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我来晚了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瞪大眼睛呆在原地的秦飞羽,怎么也不会想到今天会遇到着迷奇特的事情。

    眼前这位穿着有些破烂,腿有残疾,脑子好像也痴呆的地毯老板,竟然是何绯红的父亲。

    “啥?女婿。”听到何绯红的话说道,那位老人家朝着秦飞羽好好的瞄了几眼后,又吃力的问道“他有房子吗?”

    “有,而且还有车。”一旁的何绯红,用着一股平静中带着冰冷的口吻回答着。

    随后他继续说道“爸,行了昂!女婿我给你找了,以后别再我操心了。”

    而说完这句话,何绯红已经拉着看起来完全懵逼的秦飞羽,就要离开这里。

    “不是,不是。老婆,这是什么情况啊?”

    秦飞羽十分不解的问道,但此时的秦飞羽脸色也已经查到了极点。

    然而,更出乎秦飞羽预料的事情来了。

    “闺女啊,爸爸我对不起你啊!”那位老者,伴随着这句话,在努力的扭过身躯后,竟然朝着何绯红的方向,直接的跪了下去。

    而何绯红呢?

    留给他,那位老者也就是她的父亲,只有一个冷漠的背影。

    事情发展到这里,看着何绯红站在哪里任凭眼泪不住的留下,在看着那位老头跪在那里,神志都有些模糊的样子。

    秦飞羽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最起码还是知道赶紧过去将何绯红的父亲,从地上付了起来。

    “老人家,有事起来说话。”

    过去后,秦飞羽说着。

    “昂,你是谁啊?”

    当那位老头,却问出了这个问题。

    好吧,秦飞羽不知道说什么了。

    “飞羽,他在十年前被人打坏了脑袋,到现在有些老年痴呆。别理他,我们走吧!”

    一旁的何绯红,冷冷的说出了这句话,就要率先走掉。

    “何绯红,你给我滚回来,这个人是你父亲,你怎能如此对他?”

    看到何绯红那冷漠的样子,秦飞羽突然冒出一股火气来。虽然他已经料到,这对父女之间肯定发生过什么,但终归来说,作为晚辈的何绯红这般态度,是绝对不对的。

    “滚回来干嘛?你已经帮我完成了所有要求。现在我他妈的就跟你滚到床上去,反正我就就是个人尽可夫的娘们。

    走啊,找个房间玩啊!”

    面对着秦飞羽,何绯红几乎是用吼的方式,说出了这段话。

    是说给秦飞羽听,更是说给在地上跪着的她父亲听。

    或者说,这是何绯红对自己命运的一种发泄。

    看着这样的场面,秦飞羽也不再多言,而是大跨步的离开这里。

    紧走进步后,来到了何绯红酒吧之前。由于之前这里曾经被人来过砸场子,为了保护这里不收打扰,秦飞羽让林威拍了自己的小弟看守。

    看着秦飞羽走来,门口的两名保安连忙下来打着招呼。

    “羽哥,您来玩?兄弟马上给您安排。”

    “不玩,你们两个跟我过来。”

    秦飞羽随手招呼一声,带着两个保安再一次走到了这个拉面摊上。

    “这位老人家,今晚交给你们。给他找个好点的酒店开个房间,安排食宿、买新衣服。”

    说完话,秦飞羽从口袋里掏出一叠百元大钞,随手交到了一个保安手中。

    “是,羽哥。”

    看着秦飞羽一脸严肃的样子,两个小保安哪敢多问,当下便客客气气的将何绯红的父亲,从地上抬了起来。

    不一会,他们三人便带着人离开了他的视线。

    “秦飞羽,现在没碍事的了,咱们也该找个房间乐呵乐呵了吧!”

