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往死里揍

    心态的变化,可以改变一个人的行为。

    这句话放在此时的秦飞羽身上,尤为的合适。

    再一次的和刘灯雪交手之时,由于杀手之心的境界的影响,他出手更是狠辣了三分,这自然不在话下。

    最为关键的是,出手狠辣几分就能胜了刘灯雪?

    绝对不可能,以刘灯雪的经验、见识,面对着出手刁钻、狠辣的秦飞羽,依然是稳稳的占据着上风。

    但很快的,刘灯雪开始真正觉察出秦飞羽的变化了。因为随着他每一次强攻,几乎是不计后果一般的打法。

    就好比刚才那一招,秦飞羽一刀砍来,刘灯雪躲避之时也顺势将手中刀鞘一推,便朝着他的喉结而去。

    这一招及其的精妙,就算是黄炜再次,所做的选择也必须是闪或挡,以化解这一致命一击。

    但秦飞羽不是,在那刹那之间,他竟然迎着刘灯雪的刀鞘不躲不闪,愣是定住了身形,将之前轮空的短刀,一个反转又朝着刘灯雪撇了回来。

    按照两人的前后顺序,刘灯雪的刀鞘必然会首先致秦飞羽以死地,但死了之后的秦飞羽右手中的惯性依然会带着那把短刀要了刘灯雪的命。

    赫然,在杀手之心促使下,秦飞羽使用了这同归于尽的打法。此时的他,脑海里哪有什么师叔不师叔的,连他妈的自己的命,都懒得要的人,还在乎什么呢?

    饶是刘灯雪在这关键的时刻中,反应着实够快,在出手之时愣是在巨大的惯性之下,利用着自己强悍的肌肉力量,硬生生的将右手中的刀鞘一个斜挡,避免了两人同归于尽的结局。

    但跟着在变化动作的同时,他正前方也是门户大开,此时的秦飞羽焉能放过这个机会。

    甚至来不及用左手攻击,就直直的朝着刘灯雪的鼻梁骨,狠狠的砸下了一记头槌。

    “哐”的一声,应声倒地的却还是秦飞羽。

    话说回来了,他用脑袋刘灯雪就不会用脑袋了?再说了,面对这秦飞羽的头槌,刘灯雪在相撞时候,急速的下潜了十多公分,改成了自己的脑门装秦飞羽的鼻梁骨。

    一下眼冒金星的秦飞羽,自然半晕着倒在了地板上。

    “混蛋小子。”

    口中骂了一句,刘灯雪顺势一脚踢飞了秦飞羽手中的短刀,在一把将他拽了起来,跟着就是一记豪迈的拳头砸到了他的脸庞上。

    一瞬间,秦飞羽整个人又是三米多飞了出去。

    不开玩笑的说,如果换做普通人,刘灯雪的这一记重拳,足足可以要了人的命。

    “爸”

    “义父”

    看到刘灯雪忽然下了狠手,一旁的刘月琪、夜香忽然担心的个子叫唤了一声,便冲过来想要制止他的行动。

    但这时候刘灯雪哪能管的了那么多,一个箭步冲上来,将地板上迷迷瞪瞪的秦飞羽垫了起来,一记背摔又一次将他狠狠的摔在了地板上。

    伴随着秦飞羽的落地,“噗”的一口鲜血,也从口中喷发而出。

    这还不算了,几乎将秦飞羽打的半死的刘灯雪依然没有停手的意思。

    直到实在看不下去的夜香,在跟过来时候突然朝着刘灯雪发出一脚侧身踢,稳稳的踢在了他的胸口。

    原本以为,看着有些失控的刘灯雪,他会挡甚至会反击。哪知道自己一脚踢来,刘灯雪不躲不闪,当日夜香使用了六分劲道的腿力,也真真的没给他带来什么威胁。

    “混小子,来打啊!”

    根本没有在意夜香的估计,又是单手将秦飞羽给拽了起来,看着模样又要来上一记背摔。

    这还在夜香眼里,还能了得。虽说对方是自己刚认的衣服,但揍起自己的男人来,也不能这般下狠手啊!

