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一把短刀

    如果按照秦飞羽的意思,晚上就不走了。

    难得出来野一野,何况这家酒吧里有太多崇拜自己形形之色的女人,如果不好好放松一番,那对得起自己。

    更别说旁边还有一个妖艳,妖艳到让人流口水都流到心里的何绯红。

    但是那边呢?

    一会林雅雅一个电话,一会谢雨欣一个电话,来回催促着。在她们看来,处理一个区区江湖的纠纷,秦飞羽肯定没什么危险。

    危险的是,有何绯红在身边,万一秦飞羽一个把持不住,第一次就这样被糟践了,她们可就真心疼了。

    无奈,最后将一切收尾的工作交给林威、毒蛇后,秦飞羽驾车赶回了学校之中。

    而当他回到别墅宿舍的时候,该面对就要必须面对了。

    林雅雅、谢雨欣一左一右走进秦飞羽身边的时候,忽然两位大小姐脸色都不好起来了。

    “飞羽,今天和你那个坏女人出去,真的是去打架了吗?”

    一旁的林雅雅一把揪住秦飞羽的耳朵,向他问道。

    “压抑你干嘛?没看到我脸蛋都是肿的吗?”

    秦飞羽有些不高兴了,自己和阿尔代依在酒吧打的昏天暗地的,一回家不会一个温暖的拥抱吧,还上来就扯耳朵。

    “秦飞羽,我今天不打死我就不叫谢雨欣。”

    不知为啥的,谢雨欣忽然极度生气的样子。秦飞羽就纳闷了,自己这是怎么了?

    要知道,在走出酒吧时候,他还特意的拿着一瓶烈酒洒在了身上,这样可以完全的遮盖住身上迷留的香水味啊!

    毕竟之前在酒吧里,被一群女人拥堵着,秦飞羽必然知道自己身上会留下香水味。

    难道雨欣这样情况下,还能闻出香水味?

    “身上一声酒气,但你却没有丝毫醉意。相比是用酒气盖住香水味吧!顺便在提醒你一句,你的脸蛋上还有这还几个口红印,下回去偷吃,记得收拾干净在回来。”

    悠悠的走到一旁,夜香用着极为明锐的判断,说出了事实的经过。

    “尼玛……”

    秦飞羽当初有些发懵了,特别是看着林雅雅悠悠的去拿了一个搓衣板过来时,他更郁闷了。

    “雨欣你先别揪我耳朵,听我解释。”

    “啊,雅雅你干嘛?不许那腰带大人啊!”

    “香香,我求求你,别用擒拿手,那真疼。”

    大半夜的,任秦飞羽怎么叫,都是没用了。当然,也不用再去做什么解释了。

    直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最早起床的刘月琪才发现被一根皮带困住了双手的秦飞羽,可就趴在客厅的地板上呼呼大睡着。

    “我说飞羽,你这是行为艺术吗?”

    走过去踢了一脚后,将秦飞羽弄醒后刘月琪好奇的问道。

    “师姐,救我。我真实愿望的,昨晚我什么都没做啊!”

    看到刘月琪出来,一脸委屈的秦飞羽,含着泪开始向自己的师姐求救。

    要说这刘月琪,还真是为人心善,看到秦飞羽的模样立马心疼的就要给他解开皮带。

    但当她蹲下身子时候,看着他脸上数个留下的口红印,最后只是将有些松的皮带,又紧了一些,然后才走进厨房中开始忙活。

    留下郁闷的秦飞羽,再一次为自己的命运而悲哀着!

