一起用了师叔这个称呼。

    “嗯?”

    明显的刘灯雪听到这个称呼后,脸色立刻板了起来。而在旁边的秦飞羽,由于对自个的这位师叔不了解,一时半会也搞不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可秦飞羽又看到旁边刘月琪一脸不屑的表情后,这才放下新来。

    “那个闺女啊,你老子我啊……”

    “咳咳”

    那边刘灯雪的话刚说了一半,伴随着刘月琪的咳嗽声,又让刘灯雪活生生的把话憋了回去。

    “闺女,我的意思是我可没你的师父黄炜那混蛋那么有钱,义父我只是一个穷当兵的,所以见面礼就稍微小气了点。”

    刘灯雪说着这句话,里面已经包含了多重的意思。

    首先而言他的哪句‘你的师父黄炜’,已经明确承认了她秦飞羽女人的身份,接着又自称称呼自己为义父,也等同认可了这位义女。

    “您,您肯接纳我这个义女吗?毕竟我之前是个杀手。”

    面对着对面之人的豁达,夜香真有些适应不了。

    “这话说的,虽说你义父我这辈子端过不少杀手组织的窝,但那又有嘛关系?”

    刘灯雪大大咧咧说着话的时候,已经从口袋里拿出了给予夜香的见面礼。

    好家伙,秦飞羽在看到时候羡慕到嫉妒了。

最新推荐: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