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好像明白了

    为了弄清楚接下来的问题,毒蛇给林威打了一个电话,请他到这里来详谈。

    而利用这个间隙,三人开始吃起了午饭。

    昂,说是吃饭,或者说是秦飞羽、毒蛇两人陪着刘灯雪开始喝起就来。

    靠,秦飞羽是真心没见过,世界上还真有人拿着酒当饮料喝的人。这次总算有了见识,自个的这位师叔何止是外表看起来刚猛无比,喝起酒来更是威风凛凛。

    “女儿红啊,最大的不足就是没劲。当你的混蛋师父给老子我,弄回来的伏特加还行。”

    边喝着觉着不过瘾的刘灯雪,在向秦飞羽做着暗示。

    “师叔,您稍等。”说完这句话,连忙开着一辆车到了校园外面,找到一处农家自酿酒处,打了散尽八十度酒头秦飞羽才回来。

    在路上秦飞羽还忍不住为自己悲催的命运叫屈,自个的师父、师叔除了喜欢揍自己外,另外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喜欢要孝敬礼品。

    果不其然,在自己拿着最烈的酒回来时候,刘灯雪很爽快的拍打着他的肩旁说道“飞羽啊,师叔都老了,以后得靠你多多孝顺。”

    得,秦飞羽在一旁含泪低着头,也是没什么话可说了。

    而不一会到来的林威,在进门的瞬间那尖锐的鼻子就闻到了一股酒香之气。

    “嗯,纯酿的高粱酒,在哪呢,给我来上一杯。”

    说完话闻着味就过来的林威,毫不客气的端起一杯酒灌入了自己的肚子中,还意犹未尽的说道“这他妈的才叫酒,爽。”

    然后才看到,在自己的眼前坐着一位白了头发,不怒自威的男人。

    “昂,今个老子不揍人,也不抓人,喝酒。”

    抢在林威之前,刘灯雪快速的表了个态,生怕这位能喝酒的家伙,也跟那位毒蛇一般,见到自己浑身发抖。

    当然,以林威这个老江湖,自然看得出眼前这个男人,绝非一般人物。

    但对方都这么说了看,特别是他身上带着一股强烈的自信,让林威也乐于相信他是拿着言出必行的男人,那就干脆崩废话了。

    跟着两个大酒鬼,端起那八十度的烈酒开始推杯换盏,不亦乐乎的喝了起来。

    “毒蛇兄,咱们请林叔过来是谈正事的吗?”

    “飞羽啊,我感觉只要伺候好你这位师叔大人,才是正事。”

    说完话的两人,对看了一眼,两人的眼中均是一副无聊的模样,然后毒蛇拿出一盘象棋来,开始和秦飞羽杀了起来。

    好家伙,喝了大半天后,刘灯雪和林威两人,已经各自倒在沙发上开始呼呼大睡起来。

    废话,三斤八十度的烈酒,一人喝着一斤半,没喝死已经够牛逼了。

    看着熟睡的两人,秦飞羽在确定刘灯雪彻底喝的大嘴后,才站起来说道“师叔啊,不是做晚辈的说你。你看你这样,这就要醉酒误事,以后如何成大事啊!”

    好吧,看着言语怪异的秦飞羽,在看看他那浑身的伤势,一旁的毒蛇也大概猜到了一些什么。

    不过话说回来,甭说这位刘灯雪,刘将军的作风,还真和秦飞羽有些相像。

    都是拿着及时享乐,有事再说的性格。

    不过,总算年长秦飞羽不少的毒蛇,过了一会才提示到“飞羽啊,你的师叔真是个了不起的男人。”

    “啥?都喝成这样了,还叫了不起吗?难道你不知道,现在事情有多严重吗?距离那场决斗,还剩不到六天了。”

    面对着毒蛇的说法,秦飞羽才不接受呢!