    而这是,何绯红也擦去了眼中的泪花,冲着秦飞羽说出了这个要求。

    “哼,你我玩你,还是你玩我?”而秦飞羽,也是冷冷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呵呵,当然是您秦老大玩我了。”一副自甘堕落模样的何绯红,根本没有考虑就做出了回答。

    “既然是我玩,你就给我坐下来。”说着话,秦飞羽拉着何绯红走到了他们刚才的小板凳跟前,将她愣是按在了板凳上。

    跟着随手将何绯红身上的围裙结了下来,围在了自己的身上。

    话说,秦飞羽做起拉面来,厨艺绝对不会比何绯红差。

    因为他的师父黄炜,是真爱吃拉面。为了讨好他老人家少揍自己一些,秦飞羽值得拉了一手的好面。

    但他也绝对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自己为何绯红这样的女人做饭。

    要知道,秦飞羽虽然极为擅长厨艺,但吃过他做的饭人,天下可是寥寥无几。

    除了他恩师黄炜,也就家里的几个女人吃过秦飞羽的做饭。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的,秦飞羽看着坐在那里的何绯红,特别是她此时身上孤苦冷丁的样子,好心疼。

    这让他,针对着何绯红燃起了一股保护欲望。

    自然的,为她做一碗拉面也是不在话下。更何况说,刚才人家也不是帮自己做了一碗面。

    而在秦飞羽用着熟练但是后发,在做着拉面的时候,背后却传来了何绯红的略显悲凉的声音。

    “我父亲偶尔脑子清楚的时候,说过等看到我嫁人,他才能安心死掉。

    说实话,一直想随便找个男人应付一下,让他去死了算。但想着,我这样的女人,估计这辈子不会有嫁人的机会。

    所以,就算是假的,也想找个优秀的男人。一是一起骗老头,二十自己也过下当人老婆的瘾。”

    何绯红这么一个人独自的说着,像是说给秦飞羽听,更是说给自己自听。

    而在这期间,秦飞羽只是在忙活着,没有插嘴一句话。

    因为听着何绯红那口气,看似很不孝。但她真的又不孝的话,干嘛还来糊弄她父亲?

    在秦飞羽看来,他们父女之间,必然有着什么无法解开的误会。

    所以,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去充当一个聆听者。

    “谢谢你老公,帮我圆了一个梦。”

    就在何绯红说出这句话时候,一晚做好的拉面也端到了她的跟前。

    “老婆,尝尝老公的手艺吧!”

    带着浅浅的微笑,也用着温柔的口吻,秦飞羽对着何绯红说道。

    而这句话停在何绯红的耳中,一瞬间变得有些不知所措。

    当她抬起头看着眼前男人的时候,更是从他那双眼之中看到了一份真诚。

    “老公,你知道吗?我好羡慕那个叫谢雨欣的女孩。”

    “嗯?雨欣怎么了?你羡慕她家破产了?”

    “我羡慕她,当初谢林逼迫她嫁给一个她不爱的男人时候,你能站出来,保护她。

    为什么?为什么在我十八岁那晚,当我躺在一个男人床上的时候,你没有出现在我身边。”

    何绯红说出了这样的话,让秦飞羽有些无法回答了。

    她三十岁了,也就是说她十八岁时候,是十二年前。而那会的秦飞羽,多大?

    六岁。

    不过秦飞羽也明白,何绯红这一番话,只是在抱怨这自己命运的不公。

    “抱歉,我来晚了。”

    没有去抬杠,蹲下身来的秦飞羽,说出了这句话。

    “哇!”的一声,忽然憋在何绯红心中多久的憋屈,突然在在一瞬间爆发一般。

    伴随着她几乎疯狂的大哭,直接隔着桌子就朝着秦飞羽扑了过来。

    狠狠的抱着他,抱着这个强大的男人,何绯红如同失去理智一般,一直不停的大哭着。

    这一闹,甚至还引来周围人群的关注。

    不过何绯红不会在乎那些,她现在只想做的,就是抱在秦飞羽的怀中,疯狂的将自己这十二年艰难的日子,统统的发泄而出。

    对于一个女人而言,她的曾经就是一个悲哀的过往。

最新推荐: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