    但不管怎么说,秦飞羽也不会怨天尤人,毕竟那天晚上他的确和众多女郎玩着‘大爷来了’的游戏。

    还好,还好,没有顺便解决了自己的第一次。不然的话,谢雨欣真的会其疯掉。

    难得的就这样,在一种打闹的惬意中过了两天舒服的生活。

    具体说来,就是和师姐刘月琪一起研究研究厨艺,身边让身边的女人们,也学学做饭。

    或者就是带着谢雨欣,一起挑逗夜香,在这就是几个人一起斗地主啥的……

    总之就是,距离那场生死的决斗越发的接近,秦飞羽的心态就更加的放松。

    毕竟秦飞羽就是这样的家伙,越是到关键时刻的前奏,在别人都焦头烂额的时候,唯有他可以毫无所谓的面对着。

    因为他对于生死决斗,总是抱着一种期待的心情。既然都这样了,那还会紧张个屁。

    而在过去的这三天里,秦飞羽也得知冥王已经来了,具体在哪里就不知道了。

    只是传来信息,说在决斗那天他会出现在现场。

    对于这点,秦飞羽自然不用担心,因他对冥王的了解,绝对知道这个人言出必行。

    只是相对好玩的是,刀疤托人给秦飞羽锻造了一把长刀,在距离着那场决斗还有一天的时候,给送过来了。

    按照秦飞羽的设想,那天决斗之中,是他和冥王两人出站,对手则是十人。

    在这种情况下,必然首要是以攻代守。毕竟对方人数太多,自己这边一旦陷入防守,在牛逼也是没用的。

    这点,刀疤相比也很清楚。但送来的,却是一把长约五十公分,宽度两公分的短刀。

    这种细短的刀刃,极为的轻便,握在手中极为的舒适。这么一来,会让他的动作更加的轻盈,动作反应更加的快。

    但秦飞羽也明白,这种刀刃根本不善攻击,是一种最适合防守的刀刃。

    “嘿,我这师兄嘛意思啊?”

    秦飞羽握着手中的刀鞘,有些不解的说道。随后“蹭”的一声,将短刀拔出鞘来。

    “尼玛,师兄你这是要玩死我。”

    站在客厅中,看着那在外面日光下闪烁着凌厉刀身,秦飞羽忍不住又发这牢骚。

    “怎么了飞羽?”一旁的刘月琪看着秦飞羽的不满,走过来问道。

    “师姐你自己看,我真搞不懂师兄是什么意思?”说着话,秦飞羽将那把短刀交到了刘月琪的手中。

    “哦!”

    但刘月琪接过短刀时候,然不住小小赞叹了一声。别说,这位刀疤还真不错。

    送的这把短刀,不但坚硬轻薄,拿在手中她这个女子都感觉到丝毫的不吃里。

    然后就是……

    “嘿嘿,这是一把尚未开封的短刀,很适合飞羽发挥啊!”

    别说,对于这样的一把兵刃,刘月琪是绝对持支持态度的。毕竟她也不想秦飞羽,多造杀孽。

    “师姐,您这是开玩笑了。我要用这把刀去决斗,死的比谁都快。”

    看着刘月琪还满意的样子,秦飞羽在一旁更加的郁闷了。

    而这时走过的夜香,也注意到那把短刀之后,从眼睛里透露的光芒,明显看得出她对于这把刀很有兴趣。

    从刘月琪手中接过来之后,随手在手里耍了几个花样后说道“此刀一旦开封,如能精确使用,效果必然事半功倍。”

    说着话,夜香也向后倒退了数步,呆走到角落的一把墩布旁边适合,忽然出脚将墩布头踹了下来,只留下上面的越一米八长度的木棍,就扔到了秦飞羽手中。

    “飞羽,较量较量。”

    说罢拿着短刀,夜香便摆出了姿势。

    因为这把短刀,才是真正的短刀。和之前刘灯雪所给的那把白首太玄不同,那个宽而更短,其实并太适合在实战之中运用。

    而刀疤所赠这把,在夜香看来,更适合她作为女子来使用。因为无论长度、轻重,夜香拿在手中,太合适了。

    “香香,在客厅就别打了。”

    秦飞羽一把接过来木棍后,有些不情愿的说道。但夜香那管得了他那么多,忽然一个箭步就朝着秦飞羽冲了过来。

    而手中的那把短刀,并未伸出,而是顺势着藏在右臂之后。

    看着夜香一脸认真的样子,秦飞羽有些应付一般朝着她挥出了手中的木棍。

    而伴随着木棍,夜香的脸上却浮现出一股耐人询问的笑意。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