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骗局

    干脆的,秦飞羽是整个人躺倒地板之上,展开了对自己交战的回忆。

    在这之前,他注意到一点的是,从今晚开始和师叔比拼,在使用了木刀之后,他就没有燃起一次杀手之心的境界。

    其中理由很多,比如他现在根本无法掌握杀手之心境界,所以使用不出也很正常。

    但秦飞羽更明白,终其远远便是手中的那把木刀。因为他知道,在使用木刀的情况下,无论自己如何用尽全力,别说杀掉自己的师叔,甚至连伤他分毫都几乎不可能。

    所以在这这先入为主的潜意识下,秦飞羽根本无法燃起一颗杀人之心,以此一来那所谓的杀手之心止境,也就无从谈起了。

    而一个没有杀手之心的秦飞羽,实力也就是原本的他。

    这样的他,在现在的K市之中,除了路灯学之外,他仍然是一种无敌的存在。

    但秦飞羽的眼睛,已经不简简单单是所谓的K市了。他想着自己最早手持真正短刀和刘灯雪交战的情景,同样都是同归于尽的招呼,虽然最后的结局都是摆在师叔手下。

    但现在想来,两者截然是不同的。

    那拥有杀手之心之时,那同归于尽的招数,甚至没有今日较量中那么布满玄机,而是简简单单的不在乎自己生死,只想要了对方的命。

    纵然上一次也是被击败,但秦飞羽知道自己那一次和师叔,其实只是在伯仲之间。

    而今天呢?简直就是完败。

    “师叔,真正的高手,是要让对手感觉我能杀掉他,从根本上瓦解他的心理防线。”

    想着向着,将一切思路混杂在一起的时候,秦飞羽顺着自己的感觉说出了这句话。

    “好,继续说。”

    不想打断秦飞羽的思维,刘灯雪继续保持着秦飞羽现在的这种感觉。

    “面对师叔,我会有一种无法战胜的感觉。我知道,这是您实打实能力多的体现。

    和您相比,杀手之心真的是剑走偏锋,或者说这是一种骗局,然自己和对手相信,我会杀掉他们。”

    面对着刘灯雪,秦飞羽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初步听来,真他妈的扯蛋。但细细品来,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但是骗局,终究不是正道,到现在你还认为杀手之心能让你变得更强吗?”

    跟着刘灯雪向秦飞羽抛出了这个问题的时候,他注意到秦飞羽的脸颊上已经飘起了一种怪异的笑容。

    “师叔,您仍对手打心底的,让人觉着无法战胜。那是您多少年来,刻苦的练习和不断战胜的对手上积攒而来的实力。

    侄儿我,可不想再走您和师父曾经的老路。

    杀手之心是骗局,哈哈。我们活着,何尝又不是一个巨大的骗局呢?”

    原本认真的刘灯雪聆听着秦飞羽的每一句话,因为现在所有的话,都是秦飞羽心中境界的存在,他必须要从里面找到秦飞羽的差距,给予他指正。

    但当他听到秦飞羽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先是跟随着一个愣神,头脑中快速着思考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可很快的,刘灯雪突然在这空旷的体育馆之中,发出了一阵豪迈的大笑,跟着他便朝着外面的大门走了过去。

    而看着自己师叔的突然举动,秦飞羽没有拦阻,也没有告别,只是转过身去,朝着自己师叔深深的鞠上了一躬。

    以此来感谢,这几天来对他的教导,让他在无形之间,已经掌握了杀手之心境界的真谛。

    活着,何尝又不是一场骗局。

    这一句话,就是秦飞羽对待自己,对待世界专属的一个领悟。

    就站在体育馆良久后,始终静静的回味这句话的秦飞羽,知道刘月琪从外面走了进来,才回到了现实之中。

    “飞羽”

    因为刚才从自己父亲那里得知了秦飞羽的变化,刘月琪走过来时候,眼睛也在密切的观察着他。

    “师姐。”

