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命里带衰的沈府庶女

    秦思,女,二十八,上辈子在一家知名企业任HRManager,俗称人力资源经理。十三年前遭遇空难,一睁眼便成了嗷嗷待播的婴儿沈清容。

    正主刚生下来就断了气,她便是那会儿穿过来的。听接生的婆子说,被阎王摸过的孩子,都是命里带衰。

    果然,她穿来作为沈清容的十三年里,真是衰,衰透了!

    刚出生亲娘就死了,跟着又逢二伯父的丧报。沈家宅斗先锋董姨娘一手给她扣上了“灾星”的大帽子。好不容易跟着柯姨娘过了几年安稳日子,结果沈老爹升迁回沈府,又跟着换了顶头上司,被嫡母抢了抚养权。没几个月,柯姨娘难产留下个儿子撒手人寰。

    清容生怕“灾星”的帽子被扣一辈子,各种兢兢业业的伺候讨好嫡母与嫡姐妹们,终于老天爷给她开了一次女主光环,得了三姑妈(未来婆婆)眼缘儿,又跟有权有钱有颜有头脑的表哥叶钦青梅竹马,订了婚约,这眼瞅着就要嫁入豪门,过上无忧无虑正妻日子。

    结果,林氏一蹬腿儿去了。直属部门解散重组,她变成了站错队的小可怜。千金小姐的待遇一落千丈,被人联手抢了夫婿,简直悲惨!想到上辈子是职业金领,社会精英,是掌握财政独立和话语权的人。可如今在沈家,清容也只剩下一把辛酸泪了。

    而眼前这位混世魔王宋昭同她,简直是天生的相克!

    宋昭,男二十四岁,大梁知名武将世家魏国公府的世子,皇后的亲侄子,五皇子的亲表弟、亲伴读。其人古怪刁钻,纨绔不羁,荒唐乖张,吃喝玩乐,走马斗鸡无一不精。还没成亲就姬妾成群,据内部人士统计宋昭的后院,大约比他叔叔们的姬妾加起来还要多。因为是个不成器的,实在臭名远扬,如今二十四岁高龄,还娶不上媳妇。

    清容五岁时,宋昭被逼来沈府家学求学。此后,清容在与宋昭不多的相处中,就没有不倒霉的。但凡是沾着宋昭两个字,都是一颗炸弹,炸的她惨不忍睹。

    两人第一次见面,宋昭故意找茬,直接导致清容摔断了两颗门牙,提前换牙;泠容和淓容联合找茬欺负清容,清容在躲避时碰见他,左臂脱臼,现在她都充满了心理阴影,很不敢活动左臂;过年放鞭炮,宋昭扔了一个炮仗进清容的屋子,险些没把她给炸死;道歉赔礼,送了清容一条蛇,那蛇在屋子里乱窜,吓得一屋子人差点抱着柱子蹿上房顶……

    一言以蔽之,混蛋一名!

    如今,这个混蛋还搅黄了她重穿回现代的机会。虽说救人是个好事,但是,清容真心感激不起来。

    宋昭看见清容一本正经,言辞拒绝的样子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他倏地站起身,道:“夜里天凉,你还是快回去。”话罢,背身就要走。

    清容猛地抓住宋昭的衣摆,压低了头,勉强道:“那个,你救了我,我要谢谢你。但是,今天的事,你千万别说出去。”

    宋昭不禁微微皱眉,有点不痛快的问清容道:“说出去又如何?我堂堂一个魏国公府的世子,还辱没了你不成?”

    “不、不、不”清容可怕了这混世魔王,也实在不想给现在这糟糕处境添上更多的麻烦,越发沉住了气,道:“是我辱没了你。”

    宋昭俊秀的美貌微微一挑,侧眼看着清容,哂笑道:“怎么?还舍不得你在沈家过的糟心日子?你若是跟我回去,必定过的比现在好。再说,你我都已经有了肌肤之亲!”

    “反正,你别说出去!”清容头皮发紧,表情越加严肃,“太太和赵姨娘根本不会希望我嫁进国公府,到时只会胡乱的处置我。”

    宋昭眼中生出一抹讽刺和不悦,负手斥她道:“你还是这个样子,真是怂到骨子里了,你就非得过那任人鱼肉的日子不成?那沈泠容能害你一次,还能再害你第二次!再有下次,我可绝不多管闲事了!”

    清容不觉站起身,也是冷笑,“我就是怂,就是爱过任人鱼肉的日子又如何?与世子您都是不相干的。我在矮檐下,没有人能给我做靠山让我挺直了腰杆。”

    宋昭怒及,拂袖边走边道:“行、行、行,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清容也极委屈,她也烦透了这样的日子,可她能怎么办?

    她现在的处境,连个靠山都没有。宅斗文里那些无缘无故就能得着长辈们、亲爹后妈喜欢的女主,都是骗人的!她是有多艰难,才得到了嫡母的喜爱啊,结果眨眼间嫡母就扑街了。

    宋昭气急败坏的走了,清容又缓了缓,双腿才终于不打摆子,勉强往回走。

    刚出了新宅的院子,还没到北府,便瞧见前面的巷子灯火通明,一大帮人走了过来。带头的正是太太的陪房,郝富贵家的。那婆子瞧见清容湿漉漉的样子,先是一惊,旋即阴沉着脸道:“五姑娘既然无事,快随我去见夫人吧。”

    这时间,从一群人中冲出一个丫头将披风披到了清容的身上。

    她是清容的贴身丫鬟浮翠,一见清容安然无让,浮翠不由直掉泪,“阿弥陀佛,姑娘你没事!”

    清容瞧着对面来人这架势,早猜到了泠容的算计。

    她落水的那个湖是为二姑祖新建的宅子,尽管早就完工,可二姑祖一直在京中。为了迎接圣驾,才又重新拾掇出来。如今已把各处闲杂人等都清理了一同,只等着御前的人来接手了。所以新宅的园子,根本无人走动。而沈泠容心里也清楚得很,若是在御驾来临前,在新宅的湖里捞上尸体,沈家也就不必再接驾了,这实在得不偿失。

    清容朝郝富贵家的身后望过去,轻一水儿的小厮模样。看来沈泠容早就打定了主意,弄死她,若是淹不死,便让小厮去救她。到时候与小厮有了肌肤之亲,损了名声,也是彻底断了她同叶钦的希望了。

    真毒啊!

    郝富贵家的冷笑着,似是自言自语的讽刺道:“什么不要脸的下做事都做了,还遮什么……”郝富贵家的话还没说完,忽地“啪”一声,已被清容赏了一巴掌。

    原本清容是从来不做这种跌份儿事的,可她却不能由着自己落魄到连下人都能来踩几脚的境地。

最新推荐: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