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棘手的任务

    什么?派他去救场?!

    这下轮到秦飞羽吓了一跳,他猛地抖落手上的烟灰哇哇大叫道:“不会吧?!这么棘手的任务,师爷怎么会想到让我去?”

    “年轻人,不要受宠若惊嘛!”

    老陈继续笑眯眯道:“你以前光荣战绩,师爷都知道的,这次他老人家肯把故人子女的性命交给你去保护,自然是有他的深意在里面的。”

    秦飞羽有些不信道:“不!我要见师爷当面问问他,到底是为什么。”

    “好小子,连你师爷的决定都敢质问,你有种,来,我带你去见他!”

    秦飞羽看见老陈脸上的笑容,就觉得有些瘆人。但是男子汉大丈夫,可不能临阵退缩,他说到就要做到。

    只是刚才那听老陈描述的,S市的任务简直就是个火坑啊!师爷手下那么多高手,却偏偏选了他,他总要问个明白为什么师爷会选择自己这个徒孙吧!

    说句难听的,就算是去送死,他秦飞羽至少也要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吧?

    他可不想做个昏头昏脑的冤死鬼啊!

    呸呸呸!什么冤死鬼!他才刚刚收服了香香好老婆,还有月琪、雅雅、雨欣……那一群小美妞等着他逐个去疼爱,怎么舍得去死呢?!

    得留着这条小命泡妞不是?

    就这样在脑子里胡乱想了一想,秦飞羽已经跟着陈炜到了一间看似平淡无奇的独栋两层小楼下。

    陈炜回头和秦飞羽挤眉弄眼:“瞧,门关着,老爷子正在和人说话,咱们要等等了。”

    “好,我等。”

    规矩秦飞羽自然是懂的,师爷在里面和客人说话,他们做小的不能没规矩……就是秦飞羽的师父,这种情况下想必也是不敢在师爷跟前造次的。

    陈炜跟秦飞羽两个人跟两根柱子一般在门口站了十来分钟。陈炜烟瘾又犯了,正伸手往兜里摸出一盒烟,小声问秦飞羽要不要来一根的时候,小楼下的门忽然开了。

    一个满脸愁云的中年男子穿着笔挺的西装,带着副金丝眼镜慢腾腾地从里边走了出来。

    而送中年男子出门的人,正是秦飞羽的师爷。

    “……这样吧,不如直接让人把直升机开到山里来,你先过去安排,我跟两个小的交代一下事情。”

    见师爷这么说,那中年男子面上露出感激的神色,连连对着师爷鞠了好几个躬,才红着眼圈匆匆走了。

    “师爷。”

    “老爷子。”

    “嗯。”

    秦飞羽见师爷一双虎目在他身上来回打量了一番,微微点点头道:“小陈,飞羽,你们进来,我有话跟你们说。”

    “是。”

    秦飞羽和陈炜恭敬地应了一声,马上低着头跟老爷子走进了小楼里房间。

    小楼里面的装修很简洁。

    雪白的墙壁没有一丝污秽,一套黑色的真皮沙发摆在客厅的中间,秦飞羽一进去就看到沙发前的大理石案几上放着三盒名贵的冬虫夏草。

    冬虫夏草是名贵的滋补药材,虽然现在外面大街的药店里都有卖,不过那也得分产地。

    秦飞羽跟着师傅学医的时候,就听老头说过,普通种植的虫草已经是论克来买,一斤就要几千上万乃至数十万,可在他们懂行的人眼中却都是些下等货色。

    上等的虫草,根根颜色如同黄金一样,金黄的颜色中带着淡淡的紫色……那是在昆仑山上雪顶草域里头才有的,纯然天,光是采摘,药农们就有很大的生命危险。

    所以黄中带紫的极品虫草,那是有价无市,一直存在于遥远神秘的传说里头。

    秦飞羽以前听师父说的头头是道,还以为老头是在跟自己吹牛呢……

    没想到,现在沙发案几前面摆的三个雕花檀香木盒子里,透过盒子上的水晶玻璃,秦飞羽一眼就看到了里头那虫草的颜色。

    黄中带紫!根根头尾完整!色泽发亮!简直和师父说的一模一样有木有?!