    看到刘月琪,秦飞羽淡淡的回了一句。

    而就是他这两个字喊出,尽管声音一如即玩,但刘月琪却真真的感觉到秦飞羽的不同。

    准确的说,是他在气质上所产生的变化,变得让他有些陌生。这让她突然想起父亲刚才告别之前给她说的一句话“现在的秦飞羽,已经是一把锋锐的刀了,接下来他的发展方向需要刀鞘的存在。”

    “飞羽,我们回去吧,夜香还在等着你。”

    “嗯。”

    虽然气质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秦飞羽至少一些习惯还是有的,比如说对自己的师姐始终是毕恭毕敬的。

    随后两人一起走在校园的小路上,在夜晚的时候气温总算的降了下来,伴随着一丝的凉风,两人颇为惬意的迈步在星空之下。

    作为文艺青年的刘月琪,自然对于漫步在星空下,有着一股特别的享受。

    可是,在下一秒她的心可是加快的跳动的频率。

    因为自己的师弟,忽然牵住了自己的手。

    如果是平常日子里,和自己的师弟打打闹闹,也没什么大不了。但在这无人的小路上,头顶着星空,脚踏着大地。

    这般的牵着手,貌似应该是情侣专属的动作吧!

    更关键的是,她发现自己有些贪恋着被秦飞羽牵手的感觉。加上他那此时脸上自然而然的神情,竟然让刘月琪没有丝毫的反驳,两人一路上无言。

    因为,谁也不想破坏中这种美妙的平衡。直到的走回别墅宿舍时候,刘月琪才松开了秦飞羽的手。

    而打开房门的时候,看着此时客厅里发生的情景,刚才秦飞羽和刘月琪两人之间产生的浪漫气氛,瞬间消散。

    因为……

    “我靠,雨欣你就不能矜持一点,要亲亲、抱抱,你带着夜香会卧室里啊,在客厅你们这个你太嚣张了吧!”

    看着谢雨欣将夜香按在沙发上,正屡屡展开攻击的时候,秦飞羽随口的这么说道。

    “嗯?飞羽你今晚不要要熬通宵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听到秦飞羽的声音,有看到一旁的刘月琪,谢雨欣在说话时候也慌忙的整理着自己的衣衫。

    跟着她又说道“香香姐眼睛里有东西,我趴在她身上帮她吹一吹。”

    不过她这话,还真不让人有丝毫的相信。

    为啥,虽然她穿好衣服了,可沙发上躺着的夜香,依然是衣衫不整吧!

    “我,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师姐,你身为雨欣的老师,你也不管管啊!”

    得,这已经不是秦飞羽第一次逮住谢雨欣和夜香两人做这事了。知道自己管不住,指的开始向身边的这位刘老师求救。

    “雨欣啊,这个女人和女人之间可以那个吗?”

    好吧,旁边的刘月琪红着脸超谢雨欣问道。

    “嗯啦,不过最好一道还没有尝试。香香姐说,等什么时候飞羽把我的第一次破了,才会让我体验女人和女人的那个。”

    看着刘月琪,一丁点没有脸红的谢雨欣大大咧咧说出了她和夜香之间的小秘密。

    这话停在秦飞羽耳朵中,夹杂着一份感动和无奈。

    忽然他觉得,自己可有些驾驭不了谢雨欣的这个坏丫头了。

    “飞羽,雨欣已经管不住啦!”

    而这时闻声而来的林雅雅,看到秦飞羽后连忙对她说道。

    “怎么了,雅雅?”

    “飞羽你不知道,刚才你不在的时候,雨欣她趁我洗澡时候非礼我。还说什么,小时候都是一起洗澡,为什么长大就不能了。”

    得,那边觉着小嘴的林雅雅,开始想着秦飞羽诉苦起来。

    而真在秦飞羽,就要加入这乱造的气氛中,玩耍一番的时候,忽然一个匕首朝着刘月琪飞了过来。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