    “哈哈,我问你,那场决斗很难,毕竟那边有李阳这般的人物,跟有一批从东南亚搜索过来的高手,你是打算请你的师叔帮你打赢那场决斗吗?

    说实话,如果是他出战,我赌一千万,你师叔一人足可取胜。”

    刘灯雪之名号,无论是在国际军界、雇佣兵世界还是他们各个杀手组织之间,都是威名赫赫。

    所谓盛名之下无虚士,特别是在近距离感受之下,毒蛇得出来的这个结论。

    而实际和他交过手的秦飞羽,自然知道毒蛇这句话不假。

    只是……

    “毒蛇兄你玩笑了,这场决斗我连我师兄都不让参加,更何况我的师叔了。再说了,他名头太大,一旦他触动必然被三鹰会的得知,以后咱们的调查就难了。”

    “好,既然你没打算让你的师叔参加,那么他的意思也很明确了。你秦飞羽自己的事,就去自己解决。

    你这位师叔啊,是有意在磨练你,绝非贪杯而醉那么简单。”

    在毒蛇点播之下,秦飞羽也当即反应过来。在他陷入一种沉思之中时,毒蛇再次说到“以现在的情况而言,谢林和李阳到底是什么目的,我们不知道。但很明确的一点是,他们费劲心机,必然一个目标就是彻底击败你。

    那么好,你现在所要做的,就是不让他们击败你,而你还要打败他们,这样我们才能把握主动。”

    不得不说,年过中旬的毒蛇,用着自己丰富的情报经验,再一次的在秦飞羽跟前担任起军师的角色,将方方面面给他来了一个系统的分析。

    而这,也恰好是年轻的秦飞羽,所欠缺之处。

    “毒蛇兄,我明白了。其实这次我师叔前来,正是为了让我突破杀手之心的境界。

    我也不满意,我现在处于一种迷茫阶段。这个杀手之心所带的负面影响,真的很难控制。”

    面对着毒蛇,秦飞羽忽然打开了心扉一般,说出了自己从来没有说出口的烦恼。

    “嗯,杀手之心如何,其实我并不知道。到我知道一点,在所有的杀手之中,从来没有一个在三十岁之前进入这杀手之心境界的,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天赋?”

    “不是,是阅历。”

    听着毒蛇的回答,秦飞羽瞪大了眼睛,他知道毒蛇的话很可能就是自己此时所面对的核心问题。

    跟着毒蛇继续的对秦飞羽说道“我听刀疤讲述过,杀手之心对于人心的泯灭,是旷古至今中,最为狠毒的。

    而古语有云,三十而立。而立之年,指的就是一个男人,到了他所粗承担的时机。

    三十年,也是人生的收到门槛,其中代表着经历、沧桑,才真的可谓成熟。

    而飞羽你呢?虽说天赋异禀,但相比于大多只认,你真的认为你的经历很丰富吗?”

    听着毒蛇在自己跟前,滔滔不绝的一番长谈。秦飞羽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闻君一言,胜读那十年书。

    当然,秦飞羽也确实没读过什么书。

    “毒蛇,那按照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和你师兄刀疤一样,放弃现在的一切,找个地方隐居一年,将自己体内杀手之心的境界,完全的消退。”

    “哈,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听着秦飞羽这句话,毒蛇笑了笑,转而把视线放在了大醉的刘灯雪身上了。

    “飞羽,你既然知道你的师叔次来目的,就是为了帮助你有所突破。那为什么素日中,从来不把任何事情放在心上的你,此时却还如此烦恼?”

    突然的,毒蛇像秦飞羽问出了这个问题。

    “这,杀手之心更多的是关乎自己的心境,我当然要多加思考啊!更何况,距离那场决斗还有六天了,我必须要抓紧时间啊!”

    顺着自己的感觉,秦飞羽做出了回答,而他说完话的时候,忽然觉察到自己,错了,真他妈的错了。

    “毒蛇兄,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不待毒蛇再次说话,秦飞羽忽然抢言说道。

最新推荐: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