    有生之年能亲眼见到传说中的续命圣药,这种极品虫草恐怕普通人一辈子都没能看到一根,而他不仅看到了,还看到摆在他眼前,有三大盒!

    估摸着,三个盒子加起来,里面至少又两斤极品雪域虫草吧?

    作为一个学过医的,秦飞羽此刻的心情真是太激动了。

    “臭小子,怎么,几斤虫草就把你看得两眼发直?”

    师爷老神在在地往沙发上坐下,望着自己这个徒孙似笑非笑道:“既然你这么喜欢,师爷就把这些虫草都送给你,作为你去S市执行任务的酬劳怎么样?”

    秦飞云闻言浑身一震,尼玛!师爷出手也真够大方的,他眼前的那几盒虫草可是有价无市,现在恐怕被黑心药材商炒到天价!

    一盒都估计能卖一两亿了,三盒的话至少能卖三亿……

    啊,不对!三亿软妹币!不是正好是外国黑帮悬赏买上官家全家灭门的价钱么?!

    秦飞羽立即就反应了过来,忙咧嘴一笑,摸着后脑勺道:“嘿嘿,师爷您也真是的……这么好的东西,您该留着自己好好补身体,我一个小辈,上头还有师傅他们呢!哪里有资格轮得到我啊!”

    “哼,你倒是乖觉!”

    师爷看了秦飞羽和陈炜一眼,挥了挥手道:“别站着了,都坐下说话!”

    等两人都战战兢兢地在他对面的沙发坐下,师爷才缓缓开口说道:“我年纪大了,身体不如从前,有些事也有心无力,比不得你们年轻人,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我这个老头子是该到山里种种花,养养鱼……去颐养天年了。”

    听他这样说,秦飞羽忙溜须拍马:“怎么会?师爷威猛不减当年!就拿昨天您射击的那几枪来说,这世上有几人能做到您这样的?”

    陈炜也说道:“是啊老爷子,您老当益壮,那枪法是一绝啊!”

    “你们两个别尽挑好的说。”

    师爷看着眼前的两人,凭他多年的阅历,自然是知道两个小的都是发自肺腑地佩服他,可是英雄也是人,也会有老去的时候。

    “照你们这么说,那特战部队就不用招兵买马啦?就我们一帮派老头子继续顶着老骨头上场跟人家厮杀去?”

    面对师爷不满的质疑,秦飞羽和陈炜忙说道:“不不不!我们不是这个意思……我们只是……”

    “行了,别说了。”

    师爷瞪着眼道:“要是都得我们老的上场,那要你们这一群小的有什么用?都养着吃干饭呐?”

    他一双虎目气势凌人,一瞪起来更是让人充满了压迫感。

    秦飞羽知道师爷这是发火了,不过让他发火的人并不是秦飞羽和陈炜就是了。

    “那帮外国洋鬼子也真是猖狂!当年大枪大炮没灭绝了他们!现在竟然敢公然到S市行凶!真当我华夏无人么?!”

    师爷一掌重重地拍在沙发墙的大理石案几上,寸把厚的石料顿时应声在他手下裂开一条大大的缝隙。

    等师爷收回手,整张大理石案几便轰然倒塌。

    那几盒放在案几上的虫草也应声而落,有一盒还被大理石碎块砸破了盒子表面的水晶玻璃,灰白色的大理石碎片登时把里面的金黄虫草染得灰扑扑的。

    秦飞羽一见极品虫草被这般糟蹋,心里不由心疼极了。

    “刚才,上官家的管家带着他们家祖传的极品雪域虫草来求我出手……”

    师爷用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声音低沉道:“是,我知道这件事是上官家有错在先,可那群洋鬼子也太他娘的不是东西!上官鹰已经托中间人和他们道歉,说赔偿他们在股市中的所有损失!可是他们竟然收了钱还发出全球灭门的悬赏————这不是欺人太甚么?!”

最新推荐: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