    跟甚者,夜香有些怀疑,自己的这个义父要是再一次摔下去,秦飞羽很有可能就死在这里了。

    “义父得罪了。”

    口中喊着一句,站在刘灯雪左侧的夜香,忽然单手变爪朝着他的双眼袭来。

    不知道为什么,夜香已经觉着自己义父,此时所表现出来的状态,是完全处于失控的阶段。

    也知道他的实力远远在自己之上,所以夜香出手时候不免多了几分杀手所特有的狠辣。

    可惜,刘灯雪就是刘灯雪。面对这秦飞羽玩命的攻击,他都能妥妥的一一化解,更何况是夜香了。

    而变态听着风声,几乎没有扭头的刘灯雪,伸出右手轻易的抵挡住了夜香的攻击。

    还顺便着,将半昏迷的秦飞羽一脚飞踹了出去。

    “飞羽”

    看着心爱的男人,此时如此落寞的模样,夜香的心得有多疼啊!

    可是自己的右手被刘灯雪稳稳制主了,自己根本无法移步片刻。但很快的夜香发现出一丝怪异,那就是以刘灯雪的刚强,在控制自己右手的时候,竟然没有多少疼痛感,很显然刘灯雪对自己的这位义女,用的是柔劲。

    这代表着他刚才的疯狂举动,并不是失去理智。

    “义父您?”

    “闺女啊,以后我教育飞羽的时候,你还是不在场为好。”

    这是才扭过头的来刘灯雪,看着夜香时候十分冷静的说道。他的这句话刚说完,又突然对着冲到秦飞羽身边的刘月琪说道“不要给他疗伤,让他自己缓过劲来。”

    听着自己父亲的话,刘月琪当场瞪圆了眼睛,冲着自己父亲说道“爸,没您这么教育人的。”

    “懂什么,当年我十八岁时候,兄长黄炜就是这么揍我的,我现在揍他徒弟不应该吗?”

    刘灯雪突然说出了这个回答,也是。

    黄炜年长他十岁,他十八岁时候,黄炜已经二十八岁正直人生巅峰之时。

    面对刘灯雪这个小师弟,自然是占据极大的优势。

    但怎么听着,刘灯雪这话像是在‘报复’一般。

    “师姐,我没事。师叔说的没错,从小师父也是这样揍我的。”

    得,躺在地板上缓了好一会,顺带着也冷静下来的秦飞羽,对着刘月琪说道。

    而这时刘灯雪也放开了夜香,走到秦飞羽跟前一屁股坐在他的旁边说道“大侄子,知道你师父当场这般揍你是什么目的吗?”

    “知道,师父是让我有意习惯和高手交手的感觉,让我从中领悟。”

    秦飞羽便擦着嘴角的血,做着回答。

    “对,那你知道我又为什么这般的下狠手吗?”

    “不知道。”

    秦飞羽老老实实的做出了回答。

    “我是让你明白一件事,拥有杀手之心的你,实力会翻倍的提高,这点我承认。

    但你给我记住,要想超越我和你师父,单单有着杀手之心是不足矣的。”

    猛然一听,刘灯雪这句话很像是一句废话。

    天下拥有杀手之心的人,不敢说多,但也不会太少。而他已经立于巅峰,这本身已经说明了杀手之心并不是天下无敌。

    但很快的秦飞羽却反应过来,自己的师叔话中绝对有着另外的一层意思。

    但一时间,他似乎之时窥探了一个边角,而无法看着全景。但他明白,如果自己真的懂得了师叔想要表达的含义时,那才是自己真正变强的时候。

    “好了,今天的训练到此就结束。”

    说完话的刘灯雪,再一次的将秦飞羽抗在了身上,开始朝着体育馆外面走了过去。

    刘月琪和夜香慌忙在后面跟了过去,只不过刘灯雪这个善意的举动,让秦飞羽真心难受。

    本来肚子里翻江倒海似的,很想噗噗的吐上一阵血,但被莫名其妙的抗在师叔肩头上,更难受了。

    “混小子,你两岁时候还在师叔肩头上撒过尿。”

    得,另一位呢,还在怀念着过去。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