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被夜香逮住了

    “那到了现在,飞羽你告诉我,我有必要为我那所谓父亲的死,而去悲伤吗?

    你可明白,现在的何绯红,完全是由他一手造成的。”

    终于一口气,将自己的遭遇,在这十二年来首次的说出。像是一种解脱一般,何绯红终于开始正式着自己的过去。

    说完的他,随手拿起桌上的红酒,开始朝着自己猛灌起来。

    旁的秦飞羽,想要出手劝阻,忽然有觉得让何绯红就这样大醉一场,也是挺好的。

    故而秦飞羽始终没有丝毫的阻拦,何绯红也是够狠,一瓶红酒就这样一口气的喝下,中间连个喘气的都没有。

    而在喝完之后,双眼已经迷离的她,看着秦飞羽突然说了一句“秦飞羽,如果我是处女的话,会让我做你的女人吗?”

    而她问完这句话,也来不及听到回答,整个人便爬在了沙发上,昏迷了过去。

    “何绯红,你这样的女人只适合玩玩。如果你愿意,陪我玩一辈子吧!”

    尽管知道何绯红听不到这个回答,秦飞羽终于说出了进入这个包间后的第一句话。

    而随后,他拿出了电话,拨通了刘月琪的电话。

    脑袋疼,疼的快要了炸了一般。

    特别是睁开眼睛后,看着外面窗帘缝隙照来的一律刺眼的阳光,何绯红觉得极为的刺眼。

    这是在哪里呢?

    看着卧室的布置,依稀的觉着有些眼熟。稍微清醒了一会后,她才看出来,这里是那刘月琪的教师宿舍。

    在这之前适合,她曾经在这里住过,所以还能清除的记得。

    而在看旁边,秦飞羽趴在旁边还在呼呼的睡着。

    怎么说呢?秦飞羽不是拿着让人一见,就着迷的类型。而他吸引女人的地方,也绝对不是那外貌。

    更多的是他身上透露的那种坏劲,这是他针对女人最吸引的一点。当然,和秦飞羽接触久了,只要是女人,便都会被他那强大的实力所震撼和征服。

    但此时的何绯红,看着这个比自己能整整小上十一岁的男人,有着说不出的爱恋。

    这个男人在睡觉的时候,很干净。

    这个干净,可不制止是脸庞洗的干净,更多是一种心灵上的干净。

    特别是他在熟睡时,那均匀的呼吸下,脸庞的平静,给然一种坦然的心态。

    终于忍不住,何绯红将自己那红润的嘴唇,落在了秦飞羽的嘴唇上。

    而吻完之后,何绯红也才注意到和秦飞羽那共同盖着的毛毯下,自己是嘛都没穿了的。

    不过,这个她也丝毫的不去在乎。

    在自己醉酒之后,何绯红也知道自己的丑态,必然是吐了一身,秦飞羽帮她脱去衣服,是没有问题的。

    更主要的是,秦飞羽将她带回这里,证明什么呢?

    何绯红不敢去多想,至少她知道一点,秦飞羽是关心自己的。

    随后的她,慢慢的躺了下去,就在那毛毯之中,轻轻的将自己的大腿敲在了他的身上。

    在慢慢的拉着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前。

    “男人,以你的实力,我都这样了你都还没睡醒,是我傻还是你傻呢?”

    何绯红轻轻的说着这句话,而秦飞羽依然逼着眼睛,一副熟睡的模样。

    “呵呵,小老公慢慢睡,我就不客气了。”

    说完这句话后,一个翻身骑在了秦飞羽的身上。

    反正她自己一丝不穿,做起什么来都是很方便。

    哦,那秦飞羽睡觉竟然还穿着一件短裤,顺手扒下后,秦飞羽再也忍不住了。

    “我去,老婆你也不能矜持一点啊,大早上的至少咱们都刷个牙啊!”

