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那我也不嫁给你

    济南初夏时节,夜里凉风习习,柳絮如雪。

    沈家新宅的湖边,站着两个豆蔻年华的美少女。

    “四姐姐叫我来可是有什么话要说,若没有,我便走了。”清容碧色的衣角被风微微吹开,她身姿单薄,面如直白。似是一阵风,就能刮倒她一般。

    沈泠容轻蔑一笑,道:“原以为自己胜券在握,没想到最后却是我嫁去了忠义伯府吧?”

    清容面无表情,“婚姻大事原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没什么想不到的。”

    “五妹妹,你当认命!”沈泠容冷哼着,哂笑,“你不过是妾生的庶女,养在夫人身边罢了。那婚事原就不该落在你头上的,如今拨乱反正而已!“

    清容哼笑一声,冷言道:“大家都是庶出的,谁也别瞧不起谁。拨乱反正?这婚事是怎么落在四姐身上的,赵姨娘和大房背后动了什么手脚,大家心里都有数的很。“

    ”动了什么手脚?“沈泠容轻轻仰头,倨傲道:”谁不知道沈家三房的五姑娘是个专克亲近人的扫把星!克死了自己的亲娘不说,连着抚养你的柯姨娘和嫡母都未有幸免。“

    清容心中颇为伤感,却不想被沈泠容瞧见,只低头讽刺道:”四姐姐,你既是求仁得仁,夺了别人的食儿,那就麻烦你吃相好看点。往后在伯府,我也盼着四姐姐你处处称心如意!“

    清容不欲同她多说一句,转身便走。沈泠容快步上前,猛地抓住清容的手,道:”我自然称心如意!只要嫁去伯府,我总有法子让姑妈和叶钦指认我。如今你和他的姻缘已断,你发誓,你以后再不见叶钦!“

    清容极不快的甩手,”怎么?你自己也心虚的很!这婚事是抢来的,你也很怕这煮熟的鸭子飞了吧。“

    泠容怒极,威胁她道:”我就看不惯你这轻狂样子!最会卖乖装傻,叶钦却偏偏吃你这一套!“

    清容哂笑道:”四姐,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抢也抢不来!我往后见谁不见谁都与你无关。我再劝你一句,伯府的老太太虽点头了,可三姑妈与四表哥全都不情愿。你若安分守己也就罢了,若还要四处惹是生非,只怕早晚要自己把这婚事给作没了!“清容已甩脱了泠容的手,抽身就赶紧走。

    泠容却快走了两步,横在了清容面前,狰狞着笑了起来,倏地掐住清容的肩膀,道:”你死了就好了,你死了就好了!“

    清容一听这话,浑身都忍不住战栗起来。挣扎着就想逃,奈何她食不下咽了这么些日子,哪有力气同泠容撕扯。见她眼都红了,但觉不妙,“四姐,你若是动了我,你自己也难逃罪责。”

    “你以为我为什么约你来新宅?”泠容幽幽笑起来,道:“你自己被退了婚,伤心欲绝寻了短见,又能赖谁呢?”她说着,一把将清容推进了湖中。

    清容看着泠容怨毒的脸,身子已经不受控制的背摔向湖面。

    “嘭”的一声,偌大的水花飞溅。清容周身被湖水包裹,仿佛一条冰凉的吐着信子的毒蛇紧紧的缠住了她。这种接近死亡的感觉,与十三年前空难的那次一模一样。

    溺水的痛苦将时间拉的漫长,清容在朦胧间,看见一束极亮的光晕,耳边响起电击声和现代仪器美妙的“嘀嘀”声。

    “准备除颤仪,开始,准备,电击……”

    清容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意识也在一种美妙的状态里穿梭。

    她要穿回去了?她终于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嗯,她十三年前穿过来的情况也大体如此。

    忽然,有一只手猛地抓住了清容的身体,将她拉了回去。这就仿佛是从车里站起来,又被安全带反弹回去一样。

    “吱——”一长串刺耳的声音响起。

    “死亡……”

    清容觉得自己飘起来了,溺水的沉重感渐渐散去,不知多久,嘴唇传来柔软而温暖的触感,清容猛地睁开眼,但见眼见横着一张无比巨大的脸。

    明月熹微的光映着男子俊美不凡的脸,格外柔和漂亮。他生的浓眉星目,鼻挺唇薄,样貌端正,贵气天成。不过眉宇间又带着一股淡淡的不羁和痞气,仿佛是天生的纨绔长相。他身穿着橘红色比甲,内着杏色纱衫。这样的颜色,越发衬的他风流潇洒,十分嚣张显眼。

    清容来不及去仔细分析自己嘴唇上那柔软的触感是源于何处,她干呕着将水都吐净了,贪婪的大呼了几口气。

    等等……

    她刚刚是不是差点要穿回去了?那无比清晰的宣告死亡是怎么回事?

    男子颓然坐在一边,叹道:“可算是活了。”

    清容有点发懵的看向他,内心是拒绝的:医生,我觉得我还能再抢救抢救!

    “怎么?五妹妹不认得我了?”

    清容有点想哭,眼前的人她怎么不认识!化成灰她都能认得出来!这位将她从穿回去的路上又拉回来的“救命恩人”正是她八辈子的冤家,第一大克星——宋昭。

    “小丫头长大了!不过看着还是呆愣愣的傻样子,”宋昭说话间就去捏清容的下颌,笑呵呵道:“我看看,你牙长的齐不齐?”

    清容挣开他的手,内心里兼职是伤心欲绝,她马上就要穿回去了,终于要离开这万恶的封建社会了,这货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你,你救的我?”清容很是无力的问道。

    宋昭笑的格外灿烂,道:“难不成还是你觉得池子里水太难喝自己爬上来的不成?”

    清容默默无语两眼泪,如果这时候手边能有一把刀,她绝对要跟这人同归于尽。

    宋昭继续笑嘻嘻道:“咱俩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你要以身相许了。”

    清容听得这话,眼皮直跳。大脑迅速运转起来,这是夏天啊,她穿的夏衫是薄娟料子,被湖水一泡已经湿透了。且不说刚刚嘴唇上的那个触感是什么鬼,从水里上来被他又抱又摸的……

    当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跟这个混蛋,有了肌肤之亲!?

    清容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那我也不嫁给你!”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