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悲惨的十八岁

    被路人围观,看着一个女人趴在男人身上涛涛大哭。

    开玩笑,旁边就是何绯红的酒吧,而里面全都是秦飞羽的手下的小弟。

    早就发现事情不对头的小弟们,已经将两人围在其中,而不受外面任何的打扰。

    而现在有出于夏季之中,趴在地上的何绯红也懒得担心会着凉什么的,就干脆在趴在秦飞羽胸口上,直到自己苦累了,还是在他的身上久久的不想起来。

    知道又是一个保安,从人群中挤了进来,蹲在秦飞羽跟前,小声在在他耳朵便说了一句话后,秦飞羽便将自己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何绯红的身上。

    “你父亲走了,照顾他的兄弟说,回到酒店后他就突然离去的,走的时候很安详。”

    秦飞羽也一直躺在地面是,对着自己怀中的何绯红说出了这句话。

    但却没有得到对方一丝的回应,只是整个人呆滞一般瞪大着眼睛。

    “哎!”秦飞羽叹气一口后,说道“你们安排下,帮老人家处理下后事。”

    “是,羽哥。”

    跟着在得到秦飞羽的答复后,那名保安就虽然交上了几名兄弟,快速的离开这里。

    而秦飞羽也在思考着关于何绯红父亲的死因,因为之前她说过她父亲说过‘看到到你嫁人,我才安心死去’之类的话。

    而何绯红带着自己,来到他的身边,说自己就是他的女婿。

    或许,这也是何绯红父亲离去的原因。

    而看他那模样,秦飞羽也知道,那人绝对已经到了生命最后的日子,只是楞撑着最后一口气,想见见女婿。

    这么来说,说明何绯红对于自己父亲还是有份孝敬的。特别是看着这个拉面摊,就在她酒吧的旁边,想必也是她有意而为之的。

    而有时过了大约二十多分钟后,何绯红也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跟着已经保持一个姿势没有动弹的秦飞羽,也赶紧的站了起来。

    “你现在还是我的老公吗?”

    在两人站起来后,何绯红第一句话,便问出了这个问题。

    “是。”

    “跟我开房去。”

    说完这句话,何绯红也不在意自己此时的狼狈,整个人紧紧的盯着秦飞羽。

    “哈。”笑了一声后,秦飞羽忽然的将这个女人抗在了自己的肩头上,在周围自己小弟护卫下,朝着她的酒吧走了过去。

    不一会就走到酒吧时候,已经围堵一群何绯红手下的姐妹们,一个个带着激动的神情,注视着他们。

    实话,在这夜店上班的女孩中,何绯红就是她们的偶像。

    一直来,保护和照顾着她们。不管何绯红在这江湖中口风如何的差,但至少对于她们而言,的确是尽职尽责。

    而她们更知道,自己的大姐大是真的对着这个叫做秦飞羽的风云人物,所为之而倾心。

    所以当看着秦飞羽,扛着何绯红走进酒吧的时候,已经响起了欢快的掌声,更是夹杂着多许的祝福。

    “秦老大,请你好好对我们红姐。”

    “不许欺负我们红姐,不然我跟你拼命。”

    “记住啊,我们这些姐妹都是红酒的后盾。”

    一段不长的路,在众多女郎的围堵下,不断的冲着秦飞羽提醒着、祈祷着、威胁着。

    对于这些,秦飞羽只能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

    而对于何绯红而言,看着自己的姐妹,也是心中燃起一股暖流。还有就是,她也会想到,如果自己真的是这秦飞羽的女人,那该多好啊!

    一会后,当秦飞羽在指引下,走到一处包间门口后,他也终于开口说话了。

    “各位小姐姐们,我要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了,你们还要围观吗?”

    秦飞羽故意露出一副坏坏的模样,妄想劝退这些紧紧跟着的众佳丽们。

    可他忽略了一点,这些女孩子们,可不是那良家女啊!

    “秦飞羽,好好对我们红姐。回头我们众姐妹,都是红姐的陪嫁,一定会伺候好你。”

    其中的一位,对着秦飞羽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尼玛,看着接近三十个女孩,秦飞羽忽然有些担心自己。他觉着吧,自己要是有一天死了,绝对是死在女人的怀里。

    “不许胡闹了,都下去。”

    最终还是在秦飞羽身上的何绯红,替她接了围。而随手他们进到包间后,从秦飞羽身上下来的夜香,也顺手关闭了房门,并将其反锁。

    “老公,要了我。”

    说完这句话的何绯红,靠在门上,挺直了胸膛也便闭上了眼睛。

    而持久的,却不见秦飞羽靠近,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秦飞羽做已经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拿起一瓶红酒,开始喝了起来。

    这……

    “老公不想要我?”

    “拜托,你父亲刚走,咱俩就干这事,貌似不恰当吧!”

    “我都不在乎,你还在乎吗?”

    “我当然不在乎,只是我不想让你后悔。”

    秦飞羽是个很注重孝道的人,不管怎么说他也不想现在就和何绯红做这样的事。

    更主要的是,她是为了何绯红好。虽然秦飞羽不知道他们父女之间,有过怎样的矛盾。

    但一切死者为大,还是让何绯红冷静一些为好。

    随后的她,也逐步的走到了秦飞羽跟前,坐下后直接拿过了她的酒杯,将里面剩下红酒一饮而尽。

    “不做男女之事,不知道老公有没有兴趣听听我的过往。”

    “我听。”

    “呵呵,我十八岁生日那天,被扔强暴了。猜猜,这幕后的主使人是谁?”

    是谁?面对这个问题,秦飞羽真心不想回答。

    联想何绯红对他自己父亲的态度,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我父亲,吃喝嫖赌样样不缺。最主要的是,还吸毒,狂赌。在我十八岁那年,签了不知道多少高利贷,被人打断了腿。

    最后几乎在要他命时候,他想出了还钱的方法,就是将刚刚上大学的叫回来,送到了一名老大的床上。”

    听着何绯红的话,一时间秦飞羽也不知道如何的去安慰她。特别是又听到何绯红说道“知道吗?我十岁的时候,因为忍受不了我的父亲,我妈妈自杀。

    我呢?上着最差的学校,这还不算什么。去他妈的,你见过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去捡剩饭吃吗?

    我就是吃那剩饭的女孩子,就这样我也不愿意去交男友,因为我想,作为女人我要自立,我要自己闯出一番天地。

    飞羽,我何绯红并不是生来就是自甘堕落的女人。”

    说完这段话后,何绯红顿了顿,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显示着此时他极为的痛苦,连带着说话都有些抽搐一般。

    “可就在我十八岁那天,回到家中后,面对的一个陌生的男人,硬生生的将我的第一次夺取。

    而那天,我原本要自杀。但看着那个陌生男人,那丑恶嘴脸,我不能死,我发誓我要报复。

    一个女孩子,要报复一个老大,怎么办呢?我只能依附一个比他更强大的男人,怎么依靠?

    我有的,只有这幅身体。

    而最终,我做到了,我杀了那个强暴我的男人,但我何绯红从此也沦为了你们男人口中的浪货,被人所唾弃。”

    又是说完一段话,秦飞羽依然的不说出一个字,因为他也实在不知道说什么。

    因为何绯红的经历,太坎坷了。长久以来,秦飞羽认为自己的童年是悲催的,因为黄炜的训练太魔鬼了。

    知道他认识了夜香,才发现还有人比自己更惨。因为夜香的训练量,不再他之下,而面对的竞争却极为的残酷。

    而此时听着何绯红的话,秦飞羽只觉得自己和夜香的经历,相比何绯红真的是太幸福了。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