    不再装睡的秦飞羽,有些好笑的说道。

    “呵呵,男人哦,你喜欢矜持还是不矜持呢?”已经恢复了自己平日那股媚劲的何绯红,带着强烈的诱惑问道。

    而在说话之时,在毛毯中的她,已经将秦飞羽的短裤退去,顺势就要将秦飞羽拿下了。

    “当然是喜欢不矜持了,不过顺便说一声,我杀人的时候也不喜欢矜持哦!”

    这时候出现在门口的夜香,悠悠的说道。

    “这个女人好怕怕。”跟着快速在秦飞羽耳前说了这句话后,何绯红整个人钻到毛毯里已经不敢在出来了。

    “香香,你怎么来了?”

    一脸尴尬的秦飞羽,连忙在毛毯里将自己的短裤穿好,顺势从床上滚了下来。

    昨晚由于何绯红醉的太厉害,必须需要有人照顾。所以秦飞羽一开始打算将她交给酒吧里的女人照顾。

    但转身一想,现在的何绯红正处于一种极度悲伤的阶段,貌似她又对自己懂了真情,这时候还真需要自己照顾。

    可是彻夜不归,这个没法给家里的女人解释。特别是谢雨欣那个活宝,不吃了自己才怪呢!

    权衡之下,他电话给了刘月琪,在电话里将何绯红说给自己的话,又给她说了一遍。

    最终博得了刘月琪的同情,答应秦飞羽会给家里女人一个交代。但有个要求,必须要回到她的宿舍里过夜,并且三令五申不许秦飞羽胡闹。

    在得到师姐允许后,秦飞羽也带着何绯红来到了这里。她不知道昨天师姐是如何给她们解释的,但真没想到一大早的,夜香就过来捉奸了。

    尼玛,还是最惨的那种,捉奸在床。

    “你先穿好衣服,放心,雅雅和雨欣都不知道。”

    听到了夜香这句话,秦飞羽心算是放下一半了。只有夜香一人,还好说一些。

    不过,真的好说吗?

    不见得……

    “何绯红,你真的赖飞羽一辈子吗?你想要如何?嫁给他?”

    直接略过秦飞羽,走过了床前,对着蒙着毛毯的何绯红,夜香问道。

    “不敢,我只奢望能在秦飞羽身边做个情妇。”

    里面的何绯红,鼓足了勇气,做出了自己的回答。

    “你知道我是飞羽什么人吗?”

    “知道,你是他的恋人。”

    “那你他妈的当着我的面,说着话是在挑衅我吗?”

    明显的,夜香说着话时候,又是带着一股杀气。这也是何绯红长久以来,见到夜香有些害怕的原因。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这句话只能说明一个道理,女人永远在难为女人。

    “秦飞羽身边不但有你,还有两个大小姐,你怎么就单单针对我啊!难道,就因为我过去有着不堪的过往吗?”

    有些不甘心的何绯红,在说出这句话时候也掀开了自己身上的毛毯。

    这一次,她不在退缩,而是迎着夜香,挺起了自己的胸膛。

    “我去,你的真不小啊!”

    得,夜香看着没穿衣服的何绯红,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转而将视线又放在了秦飞羽身上,又开口说道“飞羽,我们三个女人都不够你那个吗?在说了,纵然我胸没她的大,也小不了多少吧!

    跟何况,你还有雨欣,她的可不必这个女人的小。”

    “……”

    秦飞羽跟个傻子一样,站在原地,面对着夜香从询问,他是真的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靠,夜香我告诉你。秦飞羽我跟定了,你真他妈的不爽,杀了我。我看看,当着秦飞羽的面,你敢不敢。”

    坐在床上的何绯红,看着夜香的气势,终究在忍不住,说出了这句话。

    而接下来,就在她话音刚落的时候,夜香已经从手里掏出了一把匕首,完全在何绯红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已经放到了她的脖颈边上。

    “呵呵,有胆量,我喜欢。别怪我不人性,说吧你想要一个什么死法?”

    夜香还真是不客气,不但动作上做出了杀人的架势,那一双凤目之中更是透露着阵阵强烈的杀气。

最新推荐: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